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朗特村【误】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Once upon a time 世界是由五座岛屿组成的,而每个岛屿上都有两个天赋异禀的少年或少女。 而在某一天,一个酒馆的伙计发现这十个最具有天赋的人在一张桌子上谈笑风生,手上都攥着一块密信一样的东西。

连载至第11回

    第1回2 years, 6 months ago

    [喜剧]

    伙计困惑地看向自己的老板,一个号称自己无所不知的胖子所坐着的地方。他的视线顺着肉山般庞大的身躯向上,却只看到那个装满传闻与知识的脑袋轻轻晃了晃。 终于,有了老板也不知道的事情!八十年过去了!终于赢得了这个赌注! 正当伙计为他重获自由而激动的时候,他的心脏咣当作响,选择了罢工。 少年少女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甚至也不太关心,密信中的讯息才是他们关注的。 老板一边给自己的老伙计重新上发条,一边重复他们的问题: “你们真的想知道为什么……灰化肥发黑会挥发,黑化肥挥发会发灰?”

    -----Octovus·Ano

    [挖]

    第2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战争]

    老板话音刚落,禁闭的大门被人敲了起来,夜色已暗,难道还有旅行者在外头流浪? 老板放下没上好发条的伙计,走近大门,在握着门把的一瞬间,老板变成了灰烬。 坐着的少年少女们还没反应过来,房子连同大门一起变成了灰烬。 今晚月色正好,在月亮的照耀下,这位肇事者的身影并没有显出应有的轮廓。 少年少女们拿起武器保护自己,嘴里还嘟囔着:“战争,开始了……”

    -----禽王

    [挖]

    第3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愤怒]

    很奇怪,整个酒吧里,就只有十位毫发未损的少年少女,与他们的桌子椅子随身物品还在,但密信竟然在他们的手里被烧掉。 他们看来,那人就是召唤自己来的神秘人物,而且力量极其强大! “说,把我们平野的圣女拐到哪里去了!”一位棕发少年手里并无武器,他旁边的另一个人却箭步冲上,那便是他的召唤灵了。 这样一看,整个酒吧里的天赋者只有九人,另一人大概就是那个所谓的圣女。 那黑影对召唤灵的攻击毫无惧意——他丝毫未动,召唤灵的剑锋却在他身前停驻。 周旁人定睛一看,门外的一株藤蔓直接穿过黑影的心脏部位,又把那棕发少年的召唤灵捅了个对穿。 少年心里一惊,黑影竟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而那藤蔓的攻击方式,又让他想到了被拐走的少女。 “我就暂且当做小哥在跟我说话吧。”泥土里,传出一个女人嗤笑的声音,“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 “在我的身体里。” 棕发少年咬紧了牙关,发出尖利的声响,双拳紧握甚至连手心都被自己的鲜血所染。 而他的身边,召唤灵的数量急剧增多,威压也急剧增强。

    -----Chotrins

    [挖]

    Chotrins:求求你们给这个少年少女和女人起个名吧x

    第4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怪事]

    其余八人默默散出空间给棕发少年的召唤灵,却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所以说黑化肥和灰化肥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是没什么结论。”黑发红眼的少年拍去手套上残留的灰烬,扭头对门外做了个鬼脸,“史官你怎么看外面这东西?” 被提到的少年推了推眼镜,没有回答。反而是他手边的少女抢先开口:“呵呵,叶辉你手痒就上去自己打,别拉我们家史官下水好不好。” 叶辉啧了一声,大步向前,喝了一声:“我来助你。” 只随着他一声怒喝,周围瞬时燃起一圈大火,包围了曾是客栈的地方,连旷野也照的一片通明起来。 光照之下黑影逐渐萎靡竟然就这么消失了,刺穿守护灵的藤蔓着了火,藤蔓的主人仍然不见踪迹。棕发少年失却了目标,狠狠地瞪了一眼来帮忙的叶辉,一时间不知该往哪里去追。 其余人仍旧是冷眼旁观的姿态,显得格外奇怪。 “恐怕……被调包或是附体夺舍的,不只是你家的圣女啊。”突然之间,史官朝着棕发少年走了一步,看向其他人,悠悠地下了结论。

    -----Octovus·Ano

    [挖]

    Octovus·Ano:黑发红眼 用火 叶辉

    Octovus·Ano:史官的少女是史官的护卫,以上

    Windandmiss:强势围观~

    Chotrins:W的名字很眼熟x不会是自己人吧?

