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尺剑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生在剑道世家,会有很多人羡慕吧,但是我并不喜欢这个身份,反而还厌恶自己这个身份。小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田间挖泥鳅捉虾米的时候,我已经闻鸡起舞了;也许是因为我是独女的缘故吧,只要动作没做好就要挨骂,罚蹲马步,练好了才准吃饭等等。 慈母严父,我只能感到严父,慈母?抱歉,目前也是强迫我脸剑的一员。他们总是用“你是三尺剑的唯一传人,要不停的练习...”,难道就因为我是独女就不得不早于其它孩子来练剑吗? 后来我越来越不想练了,干脆任他罚。于是他们换了种方法,他们告诉我,只要练好了就放我出去玩。再后来,练了数年,我依旧没有自己踏出过家门一步,他们总是找借口来阻止我出门。剑术越来越精湛了,达到了数辈以来从来没有达到的境界,于是“三尺家有个天才小姐”的流言疯传,而那些慕名而来的人,没有一个在我的剑下挺过五招。 但是,人出名了,总会有人来巴结,因为我是个女孩而且是独女,所以不可能出嫁,于是就会有一些名门弟子想要倒插门。见惯了这种嘴脸的我根本看不上。也还好父母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在那些慕名来挑战我的人渐渐变少而直至没有的时候,我向父母请求了半个月的历练时间。 半个月也不是很长的时间,路上偶遇强盗也就顺手杀之,虽然吐了许久,也差点失去理智,不过还是撑过来了,还得感谢一下我的两个随从。碰到小偷顺手抓之,虽然也有一个侠盗,不过我还是将他送给官府了,不过听说刚送进去几天就逃了。这次的历练对我来说算是第一次接触这个世界。有一次实在看不下去了,救一个被仇家追杀的人差点把命都丢了,后背留下一道半尺长的疤痕。 回到家里,我以为之后还能再出去,父母却说“雪儿啊,明天就去见见你的新郎吧,在过半个月就把婚事办了吧。”我一脸难以相信的看着父母,我出去半个月,你们就干了这事?我忍了忍。第二天去见新郎,是有名的须扇剑派的小儿子,他们的剑派比我家的名气要大得多。而且他们商定了之后合作的事情。也就是说我成了政治工具?我想着如果男方帅气一点也就这样过一生吧。但是,那个男人一脸奸诈,做事的感觉就是一个小人。 我当场反对,但是呢,他们并没有理会我,我愤怒的冲上去夺过一叠契约纸,直接往烛台上靠近,纸一遇火变疯狂燃烧,灰烬被吹进来的风席卷得到处都是。然后我就被禁足了。 我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门窗都封死了,而我在里面没有挣扎,我知道,挣扎是没有用的。说来奇怪,数年没有做梦的我忽然梦到一个男人,虽然他背对着我,但我能感觉到他的那种孤独感,瞬间吸引了我,然后他转身笑了笑便消失了。于是决定离开这里,我咬破手指,从床上撕下一角布写下断绝关系的血书。门打开了,我以为父母来了,结果是那两个陪伴我半个月的随从。他们打晕了看守来救我出去的,我把血书扔在桌子上便和他们离开了,还没跑出半里地须扇剑派的人就追上来了,那两个随从叫我走,赶我走,他们知道如果没人垫后肯定会被追上。我焦急的询问道“你们不怕死吗?”他们却回答“这生能为大小姐死,足已。” 我最后逃脱了。而他们,听人说被捉后活活打死然后分尸弃于江河,无人敢为他们立碑,怕被殃及。随后我漂泊雨江湖,早已悟出三尺剑派的全部内容,冲进须扇剑派杀了当年主持对那两个随从的人,在湖边立了两块墓碑,用我的剑写上了他们的名字。 再后来,我与诗人同行,走遍了天下,可以就没有找到当年梦中的男子。诗人道“江湖儿女,为情所困的多,可你这太过于不切实际了。”我笑了笑,答“或许吧,现在也就只有这件事可做了。”是啊,功名利绿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与父母断绝关系,斩杀当年追杀我的人,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有心中的三尺剑谱以及那个朦胧之中的男子对我的吸引了。诗人摇了摇头,便与我分头而去。听说后来他为了追求一个女子而丧命,我想他在遇到那名女子时便理解我了吧。 我在江湖漂泊十载,只为了寻他一见,我现在依旧在路上,不过我觉得离他越来越近了...

