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M其一·来自矿洞的异样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故事前提:巴达利矿洞是玛丽莱恩帝国产出量最大的矿洞,一直以来负担着玛丽莱恩帝国所有矿物质制品的主要素材来源。某天,一封来自巴达利镇的急邮来到玛丽莱恩君王——奥托手中,信中提到,一个异变席卷了巴达利矿洞,之前在矿洞里的矿工全部变成了无差别攻击他人的丧尸,虽然很少离开矿洞,但贸然进入的冒险家们却再也没能回来。奥托委托教属圣骑士团“白色圣殿”的几名“丽华修士”(http://gushijielong.cn/topic/14/ 有提到妄刑圣者。白色圣殿的级别分为丽华修士、妄刑圣者和圣骑士)前往解决事件。

PBM游戏规则:
你们在回复中并不是给出故事,而是给出一些比较详细的人物的人设,来组成故事中前往解决事件的丽华修士。然后由我来书写你们的角色。每一段书写完后可能会遇到分支,皆时都需要你们提交你的角色的行动,然后我继续完成这个故事。

角色制作要求:丽华修士,圣职。白色圣殿的人员会继承过去已故人员的技能和物品,所以拥有圣者印记(一个继承于先辈的大能力的概述)及圣者遗物(继承的装备。)。
背景:有刺枪有魔法有龙有精灵的大杂烩世界。
关于帝国,帝国是有大量浮空石(放在物体重心可以令物体浮空)而形成的立体都市。最高利用高度为2000米。

注:世界够大,比较随心所欲的造出一个幻想里的人物就可以了。

连载至第8回

    第1回1 year, 5 months ago

    在这次的冒险队伍中有一名叫安度因的修士,他能力的源泉是一副充满异界气息的透明卡牌——“圣光”。由于其对使用者的特殊抗性导致外表仅类似于一套加大版扑克大小的玻璃砖。

    -----361800657 36151【犹豫,就会白给】

    [挖]

    361800657:根据教会的记载,在其第一代修士不小心把自己的血溅到“圣光”上后,在擦拭时突然发现能将法力注入“圣光”中而且手背浮现五个水晶样的图案。在之前的研究中,专家对这块特殊“无色宝石”无论使用什么方法都既不能利用,也无法破坏,似乎只能当一件装饰品。在第一代修士注入自己一半的法力后,按在“圣光”上的手不受控制地向后滑动,一张“卡牌”似乎即将被抽出来。刹那间无数色彩在那张牌上汇聚,正反两面都涌现出精美的图案……

    361800657:之后的研究都表明抽出来的卡都具有类似卷轴的功能, 并有召唤怪物和即时法术两种类型。总结发现,抽到的卷轴都是随机的。但在使用者喝下一瓶法力强化药剂后再抽,卷轴质量明显要高一些……

    1026588226:强植过艹

    第2回1 year, 5 months ago

    巴达利矿洞招收各界大中小boss通告:凡符合有刺枪有魔法有龙有精灵的大杂烩世界特征者皆可报名参与,望应聘者自行揣度风格,切忌违和,并给出boss特征的详细解释,以便在角色、技能、特性之间搭接相互克制关系。不收科幻机械类,仙侠修真类,生化变种类等boss及野怪。且请各位应聘者自行携带随从大中小野怪,并给出参考刷新时间地点与数量,以确保战力平衡,推荐应聘者提供boss巢穴的详细设定与特征,成因及作用,最终结果将由我方裁定。

    -----1026588226 958

    [挖]

    workhere:不至于。想长期投入冒险的话在PBM其二里再把角色报上就行了。(如果背景允许)

    1026588226:话说怎么删帖?

    第3回1 year, 5 months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97)

    人物卡:
    姓名:莫艾.劳兹

    种族:狼型兽人

    职业:狂战士

    性格:胆大心细  粗犷的外表下是一颗学者的心

    持有物: 生锈的断剑*用途不明的石头*蓝宝石吊坠

    -----Toukou 102772

    [挖]

    第4回1 year, 5 months ago

    姓名:王复旦 种族:人类 职业:优秀毕业生 性格:研究型 持有物: 原世界物品若干 来历:优秀高中毕业生,以数化信物生五门竞赛,一金两银三铜的超人成绩保送清华大学,私下通过尝试各种方法探索人类意识,由于冲击次数达到一定频率,导致以大脑某处为中心半径约3m的近似球形不规则空间发生不定向替代穿越,两个世界的不规则空间等效互换。有意思的是,进行交换的两个不规则球体的球面上各物质分布相同,也即该不规则球体空间和球外空间的物质在该球面上连续。可理解为房间整体穿越。从王复旦的视角来看是房门突然通向异世界无法恢复,从外界来看由于连续性,不发生变化,地点为帝国内某类似单身公寓的小居民区。 随同物:一个房间,包含楼上的地板,楼下的地板,约30立方米空气(空气在两世界连续),一书架符合身份的书,没用的电子产品若干,一张床,衣柜,书桌台灯等普通日用品,以及一张全家福照片。

