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贼戏子将军,少爷杀手木偶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马贼:马贼回到寨子的时候只看到一地的尸首,一个眯着眼睛的中年人站在满地的残肢里,看到马贼,恭敬地鞠了一躬。
            “小少爷,大将军派我来接您回家了。大将军已经请到京城最好的伶人,摆上了盛大的宴席来为您接风洗尘。”
   
戏子:妆容妖娆的柳叶红披上大红的戏袍,提起架子上的木枪,他从桌子上的匣子里拿出一个精铁锻造的枪头,按在木枪上。
            他要去杀大将军。

将军:大将军姜千秋独自坐在桌前饮酒,他讨厌这种名贵的酒,淡出鸟了,他喜欢沙场上喝的劣酒,混着风沙和自己喉咙里的血味儿,喝下肚子像火一样烧。
             即使是独处,大将军依然坐得笔直得像一杆枪,他身上每一寸肌肉随时都紧绷着力量,他眼中的每一丝神光都像刀子一样尖锐。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那个私生子,他邀遍权贵,大摆筵席,大摇大摆地接回私生子,只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岳父,那个权倾朝野,扶持自己上位,把自己当做提线木偶的老狐狸李衍朝。
             在沙场厮杀,在朝堂厮杀,这就是将军的宿命。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3 months ago

    [馬賊]
    「回去?那是不可能了,我跟將軍如今已沒有任何關係。」馬賊淡漠的吐出一字一句。

    「小少爺,我就老實說吧,這事由不得你。」中年人的眼睛瞇得更細了,嘴角噙笑,話語中充滿著自信,他微微晃動衣袖,露出手心暗藏的尖刺。

    見到尖刺,馬賊也抽刀而出。「正好!我現在就為同伴復仇...」突然,馬賊雙眼一花。

    「你...」

    「你中了迷魂香。」中年人笑道,「不放迷魂香,我要怎麼屠這個寨子?」

    [戲子]
    柳葉紅在戲台上舞了幾個槍花,台下的酒肆中人們喧囂鬧騰,除了一人,那人端坐不動,正是大將軍姜千秋。

    [將軍]
    姜千秋又喝了一口酒,但這淡如水的酒卻加深了他心中的煩悶,自己派出的差事為何還沒把私生子送到自己手中?

    -----飛雪連天 183255

    [挖]

    第2回3 months ago

    马贼:“李大人驾到!~”
                 出乎两人预料的,一个穿着大红蟒袍的太监居然在这时候走进寨子。
                 中年人不动声色地把尖刺藏回袖子里,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恭迎大公公!”
                 宫中的大太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中年人的额头上冒出细细的冷汗。
                 “该恭迎的不是咱家。”太监瞥了眼呆站在那里的马贼,“没听到咱家说话吗?李大人驾到!”
                 华贵至极的骄车被人抬进寨子,一只苍老的手掀开帐子。
                  “李大人?李衍朝?怎么会!”中年人的冷汗滴答滴答的落到地上。
                  “我听说这里有歹人行凶,大公公,你帮我看看,这两人哪个是歹人?”轿子里飘出淡淡的声音。
                  太监蹲下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然后径直走向伏在地上的中年人,他握住中年人的右手,轻轻一拉,就把他整个人拉了起来,袖袍滑落,露出里面的尖刺。
                  中年人心头大骇,这太监看似毫不着力的一拉,居然直接锁死了他全身上下的所有肌肉,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大人,这人就是凶手。”
                   “大人!大人!冤枉啊!这些人都是马贼!那个少年也是马贼啊!”中年人像小鸡一样被宦官提在手里。
                   “笑话,怎么是你杀马贼?倒不是马贼杀你?住在寨子里就是马贼吗!一派胡言!来人!给我把他绑了!”
                  “至于那位阻挡歹人的少年英雄,还请上来一叙。”

                   莫名其妙变成少年英雄的马贼和两位大人物一起坐在轿子里,显得有些拘谨。
                   李大人李衍朝的名字即使是三岁的小孩也该知道的,人们常说,李衍朝活着,龙椅上的那位也能只算是个二皇帝。如今见了李衍朝本人才明白那些不过是些谣传。
                    李衍朝和那位大宦官倒没有多过问他,而是开始讨论起国事民生,讨论起报君之事,纵使马贼这一门外汉也是听得心潮澎湃,在心中大叹社稷有这两位大人真是幸运。
                    不一会两人又聊到了姜千秋大将军,言语之间尽是无奈,皆在叹惋那大将军功成名就,却只懂压榨百姓,这两天又铺张浪费,大摆筵席。
                     两人说了一路大将军的罪行,马贼一路听得也是激愤难当,又想到自己的弟兄们都间接死在大将军手里,心中暗暗下了一个主意。
                     “两位大人,我看这也快到京城了,不知那大将军在何处摆的宴席?小的也想去见识一番他是何等的铺张。”

                     “李大人真是好心计,好手段!”宦官看着少年毅然远去的背影,不禁称赞。
                      “呵呵,下者用术,上者攻心。你平日都待在皇帝身边,也要多学着点。”李衍朝笑了笑,“来人!把那个歹人压上来!”
                     中年人跪在两人面前,满脸绝望之色。
                      “那封信是你派人送的?”中年人苦涩地问到。
                     “不错,正是我送的,看来你还不算蠢到家。”
                     中年人一声叹息,大将军吩咐他时本没有叫他伤人,只是他上路没多久便有佣人送来一封说是大将军写的信,让他顺手把那些马贼杀了,省的小少爷舍不得回来。他想那些马贼不过是蝼蚁般的人物,杀了便杀了,倒也没有多疑。
                      “你一定要杀大将军吗?”
                      “呵呵,当今朝堂,皇上怕我,大将军怕我,我却不怕皇上,也不怕大将军,只是皇上和大将军若是联起手来,那可就真让老夫夜不能寐了。”
                       “大将军是虎蝎般毒辣的人物,怎会对那戏子没有防备,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正抵在他心口的刀子,握在他儿子手里。”
                        中年人知道,李衍朝肯和自己说这么这么多,自己是必无幸理了。

    -----吟游诗人 7808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