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投无路的我被收养在女子学院?!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这...这里好大啊——此时此刻正站在圣樱女子学院门前的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 说来也是一件奇事,我叫叶新,直到上周前还一直在四处流浪的我,突然遇到了小时候的玩伴阎伈钰,我们叶闫两家既是生意场上的老朋友,私底下又私交甚好,所以小时候伈钰经常来找我玩。可惜后来父母因故去世,家业交付给不务正业的叔叔管理,结果被人坑骗,从此一蹶不振,公司工厂甚至连房屋地契也都拿去抵债,曾经在我家工作几十年的管家梁叔收留了我,但是两个月前梁叔长辞于世,我也变得无处可去,可就在这走投无路的时刻,偏偏遇到了伈钰...... 那一天在街上,我们一眼认出彼此。 “叶...新?你是叶新对吧!”阎伈钰停下脚步睁大眼睛。 我连忙低下头,不敢承认,如今自己这份落魄样,万一被她的熟..............哦草写这个几把背景故事真麻烦,你们脑补一下就好了,反正差不多就是那个套路,就是被有钱的幼驯染弄到自己家开的私人学校里的背景故事,我要去写正文了。

    规则 1 烂大街的设定大家随意发挥!我就是突发奇想才写出来,大家有兴趣就写,想写啥写啥

    规则 2 女二女三女四女五什么的绝赞募集中👍

连载至第8回

    第1回2 years, 4 months ago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的学生了,看着校门口学校的标牌,我下意识抓了一把裙子,噫!果然底下凉嗖嗖的还真有点兴奋,呃...这应该很快就会暴露吧....... 站在肖门口老师模样的人向我走过来,问道:“叶新同学对吗?” 我点了点头。 “跟我来吧,阎小姐在等着你呢。”说完她转身走进校园,带我来到了一个接待室之类的房间,说小姐马上就到便离开了。

    -----Keave 【可爱多真好吃 】

    [挖]

    第2回2 years, 4 months ago

    阎小姐:“从今天起你就作为圣婴女子学院生徒会的公共肉便器侍奉各位大人吧。”她话的时候双手交叉撑住鼻梁,整个人躲在反光的圆框眼睛背后,这是碇源堂的经典造型。

    -----游荡的猫 【是时候觉得厌倦了 】

    [挖]

    workhere:作为圣婴女子学院生徒会的公共肉便器侍奉各位大人

    Keave:手动捂脸

    werty0000:时间,我需要时间~

    游荡的猫:超期待werty的小黄文(摇尾巴)

    水墨宝宝:果然脑洞好大

    第3回1 year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50)

    “哈?!!!” 喂喂喂..我说 一上来就给我开什么不得了的玩笑 光是穿着女装从家里一路走到这里我的精神就已经接近极限了 拼尽全力的躲避附近的熟人;被谁发现的话我的人生就整个玩完了啊 被不认识的大叔故意撞到正想怒吼一句:“你丫干啥呢?!!” 却忽然发现现在的身份不能简单的开口的事实 为了掩盖我的怒火 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不扯起嘴角露出僵硬的微笑 这真是.. 何等的耻辱啊! 不!等等! ‘肉便器’这一词本意是指发泄欲望的道具,同时指两性之间的事 而这里是女校 同性之间应该不存在这种说法才对.. “呃..!”一种可能性闪过我的脑海 并且无限的放大 难道说.. 是被识破了么..? 冷汗顺着鼻尖滴落 “危机事态啊..”

    -----Toukou

    [挖]

    第4回3 weeks, 3 days ago

    哪怕内心有一百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面上仍不动于色,并故作冷静的张口道,“那个啥,我刚刚一定是产生幻觉了,能申请重来一遍吗?”
    阎伈钰微笑:“当然可以。”
    我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她站起身,转到了我身后,并不由分说的从背后抱住了我,两只手在我的胸上随意摸了摸。
    ——!!?
    ——发生了什么?
    “啊你干什么啊——”那双手居然还更加过分的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揉捏着两个小豆豆。
    我现在是不是该反抗?
    她将下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呼吸都撒在了我的耳朵里。
    “如果反抗一下,说不准真的会让你去做肉便器哦!”

    -----喵喵喵妙 【与你相遇是劫,与你相爱是劫,为你而死也是劫。 】

    [挖]

    Keave:停车停车!4楼不许加油门

    第5回3 weeks, 1 day ago

    ——我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男人的身体上 会有乳头这种软弱的东西


    从小以来 父亲总是不断地对我重复着同一句话

    “——作为男人 坚强的活下去!”

    没错 正是因为这句话 我才能一次又一次的从地上站起来;为对手所忌惮、被周围的人尊敬,甚至有被叫做“大哥”的时候.

    但是.. 真的做得到吗? 作为一个人 真的能够将全身上下的每一处 都锻炼的毫无死角吗?

    答案是——ON.


        双亲去世之前的一段时间 我用自己的这双眼睛  见证了,自家老爹 那颗如石头般顽固脑袋,轻飘飘落在地上的场景.



    “为什么..”

