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来自“滑稽滑稽故事接龙”群的故事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群内ID“大圣”:
 公元2022年11月21日,中国宇航局CASA称,科学家已经证实,10月份穿越太阳系的小行星是首个被诞实的来自河外星系的访客。

这个星际访客是一个以岩石为主体的柱状天体。

天文学家通过位于贵州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的FAST超级天眼,发现神秘天体从太阳系中迅速滑过,由于它来自太阳系外并且速度极快,起初以为它是一颗彗星。但是进一步的观察却揭晓了它的身份:一颗来自其他星系的文明造物。

新数据显示,
这个天体编号为L/2022 HM,该天体的体表上有着众多花纹,其双曲线飞行轨迹表明,它可能是被驱逐而来。

随后,多国宣布接收到异常短距波频,疑为外星生物发射的探索讯号。

针对是否要对星际异常讯号做出人类电磁波回应,联合会首次发起了一场全世界范围内以国家为单位的民意调查....最终结果表明...拒绝回应

世界众多科学家纷纷发言,真希望它是一种外星智慧的飞行器,如果它是一个死的卧铺船,那么我们可以从中逆向工程。被抢救的外星人技术将变成我们的太空技术。如果还没有死的话,那么我们做第一次接触就更不可思议了。

人欲,兴之所以,亡之所以。


————————



王风颤抖的从烟盒中摸出半只扭扭曲曲的香烟,放在嘴边,咔咔,一缕火焰从打火机上突然冒出,将香烟点燃。

“呼”辛辣的烟雾通过嗓子,到达了肺部,王风不由的眯了眯眼。脸上流露出一缕享受的表情。在如今这个世道,他手里的这半盒香烟可是有价无市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残阳,迷茫的摇了摇头仿佛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在收回视线后机械的从兜里摸出一部破旧的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后对准自己,“2033年11月23日,晴...”

他也不知道自己录这些东西是给谁看的,但是好像只有这样做,才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在L/2022 HM降临到地球之后,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难以置信的生物,以及不断扭曲的人性,这一切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残酷的令人害怕。

多希望这一切都会在噩梦惊醒后的完结,而醒来的他依旧还是手机壁纸上的那个翩翩少年。

这个时代由于L/2022 HM降临变的十分残酷,哪些不知从而而来的生物,一个个都能上天入地的,仿佛无所不能。人类的总人口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锐减的一半。
正在人类开始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可怕生物之时,人类之中的觉醒者出现了,觉醒者都是随机觉醒的,觉醒出来的能力也是随机的,而能力也有强有弱,而王风觉醒出来的能力就是最普通的能力之一,自身强化。





群内ID“D-9376”:

搜集资源,躲避怪物,在黑暗中孤独的睡下。

日复一日,枯燥而又令人崩溃的日常,仿佛生命在同一天循环,没有同伴,没有救援,没有希望。

随着人口基数的大幅减少,人类文明也像风中残烛不断消逝,自己仅有的文明造物,除了手机香烟和衣服外,也就只有一把从警察尸体上扒下来的手枪和对讲机了。

传承了数万年的人类文明,最后的结果是被外星文明想戳破肥皂泡一样轻轻松松的毁灭吗?

也许以后一天,最后一个人类也在孤单中死去了,外星考古研究者会一本正经的发表有关地球人夜壶与痰盂之区别与联系之类的学术研究吧?

“呼.....”王风吐出一口烟,“想那么多干什么,全人类都搞不定,我一个人能做什么?”

夕阳消逝,天台逐渐变得昏暗。天黑后怪物会更加猖獗,在外部的危险会成倍增加,现在应该躲进安全屋了。王风沉默着坐在昏黑的天台上,他想看一眼天上的太阳,再看一眼外面的天空,再吸一口外面的空气,再感受一下人类同胞的痕迹.....

“不甘心啊。”

“凭什么人类得龟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凭什么人类的土地必须饱受外星人的肆虐,凭什么人类在土生土长的地方就连生存下去都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

指甲抠进了肉里,紧紧攥着的拳头仍然用力的握着,血滴顺着指缝滴在天台上,绽放成点点红花。

“不甘心啊......”

【兹——兹——】

背包里的对讲机里发出了静电干扰声,微弱的电流声经过布匹的过滤几乎细不可闻。

王风顿时惊醒,条件反射的一个后滚滚离原先坐着的地点。在外部发呆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王风现在背后冷汗直流。

【兹——破——兹兹——毕】

王风先是一愣,然后手忙脚乱的掏出对讲机放到耳边,唯恐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这个对讲机自从被找到后就调到了公共频道,王风一直开着,想着没准有一天,他走运能和活人通话呢?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但是刚才对讲机响了,难道今天自己走运了吗?

天台一片寂静,王风屏气凝神,紧紧握着手中的对讲机,就像沙漠中的旅人紧握着仅剩的淡水。

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刚才真的有声音吗?会不会是因为发呆产生的幻觉?现在已经黑了,再不回家可能就得付出血的代价了。

面对现实吧,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还会有活人在用对讲机呼叫?快回家吧,啃点罐头然后睡觉,明天还得搜集物资......

