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游戏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2500年,疼逊推出了融合了人类最高科技的游戏,在这款游戏你可以选择前往各个世界体验新的人生,我有幸买到了这款游戏的游戏仓,进入游戏仓并登录,眼前浮现了这样几行字:
欢迎游玩本游戏,
在本游戏中你可以前往自己喜欢的世界体验新的世界,
目前已推出的世界:
1、横刀立马快意恩仇的江湖
2、从零开始在体验一次真实人生的地球online
3、剑技与魔法交错,巨龙翱翔在空的异世界
4、勾心斗角,各路诸侯各怀鬼胎的古代
5、人类科技水平飞速提升,甚至飞入星空的未来
6、社会文明崩坏,由于种种原因引发的末日

请选择您的游戏世界

连载至第4回

    第1回3 months, 1 week ago

     [你选择了1:横刀立马快意恩仇的江湖]

     [正在导入…]

     [导入完成,请开始你的游戏…]

      我睁开眼,脑后锥刺般的痛苦让我的视线模糊了一瞬。我用力地眨了眨眼,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夜色昏沉,雨声哗啦,狂风卷着树叶在雨中呼啸,但这一切都发生在庙外,是的,即便是一座屋顶破了大洞,四下漏风的庙宇,也足以为自己提供一些庇护。

      只不过躺在冰凉青石板地上的自己没有感觉丝毫温暖罢了。

      我缓慢地坐起身,无处不在的疼痛让我几乎怀疑自己是被人暴打一顿后丢弃在这里。一阵风吹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脑后的肿痛越发明显,我抬起手试探着摸了摸,却在指尖触碰到那鼓起的大包时疼得“嗷”一声叫了出来。与此同时,早在一  开始就该出现的背景介绍终于涌上脑海。

     [姓名:王二狗(真实姓名可随后自取)]

     [身份:青州县西北胡同乞丐头李大虎小徒弟(可更改)]

     [背景介绍:十五年前,武林盟主燕立峰率众门派联合弟子围剿日月教,一举攻破魔教圣地,自此武林和平长达十几年。然而,最近几年却是暗流涌动,各小门派镇派功法接连失 窃,终于,一个月前,七大门派之一峨眉派核心功法玉女剑法一夜失踪,             “魔教归来”的论调喧嚣江湖….]

     [线索:你是十五年前李大虎在青州县口捡到的一名弃婴,裹着蓝底黄花的襁褓,被子夹层里有一枚成色一般的玉牌,上刻有一个“王”字]

     [主线:寻找身世]

     [支线:未开启]

     [目前:两天前,你正和师傅在胡同口乞讨时,三名黑衣人从天而降,将你和师傅拖入小黑巷。你只感觉到后脑勺一痛,便失去知觉,醒来之后发现身处青州县外两三里地的小破庙中,师傅不见踪影。]

     [友情提示:你已经两天没有进食,饥饿值已临警戒线]

     ……

     [支线1:寻找食物(奖励:焕然一新----病病飞走哦~]

       随着最后一点信息显现出来,一阵“咕噜~”声果然从肚子里传出。我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道“不管怎样,先找点东西吃吧。”

      “苍天啊,我这非酋什么时候可以欧一次,明明在论坛上看他们抽出的都是皇子啊,少掌门什么的,怎么轮到我就是乞!丐!”我一边小声哀嚎着,一边观察这座破庙。

       没有丝毫意外,这座小庙已经残破到几乎在暴雨下摇摇欲塌。只剩下一半的木门在寒风的灌入下一开一合,发出“吱呀”的声响。庙内没有蜡烛,唯一的光亮来源于庙外的月光,加上摇晃着的树枝的阴影显得狰狞可惧。原本应在供台上摆放着的佛像七歪八倒,泥塑的表皮裂开好几道缝隙。案台上的果盘早已结满蜘蛛网,空空如也,看起来好像找不到什么吃的了。

      “不会吧,难道我真要再饿一晚上?”,我摇摇头,缓步踱到庙口,打开仅剩一半的门,大风夹着细雨迎面朝你打来。

       看着天气,我暂时是没有办法回到青州县了。

       忽然,我眼睛眯起来,定睛一看,远处的树林间像是有模糊的一大群人影,而且正在向小庙靠近。


    -----白鹿啊 22012【 开发脑洞lalalalala】

    [挖]

