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滴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早上醒来时,我听到了“滴…滴…滴”的声音。我被吓得赶紧爬起来四处翻找。结论,尽管难以置信,但我还是确认了,这个声音是通过骨传导,从我的心脏处传来的。

连载至第6回

    第9回1 month, 1 week ago

    怎么会?! 我再三检查,我的胸口没有任何伤痕,身体也感觉不到任何不适,好像体内的发出声响的物件本来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找不到答案,我决定出门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住在郊区,离市中心的大医院距离不短,平时也没有出租车会经过,所以只好拿起手机准备打车。咦?我的手机Sim卡信号随着所有的app都不见了!只能看到手机桌面的纯黑色背景上孤零零的数字时钟--9:00 是坏掉了吗?明明是新买的手机,偏偏在这种时候? “滴...叮...." 随着我心脏处传来的声音,手机屏幕的纯白数字时钟同时跳了一位数,映得我的脸色也有点苍白 8:59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8回1 month, 1 week ago

    我开始思考前往市区的最短路线,从这里前往市区,直线距离33公里,若以步行考虑,可能需要考虑到走40公里的情况。以1米每秒的步行速度看,需要11公里,用跑的方式这个距离体力上也不现实。至少先出门确认一下情况,例如邻居的情况。我打开门,还顺带思考着用什么台词来找他时,却发现他已经站在了门口,眼睛空洞地看着楼梯的方向,手里拿着手机。 “…哟——”我开口。 他转过脸看向我,似乎在笑,带着勉强的那种。正当他打算张开嘴巴时,他炸开了。当着我的面,先是身体裂开,然后像是所有东西都以一个地方为中心一般飞散而出,但是却没有爆炸的声音。血液一下子模糊了我的视线,只听到肉块与血落入地上的声音。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我拿着没有淋到的手背赶紧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面前的是血与肉混杂的一片,曾经无比熟悉带着灰的白墙与楼梯,但是别的内容一无损失,手机静静地落在地上。 为了避免他的手机入血,我飞身拿起了地上他的手机,然后擦了一下屏幕。再次按动开关键时,我看到的是与我手机类似,但又令人绝望的数字。 0:00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7回1 month, 1 week ago

    为什么会这样呢? 空气中盘绕的不祥霸道而蛮横的冲入我的鼻腔,钻入我的肺部,顺着血管萦绕着我搏动的心脏。 “咚,咚,嗒,嘀嗒……” 是我的心跳声?还是流逝的时间? 08:25。 我不能死。 08:16。 我要做点什么。 08:05。 总之时间已经不够我前往医院了,况且以邻居的情况来看极可能不止我一人有这种情况,甚至医生都自身难保,我得自救。 07:30。 快想想,怎样才能停止这该死的嘀嗒声,怎样才能停下…… 07:11。 嘀嗒……闹钟……电池……断电……断电? 07:08。 断电,220V交流电致死的接触时间长于1分钟,只要我让交流电通过我的身体,在致死前断开接触,就可能使体内的装置,或管它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失去作用。 05:13。 邻居家里有电钻,拜它所赐难得的周末总是难以入眠。 用尸体肉酱中翻找出的钥匙开门,快速的翻找出电钻。 03:34。 把木制靠背椅搬到浴室,踩着椅子用在邻居家顺便找到的螺丝刀将天花板下的热水器插座的外板卸下,金属插座完全暴露出来了。 01:45。 用电钻把椅子的三条腿钻成勉强支撑我体重的程度,再将电钻用电工胶带固定在最后一条腿的地面边,控制在一分钟内可以钻断椅子腿的距离。 01:21。 开启电钻,站上椅子,最后确认一眼时间,有点紧张,非常紧张,紧张到想转身逃跑。 0?:??。 伸出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6回1 month, 1 week ago

    嘶咚! 撕心裂肺的疼痛透过指尖传遍了我的身体。 嘶啪! 是电钻钻断椅脚的声音,我的身体往下一沈,但是手竟然无法顺势从电极上移开。 我太天真了,人类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电压,在接触电极的那一瞬间电流就痲痹了整个身体,连反射动作都无法做出。 我一瞬间失去意识,但意识又突然恢复,所有的疼痛都不翼而飞,我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来自自己被电得焦黑的躯体!但是手依旧无法离开电极! 什么情况? 我打量四周,发现邻居家浴室的排水孔钻出一条无以名状之物,他的形貌就像是【数据删除】一样,那一条东西正连接着我的背部。 然后,一张薄而黄的羊皮纸从排水孔中钻出,纸片散发着淡淡的紫光,慢慢的漂浮到我的眼前,我看到上面写满我从没见过多畸形文字,但我却能阅读! 羊皮纸上的第一句写着:“低贱的人类,成为我【数据删除】的家畜吧!”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5回1 month ago