    规则 1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故事,一时灵感乍现,那你只需要凭借心中的感觉,然后把故事表达出来就好了。

连载至第5回

    第1回1 year ago

    悦来客栈,大堂里今个儿并不满座,说书人差使仆童把茶钱收了,便把那醒木一拍,开嗓。
    “要说这三尺剑遵循的剑道,在整个武林也算是别具一格,它完全抛弃了三尺外的一切招式,没有凌厉的杀与攻,只注重守御。据说即使再凌厉的招式,只要进入到这三尺之内,均可被三尺剑化解于无形。嘿,这三尺剑名不虚传,就以这三尺闻名天下,屹立十年而不倒。想要破解这三尺剑的高手们当年也绞尽了脑汁,还有人借着比武的机会,想倒插门,打上这三尺剑派家独女的主意,那女子却也争气,把他们一个个打的铩羽而归。众高手们脸是丢了,江湖上却传出了三尺剑“乌龟壳”的名声,其中褒贬和那些小九九心事,今个儿且打住不谈,咱们要说的,还就是这三尺剑派家的独女!”
    说书人端起茶壶润了一嗓子,又将那醒木一拍,见台下茶客都引住了,才继续说道:”要说这女子,那真真是百年不世出的练剑奇才,当年也就是她能突破三尺剑术不出三尺的桎梏,血洗须扇剑派,将整个江湖都纳入了她的三尺之内。不过常言说天妒英才,依我看,这天才和疯子也就在一念之间。在座若有江湖中人,该是了解的,我们今个的主角儿,三尺剑派的女奇才,患有癔症。嘿嘿,其中内情,倒不是老汉我吊人胃口,续写的时间到了,且听下回分解!“

    -----你再想想

    [挖]

    第2回2 months, 3 weeks ago

    他憧憬爷爷故事里的豪杰,自幼便起得比鸡早,只是为了在做农活之前能舞一舞剑。村里人见那早起不去干活的他都会“哟!今早也在成为大侠啊!”他只是笑着点头。他知道村里人没什么恶意,只是当做笑话罢了,再说了自己也并没有真正的剑谱和剑,只是靠着理解在那乱舞。他父母也没有管他,只是当做一个孩子的胡思乱想,过几年就不会再练了。机缘也是巧合,一日他去河边捕鱼却发现了一柄三尺的铜剑,不过铜锈满身,刃口也是缺口满满。年复一年,十年后他已经很熟练的使用这把钝剑了。
    25岁的姐姐早已出嫁,16弟弟也已经成家了,而他还在犹豫,想成为爷爷口中的豪杰但是怕技艺不高被人笑话,想着去投靠门派但是自己已经18了。之后父母多次托人说媒,他一怒之下带着前年拜托村里的铁匠打造的三尺剑离开了村子。只留下一份书信。
    他走出了故乡,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想着要找个好门派投靠,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江湖上还是有一点自己的位置。离家三个月,去了几个门派,都以年纪过大而拒绝,身上的盘缠也快用完了。不过有幸遇上了被劫的镖车,他协助镖师们击退了强盗,和他们一起回到镖局混了口饭吃。在镖局里他向每位镖师学习用剑之术,可能他就是天赋以及曾今一日复一日的练习吧,不到一年,镖局里已经没人能胜过他了。他觉得应该继续去流浪江湖了,向各位师傅告辞后继续踏上了拜师学艺的路途。
    有时他没盘缠了就去镖局用师傅给他的信物运一次镖,又或者打劫强盗。再一次又一次的生死之间,他的技巧越来越凌厉,江湖上慢慢地有了一个叫三尺剑客的人,说他浪迹天涯,学遍五湖四海。但他知道这些都是虚名,自己其实并没有传的那么玄乎,只是学了一点点而已。
    再往后,他遇到了一位剑客世家的大小姐,才正式踏入了剑道之途。他在门派里只是做的一个旁听,不能问只能看。偶尔哪位大小姐会给他解决一些疑问,但是她因为身份问题并不能随便与他接触,他已经很感激这位大小姐能让他系统的学习了。但是他对这家剑派的剑术始终存有疑惑,当那名大小姐听到后大笑道:阁下何不直接创建自己的剑术呢?
    他听后豁然开朗,花费数年将自己的经验转化为自己的剑术起名为——三尺剑。他的剑谱成型那日便以击败门派的所有人了,他将自己的剑谱交给了门派,作为一门分派来教导别人。而他也在后面的数月与那名大小姐结为连理...的,在大喜之日即将到来之前,门派的剑谱绝篇被盗,而他却被人诬陷为盗贼,虽然最后诬陷者被逐出师门,但是也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与大小姐的婚礼也一直延期。
    第二年,由江湖盟主主持的天下武道大会,他和大小姐一同参与,他虽没有取得很好的名次却也为三尺剑打响了名声。但是会后,因拒绝某个大门派的传人的邀请,得罪不少人。会后三个月,他的门派和大小姐的门派一起被铁骑化为尘土,而背后的主使便是那大门派。大小姐在抵挡铁骑的过程中被杀,长老们也都死的死伤的伤,已经失去了继存门派的可能了,他养好了伤一怒杀上那个大门派,去不想被陷害造数个门派的人围堵追杀。败退之后,被围堵于山崖上,本以为跳崖后就能与大小姐团聚了。只可惜晕死的他被渔夫一家所救,他不知道有什么可以报答渔夫一家的,将自己的绝学三尺剑刻于石壁之上赠与渔夫世世代代。
    他伤好后做完该做的便告别渔夫一家。他再次浪迹江湖以战斗来进一步完善三尺剑,出生入死千百回,三尺剑客的名声再次响彻江湖,但是没有仇家来寻找他。他将三尺剑完善到武林一绝时重回那个伤心之地,然而那个门派已经不在了,四处打听才知道那家得罪了其他的门派,被围攻而败落了。他一生中的三个门派一个都不存在了,他自那以后变得疯疯癫癫的,每日都以饮酒为乐,江湖认识他的人都说三尺剑客已死,天下只有三尺醉客了。
    他最后死于那也无人知晓,只是江湖上又一名侠客隐世了。许多年后,又一个叫三尺剑的门派兴起,有人说那是救了他的渔夫一家的后人,也有人说那是他遗失的那本剑谱被人意外得到了。

