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机械之花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前情提要
“机械码,H/- ED代号01 M028-E 2102:092U”工厂出口,一名拿着一张列表的穿着全白工作装的员工站在人偶面前,似乎有些艰难但是却又很迅速的读完了这串文字
序章
先提点小要求吧。 1、任意字数写作,写多了我去找boss帮忙搞一搞。 2、希望仔细拿捏一下角色。(如果有必要的话。) 3、这篇接龙我有点更希望是一个一个故事的故事集,最多应该可以存在365个故事。这样的话也可以稍稍避免要思考别人已经建立起的角色的性格特征。 4、请务必比较准确地使用标点符号。 5、保持小说的写作风格,不用诗歌、散文等。 6、我其实最大的期望是,能写出一点哲理出来。讲故事的同时也讲点道理嘛。 自主自由活动人偶(Auto Freedom Movable Doll),为谢尔兹人偶生产商推出,以人偶之近乎全知、全能、自主思考与会活动为卖点,向世界各地进行租借。 在人偶卖出之前,谢尔兹人偶生产商会为人偶插入带有其订购人需求的人偶所必须拥有知识的知识芯片,即出厂时仅会带有某一类知识网络的人偶。虽然这和全知全能有了差距,但谢尔兹人偶生厂商解释为:这是为了使人偶CPU更高速的运行,同时也因受限于芯片容量较小,所以才有了这种生产方案。 人偶租借期有通常以三月为倍数,最高租借期两年。“这是为了进行定期的维护以及调整,同时本司不建议租借一年。”谢尔兹人偶生产商在租借条约里这么解释道。 由于谢尔兹人偶生产商对人偶的推出,世界各界的产业链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尽管人偶租借费用不低,但一名<自主自由活动人偶>,能为一家公司带来的收益将是不可小视的。只有过分死板的公司会拒绝租借人偶,但在后来往往都纷纷陷入危机。 …… “H/- ED代号01 M028-E 2102:092U 于,材料工厂,开始,获取材料……”这是毫无感情的冰冷女声,伴随着滋滋滋的机械运作声,硕大而且白净的工厂里,许多机械开始运作,从一大堆一大堆的材料中拿出一个,放入检测机……最后运送到新的带子上。 片刻,“H/- ED代号01 M028-E 2102:092U 于,生产工厂,制作。”已然是冰冷的女声,“图纸校对……完毕。材料确认……完毕。制作许可,确认。” 繁杂的机械声传动着,听起来倒是有些韵味与美感。 片刻,一个机械手缓缓的将一名制作好的看上去与真人完全没有区别的人偶放在了一条传输带上,然后移开,人偶睁着眼睛,但是眼里却没有光芒。 GeroGeroo,传输带开始了运作。 工厂的地理位置,是一个相当高的山的边缘,整座山附近布满着各种各样的机械,大部分均为白色,使整座山看起来有着一丝不协调的白。 这座悬崖边的工厂,里面是几乎密封无尘的,但唯有一个地方,可以看到外界的场景,那边是人偶出厂前最后的一条传输带上的一截。 传输带将人偶运输到了一段能够看到外面世界的地方。人偶打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照在人偶身上,人偶却不为动摇,眼睛里的机械进行一系列的运作后,哪怕强光照射,人偶的眼睛里也反射出了山上的风光。 “视野确认中。接光,成功,调光,成功,获取信息,成功,分析信息,成功,缩放,成功……”一系列的确认从人偶口里发出。 “了解。”女声回复。 人偶的眼睛再次被白色所覆盖,传输带运作,将人偶从另一个方向送回了工厂。 …… “机械码,H/- ED代号01 M028-E 2102:092U”工厂出口,一名拿着一张列表的穿着全白工作装的员工站在人偶面前,似乎有些艰难但是却又很迅速的读完了这串文字。 “内部系统确认中,确认完毕,机械码验证,成功。”人偶回答。 “很好。”员工按下了身旁的一个按钮,传输带开始运作,运送下一个人偶的来临…… —— 科尔马。 一座面积不大的法国小镇。镇中弥漫着欧式小镇的味道,马车、运船、鲜花与酒,是这里的特色,除了陆地外,这座小镇也有着建立于水上的部分,这种陆与水的结合,每年都能吸引许多游客前来。据说,你在行舟过程中遇到的小店,可能买到一些路面上买不到,甚至是见都见不到的东西。 镇中有一座很大的教堂,今天,全镇的人都来到了这座教堂之中,因为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教堂的中心广场,已经长满了白发,看上去十分和睦的镇长,站在那儿,许多的人围绕着,都想见证一件全村人所求的事情。 镇长站在中央,高声宣言着。 “我们,科尔马镇,拥有着六百年的历史,河流与船是我们的承载!鲜花与酒是我们的特色!面包与茶是我们的生活!风车与麦是我们的执着!一直以来,村民们都热爱着这座镇,使这座镇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有吸引力,我在此,作为镇长,向大家致以谢意!” “好!”人群中爆发激烈的掌声。 “这么久以来,我们村……” 村长虽然已老,但是却依然热情的,宣读着村中一直以来的成就。不断地拍着掌的人们,脸上是自豪的笑容。 “……最后,在我们科尔马酒节开始仪式的最后一刻,我要告诉你们。之前在镇中,每个人都在期待,每个人都进行了捐款,万众期待着的,我们向谢尔兹人偶生产商定制了一名万能的人偶,现在,让我们来一睹她的真容。” “好!!!!”毫无疑问的,这是人群中最大的欢腾。 一名女主教牵着一个扎着短单马尾的金色女仆装少女从内殿走出,从内殿通往中心广场中央的大红毯上缓步走着,人群欢呼毫不停歇,这是镇中的荣耀。 少女站立在了镇长身旁,目光扫射着周围的人群,一米七五的身高使她看上去比镇长和主教还要高。 镇长怀抱着激动的感情,牵起少女的手抬到空中,高声喊道“她,科尔薇,从今天起便是我们镇大家的女儿!她将在一年的时间里,或是帮助钟表店的售卖,又或是帮助面包店的制作,她将为我们村带来极大的福分!明天,她大概就回到罗德的咖啡厅帮忙,如果见到她,记得给她打个招呼,她将在咖啡厅随时欢迎你。如果有游客来临,也不要忘了基本的礼仪,而不为游客准备一个座位。” 科尔薇有些紧张的四处看着,内心已从主教口中得知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场景,但是这着实是有些夸张的感觉,她不过是个人偶,连人类都不是。但是她会明白的,她对这个镇而言是有多大的意义。 …… 这是后一天,科尔薇早早的穿好了咖啡厅的工作服,“店长,这样真的可以吗?”她照着一面全身镜,转动着身子问道。 罗德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道,“没有什么大问题。” “会不会有些什么别的问题,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什么样才是人类所喜欢的,我待会该保持笑容吗?店长。” “……”罗德看着镜子里的科尔薇,久久才开口,“你觉得,咖啡厅或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下午茶的地方?休闲的场所?” “不完全正确。” “那……” “下午关店时,你就会明白你现在所有的疑问了。” “……真的吗?” “是的。”罗德转过身,目光看向化妆间的门上,门上的木板,雕刻着一个咖啡杯与勺那是——罗德咖啡店店的标志。

