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光之主必将完整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我叫沈光,24岁,曾是名大学生.....至少四个月前还是。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大概是在四个月前,我目睹B市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形裂痕,在战斗机靠近它前,一只巨大的眼睛出现在裂痕里面,然后,灾难发生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曾幻想如果我生活在丧尸围城的世界,现在,我不用幻想了;坏消息是,它们不仅仅有丧尸。

在网络还联通的最初两天里,新闻、贴吧、微博都在疯狂的刷着全球灾难的话题,我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人类也开始大批大批的出现超能力者,也有能飞天入地的人了。可惜,我什么都没有。

曾经我浑浑噩噩,混吃等死,现在我伤痕累累,求一线生机。

我望见过背生双翼屠戮市民的恶魔,但我没看见过头顶光环济世救人的天使;我听见过末世亵渎者使人发狂的低语,但我没听到过神的安慰;我与邪恶的气息面对面,但我无法寻求哪怕一丁点神的足迹。

仿佛这个世界被神抛弃了,永远的。

两个月前,我在通风管道里遇到了一个被食尸鬼袭击未死的神父,我将他背到我的家尽力照顾他,但他已经被邪恶侵袭的太深了,临死前他告诉我这是至深的黑暗,世界病了,为我做了最后的祷告。

我很难过,我趴在神父的尸体上痛哭流涕,直至昏睡。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了自己拥有的能力——圣光。

——————————————————————————————————

“这里是黑色守望D-157,我们被围困在中央广场,敌人包括丧尸、食人妖、黑暗祭祀和末日亵渎者。我们携带有大量平民,现在急需援助!重复,我们携带大量平民,现在急需援助!”暴雨下,到处都是枪声,年轻的士兵捂着耳朵对着对讲机大声的呐喊,连自己都不能意识到无助的泪水正在流淌。弹药正在倾泻,队友正在死去,他只能握着对讲机,就像握着唯一的救命稻草。

又是一波残酷的冲击,倾盆的大雨中丧尸听从黑暗祭祀的命令如潮水般涌来,将围绕中央广场纪念碑设置的整个防御圈硬生生的截断成数个小防御圈,每个防御圈都只能各自为战,外围的防御圈虽然还在疯狂的宣泄着最后的火力,但枪口绽放的火舌只是失去弹药补给线的最后闪光。

最外的防御圈,依据数辆装甲载具火力才勉强支撑的阵地,坦克手茫然的将最后一枚炮弹装入弹仓,看着它旋转着撕碎迎上来的十几个丧尸,然后炸碎一只黑暗祭祀,接着,愤怒的巨型食人妖们嚎叫着冲上来碾碎这个哑火的大铁皮盒子,从产生的缺口一举攻进阵地,露出残忍的微笑,开始欢愉的屠戮藏身于后的士兵。士兵也放松的笑了,不像赴死,而像回家。即使腿被扯断,身体被撕裂,他们也竭力的呼吸,哪怕肺部已被啃食残缺;他们在忍耐,他们要听到早已引燃的炸药的爆炸声。

“......”最内区防线,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默默的放下弹药耗尽的两把重机枪,前线的火光映射着他刚毅的脸。“队长!”身边举着狙击枪收割食人妖,全身污垢的女队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哭喊。

“陈程,楚预,我来找你们了。”丝丝电光围绕着大汉,大汉开始深深的呼吸,想是要将全部的怒意吸入体内;电光越发明显,发出刺啦刺啦的电流声,大汉纵身一跃,跃入那仿佛无尽的尸潮,声嘶力竭的高喊:“为了人类!”

