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数精灵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2038年11月21日
一家名为“antithesis”的软件公司,首次发布了他们的第一款产品 一款名为“虚数精灵”的AR人工智能型辅助工具
该产品支持pc、pe与AR网络连接器 等多种设备

在AR技术日益发达的今日
却始终没有出现能够让人们从繁杂且反复的操作中解脱出来的方法
这是一个就算设计者再简化操作方式也无法避免的 根本性的问题

而在今天 这个问题或许就会被解决
因为这款产品 因为它有着与其它类似的网络工具都与众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 【人工智能】

对 没有错 是货真价实的人工智能
不是那种只有固定逻辑 模式死板的电脑程序,而是能够明确理解人类思维与行动的、能够正常交流与沟通的 人工智能

开发者赋予这些人工智能不同的虚拟形象与性格 以更好的适应不同的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 “它们”的虚拟形象都被统一的设定为西方神话中的妖精族

据说这也是许下该产品 “虚数精灵” 这个名字的起因..
———————————————————————————————————————————————— 人设: ——732: https://timgsa.baidu.com/timg?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53338088843&di=091b039e2809b7005b735746181ddda1&imgtype=0&src=http%3A%2F%2Fb-ssl.duitang.com%2Fuploads%2Fitem%2F201801%2F06%2F20180106105103_rTYcE.thumb.700_0.jpeg ——31: https://timgsa.baidu.com/timg?image&quality=80&size=b10000_10000&sec=1553352111&di=def55ce72f65bf7f6f51e54e6f4d5d85&src=http://image.diyidan.net/user/2017/2/22/vuJFIW2xgRf5tVEO.jpg

连载至第12回

    第1回10 months ago

    理所當然地,虛數精靈的出現帶來的方便也擴及到了暗網的領域。暗網,可以理解為存在於加密網域的所有網站的統稱,通常暗網與地下世界有所關聯,毒品、買兇、嫖娼等服務都可在暗網內購得。鄭灰,一名殺手,正在烈日下跟蹤他的目標,他耳邊傳來虛數精靈「雅芙絲」的低語「車牌E7362,請在前方路口左轉,目標正在停車。」雅芙絲提供鄭灰關於這次目標的相關訊息,透過AR裝置,鄭灰眼前出現發光的箭頭和數字標示,指示目標的所在地,飄浮於虛空中的雅芙絲走在箭頭的前端,正在幫鄭灰帶路,烈日穿過她半透明的身體,地上沒有影子。鄭灰壓低鴨舌帽,從口袋裡拿出預藏的針筒,測試液體壓力是否正常,確定狀態良好後,稍微加快了腳步。「等等,灰!」雅芙絲的聲音響起,「先別繞過轉角,對方的虛數精靈正在警戒我們!」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第2回10 months ago


    -----haha123 1117

    [挖]

    第3回8 months ago

    “不行 如果是那样就晚了”
    这位名为郑灰的青年男子眉头微微邹起

    撇了眼右侧不断闪烁着的绿灯
    随即又快速将目光转移回悬浮在手腕上的操作菜单上

    “啧.. 只能追了么..”
    到现在为止 他已经持续跟踪这个目标相当长一段时间 没想到 到最后竟然还是被对方警觉了

    尽管已经及时改变策略 从跟踪转换为追击
    却还是让对方逃到了这个城市的边界

    “是圈套吗.. 还是说.. 哼..”

    ...

    “雅芙絲 ! ”     “是 ! ”

    “将机械外骨骼的出力上限调整为百分之五十..
    同时调动附近据点中的非核电磁脉冲弹
    在目标作战区域做好伏击准备 ! ”

    “了解 ! ... 考虑到使用战术武器可能对周遭通讯网络及交通造成的范围性影响
    现在开始对苓木市的上传数据进行宏观调控.. 这样没问题吧 灰? ”

    “啊 毕竟现在暴露的话 就算是我也会感到困扰呢 各种意义上的..”

    投影在护目镜右下角的地图上
    一个黄色的箭头标识不断的旋转着

    “既然对方都已经准备好舞台了 身为捕猎者的我们 又怎能不前去赴约呢”

    “说的没错 !  居然直接将定位发送给我们.. 还真是被小瞧了呢 ”

    在苓木市人烟稀少的旧城区一角之中
    一道迅疾的身影不断的在民居的房顶上移动着
    飞快的略过身后的树木与街道..

    -----Toukou 95466

    [挖]

