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降临我身边……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规则:
1.接龙的内容,不管长短,但需要有比较完整的一段情节。发帖请尽量完整,不要流水帐,
出现流水的贴子我看情况删除,
不能出现类似【他于是开心的笑了】或者【天终于黑了】这样,一句话走过场的接法
2.接龙的人,如果不喜欢楼上的内容,可在接龙的开头先声明“以下发表的文章接第几楼”等字样
3.内容请尽量符合文中人物性格,以及文章风格,不要突兀的插入,联系上文,尽量顺畅自然,且符合逻辑
4.此贴不支持刷屏,评论,水贴,帖子一律接龙方式进行,如果一定想水贴或评论的家伙,请所有评论及水贴的人员,回复楼中楼。
以上条件,如有违反,楼主很有可能将直接删除楼层回复内容
虽然发了规则,但是细心的童鞋应该都能看出这个规则复制粘贴了好几回了,
现在我还是先发下开头文,因为这个是我再一次又经过修改加长的开头文,增加了一些战斗细节和想法进去,
感觉更中二更好用,更方便与复制粘贴了
本来是打算自己写的小说,但是想想好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坚持下去,没有人回复,没有人接龙
根本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动力,不断的修改什么的,
我总是在思考,花费在这里的时间值得吗?会有人来看吗?
以前的我,纯粹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而去写,但是一直沉迷在自己构筑的世界中到底能够得到什么?
在不断改变的世界中,我能够在自己的世界中找到的是?
是幸福?是麻木?亦或者纯粹只是在浪费着自己宝贵的时间……
————以下是正文分割线————————
序章:终结之日,消失于彼方的勇者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
世间的万物皆被装缀着不公的色彩。
没错,就像——
进入梦境,超乎常理的事物悄然诞生的那一天,
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同许多人类的生命共同消逝一般。
没错,就像——
梦境轮回降临的那天起以来,
无数的生命被那无法逃脱的命运囚禁一样。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
世间的万物皆被装缀着不公的色彩。
没错,就像——
如今,这一天……
传入耳际除了她的呼吸声,就只剩下那连绵不绝的雨声,
这阵雨就这样将这一切,所有仍生存的,已消亡的事物,小心翼翼地掩盖,洗刷殆尽
紧贴背脊的瓦砾比起雨水更加寒冷,这股寒意使我从刚才就直打哆嗦
疲惫感一直席卷着全身,哪怕只要一放松下来,恐怕就会和地上的尸体一样了,
很想就这么死掉算了,但是看到了她那不放弃的模样,
言灵还是努力地睁开眼,
吃力地抬头环视四周
所看到的是倒塌的城市
所看到的是绝望
所看到的是死
所看到的是无
除了那个人以外,无任何一人,无任何动静,无任何生气
虽然感觉不到任何痛处,但这一切却不由得让自己心生难过,
仰望着这一片连绵细雨,仰望着这一片灰色的天空
谁来告诉我,我们曾经拥有的那份美好,如今,飘荡在何方……
又轮回到了这一天一切终结的时刻了,每当做起这个梦,才会想起自己在这个梦里的所担任的角色,
没错,那便是——勇者!
不行!一切还没有结束!作为勇者的自己还不能结束!
事已至此,原本认为遥不可及的言灵也终于达到了能够威胁到她生命的水准
必须抓紧这样的机会才行,必须让作为勇者的自己用那生命在最后的最后绽放出应有的光辉才行!
想到这里,脑中的信念在心中荡起一片涟漪,言灵能感觉到,全身充满了数不尽的力量!
去思考,去判断,去抉择,去迎战!
这到底死自己的性格?又或者因为自己是勇者而变成了能这样思考的存在呢?
真相究竟如何,早就没有继续探究下去的时间了,
“是啊,没错……”
勇者的话,是可以超越那个极限才对…
少女发动了攻击,便是运用魔法箭的四种变化,一起射向言灵,
那速度,几乎是最快的了……
“神经统合!”
魔法箭的袭来将言灵从抉择的思考中拉了回来终于发动了那个魔技,
但是即便如此……能避开吗?
凭借着言灵的神经统合,所活性化的反射神经进行
灵敏的回避,并及时通过感觉尖锐调整五感的精度,临危不惧地
在魔法闪光的轰鸣中辗转腾挪
这简直就像是看破了少女的一切手段一样的超反应
不会错,虽然言灵躲避攻击的动作果敢灵动,
但其中还是无法隐藏夹杂着违和的不协调感
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奋勇猛进,明明刚才还一直躺在地上,
快爬不起来的样子,那早就不是为了逃避而进行的回避,
而是为了转入攻势,不惜担负风险也要抓住胜机的动作
而且为什么言灵能一边使用破魔之眼一边发动神经统合
连魔术的启动式都能看破的魔眼,
其开眼就算是作为几位稀有的案例,虽然并非绝对的不可能,
但是,正因为两者无论哪种都是超凡的魔技,
这魔力的消耗,明显已经超出了他的极限才对
不管是多么空前绝后的天才,以人类的100分容量来说,
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能够同时发动这两种能力
难道说,从那一刻起,他已经不是人了吗
“上了!恶魔起舞!!”
凭借着刚才的势头,言灵以一纸之隔躲避着攻击的同时,向前进攻
敌我的距离正在逐渐缩短
“哼,简直是无脑冲锋……”
少女看向言灵的眼神中并没有畏惧,而是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
架起不知何时取出来的两把短剑,
利用影缚之技为这场战斗拉下帷幕
啊,和我预料的一样,假装失策,
她一定会选择出与之相应的无情攻击
这个距离,大约三米,还不到手中武器的攻击距离,
但只要……
唔!少女见到少年无法动弹,看着用缚影的短剑,将我的影子固定在地面,
便露出得意的微笑
“胜负到此为止了!正在束缚的并不是影子,而是透过影子捕捉存在的本身!”
无论有多么超凡的力量,也绝对无法挣脱,身体就像被冰冻一样纹丝不动,
只见手中飞离的出去的刀鞘在空中旋转起舞,
仿佛在宣示着主人的败北
“说实在的,太让我失望了,还以为说不定真的值得期待一下,结果就只是这样而已”
少女就像是责备我的浅虑一样,直盯着我的眼睛稳步靠近
很好,这样就好,假装失策,表演无谋冲锋,
一切都是为了煽动她的愤慨
没错,
就那样对我感到失望吧,
就这样尽情地贬低我的失败吧
就这样享受胜利的喜悦吧
就这样在最后一刻疏忽大意吧
就这样把眼睛之外无法察觉的可能性赌在这一刻吧
就这样轻视我到最后吧!

