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捡到了一支神奇的笔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前情提要
”并没有回答为什么一个作家会和老板有交道,叶文星继续说:“之前我骗了你,我并没有帮你预估你父母的所在,那是亲手写的,为的是带你过来
序章
一个男人,捡到了一支笔。 正常人谁会捡路上的一支笔呢?即使是这么一支制作精良,看起来经久耐用,拿在手里颇有档次的笔。 但结果他就是捡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支笔,似乎有一种吸引力,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这支笔就是他丢的。

连载至第18回

    第1回3 years, 1 month ago

    [None]

    没有人喜欢这种感觉。。扭曲的灯光处走来一个人?

    -----许愿灯的吊唁 110

    [埋] [挖]

    第3回3 years, 1 month ago

    [None]

    更诡异的是,那人的手上也握着一支笔!他头皮一麻,低头一看,那只笔跟自己手上这只一模一样。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在不断缩短,哒,哒,哒.......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就在两人即将撞上的一瞬间,一场大雨倾盆而下,那人用手中的笔对他指了一下,随后便在雨中化成了泡影。他情不自禁握紧了手中的笔。不对!手上握着的绝对不是笔......

    -----陆寝寝 110

    [挖]

    第3回3 years, 1 month ago

    [None]

    笔上浮夸的飘着了隐隐发光的符文,他拿着这支笔的时候,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丝莫名其妙信息。 “杀掉……所有拥有这支笔的人,方法是,用笔尖点在他的脑门上。” 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上的这支笔。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4回3 years ago

    [None]

    呼 男人从床上惊醒 什么嘛原来是做梦 视线转移到桌子上又看到了那支笔

    -----渣渣渣 367

    [挖]

    第5回3 years ago

    [None]

    突然间,躺着的笔,duang的一声弹了起来,由于弹速太快而来回颤动发出嗡嗡的声响,最后停住了,笔直地站在桌子上,像是周一早晨操场上的国旗

    -----feifei 42814

    [挖]

    第6回3 years ago

    [None]

    我伸出手,握住了这只矗立的笔。 刹那间,一股信息流入脑内。 :使用这支笔写字。使用两个特别的符号分别作为开头和结尾,在符号内的信息将在写完结尾符的瞬间,该信息将成为方圆π米内的人的常识。 我愣住了,瞬间陷入了思考。 意思是说,这支笔具有一定程度上的超能力!而这个超能力,其他的拥有者也有,虽然不强,也不尽相同,但是使用得当绝对十分恐怖。 比如自己,就能在咖啡厅悠闲的喝茶,然后让身边的人成为自己绝对忠诚的奴隶! 但我绝不是这么缺德的人。 而且使用这种能力可能成为,持有者的标志而被人所知道。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7回3 years ago

    [None]

    我心中异常激动,握住那只笔,继续读取余下的信息…… 咖啡店里的人不多,但好在安全。店里,有一群年轻人在聊天,窗边坐着一对情侣,一位孤独的老人坐在角落。 我握住兜里的笔,手心微微沁出一层细汗,我试图掩饰住自己的紧张,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 我回想起那两个符号,起始符和休止符,分别是=和@ 我拿起笔,金属笔尖在洁白的纸页上微微颤抖着。 =方圆五米内,依照年龄顺序,依次点一杯意式特浓@ 画上休止符的那一刻,我开始观察人们的反应。 一位刚刚路过的小孩儿,拖着父母进了咖啡厅。 接着,那群年轻人也点了一桌,正打赌谁喝的多。然后那对情侣也分别点了一杯。那对夫妻带着孩子折返了回来…… 我看着最后那位老人叫了服务员,于是觉得没有必要再观察下去,起身准备离开。 “先生,等一等。”我走到门口时被那位服务员叫住了,我转过身,她递给我一张纸条,“这是那位先生给你的。“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角落里的那位老人也在看着我,老人的手中居然把玩着一支笔,一支制作精良的钢笔! 我心中不住的打着鼓,颤巍巍的将纸条打开……

    -----xfool 3992

    [挖]