    第4回6 months, 3 weeks ago

    貓咪小隊187探員,移動到了虛數精靈「暹羅」計算出的最佳位置:一棟老舊大樓的房頂,這大樓牆面斑駁,只剩下零星的磁磚勉強還掛在外牆上。 187趴下身子,架好長槍,準備狙擊殺手。 「暹羅,預測最佳彈道後開火。」 虛數精靈暹羅握住長槍的槍管,槍口前冒出一條光構成的細線,無數算式在空中翻飛。明明無風,暹羅淡藍色的鑲邊洋裝卻微微擺動著,並閃爍著螢光。 「正在計算空氣阻力,正在計算弧度...目標躺下了,重新計算中,還有2秒。」 空中的細線被暹羅修長的手指一撥,稍微偏移了原本的軌道。 「竟然躺下了,他到底在幹啥...」 187皺眉,殺手的怪異舉動讓她無法理解。 「計算完成,成功命中目標,正在確認目標狀態,確認已...偵測到187狀態異常......錯誤...請勿強制移除裝置。」 長長的針管從187探員纖瘦的脖子抽出。 * 鄭灰將187的身體倚靠在大樓房頂的圍欄上。 「雅芙絲,幫我登記任務完成,然後啟動電磁脈衝。剛剛強行用機械外骨骼以那種速度爬上這座高樓,整個人都快散了,好險那個替身有躺下來,讓對方虛數精靈的計算延長,如果她提早計算好彈道就完了。」 「真是千鈞一髮呢。為什麼灰明明知道31委託的任務都是圈套,還要接下委託呢?」雅芙絲調皮的笑了笑。 「哼,不管是誰為了什麼目的,只要付了錢,我就會幫他完成。雅芙絲,幫我卸下外骨骼吧,不然電磁脈衝會把我這貴到爆的裝備弄壞,妳等等也先關閉這邊的終端,必要的話請再幫我擾亂一次貓咪那邊的虛數精靈,讓他們找到錯誤的替身。」 「收到,還有,灰,請小心。」 雅芙絲的身影化為一群彩蝶往四周飛散。 鄭灰卸下了全身的電子裝備。朝187看了一眼,她纖長的睫毛覆蓋著雙眼。 「哼,苓木市可是我的主場。」 遠處,警笛大作。 * 貓咪小隊31探員到187標示的殺手座標時,只看到一個呼呼大睡的流浪漢,頸部插著一小根貓咪小隊標配的黑色麻醉針,乍看之下與汗毛無異,但專家可以一眼看出區別,比如31。 「31,有新訊息。」 31探員的虛數精靈「折耳」提醒她。 「折耳,念出訊息。」 「您好,我是雅芙絲,antithesis非官方虛數精靈對策部門187號探員簡竹花,國家編號47q2-7teo,已在96號行政地圖(苓木市)座標476,75被處理。您委託的任務目前已全部完成,期待您再次光臨。」 「靠!」 勉強壓下了憤怒,31看著眼前的流浪漢,開始思考在187倒下的現在該做出怎樣的應對。這時候,周圍的電子設備在一瞬間全部失靈,剛才浮在半空中的折耳化為一堆雜亂的電子訊號然後消失了,原本響徹整個空間的警笛也戛然而止。 「靠,又是電磁脈衝,老套路啊,這魚真不好釣,倒是讓我浪費了一堆餌。喂!732快帶人去187最後出現的座標。」 「可...可是...車子...電磁脈衝破壞了車子的電腦系統...」 「靠!車子發不動你不會用跑的?」 「可是沒有導航我不會走...」 「...算了,732帶上你的組員跟著我,希望殺手還沒走遠。」 「31...沒有導航妳沒問題嗎?」 「放心,苓木市就像我家後院一樣,還有,這次沒有抓到殺手的話,732你就等著被調職吧。」 * 「貓咪小隊」是antithesis設立的「非官方虛數精靈對策部門」的暱稱,因為負責此部門的31很喜歡貓咪。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Toukou:原来如此.. 这样我就能看懂了,不过我一直很想问 修改已经被接续的文章到底是什么操作..

    第5回6 months, 3 weeks ago

    灰蒙的天空之下 不停的有人从身边走过
    嘈杂 却又有序
    呆立了片刻 便向着某个方向 迈开了步伐
    对了 只要回到那个地方
    就能再次被温暖与安心所包围
    只要回到那里的话..

    然而 急促的步伐不但没能拉近与前方洋房的距离  反倒似背驰而行般不断远去
    为什么.. 为什么..

    突然 像是想起了什么 停下了脚步
    “啊啊.. 已经 回不去了吗”

    一瞬的松懈所产生的漩涡
    像是巨掌般从背后袭来
    眼前的景色不断的被抽离着
    最终 彻底消失在一个遥不可及的点上

    视野 被一片黑暗所填充
    耳边 隐约传来些许微弱的声音
    或是惊恐的低语 或是小声的啜泣

    呼啸的狂风裹挟着沙石 狠狠的撞在这具麻木的躯体上
    与此同时 大量的信息瞬间在脑中炸开
    随后 他看到了 坍塌的建筑之中 断裂的柏油路面上 不断的有人 被另一群“人”所猎杀

    有的 被踩折双腿  有的被掰断脖子
    但更多的
    却是毫无生机的被束缚在那歪曲的十字铁杆上
        带刺的钢丝划破了他们的皮肤,像是藤蔓般爬满了全身;干涸的血渍如同铁锈般附着在瘦骨嶙峋的躯干与褴褛上

    “..手.. 住..手啊啊..! ! ! !”

    如同回应他的呼唤一般
    地表与建筑里不断的有什么东西像是森林中被惊起的鸟雀般蜂拥而起  盘旋于城市的上空

    那是一种 长相极其怪异的红色甲虫
    它们正在源源不断的加入虫潮的队列之中

    最终 由这种虫子所构成的浪潮形成了一个如同台风的圆锥

    一紧一松的律动 牵扯着沉重的喘息
    当这种有规律的运动骤然停止的时候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不...”  惊恐万分的伸出手 想要阻止这一切
    但是 已经晚了
    还未 来的及挪出半步

    满眼的猩红 已扑向地面,如流水般 袭向那些趴在地上呻吟的人 逃窜的人 与铁柱上残破的尸体

    它们疯狂的撕咬着暴露的皮肤 留下一个个指头大小的血洞,然后 从头到尾的钻入其中

    ..不一会儿 “人” 又站了起来  以怪异扭曲的姿态站了起来

    “轰——隆—— ! ! ” 又一座大楼倒下了

    一部分的“人”被压在下面在不动弹
    另一部分则在废墟下不断的向外挥舞着手臂

    但更多的 却是在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
    东倒西歪的填满了所有街道
    缓慢地 朝着山坡上蠕动着

    直到最后被彻底包围 一张巨口猛然向自己袭来

    “啊—— ! 啊啊啊啊——— ! ! ! ”

    ...

