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弟子凌小虚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你是刚入门的弟子凌小虚。
年二十五,平平无奇。
你被人下了诅咒,要么在一年之内当上掌门,要么在二十六岁死去。
你并不想死,然而让你一年之内当上掌门摆明了就是要你去死。
想来想去,你还有一条路,杀死下诅咒的人,诅咒自然解除。
在找了大半年后,你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你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诅咒……
此时离你的生日还剩下一个月。
你,决定朝着掌门的位置努力一下。

    规则 1 记住你平平无奇的人设。

连载至第10回/共50回

    第1回7 months, 1 week ago

    [蒙瞽]

    我的名字叫凌小虚
    现在我正面临着我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危机
    那就是.. 在一个月后我可能就会死去..

    【捶腿】“可恶!!”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我并没能从我有限的记忆中提取出有用的要素

    “?” 忽然间 我好像察觉到了哪里不对
    说到底 为什么我会得知自己身负诅咒的事呢

    “嗯 是那个算命的吧..”
    停顿
    “果然是那个算命的吧”
    . . .

    等等哦..
    【噔..噔..噔..】
    也许.. 也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而已..
    (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我难不成..
    (开始奔跑)
    是被骗了吗?! !

    绕过当铺边的拐角
    来到了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地方
    然而..
    在那里的.. 只是一间破旧的木屋

    大门上被贴上了衙门的封条与密密麻麻的催债单
    台阶缝隙中钻出的杂草似乎表明了此地已许久无人问津

    路旁仿佛还坐着那个当初微笑着向他招手的老爷爷一般
    不过.. 那只不过是虚影罢了

    “哗啦.. 哗啦..”
    无情的秋风将门板上的纸条吹得猎猎作响

    蔽日的阴云像是要将小巷中这最后的一丝光线都吞没一般
    重重地压在这位名为凌小虚的青年人头上

    “不对.. 不对.. 这不是真的 ! ”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忽然 一阵狂风袭来 扬起的风沙让他睁不开眼
    “啪” 一张白纸突如其来的糊在了脸上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落水的麻雀一般胡乱的挥舞着双臂  可怜 而又无助

    待到风沙停息 一切又回归平静之时
    才一把扯下贴在脸上的废纸
    愤怒的想要将其揉成一团 并扔在地上的时候

    却无意间瞥到了其上面的内容
    “啊..” 失神般的向后踉跄了两部

    “啊.. 啊啊.. 啊啊啊... !  !  ! ”

    原来 这家算命的铺子早在五个月以前就已经搬走了
    据说是为了逃避债务与那些因为被算黑卦而追杀他的人..

    【捶地】 orz
    “——混蛋 ! ! 啊啊啊啊啊啊... ! ! ! ! ”

    -----Toukou

    [挖]

    第2回7 months, 1 week ago

    [蹙融]

        凉风吹过,我冷静下来,缜密地思考了一番——这不就意味着诅咒都是假的?妙极了!
      我又能回去安安心心当个朝九晚五的关门弟子,圆圆满满度过平凡而又美好的一生。

    -----jinqinghaixia

    [挖]

    第3回7 months, 1 week ago

    [菽乳]

    菽乳 ,又名豆腐。我凌小虚最爱的食物。
    凌文秉,又称凌掌门。我们四周山的掌门。
    我,凌小虚,身负诅咒而又平平无奇的好少年。
    这三者的交集就在街角的豆腐铺里。
    ”给我来斤豆腐“,”找你们老板娘“我们同时对着伙计道出了各自的需求。接着是一个可怕的对视,这还是我第二次看到掌门的正脸。
    好险,幸好我长得平平无奇,不然就被掌门发现我偷溜下山了。
    话说回来了,掌门不是在闭关吗……

    -----mob

    [挖]

    第4回5 months, 1 week ago

    [诋訿]

    掌门盯了我一眼,我的背瞬间凉了,这是一种不动自威的气势,还好我平平无奇的长相,掌门似乎也没发现什么不妥,便不再理会我,自顾自的向豆腐店老板娘走去。
    “哎呦,这不是凌掌门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风情万种的老板娘从里屋走了出来
    “借一步说话。”凌掌门轻声道。
    “什么事啊,看把你急的,来来来,里屋说。”说着,便拉着凌掌门进了里屋。两人的关系好像并不简单。
    正当我拿着豆腐准备离开时,里屋传出了老板娘的怒吼“你怎么可以这样诋訿我?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居然这样对我!老娘跟你拼了!”
    说时迟,那时快,豆腐铺的里屋,突然传出一股磅礴的气势,有如十级飓风冲破房屋。。。。。。

    -----piking

    [挖]

    第5回4 months ago

    [成色]

    “狗吼功果然名不虚传,魔教妖孽!告诉我金毛狗王谢广坤在哪,饶你不死!”

