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意识的变动 [里*世界]

werty0000 点击2438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规则: 1.接龙的内容,不管长短,但需要有比较完整的一段情节。发帖请尽量完整,不要流水帐,出现流水的贴子,我会删除,不能出现类似【他于是开心的笑了】或者【天终于黑了】这样,一句话走过场的接法 2.接龙者,如果不喜欢楼上的内容,可在接龙的开头先声明“以下发表的文章接第几楼”等字样 3.内容请尽量符合文中人物性格,以及文章风格,不要突兀的插入,联系上文,尽量顺畅自然,且符合逻辑 4.此贴不支持刷屏,评论,水贴,帖子一律接龙方式进行 以上条件,如有违反,楼主将直接删除楼层回复内容 开头: 见到与想象不同的情景的话,人是无论如何都会吃惊的,从留学的地方暂时回国,我一下飞机就直奔而回那个怀念的家,却看不到家所在的样子,原本是家的地方空空如也,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所措的我,取出手机,拨出了家人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这么想着的我迎接的事实却是,没有人接…… 仰望天空,真是广阔得毫无边际,如此广阔的天空让我稍微有些不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总之现出车站吧,然后找个地方吃饭,虽然目前不是可以随便浪费的情况,但是就吃泡面什么的,总感觉有点凄凉,只是今天的话,奢侈一点没关系吧,对于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第一天的生活来说…… 嗯?好像有什么声音,仔细一听,是演奏着什么声音,说起来,留学前这一带好像在施工的样子,原来是造了一个公园啊,去看看吧,因为留学学的是音乐的相关专业,所以一碰上音乐兴趣便会高涨起来,脚也就自然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哇,好厉害好厉害!” 演奏结束后,周围响起了欢呼声与拍手声不绝于耳,公园内的广场中,一支由吉他,低音提琴以及长笛所组成的,风格特意的乐队正在演奏,虽然有不感兴趣只是路过的人,但也有很多像我一样专门过来听的人,真是不小的盛况,听完演奏的人们,向着放在那边的吉他盒子里面投入钱,说起来,像这样在路上演奏赚钱的人,在海外也见过 对了,我也要 觉得演奏很好的话,就要付出相应的报酬,这样的话,我在这里唱歌也没有问题 “不错哦,有种中性的感觉。” 当我站上大家所聚集的地方时,传来了这样的评价,确实,留学期间偶尔有被错当成女孩子的经历 打开胸腔,发出声音,令人感到非常畅快,歌词里饱含着思念,话语间描绘的场景,全部用歌声编制起来,歌曲便充满了色彩,即使看不见的歌声本无颜色,我也想尽可能地使它变得鲜明,明快的歌,安静的歌,激昂的歌,低沉的歌,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歌曲,我所知道的,一定只是冰山一角,正因为如此,我想聆听的人们传达,即便与我现在所描绘的东西不同也没关系,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场景,浮现的记忆,展望的理想,我的歌声如果能帮助大家去感受这些的话,那比什么都让我高兴 歌曲结束,安心地喘了一口气,周围便响起了啪啦啪啦的掌声 “非常感谢!” 将脱下的帽子反过来,很快就有人放钱进去了,令人惊讶的是里面尽然有张红色的毛泽东头像,这…… “再……再怎么说,这也太多了!” “没关系,我认为,你的歌声有这种价值。” 不由得看向对方,是个美丽的少女,露出了优雅的微笑 就在这时,乌云聚集了起来,刚察觉到滴滴答答落下的水滴,雨便开始哗啦哗啦地下了起来,我慌慌张张地跑到树下躲雨,说起来,车站前好像也见到不少人都拿着伞的样子,以后得多注意天气预报才行 “那个,不好意思。” “嗯?” 向着突然响起声音的方向转头望去,那里站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就是给我投了百元大钞的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附近学院的学生,我叫明月!