    猛然睁开双眼
    映入其中的依旧是自己所居住的老旧公寓
    烦躁的从床上坐起来 平复着有些紊乱的呼吸
    “啧! 又是这个梦吗..”
    杂乱的头发下眉毛拧成了一团
    狠狠的捶在了不怎么结实的木床板上

    隐隐作痛的手腕让他清醒了些
    “啊.. 对了 今天好像还有什么事儿来着..”
    刚才还凝重的表情逐渐开始变得呆滞起来

    “唔.. 嗯..”  “什么来着..?”
    无奈的挠了挠头
    “嘛.. 算了.. 反正去到实验室 自然就知道了..”

    “现在重要的是..”
    有气无力的站起来 双手掉垂在身下
    “得找点什么能吃的才行..”

    “啪嗒”.. 啪嗒..”
    人字拖拍击地板的声音在布满灰尘的走廊中回荡着,转过身 第一眼看到的 便是 客厅的地面上所铺满的空酒罐与废纸屑;
    茶几上满是烟灰,就连那张被野猫挠得千疮百孔的沙发上也散乱的搭着几沓报纸

    如果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眼前的这幅光景的话
    那大概就是..
    —灾难

    没错 自从自己的妻子被卷入那起事件身亡以来
    一切都不复从前
    但变得像现在这样糟糕的原因 还是因为在不久前 自己的女儿再也无法忍受如此颓废的父亲
    而愤然飞到海外留学去了

    无视洗碗池中堆积如山的碗盘 径直的走向
    贴着涂鸦与备忘录纸条的老式冰箱

    “嘎吱..”
    然而 里面有的 也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
    几片略微腐烂的菜叶 只剩汤汁的空罐头
    斜放的啤酒瓶 瓶底还浮着一层薄薄的泡沫

    “...”

    默默地关上冰箱门 双目无神的向门外挪动着

    “沙啦-”

    忽然 一个深褐色的椭圆物 引起了他的注意
    熟悉黑暗后的视觉 越来越清晰
    起初 像是锅盖般倒扣在灶台上的椭圆
    逐渐长出了许多对足部  圆润的顶端也支出了两条长长的 微微抖动着的黑线

    “..说起来 也不是不可以..”  像是中了某种魔怔般 缓缓地伸出了手掌

    “啊..”   还未来得及靠近多少 这只机灵的小生物便迅速的钻进了某个缝隙之中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看来 只能去外面了  ..说起来 这一带最近好像开了家咖啡厅来着”

    “嘛 过去看看吧”

    “?”  视线正好对上了地面上略微卷起的蓝色便签 上边印着几个凌厉的黑色字体

    “不许穿着睡衣跑到外面去 ! !”

    蹲下来将纸条拾起 轻轻的拍去上面的灰尘
    将之贴在冰箱侧面

    “我知道了..”

    .....
    ....
    ...

    “..哈.. 哈.. 哈.. 部..嘶哈.. 部..长..”

    “ 哟 小子 你总算是回来了,情况如何?”

    “南..南方..两公里..内,没有..任何痕迹..”

    “是么.. 结合189、147、210 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对于敌方行动的目的 我想 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了..  只是..”

    “ 怎么了? 部长?”

    “不.. 没什么”

    “太慢了啊 ! 732 ! 你是打算让我们等多久?!
    收集情报这种事情 两三下给我搞定啊!”

    “不.. 这个 不管怎么想都是各位前辈都太过异常的原因吧.. 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追得上行驶中的汽车..”

    “哈 ? ! 你在说什么没有骨气的话 ! 看来不仅仅是身体能力 就连精神方面 都得从头开始锻炼呢..”
    147捏紧的拳头里发出了啪啪的声响

    “噫..! ”

    “147.. 别太恐吓自己的后辈哦”

    “亜里前.. 唔..”
    还没来得及道谢 嘴唇就被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堵住了

    “不可以哟 在队里要以番号称呼对方才对吧”

    “啊.. 啊.. 非常抱歉!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

    “..外加记性也不怎么好呢”

    “嗯..?”    “额.. 是..是事实吧,而且..”

    “暂时就到这里吧”

    “咦..? 不用继续调查了吗?”

    “啊.. 需要的情报都已经凑齐了,剩下的 就是应该考虑采取何种策略来应对了”
      ...
    “在这里 我有一个提案..”

    “咕噜.. 到底 是什么..”

    “咖啡店.. 嗯 ! 现在不妨进到这家咖啡店里坐下,仔细的讨论一下作战方针如何?”

    “..毛线球猫咪主题咖啡厅?”

    “...”  “...”

    “咦?怎么了么.. 两位”



    ——挖坑一时爽,一直挖坑 一直爽 !

    -----Toukou 95466

    [挖]