    规则 1 主题光明一点,不要太黑暗啦

    规则 2 至少背景小镇是一片祥和平静吧!

    规则 3 happiness!

连载至第7回

    第1回2 years ago

    清晨,阳光照射在青石板上,一个流浪汉满身狼藉的站在路边。 他身上穿着一件旧的麻布衣服,脚上穿着凉鞋,头发乱糟糟的,看不全面容。 他叫戴山。偷渡客的后代。 从前也是个有工作的人。 “呵!那群有钱佬儿又整这东西了。”他嗤笑着,语气里满是嫉妒与颓废。 他人生的改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他还是克莱尔工厂的雕刻工——实话说他的技术确实一般。 那天,工厂的老板带进车间一群“人”,戴山可以看出那群人眼神的不一样。他很奇怪。 而接下来老板的话也证实了这群人的不同:“……这是我在谢尔兹人偶生产商那制定的人偶工人……他们的工作效率很高……我决定让他们来代替一部分工人为工厂工作。” 戴山被辞退了。 他有过一段时间的茫然无措,但他所处的城市可是一座经济大都市,每月租房的费用又让他必须振作起来继续去找工作。 但光凭技艺不精这点就没人要。 僵持半个月后,戴山去了别的城市。 然而,正所谓人倒霉了神都怕!戴山这回不仅没找到工作,连钱都丢了。 他滞留在了这座小镇上。 要活着吗? 他有一天站在河边这么问自己。 “还是要的。”戴山叹了口气,撸了把脑袋,就蹲在河边洗起了脸。”兄弟!我这有个工作你干吗?" “啥工作?”戴山捧着水,侧抬着头。一个一身复古唐装的中年人笑了笑,说:“我呢,是个收废品的。你跟我回去,当个……分类员?” 有这种工作?戴山挑了挑眉,应了声好。

    -----V精神的回归 11046

    [挖]

