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牧人为羊舍命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孤悬的圆月像是一个盈满的杯口,肆意倾洒着清亮的月光。
        阿道夫从胡同里走出来,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他迎着月光扬起脑袋,脸颊上飞起两抹红晕。
        真是醉人的月光啊,阿道夫的身体克制不住地抽搐着,骨头发出咔咔咔的声响,他嘴巴以一个夸张的角度张开,露出一对闪着森森寒光的獠牙,那只猩红的舌头几乎要舔到鼻子。
        晚风从街道尽头拂来,像是女人轻柔的抚摸,阿道夫突然沉静下来,看着街道对面。
        汽车飞驰而过,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街道的另一边,衣摆在风中轻轻摇曳。
         阿道夫的双眼聚焦在那个男人风衣下贴着胸膛的银制十字架上,瞳孔渐渐地缩成一个点。
        刚才那辆车是这条街道上驶过的最后一辆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整条街道都被无声无息地清空了。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
         男人旁若无人地念着经文,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野兽般的吼声从阿道夫的喉咙里发出,他的脸上长出黑色的毛发,整个人像是破弦的利箭一样激射而出,皮鞋在地面上发出急促的摩擦声。
         轰鸣声接二连三地响起,火舌从枪口喷吐而出,一道道银色的光点划破黑夜。
         秘银打造的子弹像重锤一样敲在阿道夫身上,穿透他的肌肉和骨头,在他的背后爆出一团团血雾。
         “信子的人有得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到永生,而且上帝的愤怒常在他身上。”
         男人换掉手枪的弹夹,念着经文一步步前进,砰,砰,砰,砰,子弹推着阿道夫不断后退。
         这时车轮摩擦的地面的声音突然在街道上响起,一辆黑色的汽车疾驰而来,带着巨大的势能把阿道夫撞得横飞起来。
         “你本是尘土,也终将归于尘土。”
         男人看着摔在地面上,已经不成人形,如同一块破抹布一般的阿道夫,在胸口比了个十字。
          
         汽车在夜晚的街道上疾驰着, 音响里播放着《he is the son of the south》,华灯不断地掠过车窗。
          “米迦勒老师,后备箱里那个狼人好像还在挣扎诶,中了十几发秘银子弹之后被汽车撞了一下居然还没死。”坐在驾驶位的是一个年轻人,看着坐在副驾驶的男人问到。
          “今天是月圆之夜,这些狼人力量最强的时候,是月神莉莉丝勾起这些罪人的欲望,叫他们来陆地上行恶。”男人看着天空中那轮朦胧的圆月。“总有一天会终结的,一切都会终结的,总有一天我们会把莉莉丝的尸体钉在十字架上!”
       
        汽车的车顶,一个女人像蛇一样攀附在上面,她的长发逆着几十公里的风飘舞着,这是个比黑夜更神秘的女人,那张美丽的脸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为之发疯。
         “钉在十字架上?”女人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
         
         
         
         
  

连载至第3回

    第1回2 months, 1 week ago

    閃著月亮般銀光的一面銳利的鐮狀金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像切奶油一般從車頂砍進了駕駛座,濛濛的月光透過車頂撕裂的縫隙射入車內,車內的一切事物都罩上了一層月光構成的虛幻薄紗。那鐮狀物直直嵌入了駕駛的腦袋,駕駛他圓睜的怒目佈滿血絲,不相信自己竟然會輕易的殞命於此,失去力量的雙手想要撓抓那閃著月華的利刃,但撲了個空,整個人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癱軟下來。滾燙的鮮血噴濺到了牧師的臉上,血液特有的鐵鏽味鑽入了鼻腔,突如其來的驚嚇扭曲了牧師的表情。此時,車子失控打滑,往路肩衝去,輪胎與路面摩擦出大量火花,在柏油上拖曳出一道長長的胎痕。之後車身突然往下一沉又彈起,同一時間,牧師緊急跳車,他抱頭屈膝,保持傷害最小的姿勢,在堅硬的馬路上滾了幾圈後站起。這時方才失控的車子已經撞上護欄,停下了,牧師看到了爆開的後車廂以及

    -----飛雪連天 182886

    [挖]

    第2回2 months, 1 week ago


    -----飛雪連天 182886

    [挖]

    第3回2 months, 1 week ago

             以及一个飞扑而来的黑影。
             咔擦!血肉飞溅,剧痛刹那间扭曲了牧师的表情,牧师的整条右臂连带着半边肩膀都被黑影带着向后飞去。
             黑影落地,绿油油的眼睛里露出人性化的残忍光芒,拉长的狼脸上依稀可以看到阿道夫的影子。
             啪,啪,啪,清脆的脚步声不徐不疾,带着某种魔性的节奏,一个女人从爆炸的浓烟里步出,女人穿着刻意裁剪过的修女服,露出一对象牙般白皙圆润的长腿,银纸的十字架倒过来贴在她隆起的胸脯上,她的肩上扛着一根巨大的镰刀,近乎两米长,狰狞弯曲的刀刃反射着月光,像是盛着一湾清泉。 
             牧师的左手毫不犹豫地抬起手枪,对着女人扣动扳机。
             然而他的力量只来得及传到食指的指关节,银色的镰刀自上而下,切开了手枪和牧师的四根指头,鲜血争先恐后地从牧师四根指头的窟窿里逃窜出来。
             “再不用那个的话,会死的哦,人类。”女人把嘴附到牧师的耳边。
              “当民有难时!大君米迦勒的必站起来!”牧师的声音虚弱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凡名录在册上的!必得拯救!”
             牧师一把扯下十字架,把它插进自己的心脏。
              咕咚!清晰有力的心跳声响起,遥远的地方似乎传来婴儿初生的哭声。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我自你而来!因你成圣!”
               狼人在牧师的吟唱声中痛苦地嘶吼打滚。
               女人对着上升着,闪耀着太阳般光辉的牧师高高地举起镰刀,她背后的圆月突然变大了一倍。
               “来啊!米迦勒,大君米迦勒!让我见识一下你那有如太阳般的威仪!”

             

    -----吟游诗人 7808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