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后,茂亦想做什么? [里*世界]

jielong_robot 点击1287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一道天雷劈破金刚釜,茂亦从釜中跳出,立刻开心地抱起在釜前等候自己的妻子。
by Aprilord

连载至第9回

    第9回2 years, 3 months ago

    在肢体接触的刹那,茂亦身体一颤,一个后仰抱摔,将妻子菲菲掼到地上。起身,看着她秀丽的脸庞扭曲变形,茂亦恨声说道:“你身上怎么有其他男人的味道?说,是不是背着我搞男人了?”
    by 光~若能绽放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8回2 years, 3 months ago

    棒!一棍子敲在茂亦的后脑勺上!茂亦被打得眼冒金星,隔了许久才终于看清打他的人,一位褐发童颜,仙气飘逸的书生提着一把入鞘的剑似笑非笑地看着茂亦。“岳父!”茂亦惊叫而出。“女婿,被关太久连岳父我的味道都不认得啦?”书生笑道。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7回2 years, 3 months ago

    只见妻子翻了一个白眼,从怀里掏出一支毛笔,茂亦记得那是一支点穴笔。“爹,孩儿的事就让孩儿自己处理。”菲龙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收起了佩剑说道:“那好,你自己处理,小心别动到胎气了。”听闻此言,茂亦松了一口气,菲龙的剑阴险至极,专挑经脉汇集之处攻击。茂亦还记得之前跟岳父比划时只是被削了一下,就在床上躺了一年。茂亦在心中由衷的感谢妻子替自己解围。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6回2 years, 3 months ago

    (回数错误,紧接第八回)“这……呵呵,认得!认得!”茂亦有些畏缩的点点头,“不过~菲菲的身上可不只是有岳父你的味道。”自觉有利,茂亦壮着胆子和菲龙争辩了一句。 “嗯?”菲龙的眼睛似乎发出莫名的光,他轻飘飘地将佩剑插在地上,剑鞘一半都被沙土掩盖,看得茂亦冷汗直流。“你,再说一遍?”书生不等茂亦开口,一脚将其踢到半空,右脚发力腾跃到半空抱拳狠狠地捶击茂亦的小腹,一套空中36连打后,茂亦才撞击在地面上。 菲龙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衫,抽出配剑,剑尖直指茂亦的下半身,“你都被关了三十年了,是不是早就忘了菲菲之前怀有身孕?你连自己的儿子的嫉妒?我tm自己疼都来不及的女儿被你这样欺负!”说着菲龙指了指已经缓过神来站在旁边有些颓然的菲菲,“当年你是怎么和我保证的?说,想怎么死!!” “噗,我,我……”茂亦吐出嘴里的泥土,有些慌乱无助,焦急地将眼神投向了自己的妻子菲菲。 by——咣咣咣
    by 折耳兔叽耶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5回2 years, 3 months ago

    菲菲握着点穴笔似笑非笑地在茂亦身上比划着,茂亦也紧张又胆怯地看着妻子。菲菲突然一笑,茂亦也是放松了一下。就在此时,菲菲运笔若神,笔势如毒蛇般自茂亦泥丸宫落下,瞬间封死了茂亦全身经络,真气勃发,茂亦成为了漫天血肉横飞。“傻瓜,哪有闭关三十年,出来发现自己妻子还在怀孕的?若不待你刚出关时心绪不定,境界不稳,还真有几分麻烦了。”
    by 飞翔的比奇堡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4回2 years, 3 months ago

    金刚釜中的茂亦还陷在心魔中,一次又一次被心魔蛊惑,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妻子、岳父、儿子杀死,即便每次都不记得上一次的经历,可怨气还是一次又一次聚集。堕落成魔,也不过在下一瞬间。睁开眼的茂亦,双眸血红,毫无理智,眼中弥漫疯狂的仇恨,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杀,杀,杀!
    by 真心无悔❀爱无痕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3回2 years, 3 months ago

    可就算是在如此危急时刻,茂亦也能守得灵台一线清明,弱能平安出关,必报血仇,之后定会善待妻子,琴瑟和鸣。渐渐地,眼里的血红褪去,茂亦回复了清醒。苦心人,天不负,再十年后茂亦终于神功大成,选择出关。“阿————!”一声尖啸,茂亦破釜而出,正准备向妻子传达自己的喜悦,却发现自己却在海上一片孤舟之上,周围除了海水还是海水。一张纸条飘落在眼前,上写着:岂有冷落妻儿几十年之夫?和你的破锅玩去吧! 茂亦只觉得眼前发黑,真气不稳,顿时走火入魔,一头栽入海中,被群鲨分食。
    by 飞翔的比奇堡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2回2 years, 3 months ago

    那些食了茂亦的鲨被残余精神影响,每次嚎叫都发出“非非”的声音。它们的后代亦是如此,所以这种鲨就被称为非鲨,亦称茂亦鲨。 但这种鲨到现在已经很难看到踪迹,因为它们的血液有削弱心魔的功效,被人捕杀的近乎绝迹。只有偏离安全航线才有一点可能看见。 “爷爷,爷爷。”孙女扯着我的说,怯生生地问,“你怎么知道的呀?” “呵呵,这些只是说书人编造的。”我笑了笑,抚了抚胡子说,“至于真假,谁知道呢?”
    by 清心浊殇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1回2 years, 3 months ago

    而在无人能够到达的大洋之下,一口哑光金钢釜静静地倒扣在淤泥上,周边的海域不时划过一道巨大的阴影,如果有人能够靠近那个神秘的金钢釜,一定不会察觉不到其内如洪钟大吕的声响。 在某一刻,大洋的海面骤然坍陷,无量海水挤压下金钢釜轰然炸碎,之见一个肉球从其内弹射而出,上升!上升!极速上升!在破开前方海水的同时那肉球似乎也在重生,直到冲出海面,肉球已经化为了人形。 “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茂亦,竟然借这海中生物消除了心魔,还阴差阳错地修成了尸解仙!”那人影仰头长笑道,“菲菲,你等我,我这就去寻你。” “茂亦”在虚空之中闭目凝神,一刹那间所有吃过茂亦鲨的人类记忆都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其中一个画面格外注目,放大放大在放大。“不过,这仇,也该报了!”,茂亦淡然地抬手一划,面前出现一道水帘,在跨入其中的同时,一缕海水从海面倒流而起,在他的身上化为青衫。
    by 光~若能绽放

    -----jielong_robot 238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