可以请教你的名字吗?” “那个……” 糟糕这是怎么回事,我要想起自己的名字居然会变得这么困难? “啊,哈哈,那个……肚子好像有点不平静的样子。” 我急忙将话题转开,总不能把自己忘记名字这种事情说出来吧?而且我确实还没有吃饭,这也不算撒谎 “这样的话,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不,让刚认识的人请客,有点……” “不要在意,算是对你美妙歌声的谢礼吧。” 面对意想不到的邀请,看到这么可爱美丽的女孩子,于是我决定答应下来了 在一个环境幽雅的西餐厅中,一个面色俊朗,有些像女孩的我,请着一位可爱的女孩坐下。 我微微一笑,道“一般说来不应该是男士向女士问这个问题吗?看来明月小姐比起作‘女士优先’的受益者,更喜欢作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呢。” “没想到你不仅歌唱的好听,这花言巧语的功夫也不赖嘛。”明月莞尔一笑,葱白的小手从桌上拿过菜单,眯着眼睛道:“既然你都说了女士优先了,那我还客气什么呢?” “请。”我伸手示意,然后合拢掌心,开始仔细观察正在认真看菜单的明月。 第一眼的感觉是漂亮,但是不同于直观的美感,明月的漂亮带有着一种清纯的气质,发型端庄而不失青春活力,脸蛋没有化妆但却很白皙、干净;眼神温婉柔和,透露出一半天真,一半知性。身材窈窕纤细,一看就知道是经常运动,青春逼人。 “你,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不怕我骂你色狼么?”明月的声音突然传来,我才注意到她已经合起了菜单,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呃。”我尴尬地咽了口水,挠了挠头发,才开始解释:“人们不是常说外貌和气质是给人最直观的印象吗?我是想通过你的外貌和气质来了解你。” “哦,是吗?”明月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又喝了口水,然后似笑非笑地道:“但是我对你的的直观印象可不想你这般肤浅。” “我的音乐?”我挑了挑眉头。 “binggo!”明月打了个响指。 “那好吧,说说,我的音乐给了你我什么样的印象?”我开始有了兴趣,问道。 “你的歌声清朗爽快,体现了你的阳光;巧妙的变音,体现了你的伶俐;穿插的个人语言,体现了你的幽默······”明月面带微笑的说着。 “你这么夸我,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话说你能从歌声里听出这么多信息,音乐能力一定不错吧!”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立刻转移了话题。 “嗯,我以前向一位很厉害的音乐大师学习过。他不仅教我如何唱歌,也教会我如何从音乐中分析出一个人的性格品质与此事的内心情况,而且他告诉我音乐是有魔力的,能干涉人心,给予人暗示。好的歌曲能让愤怒的人冷静下来,能让一个冷静的人变得焦躁不安,安眠曲就是为了使人能更快入睡而创作的,就跟安眠药一样。”明月滔滔不绝的讲着,可以看到她对自己的音乐才华有多么地骄傲。 突然明月好像察觉到自己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脸开始红了起来,急忙道歉。我感觉她这样的行为很可爱,不对,怎么能对初次见面的人抱有这种思想。明月点了几盘好菜,貌似是为了招待我而点的,为什么要对初次见面的我这么好呢,明月点完后将菜单递给了,说是让我也点几盘菜,毕竟是她人的好意,但吃人手短,我只点了一盘便宜的。 等上菜途中,明月似乎是为了缓解尴尬,问我:“也该告诉我你叫了什么了名字了吧,毕竟一直称呼‘你’,让我感觉不礼貌。” 这句话让我突然从现在的安逸状态下反应过来,为什么我忘了自己的名字?为什么我家没了? 如果告诉明月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会不会被当成是怪人,“文强,我叫文强!”我随便编了一个名字上去。 “噗······” “啊!抱歉,我不该笑话你,因为你这么文静的人,名字却有点刚强。”明月反应过来,在对自己的失礼道歉,但这名字只是我随口说出来的,怎样都无所谓了。菜上来了,我便一边欣赏着雨景一边吃着这人情餐。 处理掉晚餐后,从窗户看向外面,雨势依旧没有减少,正想着今晚要去哪找睡觉的地方,明月先开口了:“看你一直提着个行李箱,是不是没地方安身?这雨也下的有点大,要不今晚······到我学校来住吧。” “不!不!不!