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拉夫 -千年的王者与一介渔夫的故事-》 [里*世界]

workhere 点击517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接龙是在群42839328里完成的,这里只发大致完善好了的正文:3

连载至第4回

    第1回2 months, 4 weeks ago 771look1

    拉夫是一位渔民,今天的他也如往常一样,不敢熟睡。 每当早上天还没亮、鸡还未鸣叫时,他都会赶紧拿床头的一根针将自己尽快戳醒,他得赶紧抓着渔具跑到海滩边上,如果他去晚了,那可将有被其他渔民抢走太多早晨的鱼儿了。然而即便他起的已经很早了,也总会有比他起的更早的渔夫,特别是他的邻居,那是一个叫盖尔的讨厌的家伙,他只是想想他的脸,便觉得一阵恶心,他很想避开盖尔,最好是不要碰见,那个人明明也是一个渔夫,却特把自己当一回事。他过去是个贵族,打心底里看不起这里的渔民,但那又怎么样,他不出来捕鱼,还不是得饿死。 拉夫看了一眼针戳出的小口,这种口十来分钟左右就会愈合了,他又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妻子也是一名渔夫,但是最近状态不是很好,他让她多点休息。他们现在已经37岁了,但是还没有生孩子,拉夫不知道妻子是怎么想的,但是他害怕改变,生活就这样风平浪静一成不变的话,至少还能继续下去。他想起了隔壁的隔壁的利威尔,他的老婆孩子才生出来一天,就死掉了,全家上下只剩下他一个老渔夫,每次去捕鱼的时候,都拿一个箩筐装着孩子,有时候不得已还得把死于和他孩子放在一起,但是家里少了一个吃饭的,也算是勉强度日。 利威尔不是没想过把孩子交给救济院,但是救济院一看他是个臭渔夫,手里没啥钱,就以没人手为由拒绝了他。拉夫很同情他,总是偷偷给他捎点今日成果,拉夫觉得他妻子肯定不知道这件事,不然绝对会生气。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他从教堂里听过矮人、精灵、龙人以及哥布林的故事,哦!哥布林。 他觉得有些恶心。 哥布林是一种群聚动物,他们往往会成群结队的打劫道路上的商人,在夜间袭击村庄,夺走女人杀掉男人,万幸的是,利威尔还没遇上过这种糟糕事,他只知道人类与哥布林的关系不是很好。 拉夫没出过太远的门,小时候他叛逆时逃离村庄过一次,但是回来时便听见了父母遭遇海难的噩耗,从此他不得不接受父母的渔夫工作以维持生计。而教堂也不再接受他这样失去经济来源的人去进行祷告。他还记得德雷娜修女,她是拉夫儿时的天使,但是据说有一次出门被哥布林团伙袭击了,现在已经再也没听过她的名字。 拉夫还是遇到了他该死的邻居,盖尔正一副意气风发的拿手挫着他那黑到掉渣的金发,盖尔看到拉夫,大声笑道:“早上好啊,贫酸鬼。今天你老婆也不出门啊?” 拉夫不想理他,拉夫抓紧渔具,快步地想要离开。 “走这么急干什么,难得比我还早下海,你可终于意识到自己平时有多偷懒了?” 拉夫很想打他,但是他不想惹麻烦,说实话,他已经算是起的早的了,但是比他更晚的已经去世两个了。盖尔的老婆是个非常看重血统的女人,她在以前就一天到晚念叨着要嫁个高贵的血统,结果她成功了,尽管贵族是没落的,但是她还是愿意牺牲她的一切去养他。 拉夫头也不扭的就走了,他已经陆续看到一些同行们也摸着黑走了出来。再不赶紧的话,就来不及了。 有句谚语说得好,“早期的渔夫有鱼吃。” 拉夫摸到了河边,这时微弱的晨光已经从海平面上隐约可见,海岸上有四五个黑影正往海滩上钉着渔网。拉夫一咬牙,赶紧找了个地方跑了上去,他也得抢个位置,将渔网钉上,然后将一些会引诱鱼虾前来的诱饵摆到钉子旁,接着每过一段时间就过来沿着钉子挖一遍,能挖到不少虾和少量鱼。而如果海滩已经被渔夫们用完了,晚来的便只能滑一条小艇去海上捕捞。不过,拉夫也不例外。他一共有七根钉子,在海上捕捞一段时间后,便会回来收成。 渔夫们或多或少都有船,大多是自己做的,或者是继承下来修修补补用着的。在村里做登记后,会被村里的魔法秩序师释以魔法,贸然使用其他渔夫的船将会以破坏秩序为由惩罚。 