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是殺人魔?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晚上起來上廁所。因為是雅房,廁所不在這棟建築,而在巷子裡的一個獨立的小水泥房。我頂著門外寒風,看到室友小花正在洗手,她的手被紅色的液體染紅,我說服自己那是顏料,小花是美術系的,不要多想。「這麼晚了,還在搞顏料?」小花立刻把手藏起來。「你才是,別突然出來嚇人。」「人有三急嘛。」回到房間,小花還沒回來,我發現她擺在書桌上的那幅未完成的馬賽克,早上是紅色的部分現在變成褐色,而且每一片馬賽克都好像最近流行的...彩繪指甲,足足有百片之多...

    规则 1 不要克蘇魯

连载至第10回/共10回

    第1回1 year, 8 months ago

    “不不,绝对不是那样的”我安慰自己不要多想,回忆的小花是那么温柔。可心里却难免多生份疑惑。“小花的马赛克到底是用什么染料呢,是最近新出的牌子吗?为什么还会变色?”抱着众多疑点的我的上了床。被子的余温很快包裹了我。梦中,仿佛看见小花正拿着白晃晃是刀子来到床前…“啊!”我尖叫的从梦中惊醒

    -----hallopony 219

    [挖]

    第2回1 year, 7 months ago

    “大概只是一场梦”我安慰自己。可是下一刻刚平复的心情又陷入惶恐。小花正手中捏着我梦中的那把刀,走到床前。”你醒啦~“我紧紧地抿着嘴唇,盯住她的手。顺着我的视线,小花打量了一下自己,微微一笑,”哦,刚刚在杀鱼,沾了点血。“骗子!我头皮一阵发麻,对小花三年来的信任顿时荡然无存,没想到她是这种人!我有些颤抖地问小花”你,你……这么漂亮的指甲油哪买的?_( ゚Д゚)ノ说好的一起做仙女呢!┻━┻︵╰(‵□′)╯︵┻━┻

    -----乔瑟夫-乔斯达 219

    [挖]

    第3回1 year, 1 month ago

    “走,去看看呗 仙女”她把右手的刀塞进左手里,关节向外翻着,像极了递刀给其他人的动作。
    冰凉的手牵着我从床头走到桌角,我的脚步虚浮,我的呼吸急促。你能想象一只不停地被充气的气球,在皮开肉绽前的每一分每一秒中,被一根冰凉的指尖一戳一戳,飘飘悠悠地朝着一方漆黑不见底的窟窿落去的样子吗? 小花忽然轻轻一拽,她的笑容像夜里漏进屋里一闪而过的车灯一样,跟她平时要我去品尝刚出锅的菜肴别无一二。
    “你看,这不是指甲。“ 她用拇指和食指捻住一片“指甲”,啵的一声,她又笑了。她捏着指甲揉来揉去,边揉边笑,边笑边揉。她怎么能伸出舌头,那么一截指甲在两指之间像一只蛇头滑了出来,不会有人如此陶醉地舔一截指甲。她舔了几下,蛇头仿佛甘之若饴。
    我头昏眼疼,两指之间不容反抗地被小花塞入了那片指甲。质感不对。。我低头一瞅,手中的哪里还是指甲,分明是一片鱼鳞。还是一片厚厚的,黏糊糊的鱼鳞。老妈好像说过。。鱼鳞可以熬胶。熬成了胶的鱼鳞还会成片吗。。。
    啵啵啵。。。她又在拨指甲了
    “你看,我需要鱼胶粘一些材料” 她两手四指如飞,捻了就往我的手心里丢。
    “锅还没洗,你就当下锅吧”我的手合拢并起来,鱼鳞不停地丢进来,怎么也塞不满。我低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哪里还有我的手心 
    黑洞里,阵阵腥味飘上来

    -----Euphy 303

    [挖]

    飛雪連天:這小花也太品如了吧

    第4回6 months ago

    (紫洛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81)

    “小……小花……住手……”泪水滑落,全身莫名的僵硬,无法动弹,手的疼痛一次次传递给大脑消息,这个小花不再是自己认识3年的好友。
    “恩……你说什么?”
    小花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熟悉,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我。但她原本天使一般的笑容,现在莫名的让人发寒。
    “别杀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哈?……”小花先是一呆,嘴角笑容更令人心里发堵。
    “既然被你发现,只能说是怪你自己……”
    小花的面容在眼前快速放大。
    “啊……”眼睛一闭,下意识的大叫出声,认命一般的等在被小花制裁,
    脑海中闪过,自己还没看完的电视剧,还没吃够的美食,还没好好陪伴的父母,还没去谈一次恋爱,还没……
    等等……真没这么久
    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
    啪嗒,
    “哎呦”额头受袭,我不由后退一步。
    “清醒了吗?让你少看点恐怖小说。”冰冰凉凉的玉手,伸到了自己的脸颊上一阵揉捏。
    小花蹂躏完我的脸,拉着我便返回了卧室。
    ”发烧中的你,还真的是呆的可爱呢!也不知道以后便宜谁。“
    在对方轻柔的声音中,我由着对方带到床边,推进被窝,看着对方换上睡衣,和自己挤在同一个被窝,缓缓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发烧的事情,更没有两人离开后,杀鱼的台下,一个铁桶中,一条没有头颅,却还流趟着猩红鲜血的青黑蛇,在地面蹦迪一会后,逐渐失去生机。


    -----紫洛 9337

    [挖]