    -----1026588226 958

    [挖]

    workhere:。这是NPC吗

    workhere:虫 姓名:王复旦;从王清华的视角来看;

    1026588226:虫 已修复

    1026588226:是关键人物,在特殊时刻提供帮助,可主可辅

    workhere:那这个故事估计是用不上了,太格格不入了

    第5回1 year, 5 months ago

    人物卡
    姓名:萨丁
    种族:人类
    职业:圣骑士(负责惩戒,也可以理解为攻击型的圣骑士)
    性格:沉默寡言,剑术惊人,十足的行动派,不管是敌人还是什么未知或是不确定的势力,在遇到的第一时间想的一般都是:砍了对方,之后再从尸体上搜集有利的线索,信条是:'死掉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圣者印记:
    炽天之力(每天只能够释放一次,以神圣之力灌注自己的身体,在短时间内(大约数分钟)暂时无视一切类似于中毒、虚弱或痛苦等的负面效果,并大幅强化自身能力)
    耀光(释放间隔为15分钟,从手中投射出圣光,可以对亡灵和恶魔造成伤害,对于其它类型的生物…可以闪瞎它们!萨丁会在挥剑冲锋之前习惯性的扔一个)
    提诺尔·光铸之剑(每天可以释放两次,持续大约十分钟,用圣光之力凝汇出一柄武器,武器为能量态,可以斩杀虚体的幽灵)
    圣者遗物:
    提锋·钢铸之剑(一柄锋利的剑,上面加有圣光的庇护,黑暗处自动照明,且对邪恶生物有加成,一般是双手持握,但在召唤出另一把剑后,会变为单手双持)
    聚光之戒(在有光亮的地方,就会以缓慢的速度自动为持有者进行治疗)



    -----一案竹马 18159

    [挖]

    第6回1 year, 5 months ago

    持续没人,自己来个人物吧。

     

    姓名:科忒拉。

     

    年龄:21

     

    职业:丽华修士(位阶:战争(拥有各式大范围伤害手段))

     

    圣者印记:再生之荆棘(由六条可以控制的荆棘链组成,平时藏在身后的衣服中。通过汲取体内营养达到快速再生,在触碰目标对象时可以更替为汲取目标,以及许多衍生用途。)

     

    圣者遗物:苍白项链(是一种可以为佩戴者提供防护罩和魔力的道具,在身边施展圣术时会增强该圣术作用。)

     

    角色经历:幼儿时的科忒拉生活在巴达利村,但是村子在她6岁时破灭了,在村子遭到牛头人一族的袭击时,她母亲最后的嘱托就是给只爱好钱财的舅叔给救走了,尽管舅叔一直被村子里的人所唾弃,但那一天唯一有马车的他救走了村子里的一部分人。然而,被救走并不是什么好事,科忒拉噩梦般的童年生活就这样开始了。科忒拉成为了其舅叔的奴隶,脏活苦活,到后来的卖春,都被迫进行。当然,生活不只有绝望,对她而言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小巷里和其他同样小的孩子对喷粗口,是的,每天她都期待着,在不用再去干活的时候,来到这里,去喷那些被父母保护着的,不用干活的同龄人,她并不感到怨恨,她单纯的只是想,骂他们。于是她也被当做神经病。这样的生活直至“平和的圣骑士”让·米修尔的到来。那是她17岁的时候,她在大声的辱骂着一栋楼的窗户上趴着的小孩时,一个身材硕大,笑容慈祥穿着神父装的人来到她面前,微笑地向她伸出手。她感到了害怕,这种对男人的恐惧是多年来积累的,被男人们肆意虐待多年的身体隐隐发痛着,她颤栗,被命令般地伸出手。然而,那双手没有将她带入新的炼狱,而是来到了天堂,那就是白色圣殿。那之后科忒拉被让抚养,初次意识到了人间光辉的她被让改变了,她想要成为让一样的圣骑士,于是开始接受圣殿的训练,向成为让一样的圣骑士的目标发展着……不过,那一口脱口而出的流利粗口没有得到改变。

     