       “...”

    “..那种家伙 揍翻他们不就行了吗!!就像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

    “...到是说句话啊.. 老爹.. ,呐.. 为什么..啊...”

     “因为.. 赢不了啊..”
    ....
    ...

    直到现在 我才真正的理解了这句话的意义

    啊啊  正是因为有着需要保护的东西
    所以 才会舍弃一直以来 所坚持的所有啊

    那个人 直到最后一刻———— 都很强



    “哈啊.. 哈啊.. ”

    所以,我也绝不能轻易的认输

    无论在这之后 等待我的是怎样的炼狱

    我都会坚强的 活下去

    然后...


    “哦呵呵~ 怎么了..?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这可不行啊.. 要是不表现得积极点的话.. 入学考试 就不得不给你打上一个不合格了呢..”

    校服的外套与裙子 早已被褪去
    轻薄的寸衫 依靠着仅存的两颗纽扣 晃晃荡荡的维系着最后一丝底线

    被褪掉一小半的棉质胖次 
    微妙的挂在了曲线上三分之二的位置

    光滑白皙的肌肤上些许晶莹的汗珠滞留在上面

    顺着大腿向下滚落 将压在下边的地毯浸染成了深色

    瘫软的坐在地上 仿佛连骨头与脊椎都要散架了一般

    “但是啊..” 修长的手指滑过锁骨与喉咙 将下巴轻轻挑起

    “谁让我们是青梅竹马呢,仅限今天 让我特别的“照顾”你一下吧..”


    -----Toukou

    [挖]

    361800657:妈耶,出来看神仙

    Toukou:(*/ω\*)

    第6回3 weeks, 1 day ago

    她的右手仔细地摩挲着我光滑结实的腹部,然后就像苏维埃钢铁雄狮一样坚定不移地向下缓缓进军。耳边热气阵阵,就在我浑身酥麻无力,快被触碰到敏感部位时。砰!砰!接待室的门发出两声清脆的响声。哈呼,得救了,我这样想着。“闫心钰部长,伊会长让你快点把新生领到学生会的地下室。会长要亲自接待她。”我思绪顿时又转到为什么门口那个清纯的声音可以一本正经地说出地下室这个诡异的地点。“啧……快点站起来穿好衣服。”她一脸不泄,目光躲闪,就像她小时候喜欢的玩具被抢了一样

    -----361800657 【犹豫,就会白给 】

    [挖]

    第7回5 days, 8 hours ago

    (Toukou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52)

    “嚯~ 你就是叶新吗?”

    “哈.. 在下的确就是叶新,不知道被叫到这里是为什么呢?”

    “嘛.. 先别着急”

    被称为“会长”的学姐,正不紧不慢的用一种玩味的眼神 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有些手足无措的少年.

    “呼呣.. 呼呣..  确实是有些资质呢”


    “那个.. 前辈 我接下来到底是要.. ?”
    被盯得有些发毛的叶同学 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 也是呢,总之你先站到那边那个魔法阵的正中间试试吧”

    “魔法阵?”
    刚放松下来的他 这才注意到这间地下室靠墙的地面上刻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魔法阵

    而且仔细看才发现那些站在周围的学生 不知为何都穿着奇怪的长袍  并且遮住了面部

    配合着那些融化在地面上并摇曳着火光的蜡烛,怎么看都是一副邪教现场的样子.

    “咕咚..”
    叶新知道 他现在已经没有其它选项可言了
    与其惨叫着逃跑 最后被按在地上狠狠地教训一番

    不如集中精力 在逆境中搏出一线生机

    考虑完这些后 他带着一脸奔赴战场的悲壮表情向前方迈开了步伐.

    “就是得这样嘛——”


    “嗒. . .” 3步

    “嗒. . .” 2步

    “嗒. . ”. . .

    啊.. 我的前方 到底是什么呢 ?

    有一种.. 已经回不了头了 的感觉

    但是啊  即便如此 我也必须向前行进才行 

    无论前方

    是怎样的炼狱也一样.





    -----Toukou

    [挖]

    第8回1 day, 5 hours ago

    魔法陣的光芒逐漸增強,直到我闔上雙眼依舊能強烈感受到的程度。
    啪擦,伴隨著一聲巨響,巨大的裂縫橫現虛空,撕裂了整個空間。
    對這個世界來說完全是異質般的金髮少女從裂縫中飄然而下。降臨了整個空間。
    「校長大人。」包圍著葉新一眾人五體投地。
    「騷年,你知道什麼東西比少女更惹人愛憐嗎?」
    少女突然的出現和酥麻的聲音讓葉新冒出冷汗。
    「請問,是什麼呢?」
    少女抿嘴一笑。
    「是女裝大佬喔。」

    -----飛雪連天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点击量不少...一猜这个题材就没法接

  • 楼主QQ多少,或者微信什么的,方便留个联系方式么?这个题材在我看来很有潜力

  • 哦豁 让我找到了有趣的东西呢

  • 突然朝着小黄蚊的方向猛踩油门——不!给我停下!这不是去学校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