    第2回3 months ago

           随着那群身影越来越近,透过层层的雨幕,我辨认出一共有七人,都身着黑衣!
           我倒吸一口气,不由得感慨起自己的命运颠簸,以及...对人品的怀疑,我强忍着心中流出的泪花,想起了之前所遭遇的,头上的疼痛,肚子的饥饿,啊啊啊啊啊!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气啊!我的眼神愈发的坚定,似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
           “快躲起来啊!”我惨叫一声,向四周一看,马上锁定了庙宇偏僻处的一座破石像,“就你了!”我急忙趴到石像背后,聆听着声音。不到半柱香时间,就听得门口略显嘈杂的声音。“他们进来了!”我绷直身子,就差一点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呼~什么鬼天气啊。”一道浑厚的声音抱怨道。“别抱怨了,还得感谢小师弟呢,要不是他占卜过天气,咱们五个老爷们还行,两个师妹要是淋病了,咱们可谁都担当不起。”不同于刚才那人的声音道。“得了吧,你们几个在宗门里欺负我欺负的还少啊!不过确实要感谢小师弟,不仅卜出了时间,连雨量都算好了,这咱们才带上了这几件辟水衣。”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呵呵,没什么啦其实,如果你们也研读完精水经的话,你们也行的!”又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说道。“算了算了,看见那些书本就头大,能学进去的就不是人!哦不不不,我不是骂你啊小师弟!”还是那个浑厚的声音叫道。“不会说话就别说,真是和你师傅一个德行!”一道明显冷冽的女声说道。-----
           可真是热闹啊...我想道。不过看他们这样子,应该不是来找我的,嗯....要不再仔细看一看?
           我用手扶住石像,刚想从上面一些个小洞往外看,就听耳边轰隆一声,石像....塌了...竟然塌了....
           命运为何待我如此不公啊,我在心里呐喊着,缓缓向前看去,只见七双冷厉的目光射向自己....
           

    -----Oxygen 987

    [挖]

    第3回2 months, 1 week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77)

       冷静.. 我要冷静,在这种情况下 任何可疑的举动都有可能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我首先要做的 并不是扭头逃出寺庙,而是想办法最大程度的降低对方的警戒。

      想到这里,“王二狗”突然放松了对身体的控制,双腿一软 狼狈的朝着背后的水坑跌去..

      只听“砰”的一道闷声响起,
    王二狗顿时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摔了个七零八落,但他没有精力去确认身体现在的状况,只得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手脚并用的退后着。

      他就样仰着身子 在地面上像是蟑螂一样快速的“爬行”,一边从口中发出些带着不明呓语的惊叫,直至撞破了身后的半面残壁,这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片刻后,看着蜷缩在碎石中衣衫褴褛,神似疯癫的王二狗, 黑衣人一众 皆是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就在这时,那道冷冽的女声却是再次响了起来:

    “此地常年失修,莫说是香客,恐怕就连庙中原本那些和尚都早已离去;如此说来.. 被乞丐当做安身之所却也在正常不过了。”

    这人如是说完 便不在顾及他人反应如何,解开细绳 将斗笠卸下后,自说自话的到一旁休息去了。

      剩下的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其实他们心中的疑虑已然被方才的一番话语打消了大半,只是顾及领队的面皮而一时没有行动罢了;眼看着气氛就快陷入僵局,一只壮实的手臂却从人群中挤出来 随意的挥了挥,接着 就是一道粗犷的嗓音阵阵钻入了众人的耳中:

    “——都各自歇息去吧,待雨停后还得赶路哩!”

    ...

      看着眼前忙碌的黑衣人一众,“王二狗”不自觉摸了摸还没长出胡须的下巴;说实话,对于这些人所展现出的本领 他不禁感到吃惊。
    “有人掌间催火,引燃柴薪;有人一跃数丈,于高处巡视周遭;亦有人盘膝而坐,捣弄卦象 掐指算计。
      如此说来,若是能从这些人口中套出些许“无关紧要”的小事,想必自己今后的路也会好走许多.. ”

      王二狗暗自打着算盘,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涌上了心头,惊得他一个激灵,心中在无其它念想;抬起头来看,果不其然  一双冰凉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糟了!”

    王二狗一时间心如乱麻,不断的思考着自己之前的“演出”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一边 刚从外边回来的壮汉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来到男子的身旁 开口询问道:
    “怎么了,师弟?有何怪异之处?”

      被称作师弟的冷面小生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转向了王二狗所在的地方。见此景,那虬髯壮汉不禁挑了挑眉头,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你怀疑.. ”

      没等壮汉说完,那小生已经向前迈出了步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究竟如何,一试便知。”

    ...

