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浪人可以,但事成之后,我要二十万,支付宝转帐就行 芳草鹦鹉可以,只要你能拿到他背叛我的证据。 
 浪人虽然我明白 知道的越多越危险的道理。但是,你最好告诉一些有助于我展开工作的事情。 芳草鹦鹉我今晚好好回忆一下,明天再联系你 
我是一个“私家侦探” 。或者,又叫做自由职业者。毕业于A大学的化学系。“咳 咳”,给母校丢人了。同学们都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在各自的领域里耕耘、收获,而我只能像一只蟑螂一样在A市残喘苟延。

我化名“浪人”,在网上接一些“私活”勉强度日。本来希望能够利用专业知识给人做做化学合成的小事,没想到联系你的人不是问能不能合成毒药就是问能不能合成毒品。莫说这些我不会,若是会了,也不敢接这种活啊。一度我没日没夜地在网上找工作。好找的工作挣不到钱,挣钱的工作我又不会。那些日子,我每晚都在后悔中不安的睡去。

后来偶然的一次机会,居然在某个论坛搜到有人想找私家侦探,查自己的丈夫出轨,而且愿意先付定金。我本想“骗”到定金再溜之大吉,未曾想,居然鬼使神差地拿到了她丈夫出轨的证据,一下子,十万到手,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一来二去,“浪人”居然成了这个圈子里的“名人”。对外人,我自称“私家侦探”,可是找我的全是些夫妻之间背叛的龌龊事。见多了,就见怪不怪了。有时,不禁让人感叹,时代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不过,当我拿到酬金之后,这些“莫名”的想法都会烟消云散。

    规则 1 每一段 一定要有泡泡框对话作为下一段故事的提示或前情背景。

连载至第22回

    第1回1 year, 6 months ago

    芳草鹦鹉对,就是这样。他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都不会在家 浪人那您知道他可能会去哪吗? 芳草鹦鹉在长江路的“我家”酒店 浪人看来您知道的挺清楚啊,那我给您拍到清晰的照片作为证据就行了,是吧? 芳草鹦鹉你想多了 浪人。。。? 芳草鹦鹉我之前确实派人查过,但他们说他只是过去睡觉,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行为 浪人或许,他只是工作太累。夫人,您可能只是多心了呢? 芳草鹦鹉。我能相信你吗? 浪人客户的信赖就是我的饭碗。我吃的就是这口饭。 芳草鹦鹉那咱们明天约个地点见面聊吧
    今晚,那个“客户”又发来微信。其中大多内容只是痛斥丈夫不忠的一面之辞,问她缘由,反而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猜测。

    如今的有钱人,真是“有钱没处花”。从直观的事实上看,这明显是丈夫对妻子有了间隙之意,在躲着妻子,出轨那是早晚的事。反而妻子沉不住气要去主动找丈夫不忠的证据。 

    这些富人蝇营狗苟的事,实在令我反胃。但是,就算反出来的酸水,我也得咽回去,谁叫我欠人债呢。欠了或许我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债。不咽下这些“酸水”,你拿什么还债? 

    无论如何,这个“案子”的突破点一定在“目标”的夜不归宿问题上。既然客户以前查过,没有查出些有价值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疑问。“目标”有防备?之前查人的家伙太无能?还是“芳草鹦鹉”确实多心了?还是。。。。。。哎,脑袋好累,不想了,睡觉,明天或许就知道答案了。

    -----niubaty 0

    [挖]

    第2回1 year, 6 months ago

    吐槽一下,居然不能一个账号连续写,完全不给自娱自乐的机会啊。
    建议修改成在若干时间内不能连续写。

    -----niubaty2 1411

    [挖]

    第3回1 year, 6 months ago

    xrd哥,暑假实习真不好找。 
     浪子我操,三年前,我就让你选计算机专业,现在互联网才是掘金行业,选个化学出来,当然找不着工作!  
    xrd哥,别对我激将法了,我不是小孩子了。 浪子。。。明华,三年前,你当时怎么跟我说的来着? xrd我一定要选化学专业,再走一遍你们走过的路。我一定会比你们走的更高、更远。 浪子加油。有时候,有些路,注定你自己走。
        浪子这个账号用来跟认识的人通信,浪人这个账号用来跟外人通信,我关掉了手机,走入了“海港”咖啡厅。
        芳草鹦鹉如她所说,坐在东面的角落里,一袭淡黄衣衫。确实算是一道咖啡厅中的风景线了。
        没想到,这个客户居然也是A大学毕业的,金融专业,比我小两岁,蓝洋集团公司某董事的独女,嫁给了一个大官的儿子。商政结合,可谓是门当户对。
        这次在“海港咖啡厅”的碰头,也基本确证了其丈夫出轨的推测。理由很简单,“客户”自己确证了其丈夫“那方面”没问题,几年了,没有子嗣,没有夫妻生活,并且“客户”本人确实长的比较漂亮。夫妻感情淡如水,岂能不出轨。得知,我也是A大学毕业的之后,客户居然一下打开了话匣子,“什么男人一到三十就变坏”、“老娘自认会输给谁?”、“你家当官的了不起啊”。。。。。。看来她是太久没有倾诉了,我作为一个倾听者,只能默默地企图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去分析,去尝试得出一些什么。最后,“客户”把事成酬金提到了三十万,无论成败,先付五万定金。我不禁感慨,校友就是好办事。

    -----niubaty 0

    [挖]

    第4回1 year, 6 months ago

    黑镜缺钱,兄弟们给你凑啊,这行不是长久之计啊,好好弄个正经职业不行啊。 黑镜以你的能力,真的犯不着在错误的路上越陷越深啊 黑镜再说了,当年,真的也不能算你的错,老实说,你不用负这么重的责任。 浪子哎。。。别扯远了。话说我要的东西,啥时候能做好。 黑镜做的话,两天足够了,加上调试的时间保守估计一周吧。 浪子我可能下周六就要用,最好尽快。 黑镜Yes Sir 我现在就开始动手做    黑镜是大我一级的校友,我俩在一次校编程竞赛中认识,他后来把我拉进了校计算机协会。在那里,我认识了改变我一生轨迹的人——明月,一个活泼可爱的女生,她在化工1班,我在化学3班,而我们居然是在计算机协会认识的,真是造化弄人。这几年,我早已忘记了我们是在哪个教室争论的减水剂的双电层结构原理,也忘记了我们在哪个食堂一起吃的晚餐还是中餐,甚至已经忘记了她长着什么样。