    第5回5 months, 3 weeks ago

    隔天一早,小花一如往常地坐在我前面的位置上課,現在她正在努力完成那件馬賽克作品。那些馬賽克的確不是什麼彩繪指甲,只是看起來相仿的塑膠材質,而紅色的顏料也紅得鮮明,一點也不像...呃...乾涸的血液。那天晚上應該是我看錯了,在暗處很容易看錯東西。「那個,小花,昨天我真是大驚小怪,希望你不要在意。」我拍拍前面正在製作馬賽克的小花肩膀,「咦?其實你並沒有誤會。」小花笑了笑側過身來,讓我看到她的桌面上擺滿一根根剁斷的手指,而她正拿著其中一根手指,細心地一邊剝著指甲一邊微笑著,她看著我的漆黑眼眸裡也噙著笑意。我險些要嘔出來。

    「哈...哈...哈...剛才那是什麼夢,小花?」我從睡夢中驚醒,窗外弦月高掛,依舊是夜半時分,「小花?」睡在我身邊的小花不見蹤影。


    -----飛雪連天 194723

    [挖]

    第6回5 months, 3 weeks ago

    "小……"
    刚开口,后面传来响动,全身一僵,慢慢回头,发现小花,提着一个袋子,脸色诡异的发白。
    莫名的恐惧感出现在心头,我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目光看向她手里的袋子,总觉得那袋子里的是一段段的莫名物体。
    "恩?……你醒了啊……见你睡了一天,我不放心就去买了药“仿佛是察觉我的目光,小花微微一笑,淡淡月光下的她,嘴上的笑容越发让人遍体发寒。
     ”不……不用了……我感觉好……好了不少!“
    我艰难的移掉目光,低着下头,瞳孔猛地放大,在月光下小花的影子,化成了翻滚的蛇影,对着自己吐着蛇信。
    ”这可不行呢,生病不能不吃药哦!“
    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了一杯水,另一手上拿着的是一颗白色胶囊,来到了自己面前。
    视线恍惚间,小花手里的

    变成了一块半透明的指甲,
    ”不要……“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一把推开了小花,赤着脚夺门而出,天莫名的下起雨,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午夜的风夹带着雨水而外的冰冷,但是后面紧跟的动静,让我无法停下脚步。
    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脚步越来越缓慢,全身的温度一点点的消失,意识一点点的模糊。
    在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地方的拐角,全身湿透的我倒在了地上,意识消失前,远处熟悉的身影缓步走来……

    -----紫洛 9337

    [挖]

    第7回5 months, 3 weeks ago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阳光的射入房间,显得格外的刺眼。 身旁的桌子上的水热气蓬蓬,却又令人恶心。 门开了,自然是小花。 “醒了?” 小花眯眼笑着。 我呆呆看着她,却又尽力掩饰着眼中的惊恐。 “医生建议吃药,我也觉得你吃些药,会好起来的。” 看着小花递过来的药,不知道为何,更加多了几分恐惧。 小花把药放到热水旁,正准备坐在床边。 “你你不要过来!” 小花看着惊恐的我,有些诧异,又好像有几分得意。 “那我就先出去了,注意身体。” 看着坦然离开的小花,我又感到惶恐。 不由自主地起身,不自觉地走到门前,正准备推开门。 “诶,小花。你说她的抑郁症会好吗?”

    -----k桑 7742

    [挖]

    第8回3 months, 3 weeks ago

    门外的声音在说些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清了,机械的转回身跌坐到床边,脑中只剩下那一句“你说他的抑郁症会好吗”在盘旋,”我真的抑郁症了吗?听说严重的抑郁会产生幻觉,怪不得最近觉得小花很奇怪,原来是我自己更奇怪“突如其来的消息使我沉浸在悲伤里,并且因为误会了小花而感觉抱歉,之后要更信任小花啊,我这样想着,完全没注意到门缝中那双自我转身起便半眯起的眼睛以及那得逞似的窃笑。小花见我不打算再有动作,轻轻合上门,关掉手中的录音机,缓缓拧开那装着递给我的药的瓶子,又装了些蓝白相间的药丸又慢慢合上,在手中把玩着,喃喃道“快了,就快结束了“

    -----糖心鸡蛋 678

    [挖]

    第9回3 months, 3 weeks ago

    这几天继续加大剂量,她会继续梦魇下去,变得更加精神衰弱,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有抑郁症了。
    想来拼多多上买的指甲虽然掉色,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
    如今万事俱备,不出一个月,一切就会尘埃落地。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我,层层迷雾让我找不到方向,更加迷茫......


    -----格鲁特 190 [展开注释]

    小花设计了一系列的假象就是为了让我发疯变成神经病,终于⚪到方向了

    [挖]

    第10回1 month, 1 week ago

    (k桑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87)

    出院已经几周了,年级组长刚离开不久,教室里闹人的声响又悄然地开始了,像老妈一般喋喋不休,我趴着撇着嘴,死死盯着正在刷题的黑毛。
    “小花🌸可以啊,又收获几个迷弟了?”
    “才没这事呢,哼(ノ=Д=)ノ”
    “嘿嘿嘿,我觉得我黑毛就挺不错啊。”黑毛放下皮擦眯眼笑着。
    看着黑毛眯着眼笔画得手舞足蹈,不知不觉我捏紧了手中的药罐。不知不觉试卷一套一套的滑肩而过,蹲在厕所的我一动不动,凝视着隔壁情侣毛手毛脚离开时掉下的发夹——这是小花的发夹,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开始发懵了。

    -----k桑 7742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