    第8回3 years ago

    打开纸条,看到的似乎是一张画,画旁边有着极为精美的边框绘画,极度优雅。而边框内,则是密密麻 麻的文字。 一条笔直的横线在最上方规划出了一行字的空隙,可以看到这行写着:那个人是否拥有神奇的笔?如果 有,他的能力是什么?他刚才做了什么? 横线下方,亦是一长串的文字:是的。他的能力是,为身边π米内的人添加某种常识,刚才写下了“依 照年龄从小到大的顺序,路过或坐在咖啡厅里时会想点一杯意式特浓。”的文字。 ……看到这里,我心里已经起了一丝动荡,这个老人也是钢笔的持有者!而且很可能是拥有预言的能力 ! 抬头看去,老人正低着头写着些什么,我带着一丝警惕,靠近了过去。 “坐。”老人没有抬头看我,但听到了我的脚步声,我便坐在了他的对立面。 老人合上了正在写的书,把钢笔夹了进去,让我瞬间放松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向我,“你……是钢笔 的持有者吧。” “是的。” “嗯……”老头点了点头,上下打量着我,让我感到有些不自然,“你应该是个善良的好人吧。” “?”我感到有些惊讶,“为什么这样说。” “拥有这样的能力,你直接支配这个店的一切,也不是什么难事吧?虽然店面大于你的能力范围。”老 人顿了顿,“所以我觉得你不会是什么坏人。”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目的吗?”我问。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客人,这是您点的两杯Espresso。”说罢将两杯咖啡放了下来,然后离去。老 人拿了一杯放在我面前,示意这是给我的,然后 说道,“我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目的,只是想见见,拥有这支笔的都是些什么人,会不会除我之外都是些 暴躁的杀人狂什么的……当然结果并非如此。” 我点头。 “我的能力,可以用笔画出一个画框,在画框内画上一条横线,横线上写提问,我的手就会自动写出答 案。当然仅限于我见过的人所知道的东西,也就是能够向钢笔询问出一个人的记忆。” “这……”我感到有些好奇,“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可能出现在这的。” “除开能够询问并得到所有我见过的人的记忆里的部分内容,如果询问没有出现过在任何我见过的人脑 海里的事情,那就会以概率的方式回答我,而我昨天得到的结果,是我来这家咖啡厅的话,会有70%概率 遇上钢笔持有者,其他附近地方概率大都低于10%。” 这是相当强大的一种能力啊,我默默想到,只要见过一个人的脸,就能向钢笔询问出他相关的一切事情 。 “当然,我还得告诉你,这个能力不是这么完美。” “哦?” “我获取到的只是我见到那个人的那个时间点的那个人的记忆,在见过面之后,假如其离开了,那这之 后他做的事情我还是会以概率的方式获知。” “嗯……”我点点头,心里默默的思索着各种事情。 “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吧。”老人递了一张纸与笔过来。 我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老人又递了一张写着他的电话的纸条过来,我也将写好的纸条还给他。 我歪过头,看了看夜色,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已然下午五点,“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告辞了。”我站起 身,将纸条抓在手里,离开了咖啡厅。 回到家,吃过晚饭,洗过澡,夜已深,差不多也该睡了,我在阳台看着月亮,没有想法,但明白自己可 能不再如此平静了。 睡下了身子,进入梦乡。 梦中,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仿佛天堂般圣洁,忽然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钢笔持有者人数减一,剩余 人数——一百,二十,七人。 瞬间惊醒,我睁开眼,叮铃铃的闹钟声正响着,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真的吗?转过头拍停了八点 的闹钟,如果是真的,那或许梦就是“神”与我们的沟通方式,如果是假的,那也不是不可能,因为人 处于某种新事物的时候会做些相关的梦。但是验证的方式很简单,只需要和老人联系过就知道了。 但不知道大早上八点他起来没,中午再联系吧。 做好了起床后的基本准备,往工作的地点去了。 工作的地点是一家私人物理研究所,课题都是与中微子在弱相变或其他作用下的各种情况的探究,但事 实上没啥进展,明明机器只有一台,但是却招了一大堆员工,每天上班八点到晚上十点,仅周末一天假 ,所有人都是累的精疲力尽,根本无心研究,只是混吃混喝的感觉,包括我也只有刚上班那阵子有些热 情,这之后都是待在实验室看微博刷网页盼吃饭的度过。 来到实验室,我拿出了我的那支钢笔,反复看着,突然间,一个伟大的念头出现在我的心里。 上午十点老板会开个会,这样的话…… 九点半的我便早早感到会议室,挑着最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数了数身边的各自,三格三米,整个会议 室正好可以在半径π米内覆盖。我笑了,然后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些字。 十点准时开会,而我的字也只差一个终止符了,我深呼吸了几口,画上了终止符。 =实验室研究应该是由研究人员自由分配研究时间最好,不能以为时间上去了成效就有了,而是该让研究 人员自行以理性分配时间。过多的工作时间导致的劳累与病痛会导致效率极地,不可取。 而且,工作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管理好自己身体健康状况的前提下,认真工作才好@ 我强行忍着笑意的写下了终止符。 会议结束时,果不其然,上司最后声明道,“以前一直不考虑你们的身体状况,强行用一个非常严格的 日程表让你们工作,我经过思考,觉得这样是不可行的。这之后,你们的研究时间请自己分配,若感觉 身体不好的,绝对要调整好再上班,不可急。” “好!”身边的所有员工们几乎都兴奋的拍红着手,就差没忍住欢呼。 下会时间是十二点,正到午饭时间,我带着一脸笑意,走出了实验室,拿出手机打通了老人的电话。 “中午好。” “你也是。”老人沧桑的声音传来,“你找我,是不是想要确认一件事。” “……是的。”我站在实验室门口,抬头看向了这片湛蓝的天空,“你的梦,是否有出现剩余人数的提 醒。” 老人没有说话,片刻,才缓缓的开口道,“是的。” “……”我的心情有些许复杂 “老地方见吧,那个咖啡厅。” “嗯。” 到了咖啡厅,老人坐在昨天的那个靠窗位上,正在静静的等待我。 我靠了过去,确见老人站起了身,“出去说。” 出到店外,在老人带领下,到了咖啡厅隔壁的一个无人小巷,“你的梦想……是什么?”老人开口问道 。 “我的梦想……”我感到有些说不出话,幼稚时的我所许下的心愿至今记得,但是一直无从实现,时至 今日,我或许已经拥有了这种能力,我坚定了一下自己,回答道,“我希望世界人民能够真正意义上的 和平,没有仇恨,人与人相互理解。” “哈哈。”老人笑了起来,然后转过身看向我,“我能来支持你吗。”老人似乎十分赏识的点了点头,“并非所有人都与你一般念想,我年老无事,找事做罢,但也会有年轻人,获得这种能力,开始到处捣蛋。“ 我默然。 “很危险,拥有钢笔的人,即使抢银行,只要有缜密的心思,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能阻碍到他。” 我看着老人,心里明白他的意思,“那么,就由我来阻止他们。” “好,需要我的时候尽管说,我姓叶,名文星。”说着老人伸出了手。 我也把手握了上去,“孙泽。” 话毕,二人返归咖啡厅。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9回2 years, 12 months ago