但是今天的天气有点不适合远航,拉夫抬头看了看天,尽管很暗,但他直觉这是个要下雨的天气。他放弃了远航。 “早上好,拉夫。” 拉夫听到了利威尔喊他的声音,他还在插钉子, 转过头,看到利威尔正划着一个小船在岸边,他看到了拉夫。 “今天也直接去捞吗?” “是啊,我相信我的运气。” 拉夫点了点头,“今天天气不好,别走太远。”说罢,拉夫再三确认了钉子插的牢固,便拿出下一个钉子再走了几米。 “好,再见拉夫!祝你好运。” “你也是!”说完,利威尔便划船走远了。 早上很快就过了。中午差不多就是退潮的时间,拉夫看着半个箩筐的收获,心里也算满意,天意外的晴了,今天是走远点去捕捞的好日子,拉夫有些羡慕利威尔,利威尔还没回来,说不定收成不错。 拉夫得回去了,下午是卖鱼的时间,大都是卖给城里的人。这半箩筐也算不少钱了。 拉夫走回门口,心里还有些高兴,但自家的门口却有两个穿着皮甲的士兵,他们正与自己的妻子交谈。 妻子一看到拉夫,眼神立刻充满了惶恐,她示意拉夫赶紧跑。但是两个士兵也注意到了这边,他们跑了过来,对拉夫道:“村民拉夫。从今天起,你不再需要在这里钓鱼了。” 另一个士兵补充道:“你被征兵了,你将成为一名光荣的士兵,为国王萨拉尔献上你的鲜血。” 拉夫呆住了,无论他怎么想,也不觉得征兵会征到这种地方来,当兵赚的钱确实不少,但在这里招人则意味着他们那边的兵源可能已经跟不上了。不过,以拉夫脑子当然想不到这些事情,他张口问了一句,“会支付我多少钱?” “每个月会将300cp交给你可爱的夫人,如果意外死亡,安抚费一次性最低600cp。据我们了解,你们渔夫一个月的平均收入是80cp。” “没错。”拉夫回想了一下,以往的很多天里每天基本都是收入2~3cp左右,幸运的话最多有5cp,运气不好就什么都没有。今天他算幸运,预计有3cp的收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接受。” 拉夫被带到了村门口,军队从这个村里招了大概四十多个算是健壮的人,拉夫四处看了看,许多都算是有过几面交情的。然后,盖尔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盖尔满面笑容的站在那,接着,盖尔也注意到了拉夫,然后朝拉夫示意了个眼神。 拉夫感觉有点恶心,他开始有点后悔,单纯是因为他不喜欢盖尔。他不是生活的还不错吗,还有个把他当宝贝的妻子,拉夫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征兵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强制的,拉夫又看了几眼盖尔那不比他好的身板,他有些疑惑。 拉夫不知道的是,他的肌肉即便是在面前的两个士兵看来,也是非常雄伟的存在。 他们四十多人在士兵的带领下开始徒步离开。 “我们会在十四天内赶到王国的兵营,你们有两个月的训练时间,训练也包括这十四天的路程,在这十四天里我需要为你们指定三个小队。”其中一个士兵转过头看向拉夫,“你,就你,做第一小队的队长。”士兵直指拉夫。 “然后那边的你,是第二小队的队长。你,是第三小队。”他又指向了其他两个人。“那么,其他人,有意见吗?” 他看着众人,许久没有人有回应。然后士兵突然暴怒:“你们都是男人吗!有没有点尊严!这些职位也不来抢吗?” 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这才有几个人举起了手,其中一个大喊,“我!我也要当队长!” “好!想当是吧,你出来。”那个人走了出来,士兵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那三个人,选一个,把他打趴下,你就是队长。”他拿眼神暗示了一下拉夫和另外两人。 那个人晃了一眼,拉夫察觉到,他和其他两个被点名的人好像都认识,但是拉夫并不认识他,他不像是渔夫,但是也很健壮。 他指向了拉夫,“那就他吧。” “好!那你们就打一架,认输为止。” “我认输。”还没开打,拉夫便打了退堂鼓,他不是很想打人,他还是觉得大家都是村里出来的,怎么说也是邻里故里的,这样不好…… 拉夫话才刚说完,便感受到背后被谁踢了一脚,然后踢到了离开了队伍几步。 