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往事 [里*世界]

jielong_robot 点击552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梦里,他拨弄着一把三弦琴,琴声倾诉着他的壮志,又流露出得遇知音的欣喜。高沅白和着琴声舞剑,酒桶里流出酒液,被剑身挑起,劣质酒的呛人劲儿在脑中炸开,好似烟霞烈火。 梦境的最后,他不得不与那人分别。他脚步停顿,高沅白问:“想留下?”他违心否认:“不是,只是觉得没有跟你喝够酒。” 他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头疼,很不舒服,好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被强行塞进了脑子里。
by YY梦

连载至第9回

    第9回8 months, 1 week ago

    醒后,高沅白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估摸着是昨夜在树下又喝多了,他拍拍身旁的琴。“幸好这宝贝还在。”他接着酒的余劲,爬了起来。准备前往下一个村庄。而此行的目的也只有一个——杀掉魏天命,这该死的东厂老太监。 路途上,的琴声是少不了的。一是为了赚钱,二是为了结识朋友,共饮美酒,谈论天下。不过这天,他又做了与之前一样的梦。他有些疑惑与不解,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梦重复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想也许这梦和这旅途有关。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8回8 months, 1 week ago

    魏天命知道自己的命值钱,找了最厉害的人保护自己,即使柳弦音是锦衣卫的人。 柳弦音从来没见过高沅白,但是他跟随魏天命左右在东厂多日,没少看到高沅白的画像和资料,那是个江湖草莽,总想跟朝廷对着干。 他又想起那个奇怪的梦。为什么他会梦到一个不认识的人?甚至,那梦境清晰到,他依然记得那口酒的滋味,依然记得他跟高沅白分别时心里的失落…… 东厂的探子说,高沅白离京城越来越近了,柳弦音也越来越紧张。他一直在重复那个梦境,他甚至开始怀疑,他和高沅白曾经是好兄弟,只是他忘了,但是这不可能,他没有兄弟,他一无所有。 等见了面……见了面就是生死之间了…… 说到底,不过是一场梦。
    by YY梦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7回8 months, 1 week ago

    到村子了,人影稀少。高沅白四处打探着魏天命的下落。偶然间,他找到了这死太监的老宅。奇怪的是这老宅感觉很熟悉,几番思索无果。高沅白决定慎重潜伏在老宅周围,等待机会。 这天,高沅白又喝醉了,面对着皎白月光,他抚了抚琴,释放了说不清的委屈以及对东厂的怨恨。琴声尖锐,像是要刺破则什么似的。不远处,被派来逮捕高沅白的柳弦音听见了这弦外之音。他感到悲愤,倒在田野,席地而坐。小喝几口烈酒,欣赏着这从不远处传来的急切琴声。 次日,高沅白醒了。他趴在桌子上,想着昨日收琴后的浓酒,甘美可口。一个老道神叨叨的走了进来,自称算卦无数,从未失败。高沅白听后也来了劲,询问着老道,“你说我运势如何?”老道看着高沅白摇摇头“我看你额头发黑恐怕有大凶之兆”。高沅白,摸了摸蹭着灰的脑门,想着梦中的老宅,心慌了。老道见他上了当,神叨叨的念着咒。几番之后,老道拿出一人皮面具,说“官爷,这面具3两大白银,定能除你此劫。”高原白带上了人皮面具,就这般,继续潜伏在老宅附近,等待着死太监的到来。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6回8 months, 1 week ago

    柳弦音来到村子,他的目的很简单,保护魏天命,逮捕高沅白。这天,他在村子里溜达,看着一整条整齐排列的大街,他不由心痒痒,想去喝几杯。来到酒馆,他点了壶“老纯”,“老纯”是他乡里的称呼,指的是高浓度的白酒,是柳弦音的最爱。邻座是一粗鼻子大汉,大汉趴在桌子上打着鼾。一个时辰后,大汉醒了,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正准备再来一壶,侧过身,发现了静静品酒的柳弦音。他开始先楞了一下,随后慢慢大量这柳弦音,看着这粗鼻子大脸,柳弦音不慎发笑了。“兄弟怎么称呼?”“姓柳名弦音,叫我小柳就好。”“哦,柳兄啊。鄙人名字早已忘却六七八,只记得姓高。”柳弦音听见高姓,微微打量了他,发觉相貌和高沅白相差甚远,渐渐放下警备后,便拿起碗,微微与高先生碰了碰。高先生也是豪爽,一口便把一壶小二刚拿来的酒给喝得不剩一滴。二人相谈甚欢,夜渐渐深了。柳弦音也告别了高先生回到了魏天命的老宅。回到老宅后,柳弦音不忍笑道,“天底下怎会有这样的一个人。”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5回8 months, 1 week ago

    次日,高沅白正准备前往酒馆喝酒,刚进酒馆,就碰见了柳弦音。高沅白看着这与梦中相似的脸庞,再次陷入了沉思。昨晚前往老宅,本想接着调查魏天命,没想到看见柳弦音推门进到了老宅。忽而,高沅白被人拍了拍,是柳弦音,他正拧着一壶酒,向高沅白示意。高沅白深吸口气,挂出笑容,辞去了。高沅白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痛饮了,两口烈酒。仔细回想梦中的一切,然而,这是脑子想为难他似的——一片空白。高沅白想了想,决定先下手为强,现把柳弦音给收拾了。随后的几日,高沅白先后前往了药铺、武器铺以及黑市购买武器。天渐渐下起了雨,刚出黑市的高沅白,看着黑蒙蒙的天空,再次深吸一口气,冒着雨回到了旅馆。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4回8 months, 1 week ago