    “你能讲讲你的经历么?”我问道。 (W大,祝你好运~)

    -----xfool 3992

    [挖]

    第10回2 years, 11 months ago

    …… 我们的交谈大约又持续了一小时,大概得知,他过去是一名作家,一生与笔相伴,随名气不大,但人不埋怨,活的也算有滋有味。除此之外他还有过一段时间身为政府官员,大约是个爱国之人吧。 我跟着他,来到了他的家门口,不……准确的说,是他家大院的门口。他的家很大,是在城中的一个占地较广的独栋大别墅,“一个作家能这么有钱?你是真的名气不大吗?”我站在门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大院子。 叶文星没有回答,在大院旁的门铃上按了下。 很快,一个身穿黑色管家服的白发老人就从里面的大房子中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哎呀,文x……老爷你回来啦?”大概是看到身边跟着个人,临时改词了。 管家老人开了门,叶文星带头领着我向里面走去。 “这个是孙管家,正巧与你同姓。”叶文星一边走一边说。 孙管家也点了点头,“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去做。” “嗯……”我只点了点头,这等生活,我哪曾想过啊。 与叶文星行至别墅内,打开大门,一片华丽的中式宫殿风的别墅设计亮在眼前,我瞪大了眼睛。屏风、地毯、大吊灯。这只是前厅,不设座椅。左右各一旋梯往上,梯旁有一电梯,正前还能透过玻璃看到花园。 “那么,跟我向上走吧,去一个地方。”叶文星转过身,跟我说。 我点了点头。 跟着叶文星走到电梯中,叶文星伸手按了顶楼的5层的按键,意味着这栋楼居然有五层之高。 电梯门打开,眼前是楼顶的景色,楼顶地面干净而白洁,玻璃与鲜花与座椅,于正前精妙的摆放。两扇对立而包围着座椅的玻璃门阻隔着两边个木地板阳台,那看起来有着不错的风景。不过这不意味着坐在眼前的椅子上就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大概是能有全视角的观望。 叶文星在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我也跟着坐在了正对面。 “那么,我们便在这商讨事情吧,顺便待会还让你见个人。”叶文星向我说道。 “额……嗯。”我还与震惊之时,但总不能一直不说话,我还是把我在咖啡厅中就预演好的话语说了出来,“那么,现在先使用你的能力,帮我得到一些问题的答案吧。” “提问是?” “我的父母…… 现在在哪?”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11回2 years, 9 months ago