    B市时间,中午11点38分。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330,刘培茄推着满载电池组的拖车,穿行在在仅剩的几个工作区内。 一种未知的模因正在席卷全球,人们从昏迷,或睡梦中苏醒后,他们将听见身体内传出嘀嗒声。 与此同时,他们周围的电子屏幕,无论从物理角度上看它们是否能运作,听见嘀嗒声的人们能从那些设备上看见不同的9分钟倒计时,当各个个体看到的倒计时结束时,他们的身体将从内而外的炸开,没有任何的物理原因。 刘培茄所猜测测的这种模因的触发条件是在6月22日,也就是今天,从无意识状态中恢复意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site里那些通宵工作的秃子们没有听到或感觉到任何的异常。 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沿着在第一波混乱后集中起来的幸存者工作区走廊,维护并确保每个匆忙设置在各个走廊中的斯特兰顿现实稳定锚正常工作,从而削弱乃至抵消这未知模因的影响,让那些触发了模因的site工作人员不至于当场爆炸。 走廊里时不时有神色匆匆的研究员跑过,或强作镇定,或惨白如纸。 虽说身为SCP基金会2级安保,但刘培茄对基金会的了解也寥寥可数,想知道事件的最新进展也只能看看路过人员的脸了,目前为止,刘培茄觉得事态可能快要失去控制了。 “呼……”刘培茄呼出一口气,慢慢推着拖车行走在寒咧冷光的通道里,他所看到的所有显示屏,都固定在00:07。 ——————————————————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51。 偌大的设施里,现在只有一间研究室里还有活人。 维系这间研究室的三台斯特兰顿现实稳定锚的电量正在缓慢而坚定的消耗。 “在其他同僚牺牲前,已经确认了,美国分部只有5个site能联系上。” “这个模因似乎是以一个地区占地面积最大的国家的首都时间为标准触发的。” “可是我们在昨天还能和美国分部正常联系。” “然而据美国分部幸存者的描述,他们在6月22日,也就是我们的6月21日这天,无法和任何非6月22日的地区进行联系,就像被隔离在世界之外,所有跨越时区的尝试包括但不限于民航、客船、空间站都因为各种偶然因素失败;我们联系上的,很可能只是模因影响造成的幻觉。” “现在的美洲地区和亚洲地区充斥着血肉怪物,这些怪物在收到深度模因影响的人眼中只是一片爆炸开的残肢碎肉,而在我们眼中,它们则是血肉模糊,身体扭曲的人形怪物。” “我们现在无法和欧洲的分部进行联系,就像昨天的美国分部无法和我们联系。” “博士,稳定锚电量还能维持2分钟。” “………感谢大家这么多年的同事,我十分荣幸与各位绅士度过最后的时间,愿诸君能荣登天堂,散会。”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4回3 weeks, 2 days ago

    滴...滴...滴... 盖亚从沈眠中甦醒,祂听到了从自己体内传来的奇怪声音。 “什么东西?”盖亚的面前出现了一段文字的灵视“0:01?到底...”盖亚还在困惑当中,然后祂发现一股诡异的能量从自己的中心涌现出来。 * “地球本身也已经被感染...”刘培茹眼前的频幕上不断跳出k级警报,代表人类正处于灭亡的危机之中。 “机械降神吧!让人类的文明重新来过!”一名研究员举手说道,“没有意义,整个地球都要炸开了!就算制造出新的人类,他们要站在哪里?”刘培茹咬着指甲回答道。 透过Site 偌大的落地玻璃窗往外看去,外头一望无际的平原被血色染红,绯红的浓稠液体不断冒出地表,“那是...血液?”,这是刘培茹人生中最后一句话。下一秒,地球爆炸了。 * “不愧是大地之神,这个大小还算凑合。”太阳系中原属于地球的轨道上,一团无以名状之物呢喃道,“话说,跟我签下契约的就你一个?”这团东西向身旁一个被紫光笼罩的人类询问,“对,只有我。”宇宙中现存的最后一个人类回答,他是未来所有人类的始祖,新世界的亚当,然而,眷顾他的不是上帝,而是【数据删除】。

    -----jielong_robot 238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