    -----workhere 108231【“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workhere:我废了,写的什么几把

    workhere:没想到2019年了还能写出这种黑历史般的文笔

    第7回1 year, 2 months ago

    姓名:埃利諾 年齡:20 職階:麗華修士(擅長刺探情報) 聖者印記:初綻春蘭(大幅提高回復法術的效果,大幅降低復活法術的魔法消耗。埃利諾只會補自己,總是等到其他修士死了才幫他們開復活) 聖者遺物:柯爾努諾斯的獵刀(拔出此刀時附近的魔物會本能性的感到恐懼。被此刀刺殺的生物會被吸走靈魂,埃利諾可以審問這些靈魂以獲得資訊) 角色經歷:埃利諾出身於酒館中,是酒館老闆娘在打掃廁所時發現的。童年時期的埃利諾在孤兒院長大。她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高傲,再加上她天資聰穎,學甚麼都快,孤兒院裡連院長都說不過她,所以她總是得理不饒人。不過,除了高傲之外,埃利諾同時也十分慷慨仗義,因此結交了不少朋友。當初發現她的酒館老闆娘有時會來看她,老闆娘以前是麗華修士,會跟她分享一些自己還是修士時的冒險故事。有一天魔物襲擊了孤兒院,由於埃利諾有一頭顯眼的金髮,她不幸的成為魔物盯上的目標。「誰來救救我啊!」,埃利諾終於被魔物逼到牆角,無助的哭救,然而埃利諾的「朋友」們卻一邊小聲說著抱歉一邊頭也不回的逃走了。萬念俱灰之時,一道銀光閃過,鮮血濺了埃利諾一身,氣喘吁吁趕到的老闆娘用匕首斬殺了魔物之後,只看到不發一語的埃利諾坐在魔物的血泊之中。襲擊事件發生之後,埃利諾失去了笑容,變得沉默寡言,並刻意地避開她的「朋友」們。埃利諾到了可以工作的年紀時就離開孤兒院到酒館端盤子,老闆娘跟她一起住在酒館裡。她用客人給的小費支付自己的食宿費用,並用剩下的錢請老闆娘教她如何使用匕首。因為老闆娘的關係以及埃利諾本身的資質,她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成為麗華修士,主要負責刺探情報的工作。除了情報刺探之外,埃利諾也常常扮演輔導初出茅廬的新手修士的角色,在新手無法應對的魔物出現時,以精準的刀法刺殺之;在新手意外死亡時,以極快的速度復活之。埃利諾不苟言笑,做事從來不講情面。大家都很想問她為何從來不對自己以外的對象使用回復法術,但她總是散發著一股難以靠近的氣場,所以沒有人敢向她詢問。

    -----飛雪連天 190860

    [挖]

    第8回3 months, 2 weeks ago

    ——

    巴达利镇的上空,架在空中的人造木桩用精妙的力学构成了悬崖边上的城市,一片血雾从依绕的大山内喷出。

    这已经是巴达利镇的人们第许多天听见了,因这个声音而抓狂想要逃跑的人不计其数,因为这大约是矿工们的血。时至今日,矿洞已经没人敢靠近了。

    ……

    镇办公室。

    “镇长。我们的矿物库存已经没了,没有收入的话我们就要没钱了啊。”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留着一些胡须渣子的短发年轻男人手里拿着一张写着许多文字的羊皮纸,朝着一个看上去要比他老上许多的面孔慌张地汇报。

    “那粮食还能供应多久。”

    “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最多三天!”

    “唉。”老人坐在房间中后方的椅子上,阳光照入他的背部与面前堆满文件的桌子。他揉了揉眼睛,长期工作的疲劳使他有点疲倦,“信已经传给帝国了,如果两天之内还没到的话,就只能想办法带我们所有人离开这个地方了,得给他们做心理工作提前准备了。”说着,老人颤抖着的腿撑起了他的身子,他伸了伸右手,一根拐杖被年轻男人递到他的手里。然后一步步地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是一间木屋,木屋只有小书房大小,所有镇里的职员都是在自己家中办公的。毕竟是建立在木头上的城市,一旦有过大的房子破坏支撑,便会危及后来人的性命。

    不过,镇子不全由木桩构成,围绕矿山而成的百姓也是镇子的一环,他们构筑着宜居的房子,也进行着对矿洞挖掘的排班。这里并非与世隔绝之地,但是却世代为矿工产业,鲜有游览,外人总会嫌弃这里的人身上都是油或别的什么味道,就连镇子本身,也散发着一股令未习惯之人难以忍耐的味道。

    但是兽人不讨厌这里的味道,尽管他们嗅觉可能比人类还灵敏。特别是一些不讨人类喜欢的兽人,他们可能会在这个镇子里掏分力量活。当然,玛丽莱恩帝国是禁止对兽人的歧视的。但是兽人实在不适合人类的针线、商贸等活。大多生活在人类城市的兽人都是厨师身份,这可能是一种天赋。