    飛雪連天:你敢挖我就敢填

    第6回6 months, 2 weeks ago

    「誰最喜歡吃小魚乾啊?」 懷裡的小花貓不斷撒嬌,想要吃我手上的小魚乾。 「147,閉嘴!」 部長將視線從楊教授身上轉向我,看起來很不高興。 「…如果我們都不說話,這不是顯得很不自然嗎?」 「靠!叫你閉嘴!」 部長大吼,小花貓嚇得逃掉了。 「…是的,部長。」 732看到我被部長吼,做了一個戲謔的鬼臉,這小子… 部長動用職權強制將開會地點改為這家新開的毛線球貓咪主題咖啡廳,把我和732硬是拉來了。但是會開到一半時,隔壁桌客人的一通電話引起了我們的興趣。 電話的主人是國家研究員,同時也是那場慘絕人寰的紅蟲事件少數的倖存者─楊靖遊教授。 其實楊教授常常在苓木市舊城區出沒,本來沒有甚麼值得注意之處,只是這次他在在講電話時提到了「鄭灰」這個名字,跟我們貓咪小隊正在追蹤的殺手同名同姓。 虛數精靈「短毛」正將張教授的電話內容一字不漏轉達給我,就像實況轉播一樣。 「…鄭灰,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吧,你是不是又有裝備報銷了?…好,我一會兒會去實驗室…好…再見。」 掛了電話,張教授將面前烤成金黃色的雞排、澆滿橄欖醋的麵包、淋了蜂蜜的鬆餅以驚人的速度全吞下肚,然後拿起咖啡啜了一口。 「這咖啡還不錯。」 短毛將這句話又告訴我一次。 「短毛,下次這種廢話就不用講了。」 張教授打開錢包,準備付帳,他對著錢包裡的照片看了一陣子,眼神無限憐愛,照片上一對恩愛的夫妻與他們可愛的女兒正燦爛的笑著。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突然眉頭一皺,閃過一抹驚訝之情,但又隨即恢復了他平時那張陰鬱的面容。 「147!我們被發現了!」 「怎麼會?」 「他在相框玻璃的倒影中看到了我們!」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不用再躲躲藏藏了。我準備起身攔住張教授,卻被部長硬是按回了座位。 「部長?」 「坐下!147!我們沒有逮捕令!」 * 鄭灰手提裝著機械手臂的提箱,準備前往楊靖遊教授的實驗室,虛數精靈「雅芙絲」飄在一旁的空中。 「結果機械手臂還是被電磁脈衝破壞了啊,灰。」 鄭灰嘆了一口氣。 「唉,為了這破銅爛鐵,等一下又要被老頭敲詐了。」 鄭灰搖了搖手中的提箱,一副便秘的表情。 「灰,等一下,有寧芙的訊息。」 虛數精靈「寧芙」屬於張靖遊教授。 「老頭又有甚麼事?」 鄭灰滿不在乎的問道,然後他看到雅芙絲一臉凝重… 「雅芙絲,不要嚇我,到底是甚麼事?」 「…我們的動向被貓咪小隊掌握了。」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Toukou:好像有点误会呢.. 红虫只是对于未来剧情的一个隐喻,并不是真实发生的事件,

    飛雪連天:我們可以有第二次紅蟲事件,如何?更嚴重更跨張的那種(邪笑

    飛雪連天:我們可以有第二次紅蟲事件,如何?更嚴重更跨張的那種(邪笑

    飛雪連天:這邊有個筆誤,教授是姓楊不是姓張

    第7回6 months, 1 week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23)

                          dang↓dang↗dang↑
                          dang↗dang↘dang↑ !
    ————————设 定 补 齐 计 划————————

    人物设定集:

    姓名:郑灰    性别:男    生日: 2014.7.8 *(24)
    职业:杀手 ?     所属: ——
    个人简介:
    做事冷静果断 但又不被常理所束缚;表面上接受着各种委托 实则却是在暗地里收集着什么..
    ——虚数精灵: 雅芙絲

    猫咪小队:

    姓名:——   性别:女  生日: 2023.3.9 *(15)
    小队番号:31  国家编号:【三级机密信息】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个人简介:
    金发萝莉,咳.. 来自德国的特派员,喜欢各式甜品以及猫咪,常将“shite!”作为口头禅挂在嘴边  以此来表达心中的不满.
    ——虚数精灵: 折耳

    姓名:——   性别:男  生日: 2013  *(25)
    小队番号:147  国家编号:【三级机密信息】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个人简介:
    带着些许小混混气质的探员,与其行为举止相反,是关键时刻靠得住的类型.
    ——虚数精灵: 短毛

    姓名:简竹花 性别:女 生日: ——
    小队番号:187 国家编号:【47q2-7teo】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虚数精灵: 暹罗

    姓名:—— 性别:—— 生日:——
    小队番号:189 国家编号:【三级机密信息】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虚数精灵: ——

    姓名:登谷.亜里杏 性别:女 生日: 2014  *(24)
    小队番号:210 国家编号:【三级机密信息】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个人简介:
    小队中少有的女性之一,性情温和、擅长照顾别人,故而在人际交往中 往往是受欢迎的那一方,对于同队列的732来说 是相当于知事大姐姐一样的存在.
    ——虚数精灵: ——

    姓名:—— 性别:男 生日: 2017  *(21)
    小队番号:732 国家编号:【暂无】
    所属:antithesis 非官方虚数精灵对策部门
    个人简介:
    近期加入部门的新人,正处于学习阶段
    经常因经验不足而被部长31所训斥 而显得有些消沉,但那股百折不挠的精神与兢兢业业的态度,却是在暗地里得到了大部分组员的认同.
    ——虚数精灵: ——

    -----Toukou 95466

    [挖]

    飛雪連天:好多設定啊!

    飛雪連天:147的精靈叫「短毛」哇

    第8回6 months, 1 week ago

    「雅芙絲,雖然這支電話經過加密,但貓咪透過基地台的定位大概五分鐘後會找到剛才跟張教授通話的位置。」

    鄭灰邊說邊將行動電話甩進了水溝中,提箱則隨手往路邊的雜物堆扔。然後鄭灰從風衣內抽出一個化妝盒,繼續說道

    「之後貓咪會開始管制周圍的交通,封鎖周圍。」

    鄭灰打開化妝盒,往臉上撲粉,塗上口紅,裝上假睫毛,

    「請幫我妨礙貓咪小隊收集交通資訊,必要時阻止他們封鎖周邊的作業。最後為了防止追蹤,我會將這個AI終端丟棄。以上的任務,拜託妳了。」

    「是的,灰。」

    虛數精靈「雅芙絲」點點頭,讓鄭灰的攜帶裝置顯示出只有他看得到的一條字串「擾亂作業:1%,預計142秒後完成」,之後雅芙絲的半透明的身影四散為一陣蝶雨。

    鄭灰翻進旁邊一棟民房的陽台,房裡傳來惱人的貓叫,裡面有一隻貓從跟楊教授通電話時就開始叫了,鄭灰從陽台上晾曬的衣服中挑了一件自己中意的丹寧吊帶裙,把裙子從風衣的領口塞進去,然後脫掉風衣,裙子已經被快速地換上了。