    第5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悲惨]

    “……” 叶辉察觉到在一角的灰烬里发出了动静。 “安静。”一同发现异常的史官命令身边的人安静。 “刷拉…刷拉……”灰烬动静越来越大,少年少女握紧手中的武器,汗在手心里不停的流。 “……”灰烬停止动静,月亮也被云朵遮了起来,周围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停止了?不过,为什么忽然这么黑啊?史官?你在哪?”史官的少女,名字叫阎彩。 阎彩开始在周围摸索,往前一步就踢到了点什么东西。阎彩把自己身上携带的火种拿出来点亮,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唉?这个……史官你,怎么睡在地上啊?喂,刚才见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你可是我的随从啊,主人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 少女的哽咽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凄凉,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个名为史官人,只剩下一颗头而已。 阎彩在史官的边上放下火种,拍拍手三下,拿出另一个火种寻找另外的人。 遮住月亮的云层散开了,少女的眼睛渐渐看清周围……

    -----禽王

    [挖]

    第6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战争]

    阎彩划开火种,借着余烬看到了周旁的景象。 灰烬洒满了废墟之上,除了自己,其它所有人的身上都浮着一层熟悉的灰气。 她很熟悉这种气息,却反而因熟悉而愈发恐惧—— 那招数只有史官才能发出,但是气息的浓度比往常更甚。 阎彩回过头,在地上的角落里看不到史官,她以为他被灰烬侵蚀了。 然而那脑袋的瞳孔散着紫色,就浮现在自己的脑后,是看不见的。 随着紫光里黑雾的漫散,那七人的杀意便越浓。 阎彩听到了拔剑的声音,召唤灵出现的声音,火器上膛的声音…… 而每人的目标都是彼此,也是照着暴戾的本性来厮杀。 一旁的花瓣中浮现一只眼珠。 它向所有大陆的王播放互相杀戮的场景。 地底里有了笑声,是那个女人的。 “战争还真的是要开始了。”

    -----Chotrins

    [挖]

    第7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悲惨]

    “这……这是什么?!” 宫殿的的墙壁上流下大量的血 “怎么会有这种事!我们的天赋者为什么会相互残杀!”” 女人的笑声在各个宫殿响起,这使大臣们不由得颤抖 “请务必认真观看。” 观看? 众人把阎彩围在中间 “你身边的那个人,想要杀了我们让你离开。” “阎彩,你这算盘打的可真是妙啊” 他们围着阎彩笑着,跳着 他们笑着对阎彩下了死刑 “这样的阴谋家应该被处决。” 她被武器贯穿,血被众人踩在脚下。 开始吧……夕阳一般的红色啊!

    -----FIFA

    [挖]

    第8回2 years, 6 months ago

    [悲惨]