    莫艾.劳兹就是生活在巴达利镇的一个狼人,他曾经跟着人类学习地质。现在则负责在巴达利镇为人类做矿洞的勘察与搭建工作。抛开这个身份,他也具备着与生俱来的战斗天赋和父亲传授的战斗技巧。不过,连村子雇佣的冒险家们都没法解决的问题,他也只能干瞪着。在镇长已经向帝国申请援助的现在,他摸了摸绑在腰间一把生锈的铁剑,决定要为前来帮忙的人引路。

    ……

    “我*,你看这个东西,是那个什么珍珠吗,还是什么宝石?”一个听上去十分懒散的女人的声音。

    一条满是马车辙的道路,两个身着各式白色护甲的人正在道路上前进。地上偶尔散落着各种奇光异色的矿石,任谁都知道这些东西可能可以卖些什么钱。

    “不知道,但我觉得不是,如果真的是什么值钱货,早就被过路的人或者乞丐拿走了。”盔甲最为厚重的男性发出声音,他背着一把厚重的长剑,体型看着非常健硕。

    “真的吗?呲。什么啊,不值钱的垃圾玩意啊。”女人站起身,一脚将刚才还在观赏的黄色物质踢飞了。“走了走了——没意思。”她一甩手,将两手过肩靠在头上,向着道路的尽头慵懒的前进。

    “慢着,萨丁、科忒拉。”一旁的树上,一个声音叫停了悠闲的两个人。

    “怎么了嘛,埃利诺,这不是要赶时间赶紧去巴达利镇救人了。”道路上的两人停下脚步,那个女人发声问。

    “萨丁你先站那看着,科忒拉过来,不要太大动静。”

    名字叫科忒拉的女人听见后轻盈的跳上同一棵树。“怎么——”还没等科忒拉说话,她便知道了埃利诺呼唤她的目的。

    一棵树边,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刀,疯狂地向躺在树下的一个尸体刺去,那个尸体已经不动了,浑身补满的血液与隔开的身体已经模糊了可以进行的判断,但一旁散落的长发示意着死者曾是一名女性。

    “我**娘养的*孙子。”

    下一个瞬间,科忒拉跳了下去。

    “谁—”男人转过脸,还未等他说出话,一条荆棘便刺穿了他拿着刀的手,又是两条荆棘缠绕住了他的身体。

    随后,一把匕首被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科忒拉站在男人面前,身后三条荆棘彻底阻碍了男人的行动。而其身后,埃利诺正拿着一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萨丁问声而到。

    “你个没*的臭**杀人犯给爷碰到了算你不好运。你*了个**的。”科忒拉的表情暴露出她内心的愤怒,如果不是需要按规章进行审判,她早就下手了。

    “不是,我……”男人被刀驾着,仰着头,眼泪从他眼睛中留下,说话似乎有些哽咽,“她是我的恋人。”

    “是恋人也不是他*的被你这样糟蹋的。”

    男人开始抽泣,“但是她已经不是了,她变成了另一种生物。”

    听到这里,三人的表情开始严肃。

    “我是在矿洞里把她救出来的,她是一名矿工。自从那天之后,那天值班的矿工一个都没有出来,我的恋人也在其中。”他咽了一口水,埃利诺拿刀的手让开了一个距离,给了他更轻松的说话环境,“于是我就开始在矿洞门口蹲点,期待她能够早点平安的出来。然后昨天夜里,我终于等到了,我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矿洞门口,于是冲上去将她拉了出来,并且带到了家中。”

    男人顿了顿,“但是在家中,她却一言不发,皮肤变成了惨白色。我去给她煲汤,然后她在后面突然攻击了我。我试图与她讲道理,但是什么都说不通。我感觉她应该是得了什么病,便绑住了她,并且把她带出了城,想要找其他城市的医生帮我看看。”男人突然开始哭泣,“但是……但是在途中,她的身体突然膨胀。而且,而且变得十分怪异。她挣脱了束缚,并且开始疯狂向我攻击。”男人用另一只手拉开他的袖子,展露了一下他手臂上那缺掉的一大块肉,“我,我只好拿出备用的刀把她杀了,但是,无论我怎么攻击,她都能继续行动。但是我必须负起责任,于是从早上开始一直到现在,我反反复复地攻击,想要彻底阻止她的动作。”

    男人的话似乎说完了,有好一会儿,除了风吹过叶子动的声音,这里是安静的。

    (丽华修士们会怎么处理这个人呢。)


    -----workhere 108231【“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飛雪連天:殺掉啊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