    鄭灰又從風衣口袋掏出一副眼鏡戴上,再拿掉鴨舌帽,一頭秀髮順著他的後背迤邐而下,現在的鄭灰看起來儼然是一位氣質出眾的「女性」。

    「應該通過貓咪的攔檢。」鄭灰對著民房玻璃的倒影嫣然一笑,然後他透過玻璃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31那張稚氣未脫的蘿莉臉,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靠!147!還發呆啊?」

    看到31在房內,「鄭小姐」立刻轉身,陽台頂上翻下一個男人,打出一拳直衝鄭灰的門面,但拳頭被鄭灰架開,並借力使力折斷了男人的肘關節。鄭灰甩開男人的糾纏想要逃跑,身體卻突然一軟,他心裡明白自己今天要栽在這裡了,貓咪小隊標配的麻醉針已經打中了他。31打開陽台的玻璃門,走道鄭灰面前,看向遠方的建築

    「哼,總算是有點用了呢,732。」

    31…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呵,我怎麼會不認得自己家的貓叫呢?說來也真巧,對不對?美麗的姑娘?」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第9回6 months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27)

    【我的名字.. 叫做李杨】 空旷的天台上 一名黑发青年缓缓的抬起了沉重的枪身 架在了平矮的墙壁上 金属部件之间互相碰撞 发出沉重的钝音 手掌中 侵袭着意识 与理智的冰凉 不断的 顺着手臂 攀上了脊梁 巨大的锅炉不可控制的抖动着 里面沸腾的 却是冰冷到极点的液体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被周围的人隔离开来】 “啪嗒..” 光洁的额头上浮满了细密的汗珠 几撮细碎的短发 也黏在了一起 紊乱的呼吸 与阵阵模糊的视野 不断的 将他的精神拉扯至极限 “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732!!” “咯咯...” 握着枪柄的手掌加大了力道 将整个枪身死死的扣在身前 “只有..这件事情.. 我必须得去做” 【又是什么时候呢 我被那个笑容拯救 再次站立在阳光之下】 不只是迪德莉特.. 就连简竹前辈她们也不放过 对于这些家伙的所作所为.. 我 无法原谅 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 像是要借助快要将胸膛撑破的空气 把心中的不安与迷茫挤出一般 “哈啊..” 这个举动 却是起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 虽然手臂还有些微微颤抖 但内心 却完全平静了下来 “732 对方开始行动了.. 做好准备” 没错,现在该做的 是将眼前的事情完成 绝对准确的、迅速的、不容半分差错的完成 咔嗒.. 咔嗒.. 十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 屋顶不时卷来的阵阵凉风中 夹杂着河岸边鱼腥草的味道 灰蒙的天空 延伸至视线的尽头 就像是某人 将碳粉 一层 又一层的涂抹在白纸上一般 咔嗒.. 咔嗒.. 建筑物交错的缝隙中 一道瘦长的身影穿梭其中 还不到时候.. 不到.. 如同峭壁上紧锁猎物的苍鹰一般 冷静 并且专注 飘落的细雨 最先落在枪身与732的头顶上 为其铺上了一层薄纱 皮外套上凝聚的水珠 顺着褶皱滑下 不知过了多久 某个阳台上翻出了一个人影 他知道 队长等人已经埋伏在此 自己 只需要等待那一瞬间的时机即可 . . . 被147纠缠住的敌人 身体不可控制的 失去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咔嗒.. 咔.. “就是现在!” 早已扣紧扳机的手指 滑向了最后一个刻度.. 露珠融入水洼的声音 仿佛在另一个世界回荡着 归巢的鸟雀 在空中缓慢的拍打着翅膀 远处的房屋中 透出了或黄或白的六角光晕 “嘭!!!” 终于 迟迟而到的枪声 才在耳旁响起 伴随着耀眼的火光 与被震散的雨露 枪口缓缓的冒出了一缕青烟 出膛的子弹 击破了雨幕 其尾部的涡流 扰乱了雨点原本的轨迹 只在原地留下一团 又一团 由细雨组成的 杂乱的银丝 . . . . . ——800米 ——500米 ——200米 ——50米.. “郑灰!!小心!!!” “——嗖” “唔呜..!” ——看着远方倒下身影 732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头发上震落的雨水 淌过额头与脸颊 从下颚滴落 “嗒” 枪身上绽开的水花 倒映出了他坚定的眼眸 “简竹前辈 我做到了..” 手套包裹的枪柄上隐隐刻着“187”的字样 ..... .... ... “哼.. 总算派上点用场了呢,732..” “31.. 你到底.. 是怎么这么快找到我的..?” “这个嘛.. 咱们家的猫咪“稍稍”动了一点手段,结果没想到某人却完完全全的上了套呢..” “什么..?” “出来吧.. 189,你也有话想对这家伙说吧” “你是..?” “哟 咱家的伙伴还真是受你照顾了啊” “呵.. 是来复仇的么..” “不管你怎么想 我只有一句话想告诉你..” “..放过那家伙对你来说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你在说什..” “确实 你处理事务的能力无可挑剔 就算是有些实力的警局恐怕也会苦恼许久吧” “但是不碰巧的是 这次 你选错了对手” “如果这边的人真的被干掉了,我们的确是不能手下留情呢,不过在她还好好活着的当下 我反倒开始好奇起你的真实目的来了..” “啧..!” “咳.. 介绍一下 这是我们部门的顶级调酒师, ——189!顺带一提 收集情报的能力也是一流的哦,这次能解开你留下的谜题 很大程度上都是他的功劳呢” “顺序反了吧..” 忍不住小声的吐槽到 “好了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 为什么每次作案都要夺走他人的终端了么...” “我——说——!” “你们那边的事情 稍后在进行也无所谓吧! 就不能先扶我起来吗——!” . . . . . “额.. 抱歉..”