      此时的王二狗已是冷静了下来,正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对方。那青年人看似毫无防备的走着,实际上一只手却随时处于能够拔出武器的状态;此人在引诱自己!王二狗任凭汗珠从鼻尖滴落,设想着对方的意图:若是此刻转身离去,必定会坐实对方的猜疑,以此地的人数来看 自己恐怕是插翅难逃;而假使自己能够成功偷袭对方,结果也未必会好到哪儿去..   他注意到,从刚才开始便不在言语的几名黑衣人,此时,手掌都藏于袖袍之间,并且时刻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王二狗的脑子飞快的转着,背后的衣衫浸湿了大片;但与因咬破下唇而显得苍白的脸庞相反,那抹深藏在眸子中的狠色却是愈发浓烈了;看着已在身前站定的黑衣人,王二狗的心中已然有了觉悟:

    “我本不想使出这招的,——但!这是你们逼我的!”

      那冷面小生刚想开口,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不自禁抽了下鼻子,而后神色迅速转为了厌恶;烦躁的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去了。

      远处的几人开先还看得不太明了,但片刻后,从王二狗胯间淌出的那条小溪 却为众人释明了一切。

      没错,王二狗他

    ————漏了。






    -----Toukou 102772

    [挖]

    Toukou:彪形大汉-大师兄 冷面剑眉-二师兄 谦恭仁厚-三师弟 虎头虎脑-四师弟 聪明伶俐-小师弟 口轻舌薄-大师姐 古灵精怪-小师妹

    咣咣咣:wdm,这就是江湖?爱了爱了(掌间催火、倒弄卦象,这得是中武世界的程度了吧……)

    第4回2 months, 1 week ago

    (咣咣咣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50)