    叶文星什么也没问,就在笔记本写上:孙泽的父母现在在哪里? 才刚写完这一行字,他就马上继续写道:在田内家的地下室。 “田内?这名字……田老板?!”我忍不住惊呼,我的父母在田老板家地下室?这什么情况啊? “抱歉……叶先生,我可以和你说明我父母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能不能想个办法带我去我老板的家?”我心乱如麻,只想快些到田内的家。假如我父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 “当然可以!孙管家,”叶文星马上行动,“准备好最快的车,我要和这位孙先生出去。” 很快的,我们就乘坐汽车,走在前往田内家的路上。我开始和叶文星说起我父母的故事。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原本已经不指望找到我的父母,没想到遇上了你。”我回忆过去,继续说道,“这天我放工回家,那是月底了,老板刚发薪水。啊,没错,就是那个田内。我拿着薪水回家,想着要给父母吃些好的。” “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预定餐点后,我去了一趟厕所。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情形,因为那简直太不可置信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少和别人提起我父母的事……那简直太……荒谬了。” “就在我踏出厕所的那一刹那,我才抬起头,我就愣住了。” “那压根就不是一家西餐厅,那是一家银行,我的父母……包刮整个西餐厅的服务生,顾客,还有其他所有人,除了我以外,都消失了……” 我舔了一舔我干裂的嘴唇,看着叶文星的反应。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怀疑的眼神。 “那……为什么……你父母会在……你老板家的地下室?”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啊!这简直超越我的想象力了!你能想象一下吗?我后来问了所有附近的人,所有的人都说那里从十年前起就是银行,那个城市根本就没有过西餐厅!”我崩溃喊道。 “嗯……不管怎样,田内是一个关键线索。”叶文星冷静说道,“一切的真相,只有到了田内家才能明白。” 司机突然停下了车,转头看向我们。 “老……老爷?你给我的……地址不对啊……”司机疑惑地问。 我和叶文星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这个地址是不可能出错的,这是利用了叶文星的能力,探听出来的结果。由于是未知的资讯,因此以概率的形式出现…… 只有一个结果,就在这里,概率是100%。 百分之百,田内的家就在这里。 但是我只看见我们眼前的一个坟场,一个被彻底废弃的坟场。

    -----月月鸟 1825

    [挖]

    月月鸟:延续这个超强的故事吧!

    第12回2 years, 9 months ago

    “这……这会是什么情况。”我皱着眉,看向叶文星。 叶文星转过头跟司机说:“你先待着,或者去干点什么别的,我有事情要做。”随后下了车,沉默着,往坟场走去,我也跟上去了。 走到坟场门口,叶文星缓缓开口道“来猜想看吧,如果笔的能力欺骗了我,那这场游戏也不过是个玩笑。但如果笔是正确的……” “那便是另一只钢笔持有人/是另一只钢笔!”两个人同时得出了同一个结论。 “来猜想一下吧。”叶文星伸手往坟场探了探手,如果这里真的有建筑这是障眼法的话,或许能摸到什么,“你先说吧。” “我暂时冒出的可能性有三种,一、老板是钢笔持有人,我的父母一直活在他的家中,获得了钢笔后,他的能力可能是‘篡改/创造他人的记忆’相关的,考虑到我们两个的能力都有一些限制,他的能力必然也会有一些限制。”我顿了顿,看着走的渐远的叶文星,跟了上去,“二、老板的能力类似于感官欺骗,这个感官包括视觉触觉和听觉,所以虽然我们踏入了建筑里,但却不能感知到,我认为这个可能性比较低。第三种,额,挖开这个地面可能会发现些什么东西。” “如果……我是说如果。”叶文星叹了口气,把两只手放在身后,用脚踩了踩地面,地面回响出厚实泥土才有的声音,“这场钢笔游戏,不是第一次展开呢?” “?”我愣住了,这是一个大胆的猜想,“不过,这种程度的游戏,总不会这么短时间就施展一次吧。”我这么理解,是因为这场游戏实在像是很严肃的事情。 “神在想什么,你,还有我,都无法理解。”叶文星转过身,“暂且,先用我的能力对这里进行询问吧。” 我点头表示同意,叶文星随即从胸口拿出了他的钢笔和纸。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13回2 years, 9 months ago

