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世非光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我左手边水蓝色头发的娇小女生是最近交换到我家的国外学生艾莉亚,而紧抱着右手的少女则是我的青梅竹马念荷,她有一头柔顺的樱色长发。从刚才开始,念荷就死抓着我的右手不放,并且皱着眉头瞪着艾莉亚,她跟艾莉亚之间有什么心结吗?可是今天应该是念荷第一次碰到艾莉亚啊。念荷个性温和,对谁都是一副懒洋洋的笑脸,没想到竟然会对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充满敌意。“笑青,等一下陪我去校门口那间很fancy的茶室坐坐好吗?就我们两个人。”艾莉亚似乎并不顾虑念荷的表情,笑着对我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准!”念荷突然用力地把我拉向她。
by Aprilord

连载至第3回

    第9回4 months, 2 weeks ago

    我非常惊讶地看着念荷,虽然不知道念荷反感艾莉亚的理由,还是没有选择让念荷不开心,有些歉意地对艾莉亚笑了笑:“抱歉啊,艾莉亚,我今天要早一点回家,就不能陪你去茶室了。” “没关系。”艾莉亚好脾气地笑了笑,“那我自己去就好。”说完,她就自己走了。 我和念荷走在回家的路上:“念荷,你不是第一次见艾莉亚吗?怎么这么讨厌她?难道你们认识?” 念荷一脸烦躁:“没有!我才不认识她!青青,你离她远一点。” “那你怎么这么排斥她?”我有些无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对一个人这么讨厌。” “哎呀,反正就是讨厌她,气场不合吧!别说她了。我告诉你啊,我妈妈······” 落日的余光洒在我们身后,营造出一种暖融融的美感,把一切复杂的矛盾遮掩。如果这时的我知道,念荷会因为艾莉亚而从我的世界消失,那我就不会理会艾莉亚了,可是,世间没有‘’早知道‘’。
    by 真心无悔❀爱无痕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8回4 months, 2 weeks ago

    当初念荷已经通过《另一个我》这个悬疑故事隐晦地告诉我了,可我没发现。念荷讲完这个故事留下眼泪时,我还说她一句莫名其妙,现在看来真想痛扁一顿自己。 如果我那时的我知道,念荷会因为艾莉亚而从我的世界消失,那我就不会理会艾莉亚,可是,世间没有“早知道”。 我又一次在心里碎碎念着,但眼睛也没闲着,仍阅着念荷给我的信。念荷在信写了好多在平时我根本不会相信的事物,比如《山海经》里记载的世界确实存在,有时还会和我们所处的时空发生交汇又或者民间传闻的怪奇之事并非皆是虚假,其中亦有真实。但现在的我沉浸于失去念荷的悲伤之中,希望信里所述皆为真,能从中找到挽回念荷的方法。在这偏激的执念下,我向在信里被多次警告的虽能实现生灵之愿望,但必引发更糟糕之事的存在祈祷,祈祷使念荷重现于世。 虽不知如何与其发生联系,但我就这样不知疲惫地念诵的祂的尊名与自己的愿望,竟然不可思议地得到祂的响应。 果然愿望确确实实地被实现了,没有被扭曲,是相对正常地实现。但相应的更糟糕的事也发生了,我看着那糟糕的事,十分悔恨,我为何如此草率地许下使念荷重现于世的愿望。眼前是突兀出现的念荷死去多天的尸体,以及脑海诡异出现的对于那更糟糕的事的详情。
    by 清心浊殇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7回4 months, 2 weeks ago

    “盛世之中,才会有Phoenix ,你知道吗?杨笑青,顾念荷就是这只Phoenix。” 艾莉亚站在河堤看着我,背对着一轮通红的夕阳,风一阵阵吹来,她水蓝色的发丝被吹散,露出尖尖的耳朵。河面反射夕阳,波光粼粼,这些光点透过艾莉亚发丝间的缝隙散射开来。我感觉到,感觉到艾莉亚不属于我从小认知的世界。尖尖的耳朵,和令我不解的言语,让我想起托尔金或娥苏拉的笔下的奇幻故事。娇小的艾莉亚如今挂着一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认真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夕阳的关系,她的眼睛呈现一种淡淡的鹅黄。 “笑青,如果你还想再见到顾念荷,那就必须帮助我,让盛事再现。” 艾莉亚弹了一个响指,从我脚下的地面开始,地层一片一片变得透明,最后透过岩浆,我隐约看到岩浆的中心有一座宫殿。 “顾念荷并没有死,她的灵依然住在炎宫里,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间宫殿。她的肉身只能存在于盛事的空气之中,只要我们让盛事重返,她必会再临。” 艾莉亚对我伸出右手,鹅黄色的眼眸逐渐湿润。 “呐,帮帮我好吗?我只剩下你了。” 一滴眼泪顺着她红润的脸颊滑落下来。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