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侵袭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鼻青脸肿的吴鸠靠在酒吧外的墙上,他手上拿着一把西瓜刀,怀里揣着两个自己做的燃烧瓶,他要杀人,杀仇人。

乌云遮住了朦胧的月,晚上的风有些刺骨,一阵风刮过,吴鸠浑身颤了颤。他能隐隐听到酒吧里劲爆的音乐声,他们还在狂欢,殊不知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吴鸠突然觉得自己很强,感觉自己就好像死神,在出人预料之时夺人性命。

吴鸠突然又觉得畏缩,他害怕刀刃划开人体肌肉的场景,觉得血腥的气味令人作呕。

“我是来杀仇人的。”吴鸠掏出打火机想点一支烟,烟吸尽的时候就是他冲进酒吧的时候。

当他叼着烟凑近点燃的打火机时,突然间所有的灯光消失了。

吴鸠愣住了,他点着打火机,站在原地握紧砍刀,好像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一样。

吴鸠觉得自己在黑暗中好像站了几分钟,或许只是过了几秒,灯光恢复了。

吴鸠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他感觉街道在变得诡异,他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他决定把砍刀收好,到酒吧里喝杯酒放松一下。

当他打开酒吧门的时候,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原来是酒吧的音乐声没有了。

不止是音乐声,之前酒吧里的人山人海,也都不见了。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4 months, 4 weeks ago

    吳鳩走到了街道上,發現街道上也一個人都沒有。

    原本高掛天空的月牙消失了,一片飽和的鮮紅塗滿了整片天空。

    「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吳鳩低聲呢喃道。

    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街上最熱鬧的時候啊,但是人群怎麼都消失了?

    鮮紅的天空映照出微微紅光,街道上的事物全都染上了紅色,這讓吳鳩感覺心裡毛毛的。

    這詭異的天氣是怎麼回事?月亮呢?

    吳鳩緊張的環顧四周,櫥窗內,巷弄裡,一個人影都沒有。

    他走進平常常吃的一家麵店,這裡平時客人眾多,油麵湯的香氣混合著來客的煙味。蒼蠅繚繞,油膩的流理台沾滿各種食物的油水。

    但是現在的麵店,沒有人在,也沒有蒼蠅,流理台乾乾淨淨,空氣中也沒有熟悉的麵店氣味。

    該不會今天休息吧?但是不對啊?鐵捲門怎麼沒拉下來?

    吳鳩越來越困惑,他心裡已經產生了一丁點的恐懼,並在他的思考中蔓延生長。

    隆隆隆!

    突然,吳鳩聽到遠處有聲響傳來,像是金屬互相敲擊的聲音,不過低沈得多。

    他跑出店外,發現在視線的盡頭,龐大的黑影吞沒了城市的天際線。

    那是一團龐大的黑色物質,像是氣體,不過感覺上那團排山倒海而來的物質比氣體更加黏稠。

    黑影吞沒了街道與樓房,並緩慢的朝著吳鳩的方向湧來。

    吳鳩看到這景象,想也沒想就跳上了他的機車,鑰匙一扭,朝著黑影襲來的相反方向疾馳,引擎的轟鳴打破了四周詭異的寂靜。

    -----飛雪連天 183715

    [挖]

    第2回4 months, 4 weeks ago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吴鸠发狠拽着油门,一阵风驰电掣,凉飕飕的夜风稍微让他头脑冷静了一些。

    “其他人呢?其他人呢?”

    飞驰的机车穿过空荡荡的街道,驶过空无一人的广场,公路上停着车辆,就像他们的主人只是暂时离开了而已。

    “吱——”

    机车在公路急刹,吴鸠呆呆的看着身前天际上缓缓压迫下来的黑暗,颤抖不止。

    “喂!那边那个!快过来!”

    一声大喊让愣住的吴鸠打了个激灵,他转头望去,发现街边的一家商铺内,两个点着蜡烛的青年正焦急地朝他大叫:“发什么愣快进来啊!快啊!”

    吴鸠连忙下车,甚至在匆忙之际被机车绊了一下,在连滚带爬的滚进店铺后,躺倒在地的吴鸠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的青年。

    一个青年二话不说,从裤兜里取出一根蜡烛用自己手上的引燃,然后塞到吴鸠手里:“拿好蜡烛!千万别灭了!”

    吴鸠只能竭力点头,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用手护住蜡烛,踢腾着往店铺深处挪移。

    “看来没有其他人了,我们快撤吧!”站在门边的眼睛青年回头吼道,现在也只有靠吼才能互相沟通了,因为随着黑暗的逼近,四周都是金属敲击的轰鸣,同时周围的灯光也变得闪烁不定。

    “快起来!我们去地下室!”塞给吴鸠蜡烛的短袖青年跑到吴鸠身边,用力将吴鸠拽起,带着他快步走向店铺深处。

    吴鸠回头,看见那名眼镜青年将蜡烛放在地上,正奋力的关闭着卷帘门,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风将地上的蜡烛吹灭了,眼镜青年伸手去掏裤兜,这时店里的灯光恰好闪烁了一下,当灯光再亮起时,眼镜青年已经消失不见了。

    “喂!他不见了啊!”吴鸠惊恐的大声叫嚷,死命拉扯短袖青年的手。

    “什么?!你说什么?!”金属轰鸣的声音越发嘈杂,短袖青年还在拉着吴鸠往店里走,进入了一条漆黑的走廊,短袖青年想开灯,可是电灯似乎出了故障。

    “那个人不见了啊!他消失啦!”吴鸠直接附过身,冲着短袖青年的耳朵大喊道,“我看着他蜡烛熄灭了,灯光没了,然后他就消失了啊!”

    短袖青年回过头,在烛光的照明下,吴鸠发现短袖青年其实很年轻,最多只有17、8岁,此时略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惊恐,淌满了泪水。

    “喂!喂!振作一点啊!”吴鸠走上前去想摇晃短袖青年,没想到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使他一个站立不稳,慌乱间失手推了短袖青年一把。

    短袖青年猛地被推的向后坐倒在地,蜡烛脱手飞出,吴鸠惊恐地看着蜡烛在空中旋转了两圈,然后熄灭了。

    “不!!!”吴鸠冲上前去,但前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条空荡荡的过道。

    -----D-9376 44616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