    -----Toukou 95466

    [挖]

    Toukou:推荐音乐:——機狂心兵

    飛雪連天:你推這首歌是告訴我該讓他們打起來了嗎?好啊。話說為什麼31的形象是那個蘿莉皮大叔啊?

    Toukou:难道你不觉得反差萌这种东西 就像反坦克导弹一样能够触动内心深处那块最柔软的地方吗?

    飛雪連天:有點道理

    第10回6 months ago

    「好,第一個問題,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被帶來這裡嗎?」

    147問道

    「因為那誰的關係吧?」

    鄭灰低著頭,交握的雙手滲出汗水

    「我不是問你如何落網,而是在問你是否清楚你的罪行?」

    即使低著頭沒有看到147的臉,鄭灰依然感受到他話中蘊含著情緒

    我很清楚我犯下的每一個罪行。」

    鄭灰皺眉

    「好,第二個問題,為什麼你要奪走終端?」

    147目光如炬,鄭灰抬起頭,與147對視,淺淺一笑,然後緩慢地站起來,電子手銬與腳鐐在這時一併解開了

    「這個問題恕我無法回答。」

    *

    31手托臉頰,伸出食指捲著頭髮玩,一邊緊盯著屏幕,畫面中可以清楚看到略施粉黛的鄭灰和正在訊問他的147

    突然間爆炸將31吹飛,她感到一陣耳鳴,一時間粉塵瀰漫

    「正在計算爆炸中心位置,正在分析監視畫面,已確認爆炸是人為造成。」

    31的虛數精靈「摺耳」身邊浮現出快速倒轉的多個監視畫面。31站起來後想拍掉身上的灰塵,但是髒污卻嵌進了纖維的縫隙

    「數據分析完畢,已確認爆炸造成者為187。」

    「靠!」

    其實31心裏明白一定是那個人,當初選擇將187當作勾引鄭灰的誘餌就是想試探她的忠誠,31打從心底不相信187,對殺手鄭灰的指示是「把她帶來給我,不論死活」,31認為像187這樣無法確認忠誠的人員殺掉也無妨,雖然當時還無法證明187是叛徒。

    「這樣就能解釋為什麼鄭灰會捨近求遠將187迷昏,而不直接簡單乾脆的射殺她了。」

    31暗暗思忖道,摺耳湊到她的耳邊

    「有來自暹羅的訊息。」

    虛數精靈「暹羅」屬於187

    念。」

    「不要太想我。」

    31感到一陣怒氣直竄腦門。

    「靠!摺耳,立刻召集所有可用人員,我一定要抓到那個吃裡扒外的傢伙和那個男扮女裝的變態!」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第11回2 months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6)

    “好痛—— 我说这位小姐,你就不能在稍微温柔一点吗?”

    “吵死了,如果你想被永久监禁的话 要我温柔点倒是无妨。”

    “是 是,不管怎么样,托你的福 我总算是从恶鬼们的口中逃脱出来了。”

    驰骋于道路间的摩托,如一匹身披黑铁的妖兽般嘶鸣着;青白的灯光转瞬即逝,只在静滞的空气中留下一线残晖。

    “你可别误会了,话先说在前面,如果接下来你所给出的情报中有一丝半毫的作假成分,我都会毫不留情的将你射杀。”

    “哦—— 好可怕~”

    “啧..!”

    厚重的头盔下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握紧把手的声音 与身前隐隐飘散的杀气,都已经充分的表达了竹花心中的不满。

    “好了.. 好了,关于情报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在交易这方面我还是蛮有信誉的。”

    短暂的沉默后,郑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在他思索到底哪里惹这个女人生气的时候,一声冷哼却钻入了他的耳中:

    “最好如此。”

    .....

    ...

    ..

    “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你们就跑到我这儿来了?”

    “是啊,毕竟在我认识的人里面 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了。”

    “我——说——啊——”
    一脸睡眠不足的杨教授烦躁的挠着头发,让本就如鸟窝般的发型变得更加的杂乱了。

    “一个在逃犯,和一个抓捕他的警察,关系要好的牵着手一起到我这里来喝咖啡?”

    “嗯.. 其实这中间有比较复杂的原因,我之后会详细的给你解释的;至于这位女士嘛,你倒是不用太担心,就目前的情况来说 她并不会对我们产生不利——”

    “那也要看你们接下来所给出的 情报的价值而定。”

    听完这话,杨教授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郑灰,然而他得到的 却只有一个无奈的表情与耸肩。

    “别介意,她就是这种性格。”

    忽然的
    ——一阵凉风吹过,让郑灰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收回了刚才的那份从容。

    “咳.. 总之呢,这位小姐需要获得更多的有关antithesis的情报,而我 也需要一些来自她的帮助。”

    “所以说你就盯上了我?”

    “bingo~ 不过准确来讲,应该说是盯上了你的虚数精灵才对。”

    “好吧.. 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郑灰没有在说话,只是微微翘起嘴角,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教授默默地叹了口气,随手指了指散布在房间中的两把椅子 示意郑灰等人坐下,然后自顾自的扯过身旁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嗯.. 我想想啊,说起来 也并不是多么久以前的事,距现在大概也就是五个月前的样子吧。”

    他一只手搁在实验台上,一边有节奏的用中指敲着脑袋 一边说到。

    ....

    ...


