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鹿场 [里*世界]

反璞 点击2427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今天是阿德的头七,又或许是昨天。家附近新开了间面馆,早晨时我被庆祝的鞭炮声吵醒,便再无睡意。我打算先去吃碗面再去墓地。

连载至第8回

    第1回4 years, 10 months ago

    厨师在面里加了太多辣椒,为了吃完这餐早饭,我不得不多要了一罐啤酒。平心而论味道还不错,如果不这么辣的话,我在饭后烟的云雾中想起来,妈的,没法开车了。

    -----游荡的猫 6632【是时候觉得厌倦了】

    [挖]

    第2回4 years, 10 months ago

    所以我只好打了一辆车。当我晃晃悠悠上车之后,却发现司机的侧脸很像阿德。他目视前方一直没有开口,车子已经启动却不问我目的地是哪。额头的汗水流了下来,我擦了一下,手掌微湿,“去夕褐墓地”。我努力平静下来,并告知司机去处。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而已,都怪刚才辣椒吃多了,出了一头汗。 车子慢悠悠地行驶着。路上很少见车辆来往,不对!是根本没有其他车!想到这里,我两腿开始变沉,拇指微微地颤抖,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仿佛停止了思考。 这时候司机说话了,“今天的车真少啊。”“啊,嗯,是,呵呵。”司机的一句话让扫去了我心中的不安,可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o1vivi1o 550

    [挖]

    第3回4 years, 9 months ago

    “你大概是我最后一位乘客了。” 胃里是热的而脊背的汗有些冷。我看着后视镜倒映出的他的脸,不知他这话的真正意义。昏沉的多云早晨,他戴着不合时宜的太阳镜。我的手抓着坐垫的绒絮。 紧张时也会想到阿德。我们站在午后四点半的鹿场,看到三头吃草的雄鹿。为首的那只抬头看见我们。手中的触感像它夕阳下的毛边。 最坏也不过像他那样。这么想着,反而安心了些。我没有搭话,司机也没有解释他所说的。下一个路口,我们上了高速。 -lilwhite

    -----lilwhite 59

    [挖]

    第4回4 years, 8 months ago

    出租车在高速上前行,不知道怎么搞的,我总觉得这不是去墓地的路。犹豫着要不要向他确认,但看着他的侧脸,还是放弃了。阿德从来不会带错路的。 “去墓地干什么?”他先开口了。 我舒了一口气,搓了搓手心的汗。“看……朋友。”还能干什么呢。但是,阿德只是朋友吗。 “哦。”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失落。 “也不止是朋友啦。”我在心里又确认了一遍,阿德算是……恋人吧。 他没说话,坏掉的雨刷器持续不断刮着挡风玻璃,徒劳又干劲十足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一把抓住它。 停下来,没用的,停下来。 我把脸转向窗外,要是我当时能拦住阿德的话,今天他应该能陪我过25岁生日了。 阿德是我常乘的地铁站站务员,负责在地铁到来之前,把焦急的人群赶到黄线以外,保证安全。 一周前,2月14日,情人节。一个年轻女人跳入轨道,那是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将包里的玫瑰送给他的瞬间,他冲过去将女人推出,呼啸的地铁没能盖过人群的尖叫…… “到了。”司机转过脸来。

    -----checkcheckly 414

    [挖]

    第5回4 years, 8 months ago

    这张脸跟阿德比起来,眼窝更深一点,我有些恍惚。 “小姐,夕褐墓地到了”!司机继续说道 “哦,好的”,我匆忙付了车费,迫切的想要逃避什么,仿佛晚一秒就会被人看穿,我应该想念的阿德,我怎么会感到害怕呢? “小姐”,刚要关上车门的时候,司机喊住了我,一瞬间我的头皮有些发麻,“这把伞给你吧,外面在下雨”,司机边说边递过一把藏青色的折叠伞。 原来下雨了,我松了一口气,接过伞,对司机说道:“谢谢”!转身的时候,我听见司机开车调头离开的声音。 阿德的墓碑前放着一小束黄白相间的菊花和一叠他喜欢吃的凤梨酥,看样子是阿德的父母已经来过了。这样也好,我心中为没有遇见阿德的父母感到一丝轻松,毕竟这样的日子,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伤心欲绝的父母。 我呆呆的站在墓碑前,望着墓碑上阿德照片中灿烂的笑脸,这张照片也是去鹿场玩儿的时候拍的。那时的阿德正伸手喂一只幼鹿吃零食,他回头喊“阿May,快来!”阳光洒在他的发梢,那一刻我觉得他比阳光还要灿烂,我想那只小鹿

    -----水墨宝宝 96

    [挖]