    第2回2 years ago

    -α-3世界线- 唐封摇摇晃晃地漫游在小镇街道上,这个往常精神而富有自信的中国青年现在却如被灌药的丧家犬般垂头丧气。 他有时看看手背,好似空无一物的那处有着什么,有时又狂笑着用中文说些晦涩难懂的话,状若疯魔。 路过的小镇居民只是用怪异的眼光望望他,便加快脚步匆匆而去。 “α-3……α-3……α-3!?为什么,为什么啊!” 咆哮之间,两行浊泪滑落脸颊。 他又平静下来,突地喃喃自语着。 “我终究改变不了什么吗……科尔薇……戴山……爱丽丝小妹……” 孤独的观测者,经过1023次孤独的漫步,回到了原点。 一切的悲剧与死亡,好似无法避免。 【注:穿越世界线的能力来源非需详细描绘的背景,勿耽误故事】 【注2:世界线体系非照搬《命运石之门》,世界线的变动会根据αβΩ三大类,与各类3000条可能线路,共9000条世界线显示在唐封的手背上。】

    -----小炎 3853

    [挖]

    workhere:……我怎么开始看不懂了

    小炎:啊哈哈……我刚刚把小说的更新码好,写得有点嗨了,顺便来接个龙。

    小炎:话说……貌似个人不能再接续?