【这里——场——个人——怪物——援——毕】

“我能听见!这里是人类!我听见了你们的信号!”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2 months, 2 weeks ago

    血一般的夕陽染紅了參差的地平線,極端危險的夜晚即將來臨。
    沒有時間蹉跎了,王風拿著對講機,以信號強度做為判斷,朝著信號發出的位置跑去。
    斷斷續續的言語隨著信號的接近逐漸清晰,王風距離信號的發出來源越來越近。
    「這裡是人類,我在停車場,一個人,被怪物注意到了,請求援助,完畢。」
    王風終於聽清了對講機傳出的內容,很顯然來自面前的停車場。
    王風在停車場前停下來稍作觀察,他發現一團蠕動的事物佇立在停車場中央。
    那事物長得像一隻巨大的蛆蟲,有十米長,表皮乾癟,有細小的色點在那大蛆蟲的皮膚下游動。
    蛆蟲的前端是一個造型複雜的口器,由幾何形狀疊合而成,尖銳無比,遠遠望見,就令王風不自覺的吞了口口水。
    看到這隻大蛆蟲,王風下意識的想拔腿就跑,這種意識源自於人類本身對於無法抗衡之事物的反應。
    不過,王風強押下心中的恐懼。
    如果對於他人見死不救,那麼自己的殘存在這末日世界裡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很久以前,某個倒在王風懷裡的強大異能者曾經問過王風這麼一個問題。
    對於其他人的求援,有些倖存者會選擇視而不見,畢竟生存艱辛,自身難保,根本沒空顧及他人的死活。
    有些人樂見他人的犧牲,甚至對於他人刀刃相向,因為自己可以得到死者的資源。這樣的傢伙,王風不知道碰到過多少個,手刃過多少個。
    但有些倖存者,比如王風自己,卻發誓會用盡全力去拯救他人。
    只顧全自己的人縱使能避開危險,卻只會得到一種結局:隨著年歲增長,體力逐漸下滑以至於無法逃離怪物的魔爪,最後成為怪物的餌食,在孤獨中悲慘死去。
    這樣的結局是王風絕不想見到的,哪怕要死,也要死得像個英雄。
    如果對於他人見死不救,那麼自己的殘存在這末日世界裡到底有什麼意義?
    王風繞著聽車場走半圈,從另外一個角度發現蛆蟲的陰影裡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老人,一道巨大的口子從老人的肩膀一直延伸至腰間。
    老人手中,隱約可見一台對講機。
    ...太遲了嗎?
    一陣愧疚湧上王風的喉頭,他轉身而去,往自己的藏身處奔馳。
    事已至此,也不用多做停留,保命要緊,馬上就要晚上了,得快點回去。
    然而,蛆蟲注意到王風的身影,朝著王風追趕而來,本身龐大的身軀加上不慢的速度讓牠很快就趨近王風身後。
    尖銳的口器直接朝王風襲來,王風幾乎是反射性的一跳,避開了蛆蟲的攻擊。
    蛆蟲這一下攻擊直接砸穿了水泥地面,蛛網一般的裂痕在水泥地上擴散。
    一擊不中,蛆蟲將口器從地面中拔出,碎石和粉塵從牠的身軀上落下。
    很快地,第二擊朝著王風呼嘯而來,但王風剛剛那一跳,姿勢還沒整理好,無法進行第二次的跳躍閃避。
    情急之下,王風發動了自己的能力:自身強化!肌肉緊縮,全身表皮的硬度提高,肌肉爆發力大幅成長。
    他雙手一撐地,往旁邊一滾,險些避開了蛆蟲的第二擊。
    能力發動之後,王風的動態視力也得到提升,在高速運動閃避攻擊的過程中,他模糊的看到遠處那個身上開了一個大口子的老人敏捷地站起。
    下一個瞬間,爆炸的轟鳴貫穿了王風的耳膜,停車場的入口車道,也就是王風和蛆蟲所在的位置不知道有什麼東西爆炸了。
    炫目的強光和巨大的聲響剝奪了王風的感官,他感覺一股熱浪吞沒了自己,皮膚寸寸龜裂,佩戴於王風右腿的手槍承受不了高溫而炸毀,廢掉了王風整隻右腿。
    他看見蛆蟲在爆炸的閃焰中緩緩倒下,然後,王風失去了意識。
    *
    王風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驚訝地坐起,看到那位之前倒在地上的老人現在正坐在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而自己正坐在一張床上。
    很快地,王風發現了自己的異狀,那就是自己的身體完好無損,完全看不出被爆炸損傷的跡象。
    老人看著王風的驚訝表情,開口說道:「我叫鄭陽,這裡是我的避難所。」
    「我叫王風,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王風思緒紛陳,決定先問這個問題。
    「你遇到一場爆炸,我把你治好,帶到這裡來,我的能力是治療任何傷口。」
    難怪他受了那麼嚴重的傷還能再次站起,而且我身上的致命傷口被他的能力治療之後也完全痊癒。
    老人繼續說道:「我要向你道歉,利用你的善良引誘你過來,最後讓你吸引怪物前往我佈置好的地雷區。」
    王風聽聞此言,腦袋有些打結:「什麼?所以那個爆炸是你造成的?」

    -----飛雪連天 182353

    [挖]

    第2回2 months, 2 weeks ago

    “是的。”郑阳点点头,背对昏暗的灯光使得他面目线条显得很是刚毅,将身旁的床头柜上的水壶递给王风后,他接着道:“在灾变后不久我发现了一处被怪物摧毁的军事基地,在之后的一些日子里我一直在废墟搜寻有用的物资并转移出来,直到有怪物盘踞了那里。那些引发爆炸的地雷也是在那时候找到的。”

    王风瞪大了眼,匆匆灌几口水解了渴,用手背一抹嘴问道:“那你还剩下多少武器弹药?”