刺目雷光爆发,电如狂龙,大汉举手投足间雷霆炸响,碎肉飞溅。“啊!!!”大汉眦目欲裂,双拳齐出,闪电催发,身前十几米的丧尸一瞬间化为焦炭;“雷霆意志!”大汉曲膝蓄力,随后猛地一跃,竟跃上十几米的高度!大汉背后雷霆双翼展开,全身电光闪烁,轰鸣的雷震响彻天地,在这狂风骤雨中宛如雷神降世。

“矛来!”大汉怒喊着,疯狂的投掷雷霆所化的长矛,每一支矛落地都会焦炭化周围方圆数米的邪恶生物,如暴雨般倾泻的雷矛竟硬生生的将分崩离析的阵地稳固了下来。

“队长....”士兵们仰望着天空如神祗般的男人,那个领导他们在末世求生的男人,那个平时喝酒从不缺席的男人,那个还没有女朋友平时大大咧咧遇到暗恋对象就会不自在的男人,那个笑声爽朗的男人,那个以一己之力击溃尸潮的男人。

“MAIW!LDKIF!”黑暗祭祀发现了这个投掷雷电的男人,成百上千的黑魔法被使用,目标都是那个驾驭雷电的凡人。霎时间无数黑色光束射向大汉。

“雷帝·破天戟!”只见一道数米粗、无比绚烂的白色光柱冲入乌云,仿佛成为这黑暗天地间的唯一光芒,接近光柱的黑色光束犹如遇火之冰,飞速消融,化为一缕黑烟消逝。

“VO!K!PDNADWKI!”大量的黑暗祭祀们一个个将自己的黑曜石祭祀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一阵阵黑烟从他们体内窜出,失去黑气的黑暗祭祀惨嚎着变成干瘪的尸体。宛如一剂疯狂的魔药,黑气疯狂的钻入其他邪恶生物的体内,吸收了黑气的黑暗生物痛苦的尖叫着,身体近乎膨胀成原来的一倍。他们开始发起几近癫狂的冲锋。

“SIKD!KDAWK!LAKKD!”吸入黑气的黑暗祭祀们伸出残缺丑陋的手臂直指大汉,黑色射线更加晦涩阴暗。

时间仿佛变慢了,大汉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整个战场,他能看见纪念碑下市民惊慌等死的绝望,他能看见阵地里士兵枪械跳出的弹壳,他能看见无智的丧尸流淌的口水,他能看见黑暗祭祀忘我的祷告,他能看见食人妖垂涎人肉的狞笑,他能看见他暗恋的女狙击手脸上奔流的泪水。

“当世界被黑暗笼罩时,我来成为庇护人间的闪光。”他微笑了,“我只是做了我能做的,和我该做的。”大汉飞向尸潮,背影就像冲锋的骑士。

“雷霆万千,终焉一切。”

下一瞬,急速膨胀的刺目白光吞没了将近半个广场,士兵纷纷转身,不能直视闪光的起点。

“队长!!!!”嘶声裂肺的哭喊,女狙击手瞪大被刺激的奔流,近乎失明的双眼,直视着白光爆发之处,她要再看看那个男人,她想告诉他其实她早就知道他的心思,她想狠狠地拥抱他。

“队长!!!!!!”闪光渐渐消逝,白光爆发的地点只留下满地残骸,那个爽朗的男人消失了。女狙击手慢慢瘫坐下来,流淌的泪水冲去了脸上的污物显出其姣好的面容,她颤抖着捂着脸,无声的痛哭。

闪光如此强烈,即使是未被波及到的邪恶生物也只能恐惧的畏缩在原地不敢动弹,在白光消逝后的两分钟后才敢慢慢开始试探性的发起进攻。

“队长...牺牲了...”剩余的黑色守望队员沉默着装弹,上膛,扫射,再装弹,再上膛。“队长啊,总是个任性的家伙呢。”自走炮车轰鸣着。“为了队长,为了人类。”弹药耗尽的士兵背上炸药,告别队友,冲进尸潮。

“为了人类!”