    提问:这里是不是田内的家? 答案:是的(100%) 我吞了一口口水,我的父母就在我脚下吗? 提问:田内是不是钢笔持有人? 答案:是的(100%) 果然,我们的猜测没有出错,接下来最重要的是…… 提问:田内的能力是什么? 叶文星手中的笔停了一下,继续写道: “在指定范围内制造出一个幻境,使用者可以让进入范围内的生物产生幻觉。(78%)” “用钢笔在纸上写上指定目标姓名和新的记忆内容,但限定只能篡改1人π小时内的记忆。(22%)” 果然!我看着眼前这片墓地,忍不住用力搓了一下双眼,看起来和真的没什么两样。没想到,竟然都是幻觉…… “只有这两个可能的话……“叶文星放下手中的纸笔,看向我,“是时候用你的能力了。” “好的,我明白,”我也拿出纸笔,开始书写。 “=范围内的所有人在接下来30分钟内不得使用其能力@” 几乎是写下休止符的同时,周围的环境有如褪色一般,一块块的掉下,露出了一栋豪宅。 大门敞开着,像是一头张开嘴的怪兽。 我别无选择,只能鼓起勇气,踏入田内的家。

    -----月月鸟 1825

    [挖]

    workhere:呃啊,这个概率,希望更加量子物理一点。考虑到可能另一个世界的田内因为其他因素而不住在这里什么的:3

    workhere:不过这样也好

    月月鸟:哦哦哦,那我明白概率的意思了

    第14回2 years, 9 months ago

    在踏进田内家之前,叶文星的声音呼唤我停了下来。 “你就这么进去吗?”叶文星问。 “……”稍稍琢磨了一下叶文星的话语,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后又从口袋拿出我的纸和钢笔,在上面写上:‘=钢笔持有者田内本应服从钢笔持有人孙泽的一切指令。’余终止符未写。 思考了一下,又写:‘=除钢笔持有者之外不应该去记得前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然后用左手抓着纸,将钢笔拿在右手,伸手敲了门。 哒哒哒、哒哒哒。 没有人开。 哒哒哒、哒哒哒。 依然没有人开。 “唉,好吧。在门后面不肯出来啊。”因为我的能力范围仅有3.14米,所以刚才那个能力发动能中的话,就说明他就在门后,而且不肯开门。 我拿出钢笔:‘=给敲门的人开门是最基本的礼仪,是很应该要做的。’ 然后我抬头仔细看了看这扇门,好像没有猫眼的样子,真是够封闭的。随后又在纸上补充: ‘如果有猫眼用以确认来者除外。@’ 总不能一棍子打死一个人,要是以后他家真的进贼怎么办,我这么想着。然后写下了终止符。 “咔擦。”门开了,一个顶着邋遢的蓬松头发而且看上去衣服乱糟糟的肮脏的人。 “你……你有什么事吗?”眼前的人看上去非常恐惧,但是更深一步的观察他的眼睛,仿佛是精神病般的病态,那种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精神病患者。 感觉……已经勿用留情了,精神病的话,孙泽脑里想起了以前自己上网看到的精神病患者突然狂笑着拿起枪杀人的场景,或许眼前这个人便如此。 但是疑点来了,他是田内吗……或者说,可能……不,应该不会,我和田内老板见过几次面,我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眼前人的面貌。 “如果……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请你离开!”突然间的,喊破了嗓子的回复。 “很抱歉,我做不到。”我看着他的脸,突然灵光一闪,“你以非法拘禁罪被逮捕了,现在要将你送到警察局。” “不!不要!不可以!我……我没有拘禁,我是……我是在保护,是在保护他们!我没有拘禁!” 一向严谨的我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在看到……自己的父母前。随之心里在他可能是夸大妄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多重人格等常听的心理疾病中徘徊着,但毕竟并非心理学科的人,孙泽并不能详细判断他有着什么病。 “那么,带我们进去看看。” “……”那个人慌张地点了点头,然后以一种怪异的步伐往屋内走去。 正准备踏入家门时,一张纸条从后面塞到了我右手上,即便不回头,我也知道这是叶文星给我的。 我弯下头将目光移向右手打开了的纸条。 问:田内是在保护孙泽父母么,如果是,具体怎么做的,为什么? 答:是。田内使用幻象创造出幻觉用以掩盖此处三人的踪迹,在此之前,孙泽的父母正在被暴徒伤害,而田内为了保护孙泽父母被暴徒用棒子狠狠的敲打了头部,暴徒见血后逃跑,田内感觉自己忘掉了什么,但保护孙泽父母的执念却想法却没有停息。 “暴……徒?” 这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两年时间父母还在田内的屋子里。 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15回2 years, 9 months ago