拉夫回过头,盖尔的腿还抬在空中,“你个没胆子的,让你打,你就打。队长可有可能拿到更多的钱,你自己没兴趣怎么不想想你的妻子。”然后他朝士兵喊道:“他刚才说的不算,还没打呢,哪就分胜负了。” 士兵也回道:“这是为了王国的存亡,不要因为你那点懦弱的心性就害了整个国家。就算要逃,你也得先证明自己不行再逃。你这些懦弱的想法,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给我全部抛弃。” 拉夫沉默了,他想起了老婆在家里独自一人养病的情景,他有些纠结,但是那个挑战他的人可没等他,在拉夫还没得出心绪时,拳头便已挥了上来。 (接龙:workhere)

    -----workhere 10855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2回2 months, 4 weeks ago 771look2

    好痛啊。 胸口传来让人直皱眉的痛感,让拉夫从出神到老婆那里的灵魂,回过神来,却也因为被突然的袭击,踉跄的后退几步,一个屁墩坐到了地上。旁边的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嘘声,士兵摇了摇头仿佛有些失望的样子,玛卡巴卡有些担忧的在人群挤着脑袋的看着做到地上的拉夫。 “嘿,你这个穷酸没胆儿的,没想到你这一身肉也是假的,我见过的任何一位贵族小姐都比你强!高看你了!” 这让拉夫一阵恶心的声音,没错就是刚刚踹自己出队伍的盖尔,他现在那嘲弄,讽刺,恶心无比的嘴脸,给拉夫如同臭了半个月的死鱼夹掉到了茅厕泡了泡,还要用手捞出来的恶心感觉。 “啧,真没想到,居然一下就成这样了,亏我还谨慎了那么久。” 脸上挂上轻松,又鄙夷的笑容,对于这么久还坐在地上一副吓傻了样子的拉夫,这个和拉夫争夺队长的人站在原本拉夫站着的位置,轻松的甩了甩手,一副我赢了的神情,脸上的神情这个时候就如同盖尔一样。 “拉……” 玛卡巴卡看着他的邻居的邻居被打成这个样子,有些看不过去了,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噶然遏止,全身一个冷战,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脸色极其怪异。 原本还在对着拉夫嘴上叨叨不停的盖尔,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双腿夹紧,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旁人的后背,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如同连锁反应,紧接着的士兵,另两位被指定当队长的人,以及其他围观的人都是如同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一个接一个的下意识后退,后背发寒,脸色怪异。 更多人是双手捂住了屁股,远远的看去,这一圈人挡住的地方,传出了十分奇怪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哔哩吧啦的拳脚声,被重击的痛哼,意义不明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节奏的怪异笑声,还有一丝在那尽是红尘骷髅胭脂之地最为多的声音。 拉夫所在村子里,拉夫的妻子在家有些担忧的看着拉夫离去的当下。 "拉夫,真的没问题嘛?" 声音中并不是完全的担忧拉夫,有那么一点担忧其余他人的意味,想起了十多年前有幸一起生活过一小段时间的拉夫母亲的某句话,摇了摇头。 “我好像担心他也没用,他走了,我也该动身了。” 说着家里的柜子里面翻动一阵,这个柜子升高了3尺之多,拉夫妻子先是从中拿出一串项链戴上,淡淡的蓝白色光芒泛起,不同之前略微一丝沙哑的声线,而是相当清婉空灵的声音从还没消失的光芒中响起。 “不知道这样你还能不能认出我呢!我的丈夫哟。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让我先帮你一把吧~” 因为光芒而出现在地面上的影子发生着变化,肢体线条变得纤细优美。 