    -----幻暗

    [挖]

    第3回2 months, 2 weeks ago

    我曾经是个孤儿,身边只有一把母亲留给我的剑。这把剑伴随了我十年,终于,我不再是孤单一人。他愿意娶我为妻,而我愿意为他放下心中的仇恨,放下背负的使命。我们相知相爱,育有一子,本以为会携手到老,却没想到在一个夜晚,他背回了一个女孩,女孩身上沾染着鲜血,她的神情是那样不安,我哄她睡着之后,他为我讲了女孩的身份。
    女孩是他结拜兄弟的亲生女儿,那一家子惨遭屠杀,只留下一个与我儿子一样大的女儿,希望他能照顾。我问他什么时候结的拜,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混过江湖,他说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一晚,我们没有睡个好觉,而我隐隐担心,未来的日子可能不复从前那样美好了。
    果真有一天,他板着一张脸回到家中,说那群人找过来了。我问他是谁,他不答我,只微微叹息,说他没有保护好我们。我说,夫妻一场,你现在还有必要瞒着我不说吗?你不走,我也不会走。他听了这话,眼睛有些红,讲了他曾经的故事。

    -----喵喵喵妙【与你相遇是劫,与你相爱是劫,为你而死也是劫。】

    [挖]

    幻暗:请问你的切入点是哪?(挠头)

    喵喵喵妙:女孩吧……

    幻暗:我尽力吧

    幻暗:那一晚无眠,家族被灭全是因为一场误会,而且这还和他有关,我难以入睡。我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就因为在宝藏地附近而被怀疑接着灭口?而且我族无论如何解释都要面临灭族,无法理解! 弱小就一定会被灭。他如是说道,我真的无法理解,我们不欺负弱小不惹任何一个大族,只是想安安心心的传承下去结果被一句你有罪给灭了全族。 清晨,我从柜子里找到了数年前母亲赠与我的剑,上面刻着我族剑谱名——断剑,没人知道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至今无人参透。 远处黄烟四起,追赶的人已经快到了。儿子和那个少女早在昨晚就让他们连夜赶往远处的朋友家了,只要触觉了这群人就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安全到达。大约十来人往我们这冲来,到近处的时候仔细一点可以看到每人腰上都挂着一块“断”字腰牌。他们的领头人下面喊道。 “请问阁下乃是十几年前断剑派的后人?” “是的?”我一脸疑惑的回答道。 “那就对不起了阁下。” 那群人全部拔刀冲了过来,我和他立刻冲入他们其中。半个时辰后虽然没有结果,但我和他都负了重伤,他们也死了两人,重伤了一人,我知道我们完了,不过时间是够了的,孩子他们能安全的到达朋友那。 我们俩互相支撑着,那头领走过来挑开我的剑,然后大惊,拿起那把剑喊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根本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他微笑着说道“此生无悔...”