    叶辉已摇摇欲坠。他拨开斜刺过来的一杆长枪,干脆利落地用一团火堵住了对方临终的惨叫。 他站到了最后,不负他继承的战神之名。 随后他才恢复丁点清醒,看清攻击他的究竟是不是敌国的刺客。 烧焦的头颅之下,是穿着与他相同服饰的身躯——那是他的同乡。 茫然中他环顾四周,却发现遍地尸首,全都穿着天赋者的衣袍。 此时此刻,星空之下,他竟是唯二站着的人之一,另一个,却不是参与残杀的天赋者。 “嘘……”不知何时上完了发条的伙计用手指抵住嘴唇,周边的空间随着他的声音变得凝滞。一道强有力的结界包裹住两人,温和地熄灭了叶辉的火焰。叶辉抵抗这种无形的压力片刻之后选择了放弃,他感觉到这个悄无声息加入战局的家伙没有敌意。 “你站在哪边?”叶辉问道。“我们这边,还是……” “灰化肥发黑会挥发,黑化肥挥发会发灰。”伙计重复了一遍神秘短句,怜悯地看着叶辉:“你们这一代竟没有任何人想到,甚至连拥有传承的史官也……” “史官……”叶辉低下头,试图去找史官的头颅,但厮杀中,那颗头颅早已失去了踪迹,最早受害的阎彩也已面目全非。战斗的记忆涌现上来,彻底的清醒同时也带来如山倒般的懊悔之情。他从未想过终有一日会以这种方式与挚友诀别。 那女人可恨! “那女人只想挑起战争,你赢不了她。”伙计仍旧怜悯地看着他,“我设下结界,只为了让你有一线生机留存,若你不愿就此改头换面隐姓埋名,恐怕到最后也是不得善终。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参破这两句的秘密,除非你能找到她续命的根基并加以断绝,否则这悲剧又会代代轮回!”伙计精钢铸成的脸竟然浮出苦笑,“三百年前的战争中,我们功败垂成,只剩我和那时的史官苟延残喘到如今,现在只有你,你能做什么!” “我……”叶辉一时语塞,只好低头。 他再抬头时,尸首,伙计,甚至连旷野亦消失。眼前一片汪洋,他独自立于海岸边。 隔岸传来了应战的号角声。

    -----Octovus·Ano

    [挖]

    第9回2 years, 6 months ago

    [绝处逢生]

    叶辉并未产生对这场战斗的任何疑问——如果天赋者自相残杀的事情被了解,这种刀兵相见的战争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他并不是傻子,熟悉战斗的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记得一件事:自己杀过的人的数量。 如果除了自己,所有人都被杀。 少了一个。 自己感受到生命的消逝数量少了一个。 尸体的数量也同样。 他向尸体看去,都可以看清脸孔,最后得出结果。 萨瓦的女祭司失踪了。 叶辉只觉眼前一晃,自己脚下真的成了自己的脚下——他现在站在流云之上。 “我看到了。”叶辉的旁边俨然是那失踪的人,他依旧没有惊讶,这种事发生得多了。 萨瓦地处极东,气的储存向来最多,女祭司的能力便是“空间”。 “看到什么?” “你们发生的事,下面攻来的人。” “有什么相同点吗?” “有的。”祭司指向两军统领处,叶辉不由惊骇:统领们的脸上满是灰烬与血液。 “为什么把我弄上来?” “你在下面会死的。” 叶辉看到, 自己刚才所站之处, 殷红的藤蔓铺满地面。

    -----Chotrins

    [挖]

    第10回2 years, 6 months ago

    [绝处逢生]

    “那也就是说,我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祭司扫了叶辉一眼,挥手唤出巨大的圆镜。 “如果我现在把你放回去,你就会这样。” 镜子里的景象是被鲜红藤蔓覆盖的大地,叶辉甚至看到了充当藤蔓养料的其他天赋者。 叶辉尽量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发问 “那岛上的人们也被吞噬了吗?” “这只是一部分,藤蔓的生长需要时间……和养料。” 祭司收起圆镜,慢悠悠的留下一句话走远了。 “你想要如何救赎?”

    -----FIFA

    [挖]

    第11回2 years, 5 months ago

    [恋爱]

    在传说中,有一个神奇的法术,那就是和各种不同的人恋爱,来加强自己的力量,实现任意的三个愿望 难道自己就要成为一个人渣?叶辉不愿意,可目前只有这一种办法了。 但是,这只是记录在书上的,无数年前的故事罢了,叶辉握紧拳头,颤抖着对祭司说 “我…我会通过恋爱,来救赎的”

    -----甘楽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