帕法摩城,王国的新兵营的负责人,达斯将军站在箭楼之上看着远方,这不算大的平原远处是连绵的山脉,在那边有这王国的最险峻的关卡——澳普洛斯要塞,也是有它的存在,让王国这西部的地方长期免受波及。 达斯眉头紧锁,脸色凝重,纠缠成一坨的头发就像他内心一样的杂乱不堪,现在在澳普洛斯要塞正发生着关乎王国生死存亡的事件,战事已经打了2年多,原本这已经发展成持久战的战事,在两个多月前发生逆转,要塞下水道突兀涌出的数目惊人的哥布林,让正在和敌国对峙的要塞险些失守,虽然最后就在当场的老元帅——自己老师力挽狂澜击退了内外的敌人,并暂时解决了要塞内部会出现哥布林的问题,让澳普洛斯要塞得以避免落入敌手。 但是就在几天前线传来的消息让达斯手掌紧握。 “时间不多了啊!” (接龙:紫洛)

    -----workhere 10855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3回2 months, 4 weeks ago 771look3

    露泽缇娅很早以前便在一根针上施加了各种魔法,接着以帮助早上清醒为由交给了他的丈夫,并让他每天早上用针的刺痛感帮自己清醒。一般来说,用针想把自己戳醒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露泽缇娅在上面施加了使人兴奋的魔法,正常来说,这个魔法可以让战士们在战前变成热血沸腾的,王国的军队里,只要是超过千人规模的,都会专门配置一位专门研究战争法术的法师来给士兵们上这类魔法,并且这个魔法的学习不是什么易事,根据法师等级的不同,能释放出来的增幅效果也大同小异。 而寄托在这根针上的魔法,便是高级嗜血术,意味着能让一个生物拿出其极限的精神状态进行战斗,这种状态下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战斗能力都会极具上升。这在军队里算是非常稀有且极度有效的魔法。然而这个魔法对拉夫这种没神经的莽夫效果却低到只有清醒的作用。露泽缇娅可苦恼他丈夫的这个没神经的性格了,即便是在平常的夜里,她也总是需要苦心于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暗示勾引拉夫,但只要不是明着把拉夫推倒在床上,拉夫就只是一脸疑惑。 灵魂链接也是那根针上附着的魔法之一,露泽缇娅将拉夫伤痛的一部分转移到了她身上。然后,她感觉到了一丝痛意,像是腹部被拳头打了。 借着针上刻印着的控制魔法,露泽缇娅进入到了拉夫的身体里,获取了他的肉体。随后,她便感受到了双手正靠在泥巴地上,旁边是带着阴阳怪气笑容的盖尔和其他人。露泽缇娅提取了一下拉夫的记忆,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后,她有些儿生气。 拉夫要是真的用全力回击,恐怕面前这个打倒拉夫的人已经烙印在身后的树上了,她知道,拉夫的力量已经接近人类巅峰了。她稍微思索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控制着拉夫的身体慢慢爬了起来。 “还爬起来?想认输吗,不然我再给你来一拳?” “来啊。”露泽缇娅控制着拉夫的身体,伸出左手食指与中指,摆出了勾引他的动作。 那个人感觉有点怒了,“好啊,那我就把你打趴下,打到再也站不起来。”他一拳锤了上来,但是被拉夫躲开了。 “怎么会。” 露泽缇娅控制着拉夫的身体,躲开了那个人的攻击,然后一拳轻轻的打在了那个人胸口上。 “噗哈!” 那个人被打的往后连退几步,露泽缇娅没等他缓过来,立刻追上去绕到了他背后,然后一个熊抱把他从背后按倒在了地上。 接着,脱起了那个人的裤子。 就在旁边的士兵和众人疑惑拉夫在干什么的时候,露泽缇娅用两只手组成千年杀手势,对准那个人的屁眼隔着打底裤狠狠戳了上去。 “啊啊啊啊!!!!!”那个人痛的大喊起来。 “嘶——”旁边的人皱起了眉头,他们忍不禁往后退了半步,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露泽缇娅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将手指拔出来后,她又狠狠的戳了上去。 “偶吼吼哦哦哦!!!”那个人痛的惨叫。 “呵呵,呵呵呵呵。”拉夫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呵呵呵呵呵呵。” “不要,放过——啊啊啊啊啊!!”那个人又被戳了一次屁眼。 旁边的围观的人已经被吓得退出了一片很大的空间,他们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令人害怕的事情,纷纷用两只手捂住了屁股,准确说是他们的屁眼。 而盖尔,他的表情就更难受了,他回想起他平日对拉夫的所作所为,他又看到眼前拉夫这一副阴暗邪恶的嘴脸,还有他手上这无情的动作。 “啊啊啊啊啊!!!”那个人的惨叫声。 “呵呵,呵呵呵。”拉夫的邪笑声。 “呃啊!”盖尔仿佛感觉自己屁眼也被戳了一样的疼痛,他半眯着眼睛,不敢看,但是又撇不开眼神。拉夫每一次用手戳入那个人的屁眼,盖尔便感同身受的缩紧了一次他的屁眼。 而在围观群众之外不知真相的人,也满带好奇的从后面围了上来,然后,他们感觉到了屁眼的疼痛。 “啊啊啊啊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就这样,在围观群众感同身受的捂紧屁股,不敢直视拉夫又忍不住看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多久。那个人已经被菊爆地屁股都通红了,拉夫才站起来喘了两口气,接着拉夫像只饿鬼一样四周瞥了几眼。所有被瞥到的人都在瞬间往后退了几步并且挪开视线,也包括那两个士兵,他们感受到了无比的痛苦。 “那么,关于我当队长的事~” “你当,就你当,我们,不,不是,王国就需要你这样的战士。”那个士兵连忙摆手,示意拉夫已经就是一队队长。 “其他人呢,有什么意见嘛~”露泽缇娅又面带让人看着就觉得恐怖的笑容,眯着眼看向了四周,特别是盖尔,她多看了几眼。 盖尔“哇啊啊啊。”的就往后倒了下去,“没有意见,没有意见。”盖尔往后爬了几步,仿佛想要拉开距离。 “那就这么定了呢~” 这句话说完,拉夫就突然反复变了个人一样,眼神里的凶恶与表情的狰狞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一脸茫然的四周看着,看着这么多人围着自己,然后他又看到了在地上趴着屁股通红的对手。拉夫陷入了疑惑。 意识到这场惨无人道的闹剧结束后,士兵们走上前几步。 “你,你们几个。”士兵绕开了拉夫,指了几个围观的人,“你们扛着他,我们要继续行军了,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是吧,拉夫队长。” “拉夫……队长?” “对对对,你就是第一小队的队长,我想所有人都没有异议。”士兵向着一副笑容地向着拉夫说道。 拉夫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自然点了点头。 “好,全员!继续出发!”士兵朝着所有人大喊,整个队伍继续了他们的行军。 至于为什么拉夫的妻子会魔法,这还得回顾十年前。 梅尔是一对渔夫的女儿,她从小便跟着一位大他七岁的哥哥拉夫一起学习渔具的用法。而在她十四岁时,他与拉夫结婚了,双方的父母都对这个婚姻十分满意,而拉夫也并不反对这回事,不如说他一直都很疼爱梅尔,他一直把梅尔当做自己的亲妹妹对待。梅尔也深爱着拉夫,她觉得她非常的幸福,只要能这样下去,无论渔夫的生活多苦多累都没有问题。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23岁的一天,梅尔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发热严重,并且伴随着呕吐与恶心,她不想让拉夫担心她,便偷偷骗他自己身体不好,今天就不和他一起去打渔了,然后偷偷溜入了教堂,找了牧师。 牧师检测了一下她的身体,然后摇了摇头,说她已经没救了,准备后事吧。 梅尔愣住了。 