        我一个踉跄从回忆中惊醒,拍拍额头,专注到眼前的“案子”上。

        芳草鹦鹉,本名,王琦。其夫,赵宏斌。这看似是个简单的案子,但却隐隐又矛盾重重

        王希望拿到赵不忠的证据,且曾经调查未果。王、赵夫妻不睦已是既成事实。那么分道扬镳是早晚的事,反而女方主动希望解脱。本身就大有文章。可惜,我调查对象是男方。

        假设男方不忠属实,那么说明,婚姻破裂对男方不利。假设男方不忠不实,那么,我这三十万也挣不到手了。

        赵宏斌,比我大一岁,与王琦在美国留学期间认识。结婚四年,没有子嗣。是蓝洋集团能源事业部的销售总监。客户多为国家事、企业单位,是真正的风华正茂,人生巅峰。

        从表面上看,赵不愿离婚的原因是顾及王琦其父在蓝洋集团中的影响力,进而影响自己前途。

        但是,王琦与其父毕竟同心相连,赵、王不睦,王琦之父必然已知。那么,其父,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只是缺一个动“赵”的理由?所以,赵一直小心翼翼,没有被王琦抓到把柄?

        或者,其父不知。王琦想自己把这段婚姻了结了,再告诉其父?但是,苦于证据难寻?

        再或者,公司自有自己的章程,哪怕“赵”个人问题再不端正,但是只要能为公司带来效益,王琦父,哪怕影响力再大,拿掉“赵”,也难以得到其他董事的充分认同啊。所以,我一直就想错方向了?

        不行,手上的资料还是太少,要想办法多了解“赵”,才能确定侦查方向,为后续调查铺平道路。

    -----niubaty2 1411

    [挖]

    第5回1 year, 5 months ago

        今天白天,我接了几个送往蓝洋集团的外卖的订单,大致摸了下蓝洋集团的情况。由于长期身处这一行,需要一个了解“目标”的合法外衣,我在所有平台都注册了骑手,调查“案件”期间,可以借助“送外卖”勘查地形位置。蓝洋集团的这家公司是一个较大的园区,有三栋楼,分别在东、西、南三侧。研发楼在西侧,外卖不让往楼里送。行政楼在东侧,“目标”赵宏斌,就在这栋楼。南边的是供应链大楼,也不让往里送外卖。

        我昨晚查了下蓝洋能源事业部的招聘信息,恰巧有招聘销售的需求,我投了份简历(当然是假简历)。现在还没有结果。如果能预约上面试,是最好,这样就多了一个了解“赵宏斌”的维度。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佯装电力公司的采购,去接触蓝洋的销售了。

        行政大楼的玻璃,反射出天上的白云,从外面无法看清里面。或许,想要看清,就只能从内部看了吧

        调查一个男人出轨,其实只要离他近了,就很容易发现,越近,越容易发现。所以,王琦(芳草鹦鹉)是最容易发现的。那么“王”的一面之词则非常具有参考价值。之前与王琦交流的结果是,她回忆不出“赵”能与身边的什么女人有交集。以王琦为视角,之所以一直没找到证据。无非一个原因——证据在她的视角之外。“赵”“王”两人的生活圈相交,只有在工作圈上双方接触不到。那么说明,王琦想要的证据,有很大概率就躺在“她”的视觉死角——“赵宏斌”的工作圈里面。

        姑且称赵宏斌的“情人”为“2号目标”吧。假设2号目标存在,且处于“赵”的工作圈中,那么“2号目标”可分为两种情况,公司内的人和公司外的人。如果是蓝洋公司内的人,则双方接触的机会比较多,频率高。从“赵”的工作圈入手则比较容易掌握更多信息;但是,假如“2号目标”在蓝洋公司外部,那么双方交互的工具就只有手机,且见面的频率和机会会比较少,那么跟踪“赵”就必然能够有收获。所以,跟踪赵就势在必行,要么能够证实“2号目标”在公司外部,要么证伪。如果证伪,则至少说明“2号目标”有很大可能在公司内部。

        我打开微信,联系了王琦。


     浪人我需要随时知道赵宏斌的行踪,你能协助我在他的车上,装个GPS定位器吗? 芳草鹦鹉可以吧 浪人明天中午碰个头可以吗?这个东西越快装上越好。 浪人毕竟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就快到了。 

    -----niubaty 0

    [挖]

    第6回1 year, 5 months ago

    蝴蝶梦蓝洋系的就是这样,主要面向的是政府、事业单位这样的客户。 蝴蝶梦这跟它这个公司的发展历史有关,一时间是不会变的 浪子那么,他们有进军中部地区代理商市场的可能吗? 浪子既然他们进入了发展瓶颈区,完全有理由打开业务圈子,瞄准中西部地区这块巨大的潜力市场啊 蝴蝶梦这个不好猜测了 蝴蝶梦企业怎么走,有时候取决于领导,有时候又受到股东的掣肘,有时候执行团队又太差,这个很难说的 浪子唉,跟你说了这么久,就不能说点我想听的话吗 蝴蝶梦这么说吧,中部地区的代理商市场,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需求量又大,是十几年来长期的客观事实。且没有专业的供应商。这里的代理商长期靠南部地区进货,单从运输成本和产品质量上来说,蓝洋系是很有优势的。 
     浪子。。。 “蝴蝶梦”是我当年大二时,搞数学建模时的队友。老实说,她给我印象就是——天才。她是真正的天才,解微分方程,都直接用口算的牛人。什么付里叶、拉普拉斯在她手里信手拈来。而这些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啥意思。。。咳咳,惭愧。而她,则是她们“强电”专业的一把手。曾经有这样一个天才队友,我很荣幸。

      今天,上午十点,我收到了蓝洋集团能源部销售岗的电话面试预约,我跟他定到了明天。我企图以“销售”的身份接近赵宏斌,想要搭上这条脉,就一定得有他们这个领域里一些常识。只有面试成绩越好,才可能有接触到赵宏斌的机会。为了减少我虚假简历穿帮的概率,我联系了“蝴蝶梦”。她如今已是某电网公司的小领导,婚姻幸福,生活美满。真让人羡慕。

      我联系她的目的是希望能给自己打开一个进入蓝洋系能源事业部的切入点。如果可行,那么我会想办法接近赵宏斌,只有离他足够近了,才能离真相更近。如果不可行,那就只能靠“蝴蝶梦”这根鱼竿去钓“赵宏斌”这条大鱼了(蝴蝶梦所在电网公司与蓝洋能源有供求关系)。如果还不可行,那只能见招拆招,随机应变了。

      不早了,就要到中午了,该去“海港咖啡”教王琦怎么装GPS定位器了。顺便还要向她打听一下,我的“前任侦探”已经取得的情报,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合道上的规矩,但是我不说出去,王琦不说出去,谁知道呢?下午,还要去图书馆补一补电力、电网的知识才能对付明天的“电话面试”。

