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公雞月月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不好意思,我有約了。」
雖然可惜,還是拒絕了小莫的午餐邀約,失去了一個可以跟小莫互噴垃圾話的機會。沒辦法,誰叫今天社長說有免費午餐呢?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拒絕免費的東西,只要不花銀子,就算那午餐吃起來跟大便一樣我都吞得下去。
*
我興奮的推開社團的大門,
「社長,請給我午餐一份!...咦?」
社團內沒有任何午餐存在的跡象,連一粒米都沒有。草,這是圈套!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根麻繩突然繞過我的腰間,將我向後拉向一張椅子,我被迫坐下。
「月月!今天一定讓妳把錢吐出來!」
社長用力的捏著我的臉頰,她看起來很火。
「社長!妳待我竟然這麼狠心,虧我們還是那種關係!」
「債務關係嗎?妳到底要不要還錢?」
我故作鎮定的跟社長互噴垃圾話,一邊想著該如何逃跑。
「社長,這種小事改天再說嘛?」
「今日事今日畢,月月,妳的錢包放哪?」
社長將手伸向了我的口袋。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口袋裡有那東西。
「社長,妳確定要做得這麼絕嗎?」

连载至第5回/共10回

    第1回4 months, 1 week ago

    「妳以為又是為什麼讓我這麼作的!」社長毫不領情的低吼。
    「不要那麼無情嘛~」我試著用撒嬌的語氣說到:「在我上次幫妳處理那個文案的分上,這次就饒了我吧!」
    社長的額頭上爆出青筋。「妳那什麼爛文案差點害我被炒魷魚!」
    欸!?有那麼誇張嗎?那可是我從網路上抄下來的,再怎麼樣也不會太糟吧?
    總之,看來這招已經沒有用了,可惡~那就只能使用必殺技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
    「救命啊~有變態!!!」


    -----我只是被拖來的

    [挖]

第2回4 months, 1 week ago

”叫啊,你再叫啊,现在大家应该都在食堂吃午餐,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把你约到这里,嗯~”社长用手指勾起我的下巴,双眼盯着我说道

-----fengwubt

[挖]

第3回4 months, 1 week ago

然而,社團的大門還是打開了,小莫衝了進來。 一進門,小莫就看到社長跨坐在月月身上捏著她臉頰的獵奇畫面。 「不好意思,打擾了。」 說著小莫又從社團室退了出去。 「小莫!妳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為了自己的銀子,月月撕心裂肺的大喊,然而小莫卻無動於衷, 「社長,她欠我的錢也順便幫我拿了。月月,其實今天邀妳吃午餐,就是想問問妳何時還錢。我走囉,不要怪我無情,拜拜。」 小莫把門帶上,離開了社團室。看著小莫離開,社長冷笑一聲。 「月月!妳這次是插翅難飛!不對,鐵公雞本來就不會飛。」 社長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噴著垃圾話。這時候月月突然笑了起來。 「妳笑甚麼?」 「哈哈,社長,我曾經為了省錢吃了一陣子的草根樹皮。」 「那又如何?」 「我只是想跟妳說這種程度的麻繩在我的牙齒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甚麼!」 月月解開了麻繩的束縛,奔向窗戶,一躍而下,只是,她忘記了這裡是二樓。

-----飛雪連天

[挖]

第4回4 months, 1 week ago

月月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緩衝了一下。回過神來,自己正壓著一個側身躺著的年輕人。年輕人帶著黑色兜帽的年輕人,而且似乎還帶著一個大耳機,表情顯得痛苦。
「不好意思。」
年輕人這才睜開眼睛,轉過頭看向月月,一邊伸出自己的右手摸著自己的頭。「我丟你,你嗎的不張眼睛的嗎,你往哪跳呢。」
「不好意思啊,我跳的比較急,來不及看下面。」
「好痛啊,我操,你媽,我才買的W5000」
年輕人這才反應過來,慌張的想要摘下耳機查看,奈何月月還壓著他身上。
月月卻沒理他。見她回過頭,看著二樓瞪大著眼睛表情猙獰地趴在窗上看著她的社長,她做了個鬼臉。
月月站了起來。
「事出有急,這是我的名片,醫藥費再聊,先行一步啦。」
月月跑了,從她的手裡向後甩出了一個名片拍在了年輕人臉上,上面寫著她的名字,會社與聯繫方式。然後消失在了人群當中。
「怎麼回事啊,那個死八婆。」
年輕人這才趕緊坐起來,發現耳機右側好像沒有聲音了。他來回插拔了幾下,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耳機。
……
……
耳機壞了。
「我丟你媽!!!」
他轉過臉,看向旁邊落在地上的名片。
但是他能否從鐵公雞月月的手裡奪回他的耳機錢以及醫藥費呢,這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workhere【“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飛雪連天:哇,是w大!

第5回4 months, 1 week ago

意外的,年輕人輕易的就拿回了醫藥費和耳機錢.. * 「我操,接下來還要去相親,真他媽煩。」 被從天而降的月月壓傷之後,年輕人走進一家餐廳。 「林公子,坐坐坐坐坐。」 一位和藹的先生招呼年輕人坐下,然後年輕人發現月月坐在那位先生旁邊。 「陳...陳...陳董,這位...這...小姐該不會是...?」 年輕人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不瞞您說,這位就是小女,名叫陳慕月。」 「爸爸,我剛才不小心把林哥哥撞傷了,也把他的耳機撞壞了。」 「月月你也太失禮了,林公子,你看這些夠不夠?」 陳董說著把一疊厚厚的鈔票塞進年輕人手裡。 年輕人現在陷入了極大的混亂之中,對於月月的憤怒和對於陳董的敬意在他心中交織成一種苦澀。他想對月月發飆,但又礙於陳董的面子。 「我...tsa...」 說到一半,年輕人氣血上湧,加上剛才被月月壓出內傷,他嘔了一口鮮血,往後倒下,手中的鈔票四散,在年輕人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他看到月月以極快的速度在鈔票還沒落地前將它們全部塞進口袋,然後她就被陳董揍了。

-----飛雪連天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