    我听掌门口中“谢广坤”三字,心中大惊,掌门竟谈及我义父,莫非他在找寻义父下落,凌掌门向来嫉恶如仇、忠义仁德,断不会因寻觅屠猪刀一事......

    呵!想不到自诩名门正派四周山的凌掌门也会为了屠猪宝刀而做出这样下三滥的勾当!我暗教法王谢广坤的行踪怎会进你这狗耳朵里!

    凌掌门大怒,只见得他一提掌,寒气逼仄的内力便将豆腐老板娘打出三丈远,她的脸颊随即出现蓝紫成色。

    “玄冥神掌!”我惊讶的叫出了声......


    -----青川

    [挖]

    第6回1 month, 3 weeks ago

    [攻击]

    老闆娘就這樣被一掌劈死。
    掌門突然轉向了我,一掌朝我劈來。
    他這是要殺人滅口,做掉我這個目擊者!
    完蛋了,這種攻擊,我怕是一下都挨不得。

    -----飛雪連天

    [挖]

    第7回1 month, 3 weeks ago

    [称能]

    眼见这雷霆一击直直奔我平平无奇的脸庞而来,在掌门宽厚短粗布满老茧的手掌触到我鼻尖的前一瞬间,我脑中闪过了数以亿记的想法,尽管绝大多数都是类似于【卧槽你这老狗我就看看不行吗!】的吐槽,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有限的脑容量爆发出了无限的求生欲,在这性命攸关的紧要关头,我自称能吊打某世界银河系列计算机的大脑在经过极其复杂的演算,反馈给我信息是:快滚你丫的!

    -----D-9376

    [挖]

    第8回1 month, 2 weeks ago

    [鋭旅]

    掌門一掌從我肩上穿過,抓住一支從背後射向我的弓箭。
    「嘖嘖,[軍隊]竟然追到了這裡,小虛,你快走,若是我半年後沒回到四周山,就另選一個新掌門!」
    一群騎兵朝這個化為廢墟的豆腐店奔來。
    「掌門!」
    「快走!」
    我一咬牙,轉身疾行。
    身後,掌門正在回答騎兵的問題。
    「凌掌門,你可知道屠豬刀的下落?」
    「要刀沒有!要命一條!」
    掌門蕩氣回腸的聲音響徹雲霄。
    直到我跑遠以後,這個聲音依然在我腦中迴盪。

    -----飛雪連天

    [挖]

    D-9376:原来我一直错怪掌门了

    第9回1 month, 2 weeks ago

    [悲惨]

    我踉踉跄跄的奔跑在逃回山门的路上,忽闻身后一阵晴天霹雳。
    我骇然回头,竟看见掌门背对我以0.6马赫的速度飞来,重重摔倒在我身后,一路滑到我脚边。
    掌门不愧是掌门,这样都没嗝屁。
    掌门狼狈仰望着我,老脸一红,不好意思道:
    【咳咳,没想到他们竟找到了集齐哲学八贤者之力的八“蕉”扇,这八“蕉”扇凶猛,非人力可敌,还好我有特殊的逃跑技巧,否则下场必然悲惨无比……唔……呕……】
    似乎是飞的太快,掌门吐了自己一身

    -----D-9376

    [挖]

    第10回1 month, 1 week ago

    [愤怒]

    回到四周山之後,掌門一病不起,久臥於床,看來是上次遁身法用得太快太急而產生的後遺症。
    一週過後,我被掌門叫到床前,掌門低聲說道,
    「我們門派乍看一片祥和,實則多有明爭暗鬥。現在我無力制止各種內鬥,只怕臥病期間,整個門派分崩離析。」
    掌門咬牙,似乎對於自己的虛弱感到[憤怒]。
    「小虛啊,我要你去碧蟬那裡把他茶几夾層內的字據拿來給我,那是碧蟬通敵的重要證據。」
    碧蟬的地位在四周山僅次於掌門。
    「當然,我不會讓你白做事的,我有方法能讓你延命一年。」
    小虛聽聞此話,雙目立刻瞪得渾圓。

    -----飛雪連天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