    -----niubaty2 1411

    [挖]

    第7回1 year, 5 months ago

        我开着租来的车,停在恒瑞集团长安街的一处酒店,完成了电话面试。基本只是验证一下简历是否属实然后又随便聊了一聊。感觉对方岁数也就三十上下的样子,以我长期混迹社会的经验,忽悠电话那头的家伙,无异于砍菜切瓜,隐隐感觉面试应该有望了。

        我停好了的车,走进了恒瑞酒店。
        “你好,麻烦帮我叫下你们经理,我是她朋友,已经跟她联系过了。”
        “好的,您稍等”
        前台叫来了他们经理。她叫江南,是一个女强人。高跟鞋踢踏的回声夹杂着门口装修的电钻声,遥相呼应。
        “走,跟我去个安静点的地方。”
        我点了点头。

        来到了一间略偏僻的办公室,我简短的表达了我的意图,希望她能够简单的接触一下赵宏斌,帮我判断一下“赵”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故事。江南听罢,回望我的是一脸隐隐愤怒的表情。
        “对不起,请求你做这样的事。我现在的这个案子很棘手,这个目标可能很不好接触。所以我才想到了你。”
        我沉吟一下,道“你可以拒绝,我很理解,只不过,在我见过的人里你气质与形象具佳,更重要的是人聪明,掌握分寸,进退有度。而且,我能信任的人,真的不多。”
        江南怒极反笑“呵呵,还气质形象具佳,你怎么不说美貌与智慧并存呢!”
        我一时语塞。
        。。。。。。

        最后,或许是江南感激我当年帮过她,答应了我的请求。我用“浪人”这个账号加了她,如果有进一步计划,会告诉她。
        老实说,我能信任的人,确实不多,但江南也绝对不在我信任的圈子里。她太聪明,太有心机了。“玩弄”人就像在股掌之间,我曾见过她的可怕,一直对她保留一丝防范。所以,我们一直只是电话联系,并没有狐朋狗友之间的那种温馨。我可以当一个帮助她的朋友,但绝对不敢,也更加不能当她的死党。

        快中午的时候

    xrd哥,我申请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奖学金了。哈哈哈 浪子厉害,你真的走的比我们远多了 xrd最后一年只要学分不出意外,就基本没问题了 浪子好,钱的事,哥给你摆平。你操心其他事就行 xrd哥,我,我们家,真的欠你不少钱了 我欠你姐一条命呢!短暂的失神过后,我继续往手机里敲字。

    浪子谁叫哥是富二代呢,以后等你学成回来,可不要比我们这些对社会没用的人 强的太多了 
        明华的喜讯,让我很高兴,我叫了份全家桶的外卖,找了个位置把车停下,在一个人少的广场上自顾自的吃起来。我真的好高兴,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真想仰天大笑。

        下午,我又去了图书馆。坐下不到一刻钟。GPS超出预设范围报警了,我赶紧随意拿了两本电力市场的书完成借阅手续,匆匆奔向停车场。第一次行动要开始了。。。

    -----niubaty 0

    [挖]

    第8回1 year, 5 months ago


        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住处。
        我打开手机时,收到了蓝洋面试通知的短信。还有几个来电提醒。我将手机扔到一旁,仔细回忆今天下午的所见所闻,希望能够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赵”开车去了B市,先后去了两个地方,一家是汽车制造厂,另一个是B市电网公司。晚上的时候,在B市的恒瑞酒店吃的晚餐。我原本以为,晚餐过后会有大收获。没想到,晚餐过后,“赵”一行四人,居然就直接开车回了A市,把“赵”送回了家。其余三人打车回了家。
        本来,在B市恒瑞酒店下面时,我想跟上去的,但是转念又怕一下子进了“赵”的视野,万一在后面有机会面试蓝洋能源系销售岗位的话,就难以解释了。另一方面,也是猜测,晚宴过后可能会有其他“活动”,我压抑住行动的欲望,躲在车里,静静等待。然而,结果确实让我大跌眼镜,什么都没发生。
        起初,他们开回A市的时候,我一度认为,已经离真相很近了,没想到,他走的是回家的路。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我到夜市买了点夜宵,疲惫地回到家中,坐到沙发上,来个葛优躺,再也不愿意动了。
        汽车制造厂,应该是供求关系,难道是蓝洋要做锂电池了?我记得前几天调查,蓝洋完全没有锂电池的业务啊。
        电网公司,也应该是供求关系,蓝洋跟各种地方的电网企业都有电线、电缆的业务。
        晚上的那顿饭最有疑点,蓝洋系的一行四人,附近没有跟电网公司的跟车,说明不是跟他们在吃饭,从蓝洋的业务上考量,它没有供给锂电池的能力,也应该同汽车制造厂没有业务往来,应当仅仅只是初步接触,如果这个猜测是对的,那么跟汽车制造厂的人吃饭的概率也不高。那么,跟蓝洋系一行四人吃饭的人究竟是谁呢?这个“饭局”跟“赵”有没有出轨行为有没有关系呢?既然“赵”喝的烂醉如泥,那么很有可能这个饭局也仅仅是业务往来的普通饭局而已,或许这是个无关的细节吧。

        我打开记事本,把今天得到的信息与疑点写到本子上。别看这个方法土鳖,但是,一般经过较长周期的调查后,上面记录的线索,往往能够让人温故知新,有时,最后的真相,往往就隐藏在这平常的字里行间中。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准备吃夜宵。“滴滴”微信发来消息。

    黑镜东西,我做好了,发的是2.4G调制信号。五百米范围内,发到接收器上 黑镜接收器可以用手机的microUSB接口供电。可与手机互通,把信息存储到手机上。 黑镜手机需要安装对应的应用,以打开接收信息,然后才能解码成声音文件。 浪子你真是太厉害了 黑镜手机应用我不会写,所以你就先凑合着用吧,回头再去电脑上把文件拷出来,用电脑的程序解码。我等会把PC程序发你。 浪子你真是太水了 黑镜。。。 

    -----niubaty2 1411

    [挖]

    第9回1 year, 5 months ago

        早上的时候,我开车到黑镜那里,取回了窃听装置。发射器是一个小电路板,用的一颗蛮大的纽扣电池供电,大小可以装进一个打火机里面。我从附近小商铺,买了一支一块钱的打火机。

        匆匆吃了早餐过后,蓝洋方面打来电话预约面试,我跟他解释了昨天手机没开机。面试时间预约到了明天。这样,我就又多了一天时间学习电力、能源方面的知识,哈哈。

        到家后,我先试了下黑镜的货。放到二楼,六楼还能收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能支持12个小时的电量,唯一的缺点是,只能将收到的文件拷到电脑上解码成mp3后,再播放。

