她妈妈死在了我怀里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前情提要
说实话我爱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我爱她像一小块根系爱泥土一样深沉无声,一样毋庸置疑,我迄今为止的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她,完全的,像昨天夜里那样,没有人知道我那湿漉漉的不能见光的梦想,它像躲在黑暗里的影子,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见,然而却在一片迷茫混乱中,这个梦想不明不白的实现了,但是她现在死了,她死了,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我的眼泪涌出来
序章
朦胧的意识,我睁开眼。 空空如也的天花板,普通的房间,我裸着。 怀里似乎有个温暖的存在,这让我的下体硬着。 我低头去看,是个女人,笑得很甜,她也裸着。 我不由低头去亲吻怀中的女子,微带凉意的双唇,柔软的触觉。 下体更硬了,于是我将她压在身下,她没动静。 我抽插了几下,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时,记忆突然涌入大脑,我意识到眼前这女子的身份,吓得赶紧从她身上跳下。 我一身冷汗地站在一旁,心想该如何向她解释,又该如何向眼前这女子解释。纠结好一会儿,发现自己还裸着,下体还硬着。 这才想起穿衣服,可环视一周,没有任何衣物。 而且,这不是我家。 我一时有点慌,坐在床边开始回想,回想我如何来到这里,记忆在我脑中回闪,事情一点点清晰。 老赵,王总,小董,聚会,药,还有…… 我一惊,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依然裸着的女人,她笑着,笑容如抹阳光,身材姣好,皮肤嫩白,胸部高高向上挺着。 我心中十分惊恐,高昂的阳具也一下缩了下去。 我心中打着鼓,慢慢将手伸向女子,放在女子乳房上部,仔细感受着。 温润的触感,微暖的体温,但…… 我在三确定后,一个惊人的发现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 躺在我面前的,无疑是具尸体。 她死了,死在我怀里。 (注:别乱写,别无厘头,别非主流,还有,别奸尸……) =。=

连载至第8回

    第1回3 years ago

    [怪事]

    我摊坐在床头,天蓝色的窗帘被风鼓起来,像一面帆,窗外的楼宇在深秋干燥的阳光下发出寂静的深灰色,和这陌生屋子里的一切一样的寂静,我甚至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感觉冷,更多的是害怕,小董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脑袋发出炸裂般的痛,她第一次出现在我生命里是在我15岁的时候,她来到这个家,成为这个家里真正的孩子,我们曾经一起上学放学,一起闯祸挨揍,一起发着誓要浪迹天涯,父亲去世的时候她抱着我哭,眼泪落到我肩膀上,变成一小块温热,哭红的眼睛像两块红玉一样好看。我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我没能告诉她,我只是他们从孤儿院领来的孩子,我不是你哥,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我们的父亲,只是你的。那些话当时没说,于是后来我再也没有机会说了。然而现在,她妈妈就躺在我刚刚躺过的那张床上,她已经没有呼吸了,她一定会恨我,哪怕她妈妈的死其实也许和我无关,但是她死在了我的床上。说实话我爱床上躺着的这个女人,我爱她像一小块根系爱泥土一样深沉无声,一样毋庸置疑,我迄今为止的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她,完全的,像昨天夜里那样,没有人知道我那湿漉漉的不能见光的梦想,它像躲在黑暗里的影子,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见,然而却在一片迷茫混乱中,这个梦想不明不白的实现了,但是她现在死了,她死了,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我的眼泪涌出来。顺着我的脸往下淌,河流一样,无声无息又源源不断。 “卡塔,卡塔…”我听见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继而出现的开锁声,我的心一下子被提起来,缩成小小的一团。 门开了

    -----名为番茄的柴犬 597

    [挖]

    第2回3 years ago

    [怪事]

    “他妈的!雷子,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门还没开,一声怒骂就传来,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这使我松了口气。 “老赵?”我不禁说出了声。 门开了,站在门前的,是一个满身邋遢,胡子拉碴的大叔,是我的同事,老赵。 老赵嘴里叼了根红杉树,烟头微微发亮。 他走进来,关上了门,将手里的东西朝我一扔,兀自走到床边。 他对房间中的一切并未感到惊讶,好像我本该就是裸着的,好像床上本就该躺着具裸尸。 我拿起他扔向我的那团东西,那是一团衣服,我开始穿戴,而老赵则低头端详着床上的女人,嘴里喃喃道:“可惜了,可惜了。”说着还在女人胸前揩了把油。 “看好你的手!”我冷冷道。 “

    -----xfool 3992

    [挖]

    第3回3 years ago

    [怪事]

    老赵怪叫了一声,说着:“你管好你自己!”又看看床上的女子,“既然你的目的达到了,接下来怎么办?” 我看了眼他,道:”我要得到小董。“ 老赵吹了声口哨,“不错的想法!” 他又朝床上的裸女呶了呶嘴,“这妞怎么办?” 我看了眼那具白花花的肉体。 “老规矩。” 老赵眯了眯眼:“就这么恨她?” 我白了他一眼,如果当年不是她把我赶出去,小董也不会落在那个姓王的手上! 我心想着,没说出口。 我裹了裹衣裳,几步到门前,拉开门。 “我去找鑫哥。” 说完,重重关上了门。

    -----山城隐居 644

    [挖]

    第4回3 years ago

    [怪事]