       几人不去看他,这样的傻子不值得他们多留意。
       王二狗狠狠地松了口,看来他猜地没错,这个世界的武者还是很要面子的,嘿!(嘲讽脸)命都要没了还要面子做什么,哎?不对啊,我不是玩家来的吗?为什么要怕他们几个npc啊!?瞥了一眼围坐在火堆旁的那几个人,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方才在掌中跃动的火焰,enn……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吧,等我练就神功一定要干你们一百遍呐一百遍哦!
       “咕噜!”肚子发出了抗议,看了几眼支线任务,又摸了摸只剩一层皮的肚子,王二狗低头翻起了砖石,口中还喃喃着:“吃,吃的,饿!吃……”不一会儿,左手中便有了满满一大把吃食,黄的绿的、白的黑的,好不热闹。
       右手食指和拇指捏起一只蠕动弹跳的长虫,眼睛余光看着远处的几个人影,王二狗心一横,直接张嘴咬了过去。“哦~这味道……怎么连吃虫子的五感都能模拟?!这游戏开发人员tmd不会还试吃了吧我艹!”心中亲切问候着开发人员的祖宗,王二狗手上不停,一只只虫子入嘴,一时间汁液与断腿齐飞,虫鸣共呜咽一色,够劲儿! “还别说,26世纪的人什么没吃过,不过我这生吃虫子也算是第一人了吧~”王二狗苦中作乐地想着。
       “嗝……!”待手上只剩下几只绝望到躺尸的屁虫后,王二狗终于吃饱了。哦,不对,是支线任务终于显示为已完成的模样了,王二狗挖了个坑将最后的晚餐埋了起来,上面还压了块砖头。兴奋地搓了搓小手,他轻轻点击面前因为任务完成而自动弹出的系统弹窗。
       [支线1已完成,正在结算中]
       [奖励:焕然一新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弹窗关闭,王二狗身上泛起了乳白色的毫光,各处伤痛转瞬间消失,从身体某处涌起一波波的快感,他舒服地呻吟出声,“嗯啊!哦,唔”火堆旁的众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王二狗赶忙止住了声音。
       “小子,你刚刚吃了什么?”刚才的壮汉如同瞬移般来到王二狗身后,低声问道。察觉到顶在腰间的硬物,王二狗瞬间满头大汗,颤颤巍巍抓起了一只吞咽时掉在地上的可怜虫,转头伸了壮汉的面前,“吃,吃”边说还边甩着虫子作势要往壮汉脸上丢。
       “啪”壮汉大师兄直接用剑鞘把那虫子击成一摊,“别演戏了,就算你刚才是傻子,灵光灌体后也不会是傻子了。”大师兄深深地看了王二狗一眼,转身向火堆走去。
       “四师弟,你去把他找到的虫子都搜集起来。”冷面二师兄闭眼说道。
       “啊?为什么是我去啊!”四师弟有些摸不着头脑。
       “废话,你不去难道小师弟去啊!”冷面二师兄睁开眼。
       看着开眼的二师兄,四师弟只好认怂,把王二狗藏起来的虫子都装进了布袋里,毕了,还扔给他一个白面馒头。
       “谢,谢谢”
       摆了摆手,四师弟不带走一片云彩。
       抱着馒头呆呆地坐了一宿,王二狗不得不佩服这些武者的定力,盘坐在火堆旁一坐就是一夜,那个疑似小师弟的家伙也是,竟然鼓捣了一天的卦象。
       第二天天还没亮,小师弟好奇地看着王二狗:“你怎么不睡?”
       “我!不!用!睡!觉!”王二狗底气十足。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玩游戏就相当于睡觉!怎么样?有没有被吓到哇,嘎嘎嘎。
       “哦~”
       哦?你不是应该很惊讶才对吗?这种反应……什么情况!王二狗觉得某球状物有些痛。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围坐的六人同时睁开了眼,其中一个一看就涉世未深、玩心未消的女孩看着他,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你以后就跟着我们吧,等我们这次把世俗界的几个魔人除掉就带你回宗门拜师。”
       [支线2:跟随神秘人物,时间未知(奖励:神秘宗门弟子身份)]
       “没问题!”看着面板弹出的任务,王二狗激动不已。
       “你叫什么名字?”
       “王二……”面板弹出,姓名一栏光标闪动,不知名的人物赶紧闭嘴,想了想后试探地道:“艾米莉亚是我老婆!?”
      [非法字符]
       眼前的世界凝固,时光倒流。
       “你叫什么名字?”
       啧,又是这样。不知名的人物鄙视了世界之外的存在一番,“麻!花!疼!”
      [非法字符]
      [达成隐藏成就:知法犯法(效果:相同的攻击方式会对你造成10%的伤害叠加,最高无上限!)]
       嘶!不知名的人物倒吸一口凉气。
       “你叫什么名字?”
       “我tm还玩个屁!?老子不伺候了!”
       小明直接直挺挺地在游戏仓中坐了起来,强制登出,虽然这样可能会丢失游戏进度,但他不在乎了,大不了重玩儿。挥手在面前召出论坛界面,他直接把这个隐藏成就的截图给贴了上去,顺便问候开发人员全家。
       “继续游戏!虫子不能白吃,我今天就和你肛到底了!”
       “你,刚刚是下线了吗?”面前的少女歪头打量着他,眼中似乎蕴含着莫名的光彩。
       小明直觉一股凉气从尾椎直窜天灵盖,慌慌张张地打开系统面板,然后登出。在游戏仓中躺了一会儿,待那凉意消散,他才新建了一个存档重新开始游戏。

       [你选择了1:横刀立马快意恩仇的江湖]
       [正在导入…]
       [导入完成,请开始你的游戏…]

       一座破庙之中,小明捂着脑后的大包坐起身。冰凉的地面缓缓带走身体的余温,庙外狂风大作,暴雨混合着树叶击打屋顶的瓦片,传来清脆的声响。伴随着熟悉的背景介绍和弹出的支线任务,小明晃晃悠悠地走到庙口,耳边除了风声、雨声,似乎还能听到怪异的呼啸声。
       飒!
       在一瞬间的恍惚过后,面前出现了熟悉的七道黑影,当中一人掀起斗笠上垂下的轻纱,幽幽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咣咣咣 12776 [展开注释]

    七人有心灵沟通的能力。所以小师妹看似没有和其他六人沟通直接就让“王二狗”跟着他们,其实是早就在夜里盘坐的时候众人心神交流定下的。 我设定的是七人知道玩家这种存在,并且可以一定程度上免疫游戏的回档、重开(重新开始)。至于是所有玩家都遇到这类情况还是只有小明遇到、是疼讯公司的设定还是npc的异变,就看后面人怎么接了。 然后小师弟有卜卦的能力,那么开局他们去破庙其实就是为了找王二狗这个异类,开头的一番轻视、怀疑都是在试探,直到看到“灵光灌体”的异象才确定王二狗就是玩家。 (七人,莫名想到七剑下天山,有没有!)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