        我慢慢撕开打火机的包装,下掉打火机的底座,倒掉油,割开火机内腔,割掉分离槽,将发射器放入火机内腔,再用ABS塑料胶粘好。最后,组装好,重新贴好打火机的外侧包装。我又跑到六楼试了一次,室内播放着音乐,声音调至小档。接收机,收到的文件解码后播放无异常。最后,我撬开打火机底座,将断电卡片插入电池正极,断开电路,这个电量只够十二小时,被我放完了可不好。还有两天就是周六了,我不禁有些小期待,希望周六能有所发现。

        被这个窃听器折腾了一上午,只剩半天时间学习“电力、能源知识”了,我匆匆去菜市场买了点挂面,鸡蛋、青菜。中午饭算是糊弄过去了。简单地睡了个午觉,下午我打开书本,开始记忆。还好今天赵宏斌比较安稳,GPS没有超出预定范围的报警。

        三点的时候,书上的图表在我脑子里乱飞,我精神涣散,实在看不进去书了。我站起来,伸个懒腰,想着明天的面试,希望能够走到总监面那一步,直接接触“赵宏斌”,看看他究竟是个什么“成色”。

    我瞟了一眼手机,看到江南发来一条信息:


    江南上次的答应你的事我能反悔吗~
    江南是我对付“赵”的一个杀手锏,少了这一环,很可能改变我的后续计划,我内心一阵思考,思量再三,打字如下:
     浪人你可以反悔,请你帮这个忙本来就很冒犯你了,你没有当场拒绝我就很感激你了 江南接下来,你会说但是~~ 浪人。。。 浪人但是,我还是卑微的请您帮我一次,请收下我的膝盖。 江南那你也帮我一个忙吧,礼尚往来,这才公平嘛 。。。。。。

        终于,最后跟江南磨蹭完了,每一次跟江南打交道,都让我紧张无比,我猜不透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上了她的套,还是她故意上了我的套,总之,一跟她打交道,我就很被动。

        剩下的一两个小时,我又被自己捆在了往事中。或许,她对我真的有好感吧,但是,我无法面对和接受她,自卑也好、愧疚也罢,跟她保持距离,就是最正确的做法,既不会伤害她,也不会伤害自己。

    -----niubaty 0

    [挖]

    第10回1 year, 5 months ago

        今天,我起的很早,温习了下昨天的“功课”,约的面试时间是九点半。我出去晨跑了一圈,回来洗了个澡,开车去蓝洋面试。

        初面的面试官,比较和蔼,基本没问什么东西,主要都是些简历上的经历,在问到我上家单位的工作的时候,突然,“赵”的GPS定位报警了,我一时陷入沉思,如过今天“赵”不在,那么我铁定没有被“赵”面试的机会,那么,我继续在这里面试可能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如果面试结果较好,定职较高的话,那么仍然有可能会接受到下次的总监面的预约。如果,面试结果一般,无法接触到,眼下他们能源系着手的项目的话,仍然无法接触到“赵”,还不如放弃这次面试,去跟踪“赵”。但是如果,“赵”这次出门,我仍然像上次一样没有什么收获的话,那么留下面试的的“潜在”好处要大得多。进退维谷,难以抉择。

        我看了下面试官,说道“不好意思,能让我去打个电话吗?刚才,手机收到了一条比较重要的消息,您应该也听到了,我应该两三分钟就能处理完”
    面试官比较和煦的同意了。

        我走到厅外,看了下GPS位置的走向,基本可以判断“赵”又在往B市开。我思索了一会,有了决断,我回到面试区。

        “我回来了,刚刚请多包涵了,最近事情有点多,见笑了”

        于是,又随意聊了会就叫我等二面了。

        我趁这个空档,又看了下“赵”的位置,我决定,如果赵的去向有值得推敲的地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面试,开车去追他。

        二面,过程则紧张多了。各种奇葩问题纷乱而致。“如何显著提高销售业绩?”,“客户如果一定要你喝二斤白酒怎么办?”,“怎么把这支笔卖到一百块钱?”
        我面带笑容,心里直骂娘,一支笔也能卖到一百块,你他妈还卖什么电线,咋不去卖笔啊。我控制了一下语速,缓缓道来“这明显是道陷阱题,这种一块钱的笔卖到一百块,如果是卖给了不明所以的客户,那么很容易,对公司的品牌和口碑,造成恶劣影响,他不明白的时候,可以上当,花一百买一支笔,但当他发现,一块钱也可以买同样质量的笔以后,则对公司以后的销售带来巨大的障碍,如果是卖给了明白的客户,那么必然客户看中的不是笔本身的价值,而是其他附加值,与其把赠品当需求卖,不如直接解决客户的需求,更有效率。”
       二面的面试官,让我很恼火,问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就算答上来,也未必会是一个“合格”的销售,销售,我理解来其实就两个字——靠谱。二面过后,给了我一套测智商的笔试题和一套性格测试题。让我等三面。我做完后,交给了人力,人力给了我一张餐券,让我去食堂吃饭,说三面排到了下午。

        从上午“赵”的行程上看,他又去了趟上次那家B市的电网公司,就又回到A市了。我不禁,暗暗叹口气,还好当时没有直接放弃面试跟出去。
        吃过午饭,我打开手机,联系了蝴蝶梦

    浪子帮我分析分析,蓝洋系的跟B市电网公司能有什么瓜葛 
    蝴蝶梦能有啥瓜葛,甲方和乙方的瓜葛呗 蝴蝶梦不过我听说,最近B市电网公司好几个投标都没投上,这个节骨眼上,应该不会再跟蓝洋有什么牵扯吧  浪子你连这都知道,你B市电网公司认识人? 蝴蝶梦因为,他们家的投标的项目,我们也投标了,而且都是我们中的标,哈哈  浪子好吧。怪不得你今年一度春风得意样子 蝴蝶梦没有啦~不过B市电网公司也认识几个人,我大学同学。 浪子哦?男的女的?年龄几何?婚配否? 蝴蝶梦。。。 

    -----niubaty2 1411

    [挖]