    workhere:你可以按改字添加新文段

    workhere:可是我已经看不懂这段文字和上面的关联了

    小炎:被锁定了诶

    小炎:其实很简单:这货看到了未来的悲剧,然后可以回到过去改变,但是改变了1032次还是那个B样,现在回到了最初的悲剧世界线,也就是故事的开始。

    workhere:……好好讲个哲理故事不是挺好的吗,这个是什么故事。未来女仆暴走屠村了吗

    小炎:算是……女仆被暴民强拆了吧

    workhere:#¥%……&求求你不要啊

    小炎:那我这段去掉吧,没事的

    werty0000:没看过石头门的估计都看不懂你在说什么……\(^o^)/~

    jooyi:石头门啊

    第3回1 year, 6 months ago

    与其说是工作,不是说是一场女仆的展示秀... 忙碌间的米丽娅抽空望了一眼挤在咖啡店门口的,带着惊艳眼光的人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罗德咖啡店本来只有一名女仆,那就是米丽娅,她有着酒红色的长发和碧色的眼睛,在咖啡店里忙碌的时候怎么也算小镇上一道不错的风景,可当科尔薇到来之后,一切就都改变了,那位谢尔兹人偶简直就是神的造物,金黄色的单马尾...水润无暇的白色肌肤...介于紫色和绿色之间的双瞳... 而且...好像还比自己更高挑一点... 米丽娅长长的叹气... 不是米丽娅不喜欢科尔薇,只是...只是因为被突然抢了风头而有些不习惯而已,同时... 真的很累啊... 随着科尔薇到来的是一大群想一睹风采的镇民,他们一大早就冲进来了店里,风卷残云的占据了所有的座位,没能来得及占位的就索性站在玻璃窗的外面,一个个都伸长了脖颈想要一睹科尔薇的尊容,前来上班的米丽娅好不容易才挤过人群进到店里... 而现在... “科尔薇,三杯黑咖啡,多加一点糖。” “科尔薇,来一份布丁蛋糕!” “科尔薇,这里结账了。” 科尔薇!科尔薇!科尔薇!没看到她正忙着的么?怎么一个个都如狼似虎的想要呼唤她呀!就算科尔薇是个效率极高的人偶也根本忙不过来吧! 事实上在那群人呼唤的时候,科尔薇正从后台端着一盘甜点刚刚走出来,她在纷杂的呼唤下无助的左右扫视,不知道该先帮哪一位客人服务。 “再说一次!我没听见!你想要点什么?” 米丽娅黑着脸迎向一位呼唤科尔薇呼唤的最凶的客户,以凶巴巴的语气询问道。 “可...可是我叫的是科尔薇啊...” 那个男性客户在米丽娅莫名其妙的愤怒前无辜的说。 于是米丽娅立刻又补上一个白眼。 ~~~~~~~~~~~~~~~~~~~~~~~~~~~~~~~~~~~~~~~~~~~~~~~~~~~~~~~~~~~~~~~ 米丽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午休时间的... 在午间的钟声敲响的瞬间,米丽娅立马就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她气喘吁吁地赶往休息室,连自己的形象都没顾得上,只是大大方方的往椅子上一躺... 科尔薇不是来帮忙的么?怎么越帮越忙呢?米丽娅想着,苦笑... 科尔薇的工作效率确实很高,甚至出乎了米丽娅的预料,甚至比她这个老道的服务员还要高效,亏她还想以姐姐的身份照顾一下那个如此可爱的人偶,但...最终受到照顾的其实是米丽娅... 不愧是号称全知全能的谢尔兹人偶,即使没有经过任何的学习或者经验的积累,她在充作女仆的时候仍然步步到位,无论是问候,还是点餐时的俯身角度,亦或是端盘子时的动作,都是教科书式的规范,反观米丽娅却像是一个初学者一样,甚至还有点不称职,比如... 虽然是午休时间,但科尔薇却还在前厅忙碌,作为前辈的米丽娅却在休息... 这也是因为累了,没办法的啊...米丽娅自我安慰着。 伴随着劳累的是强烈的疲倦感,蜷在椅子上的米丽娅的脑袋渐渐变得空白,在不知不觉间就闭上了眼睛。 让米丽娅再次醒过来的,是勾人脾胃的香气。 “姐姐,你醒啦。”看到米丽娅睁眼的科尔薇笑着说。 米丽娅眨眨眼,在迷迷糊糊中起身,望着摆在眼前的一桌饭菜,无意识的吞咽着喉咙。 与此同时,搭在她身上的毛毯也随着她的起身而滑落到了地下。 “这...这是中午的工作餐吗?” 米丽娅感慨道。 她一时间有那么点感动,因为制作工作餐本来是她这个前辈要为科尔薇去做的事情,现在却全部交给了科尔薇,而且她做的餐也相当的丰盛,从糕点到汤饮,简直一应俱全,而且还为她这个不称职的前辈搭上了一条毛毯... 米丽娅一时间有捂脸自愧的冲动... 不过科尔薇倒对这些毫不在意,她保持着可人的微笑,礼貌地为米丽娅递上了刀叉。 “主人,请尝一尝吧。” 她以悦耳的声音言道。 听到这一声‘主人’之后,米丽娅先是瞬间一愣,她有点疑惑为什么科尔薇会这么说,因为...她是这座小镇的人们合资买的,所以所有的小镇人民都是她的主人?又或者说...它只是单纯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米丽娅而已?或者是带入了女仆的角色? 本来想让她称呼自己为姐姐的...米丽娅稍稍有点失望。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米丽娅其实挺不自在的,因为偌大一桌饭菜,只有她一个人在吃,米丽娅本想招呼科尔薇一起吃,但又突然想到科尔薇好像并非人类,而是一具人偶,对科尔薇来说,充电才是进食吧? 不过像她这样高级的人偶会需要充电吗?应该是无限的能量核心或者太阳能那种吧? 米丽娅一边吃一边想着,科尔薇好像对人类的礼仪非常熟悉,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从始至终都没有插话。 而当她突然有动作的时候,大概是米丽娅突然被勾走注意力的瞬间吧? 当米丽娅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喵喵’的叫声吸引走了注意力,她停下手里的刀叉,转头望向衣柜的角落之处,‘喵喵’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是有流浪猫在什么时候跑到店里来了吗?它在衣柜的下面呼呼酣睡着,然后在饭菜的香气中悠悠转醒... 米丽娅起身,准备走过去。 而科尔薇,居然比她的动作还快。 那位静静坐着的人偶突然就站起了身体,她看向米丽娅,送出了一个‘因为我的疏忽才导致您被打扰’的歉意眼神,几步就迎向了衣柜,而就在她走过去的时候,‘喵喵’叫着的小猫则刚刚从衣柜下面钻出来,那是一只有着黄色花纹的小奶猫,身体瘦弱,面色暗淡,大概是很久都没有得到照顾了,米丽娅被它的可爱勾走了注意力,正准备扑上去好好疼爱一番,却发现... 科尔薇抓起了它脖子上的毛发,转身就向店外走去! “科尔薇,你...你在干什么?” 米丽娅惊呼。 刚刚科尔薇的动作绝不是准备照料这只小猫,而是想径直把它扔出店外! 科尔薇...她对人们是那样的温柔,对动物却... “主人?”科尔薇转头,露出了一脸的疑惑,“有什么事情吗?” “不给它...喂一点东西吗?它看上去已经饿了很久了...” 米丽娅望着仍在‘喵喵’叫的小猫,试探着说。 “主人你...要给猫喂东西吃吗?”科尔薇流露出了一抹为难的神色,“可是...科尔薇的饭是为人类做的啊...” “是为...人类做的?”米丽娅突然意识到那话中蕴含着点违和的成分,反问道。 “是啊。”科尔薇乖乖的点点头,“科尔薇是为人类服务的,而不是为猫哦。” 米丽娅一个愣神。 制造她的机械厂,为她灌输了这样的意识么... “所以科尔薇没有理由喂小猫,还要把打扰主人吃饭的小猫扔出去。” 科尔薇一脸认真的补充道。 “科尔薇你是...这样想的吗?”米丽娅低头,愣愣的默念。 “可是...”继而米丽娅忽然抬头,阻止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啊!” “但...主人你不是女仆吗?应该和科尔薇一样,都是为了服务人类而生的啊,这样...有哪里不对吗?” 科尔薇的神情在迷茫和疑惑之间徘徊。 “好!那就让我来为你普及一下女仆之道吧!” 就在科尔薇这样说的同时,米丽娅的脸上突然焕发了神采,她伸出手,将小猫从一脸迷茫的科尔薇手中接过,很认真的准备解释。 米丽娅差点要欢呼了!终于!终于她有机会给科尔薇讲解一些东西了!这才是前辈和姐姐的模样么! 而就在她这样想的同时,也为科尔薇的话语露出了一抹悲伤的神