    在踏进田内家之前,叶文星的声音呼唤我停了下来。 “你就这么进去吗?”叶文星问。 “……”稍稍琢磨了一下叶文星的话语,我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后又从口袋拿出我的纸和钢笔,在上面写上:‘=钢笔持有者田内本应服从钢笔持有者孙泽的一切指令。’余终止符未写,准备着发生情况时再将@写上,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多个奴隶,而且这也不符合我的道义与目的。 思考了一下,又写:‘=除钢笔持有者之外不应该去记得前两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依然没写终止符。 然后用左手捏着纸,将钢笔拿在右手,伸手敲了门。 哒哒哒、哒哒哒。 没有人开。 哒哒哒、哒哒哒。 依然没有人开。 “唉,好吧。在门后面不肯出来啊。”因为我的能力范围仅有3.14米,所以刚才那个能力发动能中的话,就说明他就在门后,而且不肯开门。 我拿出钢笔:‘=给敲门的人开门是最基本的礼仪,是很应该要做的。’ 然后我抬头仔细看了看这扇门,好像没有猫眼的样子,真是够封闭的。随后又在纸上补充: ‘如果有猫眼用以确认来者除外。@’ 总不能一棍子打死一个人,要是以后他家真的进贼怎么办,我这么想着。写下了终止符。 “咔擦。”门开了,一个顶着邋遢的蓬松头发而且看上去衣服乱糟糟的肮脏的人打开了门。 “你……你有什么事吗?”眼前的人看上去非常恐惧,但是更深一步的观察他的眼睛,仿佛是精神病般的病态,那种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精神病患者。 感觉……已经勿用留情了,精神病的话,孙泽脑里想起了以前自己上网看到的精神病患者突然狂笑着拿起枪杀人的场景,或许眼前这个人便如此。 但是疑点来了,他是田内吗……或者说,可能……不,应该不会。仔细想想,我和田内老板见过几次面,我端详了一下眼前人的面貌,确认他应该是田内没错。 “如果……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请你离开!”突然间的,喊破了嗓子的话语。 “很抱歉,我做不到。”我看着他的脸,突然灵光一闪,“你以非法拘禁罪被逮捕了,现在要将你送到警察局。” “不!不要!不可以!我……我没有拘禁,我是……我是在保护,是在保护他们!我没有拘禁!” 一向严谨的我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话,至少,在看到……自己的父母前。随之心里在他是夸大妄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多重人格等常听的心理疾病的可能性中徘徊着,但毕竟并非心理学科的人,我并不能准确判断他有着什么精神疾病。 “那么,带我们进去看看。” “……”那个人慌张地点了点头,拜我假装警察所赐,这使他想要澄清自己。接着看他转过身,以一种怪异的步伐往屋内走去。 正准备踏入家门时,一张纸条从后面塞到了我右手上,即便不回头,我也知道这是叶文星给我的。 我弯下头将目光移向右手打开了的纸条。 问:田内是在保护孙泽父母么,如果是,具体怎么做的,为什么? 答:是。田内使用幻象创造出幻觉用以掩盖此处三人的踪迹,在此之前,孙泽的父母正将被暴徒伤害,而田内为了保护孙泽父母被暴徒用棒子狠狠的敲打了头部,暴徒见血后逃跑,而后田内感觉自己忘掉了什么,但保护孙泽父母的执念却没有停息。 “暴……徒?” 如果我的想法没错的话,这应该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两年时间父母还在田内的屋子里? 突然间……我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workhere:不要被影视动漫作品的标准套路而使你的脑洞限定这在最后一句话在那些作品里的标准发展,走点创新也是可以的,守旧也不算坏就是。

