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圣路千行的初恋“局” [里*世界]

jielong_robot 点击1200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路千行是一名大名鼎鼎的江湖大盗,他盗取过的物品超过一千件,这些物品有一些宗门的秘籍,也有皇宫的秘宝,但由于他身手敏捷,速度奇快,所以至今为止都没人能抓到他,甚至连他那张帅气的正脸都没人见过,所以人们连路千行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而今天,江湖大盗路千行决定金盆洗手,不再干盗窃之事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对一位漂亮的姑娘一见钟情了,而通过打听,路千行发现,那位姑娘名字叫萧千雪,是听雪宗宗主路寒风的亲传弟子,为人正直,而且非常讨厌盗贼,反而喜欢行侠仗义的大侠。 所以路千行决定,从今日开始,他就要改行当大侠了!
by 明月清风

连载至第8回

    第9回1 year, 10 months ago

    早早地起床,打上一盆清凉的井水,路千行缓缓地将双手放入金质的脸盆中,闭目感受着体内那躁动不安的情绪,他彻底地沉浸在了温润的触感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还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吱吖~木门被人推开了,但是那人却站在门口没有出声。困惑的睁开眼,路千行看到姐姐路芊婉就倚靠在敞开的门扉处,眼中似乎还带有几欲滑落的泪光。 “姐,你怎么了?”路千行赶忙走过来托着姐姐的右手,将她扶到了自己的床边。 路芊婉用着慈祥的眼神看着弟弟,直到路千行快要受不了这样的姐姐时才开口道:“弟弟,你长大了……”一边说着,还一边抚摸着路千行精心疏理的长发。 一听这话,路千行也不由得想起了他成为盗贼的缘由。只是一入江湖不由己,他被这花花世界迷了眼,一双手被这名利染成了黑色,本心早已喂狗。 “姐~”路千行伸手环抱着姐姐的腰,将头埋到她的怀里寻找着熟悉的温度。 “千行你如今一身偷盗功夫经过数年的打磨早已出神入化,拿来之物也有千件之多,我也是时候兑现曾经的诺言,告诉你”
    by 光~若能绽放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8回1 year, 10 months ago

    “可……”路千行的眼前一瞬间浮现出了一位女子拔剑嗔怒的身姿。 “怎么,杀父之仇你都不报了?姐答应你,只要你将那人的头颅带到母亲坟前,之后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过问。”路芊婉抚摸着的右手停了下来。 “你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吧,我早就看不出你不听管教,也是时候找个人管管你了,到时候姐亲自去给你提亲。”在路千行身体僵硬之时姐姐爱的摸头杀又继续落下。 为了以后的终生幸福,路千行不得不屈服于姐姐的淫威,“那人是谁?” “路寒风,我们的好二叔!” 姐姐什么时候走的路千行都不知道,还是一只野狗跑进来打翻了金盆才让他从艰难的抉择中回过神来。看着那洒落在地的清水,杀父之仇与年少时的愤恨化作最后的砝码让天平倾斜。
    by 光~若能绽放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7回1 year, 10 months ago

    清晨,睡梦中的路干行猛然惊醒。 又做梦了,又梦到姐姐了。 路千行的姐姐名字叫路芊,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姐姐,早在三年前就失踪了。 路千行之所以成为江湖大盗,到处盗,一方面是因为穷,所以只能靠盗窃为生。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借此机会去寻找他失踪的姐姐。 前段时间通过盗窃,他在听雪宗发现了姐姐的贴身玉佩,可能是因为这玉佩引发了路千行对姐姐的想念,所以这段时间才会不断的做梦梦到姐姐路芊婉。 不过这次做的梦有点奇怪,为什么梦中的姐姐会说是路寒风是自己的杀父仇人,还叫自己把路寒风的头颅带到母亲墓前?但路千行的父母都还活着啊? 而且梦里的姐姐还是路寒风是自己的二叔? 对此路千行更觉得奇怪,虽然自己父亲和路寒风都姓路,但是没听父亲说过路寒风是他二叔啊?甚至父亲还曾和自己说过自己是独生子 没有兄弟姐妹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次做的怪梦让路干行 陷入了沉思了。 沉思了一段时间之后,路千行決定还是要回一趟家间问自己的父亲,看看那路寒风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二叔,如果这是真的,那梦里姐姐说 的其他事情也有可能是真的。 当然了,在回家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要把萧干雪先追到手! 这样到时候回家,就可以顺便让父母看看自己的未来儿媳妇了。 想到就做,路干行立马起身换了一套昨天准备好的大侠服装,打算去扮成大侠追萧千雪。 至于如何追求,这早在昨天路干行就已经在脑海里想好计划了,现在按计划行事就好了。
    by 明月清风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6回1 year, 10 months ago