剩余的丧尸不多了,黑暗祭祀精疲力尽,食人妖屈指可数,只有末世亵渎者不知所踪。

“我们的弹药也快没有了。”黑色守望宣泄着人类的怒火。

暴风骤雨下,尸潮与人类宛如一幅巨大的油画。

“到此为止了吗?”黑暗祭祀召集最后的冲锋。

“到此为止了吗?”士兵换上最后的弹夹。

“到此为止了吗?”市民彼此拥抱,互相亲吻脸颊。

“当世界分崩离析之时,我将尽毕生之力修复它。”

不知从何响起的话语声响彻天地,通天的金色光柱刺破乌云,大地重新感受到日光的温暖。

黑暗祭祀在绝望的呐喊,食人妖仓皇逃窜,士兵们透过指间的缝隙,看见一个背负金色光翼的人悬浮在战场中心。

“给予邪恶制裁,给予世间秩序,以圣光的名义,天降正义!”

下一刻,巨大的光剑从云端降下。

    规则 1 各位也可以以黑色守望士兵中的能力者或是普通人视角接续。

    规则 2 鼓励多视角写法。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2 months, 2 weeks ago

    我,沈光,現在獲得了足以與神靈批敵的能力。以前我守護不了的事物,我要用保護世人來補償。沈光抬起單手,光構成的大劍插地而入,由純淨的白光構成的細線以大劍為中心擴散。末日褻瀆者一類敵人碰到光線就痛苦的扭曲,身體部位片片剝離,最後化為粉塵。軍隊與民眾,通通都沐浴在這刺眼但讓人感覺溫暖的光線之中。沈光將舉起的手放下,大劍消失了,化為一粒粒纖細的光塵飄散在空氣中。片刻後,巨大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城市,這一刻,世人首次見證了聖光聖光之主的力量,帶領這個瀕臨毀滅的世界回歸正常的力量!

    -----飛雪連天 182886

    [挖]

    第2回2 months, 2 weeks ago

    “‘绝境长城’计划,最初是由Z国时任领导人于数十年前提出的‘最后壁垒’战略的一部分,主要方针是加强国防力量,由于当时的世界格局十分严峻,Z国政府决定组织一批当时能聘用的最忠诚,最先进的科学家们从世界上‘消失’,秘密转移到由当时国库45%资金建立的地下试验站‘终点一号’,并用一生的时间那里进行超前的科学研究。”

    “几十年间,在庞大的资金流推动下,‘终点一号’的研究人员推理出了许多之前从未有人知晓的方程式,并由此衍生出了大量的试验型武器,其中包括不稳定超微黑洞,试验型天基武器等等。”

    “‘终点一号’在那个时代做出了无与伦比的成绩,其中提出的观点和取得的成就即使扔到现在科学界也会引起哗然大波,然而毫无征兆的,几年前一直补充‘终点一号’的资金流突然急剧减少了,几乎所有知晓内幕的高层人员都忌讳莫深,所有的科学家和研究资料全部在一周内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运作了几十年的‘终点一号’一朝之间被遗弃了。”

    距离中心广场不远的一处摩天大楼,大楼周围的楼房曾被巨大怪物践踏,现在鹤立鸡群的树立在一片废墟之上。在新来的圣光使用者帮忙清理干净后,民众被安置在摩天大楼的各个楼层房间里。大楼虽然已经断电,但黑色守望部队携带了静音发电机,使大厦暂时回复了亮光。

    黑色守望士兵在各层巡逻,镇定下来的人们纷纷向保卫者们表达谢意,孩童们向全身湿透来不及擦干的士兵递上毛巾。

    大楼某层的会议室内,沈光与十几个黑色守望士兵围绕着会议桌落坐,说话的是有些疲惫的女狙击手。

    听到这里,沈光忍不住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政府才会突然放弃‘终点一号’呢?难道是和大灾变有关吗?”