    第6回4 years, 8 months ago

    记忆就是这么奇妙,总能把过往的细节粉饰出漂亮的柔光。那时候,阿德,你是没有这么美好的。我也是。 我深知我们是背着你的女朋友去鹿场的。但是,看到你回头喊我的名字,笑容里似乎揉进去了一把阳光。我有片刻晃神,就这样下去吧,一辈子跟你在一起该多好。我举起相机,给你拍了这张照片,没想到竟成了你的遗照。 喉咙动了动,声音嘶哑,“阿德,我来看你了。”我把手里那枝干枯的玫瑰放在他的墓前。 “我刚刚来看你的时候,坐的那辆出租车的司机跟你长得好像。哈哈,你说我是不是太想你了,眼睛都花了。”我停顿了一下,像是平常一样,在等他的回应。 只有越来越大的雨滴打在墨青色伞面的声音,水汽弥漫在半山腰,我咬着下嘴唇,“对不起。” 没有回应。 “阿德,对不起。要不会我拉着你去鹿场,你女朋友就不会想不开卧轨自杀,你也就不用去救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善恶总轮回,果然呵。 雨伞打翻在地,我无力地跪在地上,一身泥浆。这时候,水汽氤氲的树林中间,仿佛有人在盯着我。 我抬头,雨水顺着搭在前额的头发漫进眼睛,是一只鹿。怎么会有鹿,我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却空无一物。 “小姐!”是司机,长得很像阿德的司机,“哎哟,怎么跪在地上!我不是给你伞了么!”

    -----checkcheckly 414

    [挖]

    第7回4 years, 8 months ago

    司机慢慢走了过来,他顺手捡起打翻在地的雨伞,默默为我举着。 我赶紧抹掉了脸上雨水与泪水的混合物,强打起精神:“你怎么也来墓地了?不用做生意吗?” “雨太大了,估计你也不好回去,我再拉你一趟,也不亏。”司机皱着眉头,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这是你男朋友?” “是……”我顿了顿,“也不是。” 司机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着了深深吸了一口:“有故事啊?” 有陌生人在场,我不得不收敛起悲伤如海浪般汹涌的情绪。 “得,我还不是不问了。”他就这样默默举着伞,站在我身旁。 阿德在我伤心的时候也不多问,就静静地陪着我,他知道我难过的时候不喜欢诉说,但也不希望一个人独处,那样太难熬了太无力了。 我们在雨里站了二十分钟,伞面上哗啦啦的声音逐渐变小,我终于开了口:“走吧。” 两个人一起走到墓园出口,司机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到明显瘪下去的车胎旁,他转过头来,沉沉地眼睛望向我。 在这暮色四合的夜里,我仿佛看到了阿德…… 我们两人被困在夕褐墓地。 我的手机前两天丢了,心情不好一直买,而司机的手机则只剩一格电,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救援车来的时候,何况我们并没有叫拖车的钱。 最关键的是,我感到头越来越晕,越来越沉。 窝在车厢里就要睡过去。 司机突然转过头来:“我记得这里不远处有个鹿园,里边还有不少农家乐,应该有人。”

    -----Faye 2475

    [挖]

    第8回4 years, 8 months ago

    我头脑昏沉,他的话断断续续进入耳朵,“……不远处……鹿场……” 我抱住他的手臂,像回到那次和阿德一起去鹿场一样。我要回去。“阿德,我们去鹿场……”我喃喃自语。 “阿德?我不叫阿德。”司机将我扶起,我们穿过形形色色的墓碑前往鹿场。 “那你叫什么?”我感到全身发冷,哆哆嗦嗦地被他拖着走。 “David。”他说。 到达鹿场时已经是入夜时分,我们顺利找到一家农家乐旅馆住下。由于钱没带够,David只好和我共住一个双人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农家乐里的人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 “哎,你发烧了?”David反复比较我和他的脑门的温度。他给前台打电话为我加了床被子,又安抚我躺下。 一宿无话,一躺进干燥温暖的被窝我就昏睡过去。第二天中午被敲门声吵醒,我头痛欲裂,是农家乐老板娘,“小姑娘你醒啦,这里有粥你趁热喝。”她热情招呼,见我迟疑,笑呵呵补充道,“免费的,免费的。我看你昨晚一个人湿嗒嗒的过来投宿,意识不清醒还住双人间。我担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特地过来看看,呵呵呵。” 一个人?我转头环顾房间,另一张床干净整洁,David呢?

    -----checkcheckly 41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test:dog:

  • “他去哪了?”头又不可抑制的疼起来,我揉了揉太阳穴,看向老板娘:“昨晚没有一个男人和我一起吗?”我问。“男人?什么男人?昨晚你一个人走进来昏昏沉沉的,像是淋雨发了高烧,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和我说开个双人间就晃晃悠悠的去房间了,这不,我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家怕出事就来看看”老板娘热心的讲道。我抬头若有所思:“好,谢谢您啊,我没事。您去忙吧”老板娘稍作停留便出去了,房间一下子变得安静,我心中的疑虑更多了。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外一只小鹿正在竖着耳朵,瞪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 为什么我只能发到评论区,发不到正常地方呢,好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