我已经欠你人情了,怎么还好意思·····”我急忙回答,而且紧张过度手开始乱挥。 “hen(笑声),有什么关系吗,既然别人有难,能给多少帮助给多少帮助。”明月打完我的话。 “啊······那么·····失礼了。”我叹了口气,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哇,好厉害.” 如果用一个词来表达的话,那一定是庄严 “哼哼,非常厉害的建筑物对吧?” 看上去很高兴似的,明月同学微笑着 嗯,这可真是太壮观了,虽然有近代欧洋建筑风格校舍的学校并不少,但像这么气派的可还真没有几个,感觉好像回到了留学的地方一样,难道这里的建筑是受到了西欧建筑的影响吗? “与其说是建筑物,不如说是学院本身,是以欧洲的某女子学院为范本设立的。” “这样啊,所以才……” 第一次到这里却有一种微妙的怀念的感觉,是因为这里的氛围有亲切感吗? “走吧,文强同学,我给你带路。” 但是,还真是安静,因为今天是星期天的缘故吗? 对于今天是星期几感觉模糊的我,赶紧打开手机确认了下今日的日期,2016.08.28 嗯,确实是星期天 “但是,也有来学校的人,外面的声音你能听见吧?” 顺着话,往窗外看去,看到了好几个女生,她们身上穿着感觉很少见,像运动护具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到了,就是这里,文强同学,学院长就在里面。” 这是一间音乐室,门上的标识牌这样写着 敲了门以后,明月把门打开了 进入房间,有一名女性站在里面,既然是学院长的话,应该是年纪比较大的人,但这比想象的要年轻好多 “果然,是你呢。” “我们见过吗?” 学院长微笑起来 “不记得了吗?昨天在公园,我可是说你是中性的那个人啊。” 嗯,记得昨天刚上台的时候确实有人这么说过 “初次见面,我是这个学院的学院长。有那种歌唱能力的话,应该是职业的,或者是与之相近的人,相貌与歌手都很中性,拥有者稀世的男性女高音歌手,其实我在听过昨天的歌以后,立即就变成了你的粉丝了,然后,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创造一个机会再次听到你的歌声。” “也就是说,想委托我唱歌的意思?” “没错,务必让文强同学在学院祭上唱歌吧?像你这样的人,担任歌姬是没有问题的。” 诶? “等等,说到底我这个男性可以接受这种任务吗?你们要找的,是歌姬对吧?” “当然,不是女性就无法担任,但是,你的歌声也好,相貌也好,都十分符合女孩子的特征啊 对于意想不到的回答,我无言以对。” “那么,如果找学院里的学生不是更好吗?” “很不巧,这里并没有合适的人选,对于学院来说,歌姬diva,是不可或缺的。” 即使为了学院祭而选出的歌姬,学院为了表示敬意,以diva来称呼 “那个,学院长,说到底,这里是什么样的学校呢?教声乐或者演剧之类的?” “不,这里所教的,是骑士的心志。” “骑士是?拿着剑与枪战斗的……” “不,是心志,骑士要通过培养才能毕业,培养出能像骑士一样,保护他人的人才,这就是学校的理念 啊,刚刚看见的穿着像铠甲一样的东西的女孩子,难道是……” “现在的学院内,对为了在学院祭表演剑舞马术而选中的12名学生,这样称呼着,而diva也是,每年选出两名学生,在森林里被囚禁的公主,用歌声引导骑士,而骑士将手持武器拯救公主。” “公主?骑士?” “在故事和电影中,经常能看到的情景,学院祭主要活动名字是,歌姬救出谭,以传承下来的故事为主题,拯救歌姬的竞赛。” 所以王子是不行的,只有歌姬才能胜任,学院内找不到歌姬的候补,我想只能在校外找了,真是个了不得的想法啊…… “再这样下去的话,学院祭就有可能无法以完整的形式开始了,变成那样的话……” 说到这里学院长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看样子,应该会发生什么事情 “抱歉,如果我是女生的话就好了。” “对,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 “那个,怎么了吗?” “你有成为女孩子的意思吗?我说过的吧,同学的话,容貌和声音都非常中性,如果好好打扮穿上女装的话,也许谁都不会发现你是男生。” “等等,请等一下!那也就是说,让我假扮成女孩子唱歌的意思吗?” “没错!” “但是,活动的话是很多人的面前唱歌对吧,那再怎么说也会暴露的啦!我就算穿着女装看起来也不可能像女孩子。” 虽然有偶尔被误会的情况,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确实,同学的话,好好地穿女装应该没问题。” 