    -----一案竹马 18159

    [挖]

    第4回1 year, 6 months ago

    而就在她这样想的同时,也为科尔薇的话语露出了一抹悲伤的神色。 为了服务人类而生么...她是...这样认为的吗? “所谓的女仆啊,是为‘需要我们的东西’而存在的!” 米丽娅一本正经的言道。 “‘需要我们的东西?’”科尔薇眨眨眼,问。 “是啊,不止是人类,还有花草植物,你看,女仆中不也有专门照料花园的人吗?这是因为植物需要照料啊,这只小猫也是一样的哦,因为它‘喵喵’的叫着,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可怜,所以身为女仆的我就出现在了它的面前,这正是因为它需要我呀!” “可是...可是它不是人类啊...”科尔薇垂着头,虽然声音越来越小,却还是在倔强的反抗着。 “笨蛋!”米丽娅点了点科尔薇的额头,“我不都说了么,重要的是‘需要’,而不是人类!再说了,科尔薇你也不是为了服务人类而生的啊!不止是你,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为了别的东西而生的啊!” “我...我不是为了服务人类而生的吗?” 科尔薇捂着被点的额头,可怜兮兮的反问。 “是的!”米丽娅很认真的点头,“你,或者我,或者所有的女仆,我们服务别人都只是因为一个字!” “一个字?”科尔薇偏偏头,看着米丽娅竖起来的指头。 “爱!” “爱?”科尔薇皱了皱眉头,“可是...’爱‘是一种物质啊,为什么会为一个物质去服务别人呢?因为可以像赚钱那样赚到’爱‘吗?” “爱是一种物质?”米丽娅反而露出了一抹不解的神情。 “恩。”科尔薇笃定的点点头,“爱只是人们对外界的刺激做出的反应罢了,是外界的刺激下,人脑中微量分泌的一种元素,它作用于人脑,然后让人产生了‘爱’的感觉!” “不...不对!”米丽娅迷迷糊糊的听完了科尔薇那冗长的解释,然后一口否决。 “虽然...虽然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但爱绝对不是什么‘微量分泌的元素’,科尔薇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说法?” “我脑中的资料库。”科尔薇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额...就没有...别的说法吗?”米丽娅一时语塞。 “那...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赐;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恩。”米丽娅面色一喜,“这个还差不多么~是科尔薇你自己想的吗?” “不...”科尔薇脸色一红,“是《圣经》里面的...” “额...”米丽娅表情一僵,最后只是语重心长的说。 “其实...科尔薇呢...我一直认为啊...所谓的爱...是要自己去理解的...” 这...这才不是因为给不出解释,所以才这样说呢...米丽娅在心中自我安慰着。 在如此敷衍的解释面前,科尔薇却再没有发出别的疑问了,只是垂下了头,似乎是在凝视米丽娅怀中的猫咪,同时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 那只从休息室中找出来的小猫死在了下午,当米丽娅找到它的时候其实它在发着高烧,但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最终它在米丽娅临时做出的小窝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而处理掉它的,是科尔薇,罗德店长本想让她帮忙在衣柜里面拿一件衣服,科尔薇就在那时候发现了死去的小猫。 “它死掉了,所以我把它处理了。” 当工作完毕的米丽娅回到休息室,准备将那只小猫带回家的时候,科尔薇如此解释道。 米丽娅追问之后才发现科尔薇口中的处理不是将小猫埋葬,而是将它抓出店铺,径直扔到了街边的垃圾桶里,米丽娅疯了一般追出去,却发现街边的垃圾桶早已被清空了,往回的垃圾车每天都会把垃圾桶清理一次,而这一次的清理,正好就发生在了下午。 回到店里的米丽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着走到衣柜之前,面色沉重的换完了衣服,一言不发的踏出了店铺,其间的科尔薇本想上来安慰一番,却在抓住米丽娅衣袖的时候被一把甩开。 “它只是一只小猫啊,什么坏事都没干过,为什么要把它像垃圾一样扔掉?” 米丽娅如此咆哮。 “可是...它不是一只小猫啊...它已经死掉了啊...死掉的小猫...只是一团肉而已呀。” 在只有两个人的换衣间,科尔薇如此回答。 在这样的回答面前,米丽娅的心像是变成了灰色,她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看向人偶,却发现她说的竟然是那样的有道理,居然一点也没有办法反驳... 离开咖啡店的米丽娅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到附近的一处书店内,安安静静的坐了很久,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灰暗了,夕阳垂暮的暗淡将西方染成凝血般的黑红,米丽娅就背对着那样的天空,一个人踏上了归家的道路。 从书店到家是一段很远的路,她要走很久... 而就当走到一半的时候,米丽娅却突然转头,凝视旁边的一处空地。 与其说是空地,不如说那是一片临时的垃圾滞留处,镇内的垃圾车会在这里停留,又于第二天将垃圾送往稍远一点的处理厂,而就在停留在那里的垃圾车上,米丽娅居然看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科尔薇!”米丽娅愣愣的念出了她的名字。 那真的是科尔薇,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从大家的视线中逃了出来,一个人来到了如此肮脏的地方,那个高挑的人偶在垃圾车的后箱中翻找,在堆积的垃圾间小跳,垂暮的日光照射在她那被染脏的裙摆上,又在她的金色马尾上反射出耀眼的辉芒,那个人偶的表情是那样的认真,居然比在店内为客人服务时还要专心,米丽娅在不自觉间一步一步的走上去,与此同时,科尔薇也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她从垃圾堆中抽出了脏不兮兮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捧出了... 那只死去的小猫... “主人...”科尔薇抬起头,望着带着震惊的米丽娅。 “我...我找到它了...” 她在说着的同时,一步从高高的卡车后箱上跳下,径直撞进了米丽娅的怀里,米丽娅这才发现她的脸上闪耀的是满满的无助,身为人偶的她...居然会流露出那样人性化的表情? “主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埋葬它,好像是为了满足主人你的,身为人类的要求,但...但好像又不是这样...” 那个人偶其实一直在迷茫着吗?如此的迷茫,却又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为她解答... “笨蛋,这就是爱呀...” “这就是爱吗?”缩在米丽娅怀里的科尔薇抱着死去的小猫,可怜兮兮的抬头。 “恩,是爱的一种哦。” 米丽娅摸了摸科尔薇的头发,笑着补充道。 “哦,对了,以后你叫我姐姐吧,一直称呼主人的话...挺奇怪的...” “可以称呼你为...姐姐吗?”科尔薇抬头望着米丽娅,有些瑟缩的确认着,却又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她伸出脏脏的手,摸上米丽娅的眼角。 “姐姐...?你...哭了?” “可能是因为爱吧?姐姐我...好像突然喜欢上你了...”

