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的故事

Nov. 19, 2016 胡八道 狗尾续喵 一窝风


Tony是一个理发师 是一个有些红色头发的理发师

(by 胡八道)

这天 他的店里来了一个女孩 女孩说要把自己的长发剪掉

(by 胡八道)

Tony给女孩子剪头发两人相谈甚欢,聊得忘乎所以的Tony竟然把女孩子的头发剪秃了一块

(by 什锦果冻)

【哎呀!!我的头怎么秃了一块!!】 Tony面不改色的清理着女孩身上的碎发 【要不我给你秃的那块儿种点花??】

(by 胡八道)

哟吼 区区一个tony 气焰这么高!照着镜子里那一块剪秃的头,女孩有点炸毛。一把拉过站立的tony,刚想开骂,仔细看看,发现这个tony皮肤不错。【信不信我把你裤子脱了!】盯着tony愣神数秒后,女孩说。

(by 碎碎念的狮子)

事情的发展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去了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 西装革履的男人推开了店门

(by 胡八道)

小姐请问您剪好头发了吗,金丝眼镜向女孩微微鞠了一躬问到,然后金丝眼镜看到了女孩头上的一块斑秃神情有些慌张

(by 什锦果冻)

但只一会 金丝眼镜便恢复了镇静 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 火焰在手指尖飞舞 吧嗒 火光灭了 【美丽的小姐 你的发型是我见过最美的发型】 女孩楞楞的看着男人从把玩打火机到同自己讲话 然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袖口烧到了 不烫么】

(by 胡八道)

一旁的tony习惯了似的拿过一旁的喷灌,浇灭眼镜男的小火焰。【妈的智障】嫌弃的瞟了一眼金丝眼镜男【帅不过三秒就老实呆着】。

(by 碎碎念的狮子)

金丝眼镜摸了摸有些湿漉漉的袖子 无所谓的笑了笑 女孩看着一个两个都有些智障的男人 翻了个白眼低骂了一声 拿起背包出了门 Tony有些失望的看着远去的女孩【唉 可惜 原本可以在她头上种一朵茉莉】 又看了看已经坐在椅子上的金丝眼镜 嘴角勾起标准微笑 【那么这次 你是想要什么发型呢 客人】

(by 胡八道)

【上次的花我很喜欢,我这次来是续接的】金丝眼镜推推眼镜微笑道 【让我们给生活来点变化,今天种株君子兰怎么样】Tony不喜欢一成不变 金丝眼镜又掏出打火机,火焰在指尖飞舞【好啊】 Tony淡定的举起喷灌浇灭火焰【烧到头发了】

(by 木木夕)

金丝眼镜男优雅的摘下眼镜,尴尬的笑笑【不如今天把我鬓角那块烧焦的头发修一修】。tony指尖拨了拨眼镜男的鬓角,披上白色的围布,随即剪刀翻飞。不经意瞟了一眼镜子中的容颜。心里默默的想: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不戴眼镜的脸看起来竟然还有几分戾气。

(by 菜包快跑)

Tony一边给金丝眼镜修理着鬓角 一边想着等下要往他头上种什么花 现在这年头 肯配合他恶趣味的人不多了

(by 胡八道)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日,天色有点灰蒙,天空飘着不大不小的雨丝,路上行人断续的经过tony理发店的窗前。tony今天穿这白色的t恤,鞋带散乱着,坐在一把高脚凳上,无聊的晃着腿。【今天也没有客人吗】

(by 碎碎念的狮子)

【啊~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真的是 太无聊了】Tony从高脚凳上下来把自己丢进了一旁的沙发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眼睛微眯 好想睡觉

(by 胡八道)

门口进来了一个穿着绿裙子的姑娘,在这个阳光明媚到有点炎热的夏天,她居然将纱巾把头围得严严实实不露分毫。 绿裙子姑娘不等Tony站起来就坐到他的对面【我听说你可以在头上种花是吗?】 Tony索性就这样坐着【您喜欢什么花?】 绿裙子姑娘瞄了下,店里没人,街上人也不多【我的头发掉光了,你能帮我种满花麽?】 Tony有点兴奋,很有挑战性呢【头顶给您种满玫瑰,四周垂下吊兰怎么样】 【我叫春,我希望头顶是些春天的花】绿裙子姑娘红着脸羞羞怯怯的说。 Tony准备站起来,【咚】头磕到桌子,迷迷糊糊睁开眼,刚刚睡着了啊,不过,头上种满花好像也不错呢。 【有人在吗?】这时门被推开了。

(by 木木夕)

Tony的种花技术无与伦比,甚至比他发型师的身份更有成果,这位绿色的春姑娘的要求在他耳中听来着实有趣——同时也是个不小的挑战。因此他的思维自然而然的绕着姑娘的发型打转,姑娘的脸是标准的瓜子脸,因此对花瓣垂落的弧度很有要求,玫瑰花的红要衬着姑娘白里透粉的肌肤。Tony想认真的完成这个工作,最好雪耻自己屡屡剪秃的事迹。 因此另一位客人的脚步声在他耳里显得无声无息了起来——回头的时候又是一张温和无害的笑脸,金丝眼镜有些斜得挂在脸庞:“你好啊Tony.” Tony点点头应道:“你好。” 他注意到金丝眼镜这次带了个帽子,黑色礼帽边缘伸出几条嫩绿的叶子,若非Tony知道这是他的种花成果,路人可能只当是某种亲近自然的独特装饰。 “你这是……”Tony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坐在椅子上的春姑娘也昂起脸看着他,Tony指了指那几条枝叶问道:“怎么回事?” 金丝眼镜露出一丝苦笑,他摘下帽子,橙黄的君子兰像小型太阳似的躺在他的头发里,花朵比真实的要小,但是多,一簇一簇,像秋日漫山遍野的红叶。 “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种的君子兰点着了,谁想后来就变出这么多……” 金丝眼镜一脸苦恼的望向Tony:“还有补救措施吗?” Tony楞在原地,反倒是春姑娘接话很快:“很好看呀!”她伸出手朝金丝眼镜的头顶比划了两下,“我也想要这样的!”

(by R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