    第11回1 year, 5 months ago

        中午,我躺在车里,想着怎么应付下午的面试,一下子就过去了,蝴蝶梦提供给我的信息,一定程度上还是挺有帮助的。
        下午,如期而至。
        我再一次被hr带到了面试的会议室。
        下午,又换了一个面试官,他拿着我的简历和“考卷”翻来覆去的看,我则在这个空档,随便说说。其实,简历和考卷在我来之前,他肯定看过了,而这个翻来覆去的动作则显示出他自己内心中的一点点焦虑和紧张。
        我停下自我介绍,开始用沉默给他施压。
        他则让我介绍一次从营销到销售的具体经历。
        呵呵,我早就料到,面试会就这类经历重点考察,我则按照我提前想好的剧本“娓娓道来”。而面试官,则会针对我的叙述,进行各种发问,我则对答如流,他的这些问题里面,七分靠提前准备好的“答案”,三分靠随机应变。
        期间,我们确实对某些策略上的事产生了分歧。但是,剧本是我构造的,我自然对“背景”具有“最终解释权”。有时候,真相只是被人圆上了的谎言。
        三面的过程比较长,从我们针锋相对的情况上看,我的定级,应该等于或者略低于三面面试官。他是买电线的,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呆在公司,我准备了几个问题,原本的意图是侧面地想从他嘴里听听“赵”总监的口碑。出乎意料,我没有听到,他对“赵”总监的任何显式或隐式地吐槽,更没有对“赵”总监阳奉阴违的“态度”,反而是对“赵”总监充满诚意的尊敬。我真是越发的想见识见识我的“目标”了。
        果然,四面就是总监面。终于,正面见到赵宏斌了。
        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话中气十足,有一股由内而外的自信。
        “前面几轮的面试对你的评价都不错”
        “哈哈,不敢不敢,承蒙错爱”
        “我比较务实,你了解我们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卖电线的”
        “哈哈”
        “当然,还有变压器、逆变器、电机等等一堆散碎零件”
        “哈哈哈,所以我们现在进入瓶颈了。我看你以前是买通信设备的,老实说,咱们不太对口啊”
        “对,我正是看中了这里的潜力,我上份工作,老实说,市场已经饱和,再卖也卖不出什么花来了,然而,咱们这里才是春天刚刚开始”,我看了一眼赵宏斌,顿了一会。
        “继续说下去”
        “且不说,原来的电线、电机业务本就在中西部地区,还有巨大扩张的潜力,现在,新能源汽车销量逐步走高,锂电池的需求量也在逐步走高,A市附近有十来家汽车制造厂,已经形成产业集群,正缺乏一个低成本的稳定的锂电供货商,抓住这一波机遇,能赚一大笔”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你怎么卖,人家为什么不用比亚迪的电池,不用宁德的电池,非要用你的”
        “无非,就是拼服务、拼质量、拼价。。。”
        赵宏斌打断我“别扯这些虚的,我就问你,附近这十几家厂子的供货,你怎么拿下来?”
        “我以前就是搞无机化学出身的,同学们做锂电池的人有很多,我这里有现成供货渠道,能保证质量和成本”
        “好,这十几家,你能拿下多少”
        “我还没有具体调研,不过,如果,这十几家把质量和成本放在首位的话,我就有信心全部拿下”
        “好,你如果给我立个军令状,我现在就要你了,待遇全按最高标准,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怎么样”
        “没问题,如果一个月内,你看不到成果,我主动辞职走人”
        。。。。。。
        总监面完了之后是hr面,显然,开始走过场了。
        今天下午的信息量比较大,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我叫了辆滴滴,坐的顺风车回的家。一路上反复记忆、推敲我和赵“交锋”的诸多细节。
        到家后,我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思考。将所思所想都记录在笔记上。

    傍晚的时候蝴蝶梦发来信息
    蝴蝶梦今天面试的结果咋样啊 我看了一眼,实在没空回复她,把手机关了机,继续捋思路。

    -----niubaty 0

    [挖]

    第12回1 year, 5 months ago

    夜深了,桌上已经铺满了我的笔记。


             父                        父
               |                         |
               |                         |
               |                         |
               |                         |
    ?---王琦========赵宏斌
                                          |
                                          |
                                 +----+-----+
                                 |                  |
                                 |                  |
                               公司外      公司内
                                 |                  |
                  +--------+                +---------+
                   |             |                  |              |
              业务内    业务外      B市一行四人   ?
                   |             |
                   |             |
          +----+           +----+
           |       |             |       |
          蝴     ?         江     ? 
          蝶                  南
          梦                    



    说话者对话内容 

    -----niubaty2 1411

    [挖]

    niubaty2:这个图耽误了好多时间,汗, chrome 69的版本显示正常

    第13回1 year, 5 months ago

        明天,“赵”就会一如既往地在长江路“我家”酒店度过。而今天长夜漫漫注定无眠。我盯着我画的“赵”的社会关系图,这张图会随着以后的调查逐步丰满。

        2号目标,也就是“赵”的假想情人,可能出现在图中的四个位置,其中,业务外、公司外的概率最大,因为这个最隐蔽,不与同事的工作圈、王琦的生活圈重合。这个切入点,我打算借江南的视角接触“赵”以判断这个侦查方向是否有价值。而业务内这个范围,我觉得概率比较小,名利场上,猎物和猎人角色转换很快,想要走的高、走得远,跟任何人都不能太近了,欲长而示之短,能而示之不能。跟“赵”在面试时短短的接触,就能发现,“赵”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敢于冒险,敢于进取。这样的人,是不会信任圈里的任何人的,如果陷进去,则是给自己挖坑。所以,这里的问号概率会低一些。然而,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赵”的攻城略地、纵横捭阖离不开一个强力的执行和值得信赖的团队。在公司内,也完全有可能存在2号目标,如果2号目标处在这个位置,又想做到在公司没有风言风语,比较有难度,但并非不可能。这个问号,将是我的第二侦查方向。我仔细地看着这张关系图,发现了还有一处遗漏,也就是王琦的圈子里有没有可能才是2号目标的藏身地?还是那句话,概率小,但并非不可能。

        从白天的面试情况看,我进入蓝洋已经十拿九稳。公司内的这一条分支,我会在进入公司后想办法证实或证伪。

        那么,能不能直接从“赵”身上在业务外这条分支上拉出一条线索,就只能看江南的了。

        剩下的两条分支,精力有限,应该先挂起,如果侦查毫无进展时,再唤起。

        等我梳理完这几天所掌握的线索,已经凌晨一点钟。

        突然间想起,还没回复蝴蝶梦微信。赶紧打开手机:

    浪子面试不错,十拿九稳了,到时候还指望蝴蝶姐姐给口饭吃啊 浪子晚上在喝酒庆祝,刚刚看手机
         我冲了一杯牛奶,来到阳台,看着远方的霓虹,感受着这个城市的孤独。紧张的一天终于结束了。明天或可期。
        “1号目标”每月的最后一个周六为什么会在“我家”酒店度过,必然是一个原因的结果。而且,这个看上去充满遐想的“切入点”在经过王琦的前期调查发现是一个死角。而我能洞穿这个死角吗?