随后几天,梅尔的身体真的如牧师所说,一天比一天差,她不想连累拉夫,也不想让拉夫担心,她决定为自己制造一个失踪的假象,于是,她孤身一人在拉夫前去打渔后,走到了森林里。 她依傍在一颗大树下,看着这片森林,她面带笑容,眼泪却流了下来。她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了,但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死的这么早。 “你还不想死,是吧,痛苦的姑娘。” 一只巴掌大的妖精飞到了梅尔的面前,梅尔惊讶地揉了揉眼睛,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我看得出哦,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死了呢~哎呀,这病可真的是重啊,恐怕只有最高等的牧师才治得好。”那只妖精在空中打了个弯,一副毫不在乎的声音发了出来。 “最高等的……牧师?”梅尔问道,“在哪里,他真的能救我吗?”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上哪找最高等的牧师。说实话,我也没见过就是。”面前的妖精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她接着说,“最优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但是,还有个次点的可能性被你遇见了。” 梅尔没有说话。 “那就是遇见我,一位伟大的妖精女王,她现在正在寻找一位漂亮的人类驱壳。而她,现在找到了你。” “你想要这么样?” “我想要你的身体,最近刚把作为禁术的人类夺取术学习了,但是对活生生的活人使用那可多浪费啊。”妖精绕着梅尔飞了一圈,“于是我遇到了你,寿命已经不久的人类。如果是你的话,把灵魂交给我,我会帮你好好把灵魂送到神那儿的,作为交换,你的身体和记忆,就由我收下了,怎么样?”妖精飞到了梅尔的脸边,靠了上去,“啊,你的头是真的好烫。”妖精又飞开了。 “你会接着帮我,去爱拉夫吗?”梅尔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愈发糟糕,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后,她考虑起了其他事情。 “嗯~我不仅继承你的身体,还会被迫接受你的记忆,如果你真的这么爱他的话,我想我也会被你的记忆所感染吧。”妖精在空中打了个转,将手放在脸颊上做沉思状。 “好,我们交易。我的身体和灵魂,全部给你……可爱的妖精小姐,请你帮我,继续照顾那愚笨的拉夫。”梅尔笑了,这是她生命中最后一个笑容,一株泪滴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就像完成了最后的心愿一般,离开地相当突然。 “喂喂喂,别走的这么快啊。”妖精赶紧咏唱起了魔法,然后抓住了梅尔的灵魂,使用送神相关的魔法将灵魂送到了天国,接着她看了一眼梅尔的身体,便钻了进去…… 过了许久,梅尔的身体才突然恢复了意识,她张开双手放在面前看了一眼,妖精与身体的适配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正当这只妖精想要为自己获得一个人类的身躯而兴奋时,她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啊这……这。”妖精搜索起了这个身体主人身体里的回忆,她从0岁开始,一点一点的开始了解梅尔的故事。 又是一段时间。 妖精已经感觉自己有点泣不成声了。她止不住的流着眼泪,尽管这眼泪有9成不来自她的意识,但现在的她却一点都控制不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被泪水淋湿的衣服。 “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来是真的……这么爱他的丈夫啊。” 这便是,妖精女王·露泽缇娅,与梅尔、还有拉夫相遇的开端。 (接龙:workhere)