    -----一案竹马的马甲 11311

    [挖]

    workhere:“我問你,愛是什麼?”米莉亞豎著一個指頭,看著科爾薇嚴肅地發問. “愛就是4-(2-乙胺基)苯-1,2-二酚 ” “……什麼,不好意思你再說一遍?” “4-(2-Aminoethyl)benzene-1,2-diol;Dopamine;.α-(3,4-Dihydroxyphenyl)-β-aminoethane;Dopaminum” “……”

    workhere:這什麼神展開hhh

    一案竹马:汗,逗到我了……其实在这里我想还原一下机械的纯理性思维(物质性思维),在机械眼里,人类的很多感觉行为都是物质性的(比如男女之爱其实就是荷尔蒙的分泌,没有什么高尚的,称为爱的东西,在它们眼里,感情可能是很廉价的)

    一案竹马:而如果机械想要理解感情,就需要一个自己去理解的,很冗长的过程(感情这种东西,我认为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都需要有自己的理解,需要有自己所珍视的东西)

    一案竹马:贴主回复好快,才四十几分钟就回复了d===( ̄▽ ̄*)b 顶

    werty0000:这是打算拍成动漫的节奏吗?好像看起来很像动漫的场景

    第5回1 year, 6 months ago

    (werty0000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72)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 世间的万物皆被装缀着不公的色彩。 没错,就像—— 机械人偶失控的那一天, 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同许多人类的生命共同消逝一般。 没错,就像—— 魔法降临的那天起以来, 无数的生命被那无法逃脱的命运毁灭一样。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 世间的万物皆被装缀着不公的色彩。 没错,就像—— 如今,这一天。。。 2233年3月10日 早上6点 科尔薇大口大口的喘息的 不管是脑力和体力都…… 已经跑不动了,已经不行了 魔力的消耗已经快要见底了 但是不想放弃 因为想要活下去,想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 即便如今的世界已经破烂不堪 说成末世也不为过 「唐封,难道我们真的无法再共同前行了吗?」 轰!科尔薇身边的建筑发生了爆炸 勉强躲开的她,还是被爆炸的冲击波打中而倒在了地上,脚部受伤,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科尔薇,让我来终结一切吧,斩断轮回的锁链,用这次的神明游戏」 眼前的唐封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向科尔薇逼近,手中的K牌发出了强烈的光 「住手,为什么非要战斗不可呢?为什么,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和科尔马镇的大家一起活下去的誓言,你都忘了吗?」 「住口,就算世界的秩序分崩离析,我也要回到那一刻!」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为什么,唐封,在不断轮回的世界中,不是依然存在着不变的事物吗?就是我们之间的羁绊啊!」 「光凭理想无法改变什么,我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既然这样,我们都是神明游戏中的棋子,信仰道路不同的话……就用神明的游戏来一决胜负吧!」

