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我杀的?【黑暗惊悚向】 [里*世界]

紫洛 点击973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唯一规则:风格为恐怖惊悚系列,画风血腥黑暗,(请勿歪楼~歪楼的一律划为平行世界)

序章:
自己是医生,感觉是法医。
为什么是说感觉?
因为我意识有些模糊,以往的事情不清楚,也暂时没有念头去回想
而我此时在一间解剖室,所属于警局的解剖室。
为什么我会知道?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脑中就出现这是警局鉴定课解剖室,
为什么我说自己是医生,还是法医?
我身穿白大褂,手拿手术刀正准备对一具尸体动刀子,也就是说我在解刨一具尸体 ,在警局鉴定课解剖室解剖尸体,能想到的就是我是医生,还是法医。
虽然思路不是很清晰,但是我应该先完成手上的事情,毕竟我是法医……
我站在尸体腹部的位置,尸体胸口往上,直到头部被白布盖着,却有种熟悉感……
在尸体扫视一圈后,开始在腹部上动刀子
腹部的位置内含着人体众多脏器,要动这里的话,是要验证什么?
脑海出现的想法,还没想明白,身体不由的动了起来,
第一刀下去的时候,视线就加了一层红色(这一刻的时候都出现了痛感),液体是半粘稠,红色的血液的流出,表示这这个尸体,死亡时间不长,死亡原因不会是大量的流血……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这一瞬间我惊恐的发现,我眼前的视线变成了俯视一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对着类似手术台上的尸体动作着……
就仿佛身体不是自己控制的一般……
白大褂一点点的变红,手上的鲜血一点点增多,从一点点分割出内脏,一点点检查,一点点分割,
有时候我会亲眼目睹着,自己用双手挖出一个内脏,手指先是一点点轻捏,仔细打量,随后在一旁的空托盘上,开始细细分解……
有时候又会用俯视的视角,看着那个白大褂的动作……
那熟悉感越来越重,内心莫名的充满了惊恐,惊惧,惊悚,
不知何时我发现,我嘴角挂上了让人汗毛倒竖的笑容,每拿出·一个脏器都会舔一下刀子,
当最后内脏掏空,顺手拿下盖在脸上的毛巾擦拭刀子的时候,我发现眼前的尸体赫然就是自己

连载至第4回

    第1回1 year ago

    我杀了。。我自己??这怎么可能啊!!!这完全没有逻辑好不好??

    此时我的意识还在两个身体间来回跳跃着;在“尸体”上停留的时候,我感到了对眼前解剖自己人的仇恨与敌意;而在“医生”上停留的时候则感到了对眼前躺着的人的恐惧。就这样来回的切换,两个身体的敌意与恐惧两种情感交错着逐渐升高,终于,躺下的身体狰狞的睁开了眼睛瞪向站着的人,站着的身体因过度恐惧面孔逐渐扭曲变形。“啪!”的一声,医生的手术刀掉到了地上,他放眼看过去,地上的被摘下的器官纷纷变成一个个蠕动的肉虫,而意识再也回不到尸体身上,可尸体却似乎由于强烈仇恨与敌意似乎生出了其他的意志,只见其身体散发出黑气,黑气涨到了两米高,指甲变成了绿色且突然长的老长还似乎往下滴着绿色的液滴,整个身体不断颤动,似乎想要坐起来。

    此刻的我意识已停留在了医生身上,但我意识到了危机,一种会影响到自己生命的危机;于是他推开门大叫“谁来救救我啊!警察快来,这有没有人啊!”可是空旷的走廊回应他的却只有自己的回声以及身后手术室一种难以言辞的哼哼唧唧的声音。走廊的灯闪着绿光,就算是逃到了楼外,依旧没有一个人,天色是夜色,而路灯也都是清一色诡异的绿色

    -----边境的狮子 13057

    [挖]

    血色记忆:哇,网站居然活跃起来了~

    第2回1 year ago

    (咣咣咣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83)

       当退无可退时,你选择当一秒钟的勇士还是十分钟的懦夫?

       “我……”

       噗嗤!利刃刺穿血肉,心包中大量暗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在疼痛到来之前,我僵硬地回头,那是……我,细长的惨绿色指甲已经抽出,新鲜的血珠正滴落而下。

       “啊!啊!啊!”恨!恨!恨!视角再次变成俯视,我看着白大褂捂着胸口大声惨叫,那疼痛通过无形的连接传达过来,一同到来的还有那来自身体本能的怨恨!
     