    第4回2 months ago

    她是门派掌门的独女,他是普通农家子弟。一次偷偷溜出去的她救了跌下山崖的他,但是他依旧在掉落时吓晕了过去,而她又不识回去的路,只能扛着他在山林里走了半天。等着他醒来才发现被她带着往山林深处走了半天了,今天回不去了。
    他虽然道了谢,但是也狠狠的责怪了她一番,那晚他们聊了一晚上。第二天他带着她回到了熟悉的村子,而他差点因为带着她回村被她的族人问罪,他被打个半死,最后是她杀进审讯室把他放了。他回去在家躺了四五个月,如果不是她每周按时派人给他送药的话,他可能这辈子都起不来了。他的家人很感谢她送的药,但是另一面劝他不要再去和她接触了,这次她赶在他被打死之前救了出来,下次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答应了父母兄妹的劝告,伤好的一个月就去隔壁村的亲戚家帮忙干活。
    一天入夜,他按照往常一般去河边洗澡冲凉,天气太热了,他不得不冲个凉再去试试能不能睡着,打着灯笼去河边,远处桥上隐约有个人影,他没在意,只是继续自己的冲澡之行。洗到一半的时候桥上那人往这边走来,那人走过来准备询问地方的,但是一声熟悉的叫声却让他赶紧抓起衣服往亲戚家跑。一个普通人肯定跑不过习武之人的,她用暗器将他的灯笼射熄灭了,他被路上的石子绊倒在地,她跑上来拉住了他,他想使劲挣开她的手,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他明说了自己并不想再与她接触,为了自己的人生能少一些坎坷,她松开了手,取出打火石将灯笼重新点燃,火光缓缓的亮了起来,他还没来得及穿衣服,虽然伤已经好了,但是他身上全是各种审讯后留下的疤痕。她轻轻地摸了一下后就遁入了黑夜之中,他大声说了一声“回家的话就按照那座桥的方向一直走直线就能到你家了。”
    他叹了口气,轻轻道“我们本不该相遇。”
    他第二天便离开亲戚家回到自己家,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在继续逗留了。回到家,他本以为能好好的做自己的普通人,但是他没想到她会为了再次相遇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她回到门派,问了他的父亲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丈夫,他父亲也是满口笑意的说你喜欢就行,然后她就说出了他。她父亲大怒,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他,只是一面之缘为什么能让自己的女儿产生爱慕之意?明明只是一个乡村小子。她父亲不允许,她反口说要解除血缘关系,她的父亲被震住了,她父亲思索了一晚上后决定允许她去找他玩,先自己再感受一下这个乡村小子再说自己真正喜不喜欢他。
    他回去后,整天被她缠着去玩,但是他必须干农活,他和她不一样。她可以靠着父母来潇潇洒洒的活着,而他只能靠自己的每日辛苦来养活自己,他一遍又一遍的拒绝她,同时也在加劲做活,想抽出一点时间来陪她。渐渐地她来找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也知道她该腻了,知道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他回归了日常,虽然偶尔想起她,但他自知自己根本不配她。
    有天她又来找他玩了,他也碰巧这几天的活都做完了,后面的活还不着急。他和她去森林里找了许多蘑菇鸟蛋什么的,他拿出了自己唯一比她强的一面——做饭;那天她玩得很开心,走的时候很悲伤的说了句“要是你也是江湖中人就好了。”便回去了,这之后,她偶尔来找他玩,他也尽力陪她玩,虽然他知道这样是没有多久了的。
    后来,他意外得到一枚内丹,真的成了一名江湖中人,她知道后很高兴的去教导他,时间慢慢地过去了,他和她的感情真的一点一点的积累了起来。但是她的父亲知道后,不仅没有同意她再去找他,而且还对他说自己的门派在江湖上也是排得上号的,只要他能混出名声就让他和自己女儿成亲。他那晚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家乡,留了一封信给她。
    他出去拼搏了三年,功成名就回到了故乡,那个门派已经不知所踪,自己的信虽然确实传递到了她的手里,但是现在都不在了,一个口信都没有留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只是让他想起当初自己说的那句话“我们本不该相遇的。”


    -----幻暗

    [挖]

    幻暗:他和她,是我做的一个梦,我以上帝视角看到最后也不知道她最后去哪了。

    第5回1 month, 3 weeks ago

    夜行,翻過層磚碟瓦,開窗,屏息,拔刀,刺下,眼看刀將入喉,但握刀之手突然一軟,刀就這樣直接撞在了當年血洗須扇劍派,三尺劍千金的臉上。
    她驚坐而起,看到她朝思暮想卻又遍尋不著的那位男子,滿口鮮血。
    男子身後還有一人,手持貫穿男子的銀刃
    啪刷,銀刃一甩,男子被一分為二。

    持刀者,竟是當年幫助自己逃婚的隨從。
    握著咬嚙著鮮紅的銀刃,持刀者嘆了一口氣。
    「小妹啊,哥哥有些話要對你說。」

    -----飛雪連天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梦中男子设定为亲哥如何,因无法忍受家内的管束与条条框框,故而离家出走 凭借其武艺在江湖上闯得一番名气,然 得知小妹成为自己的替代品 被当做工具使用而感到歉意,所以在暗中处处给予帮助;在得知家族竟不顾亲属情面 派出杀手前往追杀小妹时,勃然大怒;以此为引线挑起了两家的战火 并一手策划了三尺家的覆灭 家丑不外传,所以就算是族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当年所发生的事

    • 开放世界,不用那么拘束于一个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