    workhere:重看一遍才知道门是开着的(

    第16回2 years, 9 months ago

    我和叶文星一起走进田内家,紧跟着这个明显有问题的人。 他带着我们走向一道楼梯,通往地下的楼梯。 精神病患者毫不思索地就往地下走去,我跟着他,叶文星走在我的后头。三个人一句话也不说,在黑暗的走廊上不停地走着。 黑暗中,我模糊看见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我小心地停在他的后头,看见眼前是一间小房间。 房间的门虚掩着,里面隐隐约约能听见欢笑声还有谈话声。 没有错的,那就是我父母的声音,即使过了那么久,我也不会忘记。 我忍住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看向房内。我的父母坐在小桌子前,正有说有笑地享用着满桌的餐点。 母亲看见了我,露出了浅浅地微笑:“泽,快来啊,一起吃吧!” “田先生待我们俩极好,这两年来就没亏待过我们,你要好好感激他啊!”爸爸笑嘻嘻地对我说。 我平复了我的情绪,转身看着叶文星。 “叶先生,有没有小刀?”我问道,叶文星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然后掏出一把小刀,交给了我。 “有是有,但你要干嘛?”我看着他那张疑惑的脸,突然觉得想笑。 “够了吧。”我向后退,远离所有的人,“够了吧!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我知道你听得见……田内先生。” 叶文星再次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孙先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如我们先暂时离开这里?” “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大喊,刀子握得紧紧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现在在做梦吧!”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叶文星大笑,慢慢走向我,“孙先生,先把小刀还我吧……” “噗嗤”一声,我把手中的刀子往我胸口猛力一插,刀刃没入胸口。 没有疼痛,没有流血,只有涌上身体的疲惫。 疲累,无力,好想再睡一会儿…… 我用力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墓地正中央。 我坐起身来,眼前一个男人挡住了刺眼的夕阳。 那是田老板,手中拿着一只银白色的钢笔。

    -----月月鸟 1825

    [挖]

    月月鸟:加油!

    月月鸟:虽然还是有点老套

    第17回2 years, 8 months ago

    田老板顶着黄褐色的牛仔帽,叼着一支烟咧嘴笑着。背光的田老板显得黯淡,但是眼里却仿佛着光亮。 转过身去,此时叶文星正坐在一张折叠椅上,带着笑容看着我。 “?!”我惊愕的想说点什么,但是又说不出话。 “是不是很惊讶,小子。叶老头,你和他熟,你解释吧。”田老板将钢笔收入口袋,迈步后退,刺眼的阳光直射而来,不得已的闭了闭眼睛,然后爬起身子。 “叶文星,这是什么情况?”我一边看着他,问道,同时两只手在身上不断的探寻着,寻找自己的钢笔,很快,在我的右裤袋中发现了这只钢笔。 叶文星道:“我没有恶意。田内是我十分过去的朋友了,我和他有过生意的来往,我能感受到他人格不是坏的。”并没有回答为什么一个作家会和老板有交道,叶文星继续说:“之前我骗了你,我并没有帮你预估你父母的所在,那是亲手写的,为的是带你过来。” “带我……过来?为什么。” “是我多虑了,我想要多方面验证你的人品,所以在之前未敢轻易……”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带你过来,看看你会怎么面对似乎是绑架了你父母的田内,田内制造幻境的能力不是假的。具体的说,是用笔在纸上描述出一片地方的所有场景与感觉,然后放在地上,那么四周最大不超过半径一百米的范围内便会变成纸上描述的模样,而且这个幻境可以由主人通过钢笔书写选择什么人能感知以及开关幻境,不得不提的是,虽为幻境,但却是‘真’的……” 叶文星话音刚落,四周的场景突然发生了变化,眼前突然出现了钢色的墙壁,有几张金属椅子与桌面,桌上放着电脑,这只是一个房间,头上挂着灯,往后看去还有一扇门,可以出去的样子。 “这里是我与田内的会面场所,只招待善良的钢笔持有人。”此时敲门声突然响起,身后的铁门被打开了,一名穿着黑白侍从服的人端着放着三杯咖啡的盘子进了来,然后一一放在桌面上,接着离开了。 “这是……” “这也是幻境的能力,构造出的人。” 我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然后转过头说,“这个能力,没有其他限制吗?”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这样的话就无敌了。打死也不出去啊。 “当然有,你喝一杯试试。”叶文星拿了一杯给我,然后自己拿了另一杯喝起来。此时的田内正对着电脑啪啪啪的按着键盘鼠标。 我试探着喝了几口,没有……味道,也没有入肚?我疑惑的看向叶文星。 “没错,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你没法在这里生存,因为这里做出来的食物是给同样假的人吃的,你是真的,所以无效。 “那电脑……?”我看向田内。 “电脑倒是可以连接外面的世界,不过电脑的水平受限于田内的知识水平,所以这里的电脑也提不上多厉害。” “啧。”田内的声音。 我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 “这里也没什么别的了,大约该干些正事了吧。”叶文星叹了口气,从裤袋中拿出了一张写满了字的纸。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18回2 years, 8 months ago

    我接过纸,看了起来。竟然是一张法院的传票,但是日期却是两年前。一个叫做孙宇的人因为虐待儿童被一个叫李淑兰的人起诉。

    -----买宵夜的猫 2930

    [挖]

    workhere:。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我写了呀,怎么不见了?