    ——【二〇四〇年  三月二十四日  小雨】


          那是我与宁芙的第一次见面,那时的她 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猫一样蜷缩在我家莱德旁边。

          小小的身躯 如风中一抹即将消散的青色残影一般,让人捉摸不定;在我反复拍打自己 直到脸颊生疼后,我才终于确定了 这即非幻觉也非梦境,而是一个确确实实摆在我眼前的、一个逐渐消融在空气里的“幽灵”。

          然而意外的是,眼前的少女却并未与可怖或惊悚有半分关联,她只是像一块被雨水冲刷的玻璃一般 随着时间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

           但是 与渐渐变淡的身躯相反,那张精致得如大理石雕般的脸庞上 却是我从未见过的平静与安宁。

          像是要将美梦牢牢抓住一般,我不由自主的向前伸出了手掌; 轻柔的薄纱先是划过我的指尖,而后又从前臂拂过; 我感到自己在重重阻碍中前行, 
    直到——   

    一滴眼泪温润了我的食指。




          我一度怀疑自己的精神是否出现了什么问题,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都寝食难安,但在我某天起床后发现手机里所多出的 一款叫做“虚数精灵”的软件后,一切 都开始变得不可思议了起来。

    ....
    ...

    “你问我莱德是什么?”

    杨教授疑迟了一下后说道:
    “呃.. 我想 姑且算是宠物吧。”

    “宠物?是狗吗?”

    “狗? 哈哈哈,确实 从设定上来讲和狗很是相近呢。”

    在竹花疑惑的眼神中 杨教授脸上绽开的笑容逐渐变得落寞起来。

    “那是我女儿12岁的时候,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莱德”是我制作的一个机器,也是一个我至今仍未完成的课题;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项号称能够成为人类智慧容器的新技术 在1956年达特矛斯会议上由约翰·麦卡锡 正式提出;按照技术方向这一块可分为 符号处理、子符号法、统计学法、集成法 以及.. 大脑模拟。

          “人工大脑”这一人工智能史上的里程碑大大推进了新技术的发展,包括用于构建它的人工神经网络也为人们的生活大大的提供了帮助;
          
          它具有模仿人的大脑判断能力和适应能力、可并行处理多种数据,可以判断对象的性质与状态,并能采取相应的行动,而且可同时并行处理实时变化的大量数据,并引出结论;除此之外它还具有联想记忆功能,如果硬件允许的话 视觉与声音识别也不是问题。

          但是,尽管人工智能在现代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却还是有着几个致命的缺陷;比如在人工智能在深度学习的过程中 它们产生了与人类截然不同的逻辑,虽然最后大概率的能够得出正确的结果,但我们却永远都无法理解其中的过程,这就是广为人知的“黑匣子”。

          生命形式的不同导致人工智能很难与人类产生产生共情;但是我想 既然以人作为模板太过苛刻的话,那换成动物又会如何呢?于是 以情感计算为基础、以理解人类意图为目标,我不断地在“莱德”身上拓展着组件;但是 当国家宣布不再为研究所提供任何资金的时候,这一切 都被迫中止了。

    ——所以当宁芙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工智能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最初感到的 是深深的讽刺。


    但是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才发现“虚数精灵”并不是社会上普遍认知的模样;在我多次与宁芙的交流后,她才断断续续的向我透露出了她的“过去”。

    根据我在antithesis官网上所查阅到的关于“虚数精灵”创建流程的描述是:
    “用户已注册账号并完成程序下载,对AI虚拟形象完成自定义后即可开始使用。”

    “如果使用途中对AI虚拟形象或是设定的性格感到不满,在支付一定金额后可以给予更改; (注:完成更改后 以前的使用数据会被彻底清除,请谨慎操作避免损失)”

    但是又有谁会知道,那些被选择“删除”的AI们在这之后到底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他们有一个专门用以摧毁AI并完成重置的程序,按照宁芙的原话来讲就是“一个长满利齿的黑色盒子””       

    “但是很遗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本应被删除的“虚数精灵”会出现在我的终端上;我好几次问过她,她都说只记得有什么东西帮助她从那里逃了出来。”

    “这样的情报足够换取你的帮助了么,简竹花小姐?”

    -----Toukou 95466

    [挖]

    werty0000:哇喔,陈年老帖居然被顶起来了

    第12回1 month, 3 weeks ago

    簡竹花微不可見的點點頭。

    「那麼,簡小姐,妳是否滿意這些情報呢?」楊教授問道。

    「嗯...還可以,」面無表情的簡竹花眉毛微挑,「這跟我在貓咪那得到的信息沒有矛盾。」

    簡竹花接著轉向鄭灰,瞪了他一眼,用表情告訴他自己撿回了一命。

    看到簡竹花的表情,鄭灰的嘴角有點抽搐,這女人如果沒有拿到有用的情報,怕是會直接再把鄭灰這邊的資訊賣回給貓咪,雖然貓咪那邊不可能再接納她了,因為她解開了被貓咪囚禁的鄭灰身上的電子鐐銬,還炸穿了貓咪在苓木市的分部,最後騎著機車載著鄭灰揚長而去。

    可是,就算簡竹花沒有做這些事情,她也沒辦法繼續待在貓咪。

    鄭灰還清楚記得當初31的委託,內容是:殺掉簡竹花,不論死活。

    縱然那是一次針對鄭灰的誘捕行動,但貓咪也不用冒著自己的探員被殺的風險而作出「不論死活」這樣的指示,很顯然地,31委託鄭灰的那時,她已猜到簡竹花是臥底,因此將她當作棄子使用,如果鄭灰殺掉簡竹花,就是直接幫31除掉一個隱患。