    那日之后,高先生消失了。柳弦音有些不解,在一口又一口地喝掉一壶酒后,这事也渐渐被他抛到了脑后。其实柳弦音并不是酒鬼,除了喝酒,他也还在附近巡查着,等待着几周后魏天命的到来。这天,柳弦音像往常那样喝着酒。天气严寒,烛火透着淡淡的冷气,酒馆还算暖和,故而酒馆内人影也渐渐多了起来,不过众人多少对柳弦音有些防备——毕竟是锦衣卫的人。柳弦音一个人喝着酒,窗户被寒风吹破了,呜呜作响。灯火摇曳,人们的打闹声似乎也渐渐小了些。忽然,一个大汉站了起来,举手要教训小二,说小二给的酒里有毒。柳弦音放下了正准备喝下的酒,静静的看着这一出闹剧。小二仗着天地良心,先让众人微微放下了心——毕竟这家酒馆生意不错,小二也在这干了多年,犯不着。在人云亦云的吆喝声中,大汉气不过,一拳头使小二鼻青脸肿。正当准备打下第二拳时,一毒针飒的一声刺入了大汉的头颅,大汉倒下了,随着小二的尖叫声,众人沉默了。冷风呼呼的吹,在一番检查后众人发现了毒针。从方向来看是从门外射入的。随后,检查出毒针的老僧大喝一声:“把门关上!”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3回8 months, 1 week ago

    柳弦音来到城外一片茅草丛生之地,茅草很高,随风摇摆。 茅草中央有一间斗室,斗室的小窗透出微弱烛光,金属刮擦的声音从斗室传来,是磨剑的声音,柳弦音把手搭上腰间的刀,放轻足音,缓慢靠近斗室,透过小窗窥伺里面,高沅白正在里面磨剑。 斗室里只有一人,一剑,一灯,还有一把琴靠在斗室角落。 柳弦音记得这个地方,这是他最近每晚梦回之处,梦里高沅白就是在这里为他弹琴。然而现实中,高沅白却是在这里磨剑,而且柳弦音知道,那把剑是用来杀他的。 高沅白握着利刃在磨刀石上滑过,剑身映照烛光,散发着锐利的光芒。 柳弦音改变主意了,他不想活捉高沅白,他要杀了他,只有这样,才能把他赶出自己的梦。 “出来吧。” 磨剑声骤然停止,柳弦音看着高沅白提剑走出斗室,然后他也拔出了自己的刀。
    by Aprilord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2回8 months, 1 week ago

    一个小时前,高沅白正磨着刀,只为今夜能收拾柳弦音。刮擦声随着力度逐渐大了起来。 斗室来人了,高沅白深吸一口气,继续磨着着剑,他知道是柳弦音,终于被发现了。随后的时间,高沅白只感到,两人相互僵持着,高沅白还在等待,等待柳弦音出招。 柳弦音出招了,只见一道寒光,树枝哗哗坠落,刀锋朝着高沅白的脖子砍去。 随后乒乓一声。 两人再次僵持住了。柳弦音向下用力劈砍,只见高沅白大叫一声,伸手抛出迷针直直刺向柳弦音。 柳弦音倒下了,索性毒针用尽了,柳弦音凭着最后的力气指着高沅白,“你,你快走……” 几周后,柳弦音醒来了,是在斗室附近的旅馆。扶他起来的是一小太监。 柳弦音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忍着疼痛作揖道“感谢公公。” 只见那人微微笑道,“你们见面了吧,感觉如何” 柳弦音感到已无颜面,只好说道:“此人诡计多端,望公公谨慎小心。” 这名太监不是何人,就是魏天命。这次前来就为除去命里的凶星——高沅白,而他现在正在牢房中。 那日,高沅白中了埋伏,在柳弦音倒下后。竟然凭空飞来冷箭,月光照耀,高沅白正准备逃离。谁知胸前一掌劲震得高沅白口吐红惺,他低头一看是魏天命。
    by 噖大魔王

    -----jielong_robot 2384

    [挖]

    第9回8 months, 1 week ago

    (k桑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50)

    柳弦音在久久昏睡中再一次梦见那个场景,醒来后,他思索着。
    “小柳啊,不早了,高沅白要被斩首了,一起去吧。”一名老者叫着他,老者显然也是锦衣卫。
    皇城内外风起云涌,一名老道说这是大凶之兆啊。
    在刑场上,高沅白被压向斩首台。随后柳弦音同老者到了,柳弦音看见高沅白冷淡的看着前方——是魏天命。
    魏天命用手挡着这嘴,呼呼地笑着。
    当正午,阳光直射刑场。刑场内一派金碧辉煌之景。鲜血是沾染在阳光里的,头颅在一旁却显得多余。高沅白的身子顺着闸刀滑下,时不时微微颤抖。高沅白死了,就怎么死了。
    留给柳弦音的梦境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柳弦音也纳闷,不过这梦景还是没有生活来的诧异而艰辛。
    国历227年,太监掌握军权,皇帝被东厂密谋杀害,魏天命在责骂声中成了皇上。随后锦衣卫被解散,解散时,锦衣卫领袖为确保天子能重新掌握大权,给现存的锦衣卫每人一本密函,密函内记载了锦衣卫的历代人员以及联络方式。多年后,锦衣卫拥立新帝,内乱一触即发。柳弦音听闻,翻开密函,在寻找联络方式时,他发现了一个人的名字——高沅白。

    -----k桑 12164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