    一阵凉风鼓进我的衣裳,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你就那么恨她?”老赵的话还回响在我耳边。 对呀我恨她,我对她的恨和对她的爱一样多,那些复杂的情绪窝在心里野草一样的疯长,占满了我的每一寸心扉。她曾经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像捞一条脏兮兮的落水狗一样,又在我被这个世界里的温暖明亮照的头晕目眩的时候,把我毫不留情的扔回去让我自生自灭 。 我当然恨她,没有恨的鼓舞我活不到今天,没有恨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千疮百孔伤痕累累。 再过几个小时,她的眼角膜将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她的遗体将被老赵毫无痕迹的处理掉,她将永远的消失,这个世界上属于她的,就只剩下另一个人重新明亮起来的目光和小董身体里的她的血脉。 我尽量控制着右手源源不断涌上来的疼痛,努力把稳方向盘,按老赵已经设置好的导航开,窗外的树一棵棵的倒退着,每一棵都有自己生长的朝向,它们让我想起那些死在我床上的女人,她们有的好看,有的不好看,有的长发,有的短发,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样子,但在我怀里的时候,却都是同一副无比孤独的面容,不是我杀死的她们,是孤独把她们杀死了,那是这个世界上最锋利残忍的武器。

    -----名为番茄的柴犬 597

    [挖]

    第5回3 years ago

    [怪事]

    “每个人都需要爱,需要被人爱。” 记得,这是入道那天,鑫哥对我说的。“所以我们得以趁虚而入。” 当年我没有理解鑫哥话里的含义,因为他收留我时,我已经食不果腹近一月了。 现在想来,他那时就向我揭示了些东西,像是命运。 他说,“我们这一行,不被人理解,最后的结局,也很惨淡。” 我开着车,回忆一幕幕跳入脑海,又散去,像留不住的水。

    -----xfool 3992

    [挖]

    第6回2 years, 12 months ago

    [悲惨]

    老赵每次为我设置的行车路线都不一样,但是终点只有一个,就是鑫哥在城郊的那所老房子,那是一座年代非常久远的土黄色二层楼,是鑫哥爷爷去世时留给他的唯一财产,我刚被鑫哥收留的时候和鑫哥一起住在那座小楼里,在那里,我们度过了无数个黑夜白天,喝过无数瓶冰凉的啤酒,上过无数个美丽的女人。后来鑫哥的房产遍布A市,豪华的,舒适的,靠山的,临海的,但是老屋他一直没有卖掉,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来住上几天,我也一样,每次我的一项任务完成以后我都会第一时间回到这里,我们心照不宣的热爱着这所破旧的老房子,像孤独的婴儿热爱母亲温暖的子宫,这里有我们初来乍到的种种悲惨也有我们苟活至今的惴惴不安。印象最深的一次,我在执行任务中意外受伤,一个满脸雀斑的精明女人把一把银闪闪的水果刀插进我的胃里,我在医院昏迷了数天醒来的那个傍晚,我看见鑫哥站在我的床头,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猩红的血丝,胡子比之前长一点,他沙哑的声音从我头顶落下来,像秋天的枯叶一样苍凉 。 “走,雷子,咱们回家。” 我知道他说的是老屋。 一瞬间我的眼睛升起一阵潮气,不是因为胃里撕扯的疼痛,也不是因为脑袋里令人恶心的眩晕,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很没出息的想哭。 老屋就这样一点点的成为了我和鑫哥生命里无法抹杀的存在,它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像是饥寒交迫的拾荒者的食物和棉袄,像是雷雨交加天气里行路人唯一的一把雨伞。 我把车停到老屋前,它和之前我每次归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被葱郁的榆树包围着,在阳光里时不时的脱落一块墙皮,它静静的立在那里,对我不拒绝也不欢迎。我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向它,手在黑色的帆布包里翻着钥匙,那扇熟悉的铁门越来越近,阳光中和掉钢铁特有的冷峻感,我攥着钥匙抬起头,目光寻找着那个隐蔽的钥匙孔,倏然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

    -----名为番茄的柴犬 597

    [挖]

    第7回2 years, 12 months ago

    [战争]

    我一愣,上前探看。 锁门闸被绞了个稀巴烂。 我心中不由得紧了紧,推开那扇斑驳的铁门。 “吱呀——” 一楼厅堂内,所见之处,狼藉一片。 我暗骂一声,轻步跑到客厅里的绿皮沙发边,手往沙发底一伸。 一个塑料袋,触感冰凉。 还在,我心想着,站起身,看向四周。 地上散落着一地的注射器,碎茶几玻璃,和一些其他的日用品。家具有的被砸烂,有的倒在地上,杂乱不堪。 我随手拿起把锤子就往楼上跑。 鑫哥的房间里传来些动静,房门半掩着。 我握了握手上的木质锤柄,似乎这能增添一份安全感。 我一脚踢开房门,冲进房内,高举木锤作势要砸。 “嗯?”奇怪的是,房间没人。 还没等我再做观察,我感到后背沉沉一击,然后那种火辣辣的感觉传遍全身。 “我日他妈……”我骂出了声,然后眼前一黑。

    -----xfool 3992

    [挖]

    第8回2 years, 11 months ago

    [盗窃]

    我醒来的时候,后背的痛感还分外明晰,我似乎是被那种痛感从昏迷里拽了出来,时间已经接近正午,阳光特别浓烈的晃着我的眼睛,一片迷蒙中我看见鑫哥瘫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他目光严肃,表情冷峻,两条粗眉拧成一种怪异的形状。 “鑫哥……” “真他妈的倒霉,仪器被盗了。” “藏的这么隐蔽还能被找到,难道是我们的人?”我不解的问。 “雷子,你知道吗,我就佩服你无论手上沾了多少无辜人的鲜血,心里还总有一股子纯真劲,我们这行哪有什么我们你们之分,每个人心里那都是只装着自己,为了自己能活着,其他人的命都不是命,其他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我来处理”鑫哥说着把手里的烟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扔进桌上的那罐啤酒里,转身往外走。 “小董,一会儿来。”门关上的前一秒,鑫哥的这句话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溜进我的耳朵,变成耳朵里的一阵轰鸣声。

    -----名为番茄的柴犬 597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