    -----niubaty 0

    [挖]

    第14回1 year, 5 months ago



        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六如期而至,现在上午7点,离下午六点,还有11个小时。我磨拳擦掌,又看了遍以往王琦调查其夫的资料。现在,“赵”的GPS定位显示在家里,我今天上午需要提前去长江路的“我家”酒店订一间房,作为监控的临时根据地。根据 王琦提供的资料,并反复研究我的两位助手提供给我的“资料”,我们共同制定了一个方案。
        晚上的时候我会联系我的两个个“业务伙伴”在赵订房间的时候做一个套,等着赵宏斌入瓮,计划如下:
        我的助手a会准备一只猫,并提前办理入住手续。
        我的助手b会排在赵宏斌后面办理住房登记手续,并得知赵宏斌被安排的房间号。
        助手a则会抱着猫以“大学生”社团活动为由,挨户上门介绍活动,此时助手b则会在远处给试图接近的人制造一些事端,防止助手a被打扰。
        当赵宏斌开门后,则会“一不小心”让猫跳出怀抱,跑进赵宏斌的房间,并一脸歉意地抓猫,借此,b则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鸡飞狗跳得事情,而助手a则趁赵红遍转移视线的空档,伺机将“黑镜”制作的“窃听”打火机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最后,b则心灾乐祸的离开,a则万分歉意地将猫抓住,离开。
        然后窃听开始。。。次日,我再趁保洁收拾房间的时候伺机取走“窃听”打火机。
        既然是“私家侦探” ,身边少不了帮手,助手a和助手b是我碰到各种“业务”时的合作伙伴。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合作无间。我也乐于将“案件”收入,平均地分配给他们。我们当年,是在一个网吧认识的。。。助手a的微信名叫毛毛,助手b的微信名叫bkb。我曾问过助手a为什么取个毛毛的昵称,她告诉我,毛毛虫可以变成花蝴蝶。我当初刚听到的时候,本想说,不是所有毛毛虫都能变成花蝴蝶,忍了一下,改说祝早日变成花蝴蝶。
        我拉了一个聊天群

    浪人今晚的计划预演的怎么样,有几成把握啊 毛毛没有把握 bkb偶然因素太多,人来人往的,很容易被外界因素干扰 浪人唉,我已经跟“目标人”接触过了,实在不宜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对不起 浪人今晚,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我相信你们,咱们一起办案子,也是不少了 浪人我对你们有信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毛毛报酬再翻一倍我就有把握了 浪人。。。 浪人去死 

    -----niubaty2 1411

    [挖]

    第15回1 year, 5 months ago


        中午,我跟毛毛和bkb简短的碰了个面,重新演绎了一遍计划。他们,显然已经准备的很充足了,我随机的出了几个假想“突发状况”给他们,他们依然对答如流。我看了看表,一点钟了。
        “好了,你们去开间房休息吧。晚上就看你们的表演了,下午我还要再租辆车,以防特殊情况”
        “谁跟他开房”
        “我还不稀罕呢 哼”bkb红着脸嚷道。
        “哈哈”我转身离去,羡慕他们,真心羡慕。年轻、又有活力。
        毛毛和bkb是我毕业后的两三年里,在网吧里认识的。bkb曾经是一个网瘾少年,毛毛那时也是一个沦落社会的失足少女。我也曾颓废过,我也很理解,那种不愿面对的、睁眼就要看到的、只愿逃避的现实。我认识他们的时候,我已经是混迹社会六七年的大人了,他们一个没毕业,一个没上过大学,他们的眼睛那么清澈,眼神却无力、浑浊,他们的瞳孔里反射出我的倒影,我看到了自己。我实在不忍他们继续沉沦,便走进了他们的世界。
        一晃,四五年了,时间真快啊。
        毛毛现在已经是三家奶茶店主人了,占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不用上班,就可以到处旅游。bkb也开了两家电脑维修店,生意虽然不温不火,但是也是个甩手掌柜,时不时到处给人培个训,生活好不潇洒。
        他们还有另一个身份,我“查案”时的助手,他们不直接接触案子,只是按我的计划行事。事后,我会给他们报酬。其实,以他们现在的经济实力,根本不缺这些报酬,只是借着这样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帮我,我心里知道,也很感激,但是从来没向他们表达过。
        我打开手机,联系了租车公司的老板:

    浪子下午,我再租一辆,等会来提 加里森可以。现在正好有空车。 浪子你每回能不能提前讲啊,我这那也是正经地方,人家把车预约走了,我又不可能不给人家。 加里森万一没车,你不得怪我 浪子哈哈,不会。下次我早些说 

    -----niubaty 0

    [挖]

    第16回1 year, 5 months ago

        同样是混迹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租车店老板,过得就比我惬意的多了。
        八年前,我还是一个热情满满的小伙子,憧憬未来的美好,脚步快活而轻盈。某天,我从一个街道路过。一对青年夫妻(或许只是男女朋友吧)我站在他们身后,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有时,你不禁感觉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看似自由的个体都服从着群体的规律。一阵风吹过,吹落了女生的帽子,男孩一个健步冲上去捡,女孩反应慢了半拍随后也即将向前。我看到了一侧开过来的汽车,我总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过于紧张两侧的来车,这是过去送给我的诅咒。如果,我无动于衷,那女孩下一刻,一定会被侧面开来的汽车撞上。我果断拉住女孩的手往回拽,或许是我用劲太大,或许是女孩太轻,女孩被我一拽失去平衡倒在我身上。来车像一阵风匆匆开过。男孩站在对面,携着女孩的帽子,冷冷的走过来。而女孩则缓缓站直身子,尴尬的看看男孩,看看我,不知所措。
        “啪”。
        男孩一巴掌抽在女孩脸上,女孩开始哭泣。
        我一下不知所措,想离开,又觉得不合适。管人家闲事?也觉得不合适。这时,老王出现了,那年,他刚退伍。
        老王走上前去,让男孩注意自己的言行。男孩正在情绪上,哪里听得进?他推了老王一下,老王很敏捷,一闪身,男孩向前摔了出去。男孩,开始歇斯底里,大喊、叫嚣,一拳打向老王。老王接过来拳,一拉男孩胳膊,男孩又摔一跤。
        。。。附近的人,围成了个圈,像看猴子一样看着我们。
        男孩摔了几次,觉得丢脸,便冲出人群离开了。女孩犹豫了一下,追出去。
        终于,闹剧,结束了。我尴尬得离开人群,而老王也从人群中出来,他叫了我一声。
        “你能救人一命,为啥不帮人到底”
        我一愣,道“人家的闲事,我没资格插手”
        “那是你软弱的借口,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既然没错,怎么会没资格插手?”
        “因为,,,”我一时词穷,无话可说。
         我想了会,“因为夫妻间的对错,外人也没有评判的标准,所谓疏不间亲,贸然插手当然不对”
        “哈哈,你是大学生吧,还挺能说的”
         。。。
        我和老王就是在这种场合下认识的。后来,他朋友出钱帮他盘了家租车加盟店。老王就在“江湖上”过起了“隐居”于市的生活。
        后来老王化名“加里森”在这附近也是“地头蛇里面”的一号人物,后来我干起了“私家侦探”的营生,因为业务需要(总是一个车牌或一种车型容易引起目标的警觉),时常光顾老王的生意。
        我坐公交到老王的租车公司下车。这时,微信发来王琦的信息