    周围的黑色守望士兵沉默以对,与沈光相向而坐的女狙击手摇头道:“由于高层的缄口不言,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总之在‘终点一号’被废弃后,原先供应‘终点一号’的资源开始被用来建设‘终点二号’,而‘终点二号’提出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加强‘绝境长城’计划,并组建了‘黑色守望’。”

    “‘黑色守望’的具体事宜我不便透露,但很明显的是,黑色守望部队出现特异功能者的概率大大超过了其它部队。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的话可以直接和我们的队长沟通,另外,再一次感谢您救下了我们队长。”说到这里,包括女狙击手在内的会场所有黑色守望士兵都点头示意。

    沈光摆摆手道:“举手之劳,我也很钦佩他的勇气和信念,这个世界需要更多有气节的人,圣光也会尽力拯救他们。但是他伤的太重了,虽然可以用圣光完全治愈,但是会伤及根本,所以我只是在他自爆时用圣光维持了他基本的循环系统,就将他送到安全地方了,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想让他完全好起来还需要很多时间。”

    “哈哈哈。”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顿时所有的黑色守望士兵起立,望向门口,沈光看看周围的人,摸摸后脑勺,也跟着站了起来。

    只见大汉身上还打着一些绷带,穿着军装坐在轮椅上,一名黑色守望士兵推着轮椅进入了会议室。

    “我得提醒一下……”沈光道,“虽然我用圣光治愈了你的出血口和内脏器官让你看起来不是很糟糕,但你的内脏器官都还有残留的伤势,不建议到处乱跑。”

    “队长。”沈光回头,会议室内所有黑色守望士兵整齐地向轮椅上的大汉行礼,眼尖的他还发现女狙击手眼眶微微发红。

    “谢谢你,沈光先生,你们也都坐下吧。”队长呵呵一笑,手微微摆了摆,示意将自己推到会议桌边,大咧咧靠着女狙击手的位置,女狙击手帮他整理了一下略有褶皱的衣领。

    “既然你自己来了,那我正好问问‘黑色守望’是一支什么部队。”沈光看向大汉道。

    大汉闻言,用力支起身靠近会议桌神色严肃道:“它是直接隶属最高领导人的战术反应部队,它是‘终点二号’站点所有研究员耗费数年打造的武器,它是精锐士兵的最后归宿,它是灾难来临时的最后一丝希望。”

    “薇已经和你大致说过‘终点一号’和‘终点二号’了吧?在‘终点一号’被废弃后,仿佛有什么力量驱使着所有迁移到‘终点二号’的研究员,研究员开始夜以继日地研发更新,更强的武器,并提出了多到异常的战备项目,就是在那个时候,‘黑色守望’应运而生。”

    “所有的黑色守望士兵都是从各个部队顶尖的士兵挑选的,在被征入伍的第一天,所有的士兵都会被接种一种疫苗,当时的解释是新型体力增强剂,现在看来,应该是在发生‘那件事’后提升出现特异功能概率的药剂,而且,现在我们发现,当年推动所有科学家加快战备研究的因素,是恐惧。”

    “你的意思是政府早已预知到灾变的发生,或可能发生,所以提前做了准备?”沈光震惊了,灾变当天巨大骨手从空间裂缝伸出插入纽约的景象还像梦魇般如影随形,难道这犹如神话般的灭世早已被“终点二号”的科学家预知,并且早有防备吗?

    “恐怕是的,现在看来‘终点一号’的突然废弃很可能就是某个契机使当时的研究员发现了造成现在局面的力量,所以高层才匆匆地废弃了‘终点一号’,并且出于对这种力量的恐惧‘终点二号’才会异乎寻常的研发战备。”大汉皱着眉,述说着过去被高层封锁的最高机密。

    “所以‘终点一号’可能会有导致灾变发生的原因线索……”沈光眼神变得坚毅起来,沉声道,“所以‘终点一号’里可能有终结一切的办法……”

    “让我们给你带路吧,小哥。”大汉嘿嘿一笑。

    “黑色守望为此而生,让我们一起结束这噩梦吧!”


    -----D-9376 44616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