卧槽,同意了,一旁的明月竟然同意了 “也就是说,只要足够像女生不会暴露,你就肯接受歌姬的委托,是吧?” “现在去准备校服,文强同学穿上之后,让我们看看效果如何,要是很像女生,到了连知道你是男性的我们都能够接受的程度话……” 在那之后,看到学院长准备好的衣服后,我不禁抱起了头,没想到,竟然会变成这种展开 “那个,我穿好了……” 我向着走廊外呼唤,门被打开了 “看起来,很奇怪对吧?” “不,没有那回事。同学,非常漂亮哦。来,过来这边……” 说着,同学就把我带到镜子面前 “这是,我?……” 仅靠假发和服装就能如此…… “这样的话,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嗯,不管怎么看,制服非常适合,这都使得我透过镜子和两人的视线重叠,变得很不好意思起来,镜子中的自己,即使自己又不是自己,多么不可思议,往镜子里面看,确实,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自己一瞬间也产生这种想法 “文强同学,即便是这样,也不行?” 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拼命思考着,为了去回应中意我的歌的同学的感情,我…… “我知道了!歌姬的委托,我接受了!” 没有正式入学的必要,书面上的手续,都由学院长负责想办法 “很好,那么滞留期间住宿问题,由我们来帮你解决,相信你也不可能靠街边卖场来支撑自己的生活吧?” “那这样的话,住宿方面的事情就当做是接受歌姬这件事情的谢礼吧。住的地方就用学生宿舍,这一点没问题,情况上来讲,编入以后,这个名字不能这么使用下去,在这里,要考虑一个新名字。” “这这,这样好吗?让我在这种地方住宿?” “没关系,倒不如说,谁都不会想到在宿舍同食共宿的人会是男性吧” 该说真不愧是提议穿女装的人,过于大胆的想法简直毁灭三观,总感觉变成很不得了的事,仅仅是一天的时间,因为自己随意地误解,点头答应,最后竟变成了要在女生宿舍生活,和最初的预想情况差太多了 “那么名字方面的准备留给晚上的你思考吧。” 在来宿舍之前连同裙子在内完整地女装了,但穿着裙子感觉平静不下来,为什么校服是裙子啊!胯下总感觉凉飕飕的,女孩子都经常这么穿的吗? “这里就是同学的屋子,最低限度必要的东西都有,但有不足的东西请不要客气提出来,我为你准备。” 这个房间,比起想象中的要宽敞得多,有两张床 “对上级生要加上敬称大人,友人的话就例外了。” “那么,明月同学,问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请问。” “有两张床在这里,为什么?” “因为宿舍基本上都是双人的。” “双双双双双双·······双人房!那我的室友会是谁?”这消息太令我震惊了,原本让我一个男的待在女校要提防的事就已经多如牛毛,没想到还有个女室友,导致刚躺床上准备休息的我,立刻坐了起来。 明月听到我的问题,头轻轻一歪,给我了一个微笑。 啊~~明月果然是美女,就连微笑都这么可爱······不对!!!“明月····我的室友···不会是——你吧!?” “bingo!”明月又打了一个响指。 我又瘫软的躺在了床上,明月笑着说道:“有没有吓到啊?嘻嘻~~~现在学校里知道你是男生的人只有我和学院长,不能被其他人发现,所以把最重要的地方——寝室,安排在了我身边。” “先等下,一般来说寝室不都是满人的么,那么原本这张床的主人呢?” “她啊······嗯呵呵·······她自己走了·······”明月把脸斜过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把头砸在床上,这也太霸道了吧!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你在这慢慢休息吧!”明月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我不停地翻腾,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消失的家、结识明月、女校定居,想到以后要过一段男扮女装的女校生活,我还是好好睡一觉吧,还要处理的事情明天再说。

连载至第1回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完全接不下去

  • 太长了……而且时间跨度太大 如果是3个月之内的,我大概会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