    这样吗
    by 寓世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5回1 year, 10 months ago

    衣袖飘飘,扮作大侠,英姿飒爽的路千行走进茶馆,找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子。 “毛尖有吗?”路千行甫坐下来就开口向小二问道。 “有!当然有!我们茶馆最近进了一批信阳毛尖,不过价钱比较高些,但是我们也有一般的...” “那就要一壶信阳毛尖,还要一块松糕。” “马上来。” 路千行端坐在茶馆里,透过窗子打量着楼下行人来去匆匆。 过了不久,茶和糕都上齐了。路千行捧起杯盏啜了一口茶,正巧看到萧千雪和路寒风朝着茶馆走来。 “总算来了。”茶香萦绕在口中,路千行觉得自己这次追萧千雪是胜券在握。 然而,萧千雪和路寒风却并没有向路千行预料的那般走进茶馆。 路寒风一靠近茶馆就像发现了什么恐怖之物一样拉着萧千雪掉头就走。 临走前路寒风瞪了一眼倚在窗旁的路千行,那眼神带着惊惧、疑惑而且饱和杀意。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4回1 year, 10 months ago

    啥意思啊? 路千行没明白路寒风那一眼的缘由,只是一些后怕。自己平日行窃难道暴露了面容?罢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路寒风这么警惕自己,今天看来难成了呀。算了算了算了, 他整理了仪容,将茶一饮而尽,出了茶馆的大门。 让他没想到的是,萧千雪竟真按他计划的,被那几个事先安排好的地痞围在了路边,他本该此时浮夸的华丽出场,配合着地痞的演技救下萧千雪而博得她的好感。情节狗血,逻辑不当。但现在…这不是找死吗?!那萧千雪附近还有听雪宗的人陪同啊!这几个假地痞怕是一瞬间就该怂下,还肯定要供出自己,坏了坏了坏了。果然这种剧情在现实中是不可能成功的吧!别管了吧…现在假装没看到跑就完了… 路千行心里经过了一边倒的挣扎后理所当然地不争气的跑路了,刚走出没多久,萧千雪就带着听雪宗的人追上了他。 “请大侠留步!”萧千雪低头握拳。 路千行错愕的转过头,看着萧千雪与一众带有敬意的听雪宗人。远处被揍的鼻青脸肿被几人控制住跪在地上的痞子怨恨地盯着路千行。 “当时正是这位大侠将我救下,并未留下名号便离去。” 啥啥啥?什么玩意?我救了吗? “我等愿报此恩情,明日宗内设宴请君。望赴约。” 问号一拳打爆了公屏。这这这…鸿门宴?啊对了,刚刚那个阴沉的路寒风哪去了? 路千行注意力来到了萧千雪的身上,她为什么会… 握拳使手腕上不经意间托起的脖间所挂姐姐的玉佩更加显眼。 他知道,无论为哪一点,他都该去赴宴。
    by 0000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3回1 year, 10 months ago

    话分两头说,就在路千行决定去赴宴的时候,另一边,路寒风出现在了一片荒郊野外之上。 “没理由啊,没理由啊,他怎么还会活着,难道我杀错人了?还是说他死而复生了?”路寒风喃喃自语道,“果然还是不放心,还是去看看吧” 说着,路寒走到了比较隐秘的树林深处。 “应该是这里没错,我好像做了记号的”路寒风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路寒风找到了他做记号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有些坑坑洼洼的泥土地。 找到地方后,路寒风便以极快的速度,想将泥土地挖开。 不一会的时间,泥土地被挖开,而里面躺着一具尸体,而且这尸体都长相居然和路千行长的一模一样!
    by 明月清风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2回1 year, 10 months ago

    “路寒风,你被控杀人,现在罪证确凿!拿下他!” 挖尸体的路寒风被官兵压到地上,铐起。 * “等等,这里不是衙门。你们到底是谁?” 路寒风被押到了一处荒郊野岭。 一个官兵往脸上抹了抹,露出另一个不同的面容。 “萧千雪!妳怎么会?” “血债血偿,如此而已。”萧千雪,真名是路芊,路千风的姐姐,冷冷说道:“动手,弟弟。” 站在一旁的另一名官兵,路千风的剑刺进了路寒风的胸膛。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