       “sà,战斗才刚刚开始。”仿佛吟唱出某种咒令,我张开双臂投入到已经横躺在血泊中的医生身上,灵肉交融,这一刻我才真正化身为医生。

        肉身死前的不甘与愤恨犹如飞蛾扑火般蜂涌而来,在体外形成了数十米高的黑气,“铠甲合体!”随着我再次念咒,黑气疯狂压缩,能量的高度凝结固化让周围十米之内充斥着上千摄氏度的高温。脚下的地面融为岩浆,水分被蒸发为白色烟气向外逃离,一步步踏出岩浆池,黑色的铠甲片片拼合,那只有可怜的两米高黑气,身后跟随着十几只蠕虫的“我”在缓缓后退。

       “呵,还知道恐惧吗?杂种,给爷死来!”
    ————————
       我死了,我又活了,但却不再是人类。


    -----咣咣咣 15258 [展开注释]

    这种完结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才三个回合啊

    [挖]

    咣咣咣:跑题了,后面的当这个是世界的另一条小支流吧

    血色记忆:哇,传说中的世界线β

    血色记忆:哇,传说中的世界线β

    第3回1 year ago

    街道空空荡荡,诡异的路灯发着绿光。这是个我不认识的城市,看上去像是某个小县城的一条街道,我从没见过这么破败的街道,无人经营维护的店铺,路边躺倒的垃圾箱和空荡的居民楼都在证明这里鲜有人烟。
    出奇的寂静,夏日的夜晚甚至都听不出一声虫鸣,也许是为了壮胆我不停得高喊有人吗这里是哪,当然没有人回应。在绝望之际我突然听到了许多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身影出现在远处的昏暗的绿色路灯下,因为离得太远我隐约看出来那是一个躺倒的人。那人很胖,胖到让我不禁怀疑他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如此诡异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如此诡异的人,我本能的感到恐惧,但这可能是我唯一逃出这里的希望,我没敢快跑只能快步走了过去。
    渐渐的我看清了那个胖子的样子,蜡白色的皮肤不见一点血色,身上的血管却格外显眼,眼球突出毛发稀少,这显然是一具浮肿的尸体。希望破灭了,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想要上前察看他有没有什么身份证明,突然尸体突然抽搐了一下,我以为我看错了,他应该不可能还活着除非是丧尸,然而尸体又动了一下,随后尸体的皮肤下面疯狂蠕动着什么东西。
    一只白嫩肥大的蛆虫从尸体嘴里钻了出来,一只,两只…数不尽的蛆虫从嘴里眼睛里耳朵里钻了出来,然后尸体的肚子也爆炸开来,蛆虫伴随着难闻的恶臭溅得到处都是,我身上甚至也爬上了一两只。我恶心的想吐拔腿就跑同时想要把蛆虫从身上甩掉,但是我发现蛆虫的前面触须以下竟然都长着一张人脸

    -----什锦果冻 6418

    [挖]

    血色记忆:世界末日,完了,害怕ing

    第4回1 year ago

    (血色记忆使劲把骰子抛出,得到了63)

    床上的震动在唤醒着熟睡的我,我睁开眼睛,看向床头的电子时钟,2019年10月1日,
    不对劲,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侵蚀着这里,不,应该说是我眼中的世界,回忆起刚才的梦,我忍不住直打哆嗦,今天不应该是2020年才对吗?为什么时间显示着2019,
    冷静,要冷静,我很明白,我很在意,但是我需要用逻辑来解释,只要解释得清楚,那么就没什么好怕的,毕竟我经常在一个接龙吧里看到某个叫血色记忆的人接龙,我能感觉到,他有点不正常,毕竟他接出来的东西,完全没有逻辑可言,但是偶尔有时候,他会强行用奇怪的逻辑把这些看起来不着边际的东西,串联起来,虽然有点像缝合怪,有点恶心,然而,说不定……不行,思路好像飞到了奇怪的地方,那么现在先分析一下吧,梦里怎么用逻辑来串联
    我看见了我?我不是我?那说不定我只是一个很奇怪的灵魂,我本身说不定根本就没有肉体,那么这样的话,解释起来就可以了,解剖的时候我的灵魂附身在医生身上,然后解剖到一半,因为一些什么莫名奇妙不知道的原因,附身到了被解剖的人身上,于是就变成了那样,
    原来可以的,我可以的,我差不多也可以进入血色神教了,哈哈哈,我感觉开始变得和血色一样了,对对,没什么好怕的,对了,我去网络上查找下,血色记忆是什么东西,我打开百度……
    而就在这时,我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人走了进来……

    -----血色记忆 7737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