    芳草鹦鹉今晚 你能查出些什么吗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我还真没把握在今晚能查出些什么,只是希望能打开线索,奠定侦查方向。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回复芳草鹦鹉,只好将手机待机,装没看见

    -----niubaty2 1411

    [挖]

    第17回1 year, 5 months ago

        到了“加里森”的店里,我租了辆“大众”开走了。看了下表,三点钟。
        开到吉祥路路口时,手机报警。看来赵宏斌出门了,现在离晚上入住酒店还有好几个小时。那么,赵宏斌酒店临行前的行踪则十分有跟踪价值。说不定,能直接获取到关键信息。
        我决定,开着这辆刚租来的车跟踪他。
        我掉了个头,朝GPS指的位置开过去。
        赵宏斌一路朝北开,很快就开到了收费站,直接上高速了。
        奇怪,这家伙,跑到高速上干什么,我赶紧手机查了下地图,这条路,通往c市,路上有两个县城可以下。如果去c市,就不可能在晚上七点之前回来。如果去了路上的任意一个县城,则里面的故事就非常值得挖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bkb,叫他帮我查下蓝洋能源系跟c市的哪些公司有业务往来,酒店布的局先不要撤,万一,他回来晚了,正好等他入瓮。
        我则也一脚油门踩上高速,疾驰跟去。
        五点钟,毛毛发来他们刚刚调查好的信息,而我也刚刚下了高速。在排队缴费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赵从etc通道快速通过,真是欲哭无泪。也罢,借机扫一扫,毛毛和bkb的查的信息吧。。。
        。。。
        六点,赵宏斌的车上了一男两女,二十分钟之后他们开到了c市的“瑞宝”消费广场的地下停车场。刚进停车场,bkb打来电话,说赵宏斌已经在“我家”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问我什么时候就位。
        这下就完全打乱我的计划了。
        如果赵宏斌还在a市,那我跟踪的是谁?难道他预料到有人跟踪,提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
        “你们俩,还是按计划行事,眼睛都机灵一点啊。理论上,我不在应该对你们没有影响的,你们按正常水平发挥就好了”
        “以前都有你指挥,现在你不在,有点手足无措啊”
        “计划咱们已经过了好几遍了,你们应该没问题的,你多照顾着毛毛一点,她可能心理素质比你差些。”
        “我们决定,我和毛毛换下位置,我来放狗,毛毛替我打掩护,可以吧?”
        “可以,让毛毛把你打扮一下,娘一点,比较有养狗的气质。”
        “不是吧。。。”电话那头传来毛毛的笑声。
        我挂断电话,c市的这个“赵宏斌”又是谁呢?我缓缓跟着前车,进入了地下负三楼。             
        看来想知道赵宏斌摆的什么局,只能靠我和毛毛、bkb他们在这两个地方一起努力查下去了。

    江南明晚有空吗 江南发来消息。“赵”的车,已经停好,从下面下来两男两女四个人。

    江南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呗,顺便说说你上次的那个计划给我啊 他们上了电梯,我不好跟的太紧,只能跑楼梯。

    江南怎么不回我啊~ 我跑到二楼,看着电梯没停,又跑到三楼江南我知道你看到了,又在装没看见吧~ 我跑到三楼,看着电梯没停,又跑到四楼

    江南哼,不理你了 我跑到四楼,看着电梯停了,但是,他们一行四人没下来,只能又跑到五楼

    江南别想让我帮你啦!! 我赶忙语音,“我。。在。。忙。。让我。喘口气。。。”
     我跑到五楼,所幸,电梯不往上走了,一行四人终于下来
     我打字道

    浪人我等会回你,现在忙不过来。 只见他们四人进了一家餐厅。我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

    -----niubaty 0

    [挖]

    第18回1 year, 5 months ago

        一行四人,进了餐厅。我也跟了进去,坐在他们临桌,希望能探听到些什么。
        司机一身蓝色休闲运动装,另外三人则穿的正式的多。
        既然赵宏斌如此放心的把车借给司机,那么司机定是深受赵宏斌信赖之人。姑且称之为3号目标吧。
        那么3号目标和赵究竟是什么关系?同事吗?朋友吗?是工作圈里的人,还是朋友圈里的人?跟上次赵宏斌醉酒回来的那三个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还是他本来就是那三人中的一个?
        妈的,上次事出仓促,没带望远镜仔细看那三个人的长相真是失策。
        餐厅的声音略微嘈杂,得仔细分辨。
        我点了一盆龙虾,一边吃,一边听。
        这四个年轻人,说得基本都是些闲聊的内容,什么哪里房价又涨到三万,哪里翻番变五万了,谁跟谁好上了,谁谁年收入有多少了云云。我听得是昏昏欲睡。如果,他们今晚只讲这些,那我今天这趟跟踪,就算是白来了。
        手机开始振动,我摘下塑料手套,抽了纸巾擦擦手,看到bkb发来消息说,已经按计划进行,火机布置ok。
        我回了他叫他们每隔一小时,从窃听手机里面把文件拷出来,解码后,先预分析里面有什么内容。
        而这边,3号目标等一行人,终于开始说蓝洋的事了,赵宏斌这个关键字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谈话内容里。
        但是,听了小半会,并没有我期待的“内幕”消息。只是听到了众人对赵宏斌的佩服和敬意还有一丝不理解。
        在他们眼里,赵是一个十足的工作狂,也确实是蓝洋系能源部的名至实归的老大。
        听司机的意思,好像他是赵宏斌一手带出来的,用他自己的意思是赵宏斌、赵哥给了他机会,给了他能力、给了他尊严、给了他一切,情到酣处,居然哭了。坐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抽出纸巾给他擦眼泪。而剩下的那一对也是唏嘘不已。基本可以判定不是跟司机那边的一路人。因为,司机这边的“一对”管赵宏斌叫赵哥,而对面那“一对”则直呼赵宏斌的名字。
        那么,今天,这四人碰面的目的是什么呢?自始至终都像是在闲聊,丝毫都没有爆出什么重料。难道,司机今天出来是跟客户拉感情的?
        不知不觉快俩小时了,这四人,还在絮叨个没完。虽然,我人在这里,但是,bkb、毛毛他们仍旧让我担心。无聊之际,我发微信给bkb