咻咻咻
还剩3步……
咻咻咻
还剩2步……
咻咻咻
还剩1步……

至少还能说话吧,现在亲口认输的话,不杀你也是可以的,
你是个人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觉醒这样的力量,是个人才,
只要认输的话,只要辅助我达成心愿的话……
哒!
就在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木头碰撞的清脆声响
只见我手中飞离的出去的刀鞘……
在空中旋转起舞后正好落在了……缚影的短剑上,
滋滋滋
刀鞘的驱魔之力发挥作用的声音吹响了我反击的号角
没错!就是现在!
“统合开始!”
本该是绝对的缚影戒律,以一种十分低概率的可能性……
被我脱手的刀鞘破解了,
不到刹那的时间内,我再次开启了神经统合,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哎?”
瞪大眼睛无法相信眼前事实的她,发出的声音就这样在我的
开启神经统合眼里好像视频的数十倍慢放一样迟缓,或许在以
她聪慧的头脑,恐怕用不上一秒时间就能理解发生的一切,
然而,在我眼里的世界中,即使一秒,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就算她拥有足以超越光速的思考回路,也绝对无法做到抵挡的反应
唰,噗嗤!
挥出的斩击终于确实有效地将眼前的接近于神明存在的她给劈成了两半
呕~
不知为何,言灵的视野为之一变,本应看向前方的视线只能看到地面
等他回过神来,只剩下半个头与一只手可以活动了
难以置信!
有谁会去相信这种事啊,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变成了这个少女,本应该胜利的我……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灵魂互换?
吐出一口鲜血的自己,言灵用尽拉起最后一丝意识,
把手伸向了落在一旁的手机上,按下照相的快门以后,以极快的速度编辑成彩信,按下了短信的发送键
一定要发送到现实中去啊,
一定要发送出去啊!
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好,就这样祈祷着接到能从现实中收到梦境中信息,
这种难以置信的逻辑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快点察觉到自己梦境中的情景吧
快点来摧毁这个满是负能量的梦境啊
快点啊,快点啊,引起改变吧!
指引我们走向胜利的前方吧,
言灵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之中,意识有如石沉大海,消失无踪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2 weeks, 2 days ago