    -----werty0000 147852

    [挖]

    一案竹马:动漫看的比较多,可能在不知不觉间就倾向于动漫了吧,汗~;;;;;;;;;;;;在这里,其实是想写出很多单独的小故事,在每个故事里,女主和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原因,发生了很多不同的事情,然后身为人偶的女主便开始逐渐了解感情这种东西,逐渐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爱的感觉(我个人是这么想的);;;;;;;;;;;;;;; 另外,接下来的剧情着眼点其实还是很多的,比如前文提到的科尔马酒节,可以写一些节日中发生的事情。

    werty0000:好了,换了个比较中二的接法\(^o^)/~

    workhere:标上-α-3世界线-吧

    workhere:和我的主旨的区别大了点。你当成另一个世界线给人就好了

    第6回1 year, 4 months ago

    今年的科尔马酒节除了正常的舞会酒会外,另外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重头戏。
    那便是科尔薇的出场!
    科尔薇醒的很早,因为今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科尔马酒节了,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小镇里的少女们便就敲开了科尔薇的房门,一股脑的冲了进来。
    米丽娅身为科尔薇的姐姐,当然也身在其中,其实她本人是反对这么早就把科尔薇叫醒的,但无奈舞会就在中午时分。
    走在少女们最后的,是科尔马镇上最为著名的服装师和化妆师,她们将在小镇少女们的协助下,为镇民们展现出科尔薇最为可爱的一面。
    ~~~
    “米丽娅,去帮我把粉底拿过来,科尔薇的皮肤太白了,需要点'血色'。”
    “艾莉,眼妆呢?顺便把梳子拿一下,对,就放在工具盒里。”
    “洛琳,我叫你拿的东西呢?快一点。”
    蕾茜正指挥着前来帮忙的'少女军团',为科尔薇化着妆。
    蕾茜作为科尔马首席的化妆师,在酒节当天被授予了'为科尔薇化妆'的重任,深感责任巨大的她当然也准备全力以赴,于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就准备了所有的工具,只为这一早上的'战斗'。
    而科尔薇,这大概是蕾茜遇到的,最难化妆的人吧?
    不是因为科尔薇太丑,而是因为科尔薇太美,任何一点多余的装点都会起到反效果。
    切希尔那个家伙大概也正为'如何选服装'而头疼吧?这世上也许就没有服装能够搭配科尔薇的美~
    切希尔是一同被征用的,小镇的首席服装师,身兼'为科尔薇选衣服'的重任。
    ~~~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任务已经几乎要完成了,在蕾茜的全力下,坐在镜子前的科尔薇简直如同天使一般。
    在化妆的过程中,科尔薇一直都很乖,像一个洋娃娃一般坐着,唯一在做的事情只是对着镜子,有些迷惘的眨着眼睛。
    为什么会从科尔薇的眼神中读出迷惘呢?蕾茜也不清楚,一时之间以为那是错觉。
    “科尔薇,感觉怎么样?”蕾茜贴到科尔薇耳边,和她一起照着镜子。
    原本蕾茜还对自己的容貌有点自信,但当她和科尔薇一起映照在镜中的时候,自信在一瞬间被粉碎~
    “为什么要化妆呢?”
    出乎意料的,科尔薇没有直接回答蕾茜,反而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因为可以变得漂亮啊。”蕾茜随口回答。
    “漂亮的外表…很重要吗?人们在不认识我的情况下,欢迎我,为我欢呼,只是因为我…很漂亮吗?”
    科尔薇小声说,像是追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一案竹马 18159

    [挖]