    浪人听出什么没有?  bkb没有 浪人什么叫没有,有什么没有的东西 bkb什么都没有     这下我心凉一截,我去,他俩没调试过黑镜给我的东西,仅仅听我口述过。别是不会用,出夭蛾子了吧。我一时心急如焚。今天这趟,几乎算是白来了,这里基本没有太重要的信息。
        一盆龙虾吃了俩小时,服务员第二次来“含蓄地”赶人了。我正考虑是不是应该离开c市,尽快回到a市。
        但是回到a市,就能捞到些什么吗?万一,bkb、毛毛他们的设备调式确实没有问题呢?那就今天就是真的什么都没捞到了。
        或许,有时候,钓鱼,真的要有耐心。或许,这一行四人,饭后的“活动”才是最有价值的部分。。或许,好戏还在后面。。
        我只能按下心头的急躁,叫服务员再上一份糖藕,静静地等下去。

    -----niubaty2 1411

    [挖]

    第19回1 year, 5 months ago

        显然,这四人的小聚会一时没有结束的意思,趁他们聊房价、聊旅游的当口,我犯起职业病开始思考、猜测他们与赵宏斌千丝万缕的关系。
        司机的这个年龄,不大,至少看上去比我小,听上去谈吐不俗,应该是知识分子出身,“赵”放心借私家车给他,无非出于私心或者出于公心。
        假如,这一餐饭,就是此四人的最终目的的话,则“赵”出于公心的概率大。那么,说明,司机是受到“赵”的器重的,不仅仅是利用,更重要的是能够放心的利用。那么,站在司机这个视角,必然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风景。如果日后有机会直接进入蓝洋公司的话,这个司机就是一个调查赵工作上的切入方向。
        假如,这一餐饭,不是此四人的最终目的的话,还需要继续跟踪观察。以确定,这四人、以及“赵”有无更深层次的业务往来。以“赵”这个年龄,就坐到总监的位置,还是蓝洋这个人才济济的地方,没点“腥味”我是不信的。然而,这些尚待考证的腥味是否是一个值得深入探索的入口,还需要随着调查的推进予以确认。
        假如,这一餐饭,只是这四个人的起点的话,那么“赵”借车给司机,则必是出于私心。那么,我如果能够进入蓝洋的话,反而不容易在司机和“赵”之间插足他们的友谊。如果“朋友”之间能够放心,你永远无法从一个守口如瓶的人的嘴里撬出些什么。反而借助某个陌生人,说不定能获得些暗示。能做到这个的,只怕只有江南了,她真是一个杀手锏啊。
        假如,。。。。。。
        。。。
        这四人的聚餐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我打个饱嗝,看着他们离开餐厅后,结了帐,朝车库走去

    芳草鹦鹉他现在在酒店里做什么 王琦再次发来微信。看来我的雇主,很急切的期待着、焦虑地期待着什么结果啊。
        我回道

    浪人什么都听不到 芳草鹦鹉什么叫听不到,电视总有声音吧     突然,我灵光一闪,万一不是bkb、毛毛他们调试设备有问题呢?万一,赵确实不在房间里呢?所谓“赵”入住酒店,万一本来就是个障眼法呢?

    浪人我明天跟你汇报下当下调查情况吧,现在,手头有点忙。 芳草鹦鹉好的,辛苦你了 谢谢 我赶紧发微信给bkb

    浪人九点左右,和毛毛想办法确证目标在房里或者不在房里,重要! 还没收到bkb的回复,我一抬头,发现这一会的功夫,这四个人被我跟丢了。
        妈的,老人居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我赶紧慌忙朝地下车库跑去。如果,真的跟丢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niubaty 0

    [挖]

    第20回1 year, 5 months ago

        果然,被我跟丢了。
        所幸,他们的车还停在老位置。至少,说明他们还会回来。但是,中间这段“消失的时间”他们干什么去了,就不得而知了。
      作为“侦探”,最不能接受的空白。好吧,对我这个“业余侦探”来说,空白是不可接受的。空白,可以被“猜疑”,“假设”,“复盘”填满,但决不能被保留为空白。
      这个时候,出去盲目的找,不是明智的,这样即有可能错过他们回来。这个风险,是我绝对不能冒的。
      车,仍停在这里,那么说明,他们离停车场的距离不会太远。等跟踪完后,我可以根据他们回到停车场的时间,对他们的路线进行“复盘”,推测他们可能去过什么地方进行过什么活动。
      但这只能是在跟踪活动发生之后。现在,我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等待,他们汽车引擎打火的声音。
      趁这个等待的当口,我期待地滑着手机,期待着bkb发来证明“1号目标”在房间内、或者是不在房间的结果。如果他在房间,那么他到底在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地“干些什么”!这是一个“空白”,一个令人无限遐想的“空白”,我有种直觉,如果将这个空白填上,那么有关“1号目标”的一切都将迎刃而解。如果他不在房间,那么至少说明,“1号目标”具有很高的反侦查意识,能够去迎战这样一个谨慎的对手,反而让我神经细胞非常的兴奋。
        我滑着滑着,看到了刚刚吃饭前,跟江南终止的微信对话。现在有时间赶紧把她敷衍了吧,跟她说话,简直像被x射线拍片子一样。我害怕,发自骨头里的害怕。

    浪人hi 美女 明天有点事要跟雇主汇报,我稍晚一点请你吃饭,好吗?江南你雇主是男的女的啊?浪人...江南女的吧 浪人
    江南长的漂亮吧 浪人。。。一般吧江南肯定漂亮 江南那跟我比呢
     浪人你漂亮,要不然也不会拜托你帮忙啊 江南哼哼 “轰”,停车场里响起发动机的打火声。他们回来了。

    浪人蛇出洞了,我要忙了,明天联系你哈,今晚要干的蛮晚了    我丢下手机,等他们开过一段距离后,开车跟上去。。。
        距离他们吃晚饭,只过去了四十分钟,那么,短短四十分钟将会大大限制他们此间的行动范围。回头,我再回到此地估一下他们的活动范围,即可推测,这段空白时间,他们去了哪些地方,甚至做了哪些事情。    

    -----niubaty2 1411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