    那真是優秀的一步棋呢。然而,鄭灰早就知道這是一次誘捕,因此從31的委託內容推測出簡竹花是貓咪裡的叛徒,並調查出她的真實身分是其他公司的商業間諜。

    他故意不殺簡竹花以此增加貓咪的矛盾,也給自己留一個後路。之後鄭灰被逮捕時他真的利用這一點從貓咪的分部成功逃脫。

    為什麼得不到簡竹花的善意,其實鄭灰自己非常很清楚,畢竟哪有人會對曾經想要殺自己的人露出笑容呢?但還是覺得有些不爽。

    當初自己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多做了這麼許多工作來保全眼前這個女人,應該說「不殺」她,還差點賠上了自己的命,而她現在竟然對自己露出這樣不屑的表情。

    算了,自己幹嘛在意這種小事,簡竹花的態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否在關鍵的時刻為自己所用。想到這裡,鄭灰恢復原來的淡漠面容。

    *

    鄭灰被貓咪小隊逮住時,簡竹花才剛從昏迷中醒來,因為她在任務中被鄭灰迷昏。

    醒來以後,貓咪給了她一天假,要她好好休息。

    離開公司前,簡竹花先到裝備部門申請了一個終端,因為她原本的那個被鄭灰奪走。做好各種設定之後,她戴上終端,眼前立刻出現一位身著藍色鑲邊洋裝的少女,正是簡竹花的虛數精靈「暹羅」。

    少女行了一禮,對簡竹花說道:「有兩則新訊息。」「幫我顯示。」簡竹花一邊提起自己的包包準備離開公司,一邊漫不經心的讀著暹羅在自己眼前顯示出的文字。

    第一則訊息,來自147:
    鄭灰已經被抓了,你就安心的休息吧。

    第二則訊息,來自雅芙絲:
    我是鄭灰,幫我,我就幫妳,我這邊有妳想知道的情報,而且妳在貓咪也待不下去。
    不幫我,我就揭發你。
    附檔:
    簡竹花之背景調查.pdf
    委託書e267.pdf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其實31心裏明白一定是那個人. . . 雖然當時還無法證明187是叛徒。” 关于这一段 我有些无法理解呢.. 不知道是不是彼此的出发点不同的原因 我最开始的预想是: antithesis【非官方虛數精靈對策部門】 听闻了有关名为“郑灰” 这样一名杀手的传闻, 又因自身的职责需要解决其为“antithesis”所带来的麻烦 然而 因该部门的特殊性,而不能贸然接近杀手的他们,选择采取“委托” 这一形式来取得联系, 当然 “委托人”的信息是假造的,“猎物”也不似表面上那样弱小;一切 都是31的手中所编织出的陷阱,为了将“野兽” 囚禁于牢笼之中的陷阱 啊.. 顺带一提“189” 的角色定位原本应该是类似于“187”的姐弟或兄妹这样的感觉,关系应该相当好才是.. 不过现在看来 “猫咪小队”的内部好像也不太团结的样子呢 . . . 综合上述 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在这样朝着不同的方向使劲的话 故事会变得奇怪的 能让我听听你的观点吗? ..另外 算是一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请把速度在稍稍放慢一点呢,如果能顺便在多做点铺垫就再好不过了..

  • 之前寫的東西也有被說過劇情轉折太多太快,這是我的問題。我會放慢速度,多加一些鋪墊。感謝你的提醒。 其實我在造這些角色時並沒有給他們詳細設定,當初是想說反正是接龍,設定這種東西隨著劇情就會自己漸漸補完了。讓這些角色自由發展比較好玩啊,也讓不同的接續者有更多發揮的空間。 好啦好啦,我明白你想要一個方向完整的故事,在此補充設定吧,當作參考就好: *主劇情: 鄭灰、187、楊教授的組織,就叫「捷徑」好了與貓咪小隊對抗的故事。 antithesis掌握的技術其實是穿透次元的「蟲洞」,類似傳送門,虛數精靈其實是外星黑科技,核心是生物電腦,將多台生物電腦接起來可以增加效能,紅蟲其實是一種外星生物。 之後的劇情會出現antithesis的老闆,叫「梁敏」好了,她與外星人(不是紅蟲)交易黑科技希望可以藉由這些黑科技讓地球變得更美好,恩,好老套。 為了讓劇情有趣一點把她設定成鄭灰的太太好了。 紅蟲是鄭灰解決的,他後來因為妻子的不負責任離開了她,並千方百計要銷毀蟲洞。 鄭灰需要足夠的生物電腦來突破antithesis的保全系統,因此透過包括暗網的各種管道收集虛數精靈的裝置。每一個攜帶終端至少有一個生物電腦核心,伺服器有更多。 梁敏叫貓咪小隊捉鄭灰有兩個原因,情感上想與鄭灰重修舊好,利益上怕鄭灰將蟲洞銷毀或公開。 外星人是友善的,提供科技的條件只是讓antithesis提供地球的知識。 貓咪小隊因為角色太多了,所以到後面的劇情時,我想要把他們會分成兩派。 一派繼續效忠於antithesis,一派倒戈投靠鄭灰或是原本就是間諜。 *角色設定 鄭灰 冷靜果斷,臨危不亂。紅蟲事件的解決者,認為antithesis身為紅蟲事件的元凶,應該立即關閉蟲洞。 楊靖遊 機械專家,蟲洞帶來的黑科技為機械研究帶來重大突破,蟲洞帶來的紅蟲殺死了他的妻子。妻子去世後自暴自棄導致女兒也離開了他,後來碰到了鄭灰才重燃對生活的希望。 *187為何是叛徒? 因為鄭灰可以殺死而沒有殺死他,為了讓劇情有趣一點可以把她設定成雙面間諜(感覺講出來就不好玩了)。 189還是可以當187她弟,應該沒差。

  • 好多,太长,我得留着慢慢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