    “来吧。”郑阳站起身,“一起去看看吧,顺便带你参观一下我的基地。”

    “哦,好。”王风放下水壶,跟上正走出房间的郑阳。

    房间外是一条两人宽的走廊,走廊也是昏暗的,天花板上彼此相隔几米的白炽灯管只微微照亮这个有点破旧的通道。

    “这里之前是废弃工厂的地下室,我发现这里后就把这里装修了一下,搞了些改装,把这变成了我的一个基地。”

    “原来如此。”王风左顾右盼,只觉得这走廊略显阴森。

    没走出几步,王风忽然问道:“对了,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居住吗?”

    “是的,现在遇到个活人很困难,遇到个像你这样的好人就更困难了,所以我一直都是独居,只是偶尔会拿一些武器去和一些路过的‘坏人’做交易。”

    “哦。”王风神色如常,继续跟着郑阳走。

    就在他们又走出不到五米时,异变突生,只见王风左侧粗糙寻常的墙壁竟然长出了一只手持匕首的粗壮人类手臂,泛着绿光的匕首直奔王风的背心而来!

    破风之声暴起,近在咫尺的杀招凶,疾,恶!

    猎猎之音忽现,神乎其技的反击快,准,狠!

    但见,手臂浮现之际,王风似早有防备般弓身曲腿,刃击落空之际,王风绷紧腰身回旋,腿劲爆发,强化后的小腿宛如铁条,狠狠抽击在墙壁之上,那墙壁竟然发出一声痛叫“啊!”!

    只见原本平平常常的墙壁忽然变得扭曲,紧接着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凭空出现在墙边,随即摔倒,捂着小腿惨叫连连。

    “这是?!”郑阳一惊,极快的反手从腰身上掏出一把手枪,对准地上的黑衣人。

    “不知道,我之前以为是你认识的人,现在看来应该是来杀我的人。”王风说话间也没有闲着,一膝压在那说话不能的黑衣人胸口,拾起地上掉落的匕首抵在其的脖颈道,“你注意看可能存在的同伙,我来逼问他。”

    郑阳闻言急急举枪转身,扫视着前方走廊的每个角落,然而走廊依然似乎毫无异常般的昏暗寂静,他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被王风压制的黑衣人眼珠子鼓得快凸出来了,双手奋力推耸王风的膝盖,王风的膝盖却像液压机般纹丝不动。由于被王风重重的压住胸口,黑衣人呼吸极其艰难,同时小腿骨宛如被汽车撞击般的剧痛使他现在都说不出话来,只能面目狰狞的瞪着王风倒抽冷气。

    “我问你问题,你摇头或点头,不合作就用你的匕首干掉你。”王风语速很快,“这里还有没有你的同伙?”

    黑衣人闻言,面目狰狞的笑了起来。

    王风一刀割喉,不再顾地上捂着喉咙蹬腿的黑衣人,起身与郑阳背靠背警戒着四周低声道:“小心了,这里已经被他们渗透了。”

    “我看不见他们,你之前是怎么发现他的?快看看其他人躲在哪!”郑阳眉角冷汗直流,压低声音道。

    “我也看不见他们,我的能力是强化自身,刚刚是离得比较近,并且我一直在强化听力和视力,听见他略显沉重的心跳声才发现他的。”王风反手持握匕首,警惕的看着来时的方向低声道,“现在我们知道的只有他们能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似乎不能再伪装状态下移动,至少拥有淬毒的冷兵器,肉体强度只比普通人略强,但出手十分恶毒。”

    “一定是地雷的爆炸声将他们吸引到附近的,之前背着你行动不便,只能来这个离地雷区不算远的庇护所修整,虽然我清理了路上的痕迹,但两个人行动更容易被发现,他们应该是顺着遗留的痕迹摸到这的。”郑阳也强行镇静了下来开始分析,快速说道:“向你的方向前进,大约5分钟能回到地表工厂入口A,向我面对的方向走,前面还有一段路,之后会有一个分叉,左拐是隐蔽出口B,右拐是武器库和发电室,发电室里有隐蔽出口C,不进发电室而是继续往前就是隐蔽出口D,每个隐蔽出口我都准备了一个配备有突击步枪和手雷的装备箱以及足够一个人坚持5天的物资包。你觉得该怎么做?”

    -----D-9376 44616

    [挖]

    D-9376:目前王风装备:手枪,淬毒匕首

    D-9376:目前郑阳装备:手枪,破片手雷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