    「太淺了,還是太淺了。這種程度的傢伙...」
    吳奧關閉短信,鎖起手機的屏幕。
    他剛剛收到的短信是,一個失格的守夢人讓夢境中的存在撕裂空間前發出的警告。
    吳奧提起劍,將魔力注入劍中,而劍身反饋給吳奧巨大的能量,讓他能稍微撬動夢境中自己的一些權能。這把劍名為「鎖鑰諾格斯」,劍如其名,是一柄能夠開啟夢境入口的魔劍。
    準備完畢後,吳奧來到了言靈所在的城市。
    他的眼前有一扇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的光門。
    吳奧激發魔能遮斷,隱去氣息,他的身影從世界上一切觀察者的意識中消失。
    吳奧看到言靈從那扇光門中走出,冷漠的表情中暗藏一絲得意。
    吳奧確定,那不是言靈,而是佔據言靈身體的其他存在,因為守夢人不可能從光門中走出。
    吳奧來到言靈身後,然後倏地拔劍砍去。
    「你...你是...」
    言靈口中冒出鮮血,支支吾吾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吳奧。
    片刻之後,言靈的身體斷成兩截。
    吳奧耐心等待著言靈走出光門確認一切安全之後會出現一瞬間的鬆懈,他瞄準那一瞬間,再加上突襲的優勢,成功完成刺殺。
    言靈腳下,刻鑿在地面上的銘文閃爍著緋紅的光芒,灼熱的烈焰從地面噴吐而出,將言靈的身形瞬間淹沒,這些銘文是吳奧斬斷言靈之後瞬間揮劍刻下的。
    烈焰消失之後,地面除了焦土之外什麼都不剩。
    「唉...區區一隻螞蟻就把你捏死了...你真的是...最爛的守夢人。安息吧,言靈。」
    吳奧拂袖而去,一滴淚花從他的身後飄落。
    *
    若干年前,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郊區出現一道藍光構成的光屏,長寬約為一公里。
    隨著時間,光屏會逐漸縮小,最後收縮成2x2公尺,由密集藍光形成的一道「光門」,整個收縮的過程大約需要一年。
    隨著光屏的收縮,光屏亮度會逐漸增強,最後讓附近黑夜都亮如白晝。
    起初,除了亮度帶來的不便之外,沒有人特別關注這些現象,只把它當成自然奇景,直到「夢境使者」的出現。
    光屏停止收縮之後,無一例外地,都會有一位自稱「夢境使者」的人物從光門中出現。
    第一位出現的夢境使者毀滅了附近的城市,這引起全世界的恐慌,專家迅速開始研究消滅光屏的方法。
    然而目前,世人尚未得知消滅藍色光屏的方法。
    除了守夢人。
    守夢人,那是一群存在於現代社會,窮究魔能之道之人自願組成的團體,他們在魔能之道的盡頭觀察到夢境世界的存在。
    夢境世界連接著每一個生靈的夢境,每隔一千年世界就會經歷一次夢境輪迴,來自夢境的存在會透過藍色光門來到世界上,將世界上的所有生靈屠戮殆盡,重構新的秩序。
    因此,一些見證夢境世界存在之人,組成了守夢人這一團體,他們在夢中阻止這些存在的來臨,成為夢境與現實的最後一道防線,他們也被稱為「勇者」。

    -----飛雪連天

    [挖]

    werty0000:终于有人来接了,看了看接的时间,嗯,还扣以……\(^o^)/~

    第2回2 days, 18 hours ago

    果然是要用接龙的方式才能把帖子顶到前面来,那就简单的顶一下,说不定顶完以后就有人来接了~

    -----werty0000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