    第7回1 year, 3 months ago

    “嗯?”蕾茜用手轻轻敲了一下科尔薇,不过得到的却只有科尔薇带着疑问语气的嗯。
    不管眼前机器人那呆板不合常理的反应,蕾茜一边给科尔薇化妆一边说:“我不知道你在想着什么,但是漂亮就是一切啊。漂亮就可以吸引万众瞩目,长得漂亮就可以自在的活着,活在无数人的钦慕下。能长得像你这样漂亮可是全天下女性的梦想,自己也要有对自己漂亮到何种程度有个认识啊。”
    “请问是在生气吗?”
    “有点吧,唉。”蕾茜叹了口气:“美丽之物能使人陶醉,一如彼岸之花之不可触,却又渲染了彼岸的美丽。你是最美的,也要以最美的姿态去代表我们科尔马酒节。”
    科尔薇点了点头。
    -------------------------------------------------------------------------------------------------
    小镇上早已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各个店都拿出了自家最好的酒,问询而至的人们来到这里,也会为了找寻自己喜欢的酒。
    嘈杂的酒桌摆设在罗文经营的售酒店,店内已经满了人便也运用外面的空间,这也是无奈之举。
    一位酒客高举着自己的一杯威士忌,抱着一脸醉态向着一桌的众人大喊“酒!酒!酒!人活着就是为了快乐地喝酒!对吗!”
    “yeeeeeess!”旁边的人跟着起哄,然后大口地将酒喝下。
    此时一架马车从路旁经过,这正是载着科尔薇向教堂前去的马车。这些话自然也传到了科尔薇耳里。

    -----workhere 8121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workhere:只是敲个一段我的手就累得抬不起来了,资料也没去查就这样吧(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设定补充: 已经拿了超大篇幅去写了个开篇而且把很多设定都在开篇交代了所以没有。留做以后补充。

    • 设定一下子出来了太多也不是很好吧

      • 我自己也忘得差不多了。重温了一下,大概整理出 主线: 科尔薇有些紧张的四处看着,内心已从主教口中得知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场景,但是这着实是有些夸张的感觉,她不过是个人偶,连人类都不是。但是她会明白的,她对这个镇而言是有多大的意义。 第一个任务:“……”罗德看着镜子里的科尔薇,久久才开口,“你觉得,咖啡厅或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第二个任务:原文有点长整理一下就是爱是什么,爱是如何体现在女仆身上的?(一案竹马的) 围绕着这些写应该至少是现阶段的目的

    • 时隔许久的设定补充: 有一个较为隐藏的东西我发现不是很容易被人察觉。 科尔薇的机械码是H/- ED代号01 M028-E 2102:092U 大意是 租聘型 模拟生态 机器人 型号01 M028-E 生产时间2102年9月2日 生产品级U 字母具体都对应着英文 最后生产品级的U是ultra 其他的还有G E N D P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品级,反正其实都那个样。

      • 型号01 代号M028-E 这样说比较准确 关于代号 M以外也有A U G T P 等等的,是个识别标志 E是指这台机是经济型的意思(便宜一点)

        • 每月的1~10号是工厂会生产U品级人形的时间 后面的日期是别的品级的事。 例: 2102:090U 就是指2102年9月10号生产的Ultra品级人形 - 当然不是说1到10号只生产U品级,也有例如N品级是从5号到15号。这时2102:092N就是2102年9月6日生产的。 不过话是这么说,实际上接龙并不需要用到,因为也不会有其他人形的出现(就算是经济型的E也是很贵的)

  • 那啥,作者你好歹先开个头呗。你这光是给了个背景,还给的不太清楚。

  • 难度好大,这样的设定适合自己发展,让大家混乱的接续有点可惜

  • 清晨,阳光照射在青石板上,一个流浪汉满身狼藉的站在路边。 他身上穿着一件旧的麻布衣服,脚上穿着凉鞋,头发乱糟糟的,看不全面容。 他叫戴山。偷渡客的后代。 从前也是个有工作的人。 “呵!那群有钱佬儿又整这东西了。”他嗤笑着,语气里满是嫉妒与颓废。 他人生的改变要从两年前说起,那时候他还是克莱尔工厂的雕刻工——实话说他的技术确实一般。 那天,工厂的老板带进车间一群“人”,戴山可以看出那群人眼神的不一样。他很奇怪。 而接下来老板的话也证实了这群人的不同:“……这是我在谢尔兹人偶生产商那制定的人偶工人……他们的工作效率很高……我决定让他们来代替一部分工人为工厂工作。” 戴山被辞退了。 他有过一段时间的茫然无措,但他所处的城市可是一座经济大都市,每月租房的费用又让他必须振作起来继续去找工作。 但光凭技艺不精这点就没人要。 僵持半个月后,戴山去了别的城市。 然而,正所谓人倒霉了神都怕!戴山这回不仅没找到工作,连钱都丢了。 他滞留在了这座小镇上。 要活着吗? 他有一天站在河边这么问自己。 “还是要的。”戴山叹了口气,撸了把脑袋,就蹲在河边洗起了脸。”兄弟!我这有个工作你干吗?" “啥工作?”戴山捧着水,侧抬着头。一个一身复古唐装的中年人笑了笑,说:“我呢,是个收废品的。你跟我回去,当个……分类员?” 有这种工作?戴山挑了挑眉,应了声好。 (过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