  • 每分钟50字,6分钟至少300字啊,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 哇哇哇哇

    • 抱歉啊~我会增加一个暂存的功能,以后没发表成功的都会保存下来,留待下次再post~~ 在此之前请先写在记事本上,再粘贴过来吧- -!!

    • 话说我知道了,是我之前不小心删掉了一些回复(逃。。。)

  • 300秒完全不够, 现在这游戏也少人玩, 扩到3000秒吧。

    • 3000有点多,先试试1000看看

      • 1000...我手机辛辛苦苦写了一大堆结果1000时间不够还剩下6秒我赶紧提交,然后出错了还是怎么着我写的东西最后也没有显示 出来....白打了十几分钟

        • 那我先提到2000吧,等【自动保存功能】做好后降回去

  • 顺带一提能力不一定要相同,这样才有意思:3

  • 有趣,我要续写~

  • 快来人接啊,我目前最期待的就是这个了

  • 。。。我写了半天。。。时间到了?!

    • 话说可以先复制粘贴到记事本…再重新认领一次

  • 桑心。。不写了。。QAQ

  • 话说有没有人把我拉到群里面去啊?

    • 解释一下,xx成为某人的变成常识 不等于 xxx做什么。 比如改成 来咖啡厅喝茶时会想要点一杯xxx 这样会更符合原意

      • 动作的执行者不是上帝要求而是变成某人的内心心理。 因此如 /xx认为我是他的主人 那么不代表没有被背叛的可能 /xx认为我的话都是对的,而且绝不会杀我 那就针对得到了一只狗

      • 路过或来到咖啡厅时,会想要一杯xxx,当发现有比年龄更小者时,让其先,次而点餐。 这样的话就符合一点原文了,而且年龄顺序也知道是从小到大还是从大到小了。

  • 晚上回去接第8回:3

  • 我曹这么长

  • 钢笔持有者人数减一百,剩余 人数——一二十,七人。 -----xfool ……是不是不小心打错了,挖了吧?

  • 为了使接下来的接龙者能够更加顺畅的接这条龙。 我这里大致的统集了一下目前为止各位接龙者写下的设定,以便之后的人看过后查找设定进行续写。 先说主角—— 孙泽,本身是一位物理学博士,从事其相关专业的研究。在巧合之下得到了似乎为神赐的钢笔。这个钢 笔具有非同寻常的能力。 而他的能力,是 常识更替,“用两个特殊的符号作为开端与结尾,其中的信息在结尾符写完的瞬间生效 。作用范围是3.14米。作用效果是,使一个人的 常 识 ,得到改变。 然后是老人—— 叶文星,疑似是一名作家。但有着一套巨大的别墅,还有姓为孙的管家。为人有些神秘,难以猜测,似 乎也有着非同寻常的财富。能力是 事件询问,“在一个画好的边框内用一条直线分开上下,上方为问题 ,下方为答案。答案将在自己所有 见 过 一 面 的人的记忆中寻找, 以 及 以概率性的形式出现一切 未 确 定 的事情的答案。” 主要人物暂时就这两个。 大体的来介绍一下剧情及设定。 目前剧情: 梦中男主捡了一支笔,然后被得知自己加入了某个游戏,可以以笔点额头的方式杀死持笔者。回到现实 ,获知了他的钢笔所赋予他的能力后,去咖啡厅小试一番,结果就在这时,遇上了一个用预知能力了解 到他的存在的老人,老人与之交谈了一番,决定第二天再见。 第二天的梦中,神明提示有一人已死亡,男主惊醒,匆匆处理了一些杂事,又与老人相见,然后去到他 的家中再做商讨,而此时,男主想要通过老人的能力,获知自己父母之行何处…… 一些目前的设定(说出来以免后人接错): 1.男主不是愣头青!不要把他写成傻子。而且也是个善良好人,但也绝不是圣母。 2.只有每晚的梦中神明会宣布死亡人数。 3.能力的介绍请看多几遍以免出错。目前男主的起始符和终止符分别为“=”、“@”(被xfool所钦定) 4.想不到了

  • omg 这故事超级精彩,大神们快点继续接啊

  • 哇哦,很精彩,可以开一本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