    -----workhere 10855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第4回2 months, 4 weeks ago 771look4

    达斯将军抚摸着城墙上粗糙的石栏,在他的下方是奥普洛斯兵营的几千名士兵,拉夫也在其中,时间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拉夫的事迹在两位士兵的传播下传遍了整个兵营,那六十几个围观者以外,其他人都觉得拉夫这个人很有趣。 人头攒动,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在圆形的石墙上不断反射着汇聚在一起,让人想起传说中西部盘旋在西部山脉间龙族的低吼。 恐慌在人群当中不断发酵着,众人都意识到了这不会是一次普通的战前演说——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了。 达斯将军将他那把镶有水晶骷髅头的金属权杖在脚下的石板上顿了两顿。议论声仍在继续,好像权杖的敲击声泯灭在了人声鼎沸之中而没能被任何人听见。但议论声很快减弱了,减弱到如同兽人的咆哮声,又逐渐减弱到了如同哥布林的窃语。随后世间只剩下了缄默,没有一丝声音在空气中滞留。 达斯将军探出了身子,清了两下嗓子后说道:“奥普洛斯的将士们啊,帕法蒙城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我们需要五十位甘愿为国家将鲜血洒在烈士之柱上的勇敢的士兵,向前一步投入这光明的事业吧,你们终将被世人所铭记,帕瓦拉之卷上也终将镌刻下你们的名字。” 下方的士兵们没有一丝反应,似乎是听的似懂非懂,又似乎在达斯将军的威压之下而不敢轻举妄动。 达斯将军再次强调着说道:“五十位!” 开始有脚步声响起了,被人号称狼战士的科赛尔第一个向前踏了一步,猎龙手艾希是第二个,然后是神射手盖萨尔、飞鹰米洛夫…… 凡是能叫上号的名战士无不都向前踏出了那一步,他们被众人仰慕的目光所包围,却对此不屑一顾。 四位传话使在广场上飞奔着清点人数,随后一齐跑上了城墙。“报告达斯将军,总共四十六人。还差四个。” “是吗......还有人愿意加入的吗?”达斯将军又转身对下面喊到。 鸦雀无声。 “那就随便选四个吧,你们四个一人找一个。”达斯对传话使们下达了命令。 拉夫看见一个身披灰黄色麻衣、头戴一顶尖帽的瘦小男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停在了他的面前,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就......就他了吧” 拉夫听到了那个男子在嘀咕着什么,但他没能明白那句话的意思。随后那个男子快步离开了,拉夫松了口气。 但没过多久来了几位身披秘银甲、手执长戟的兵官,把他一路押进了不远处的石堡之中。 祭坛的诡异火光不断明灭着,几位魔法师正在用金属罐炼制着秘药。 达斯将军站在五十位士兵的面前,没有开口说话。 有人忍不住发问了,那个嗓音低沉而又充满了磁性:“将军,这是要做什么?” “我不能告诉你们,神意在被泄露的那一刻就会失去它的效用。”达斯将军将魔法师手中的药罐捧到了手中,向面前的将士们敬了过去:“喝下这个吧,然后你们将知道一切。” 一个药罐也被送到了拉夫面前,里面的液体是猩红色的,却偶尔又泛着绿光。 拉夫觉得很恶心。 但周围的人一个个都捧着药罐喝了下去,拉夫担心自己会因为最后一个喝完而受到惩罚,于是捏着鼻子强忍着呕意把罐子里的液体喝了下去。 不对劲,是非常不对劲。 拉夫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正发生着根本性的改变,那药液透过胃部直接扩散到了全身,在每一块意识颗粒漂浮着的生出了一张张小到极致的网把它们包裹了起来。网中被接下来汇入的药液给重新灌满,与意识颗粒发生着魔法反应,遇到包含恐惧的意识粒子,那张网便会倏地收紧随后蒸发到空气之中,而其它诸如兴奋的意识粒子则在药液的催化下不断分裂,而后重新流入了身体之中。 恐惧仍在让拉夫的身体产生着亢性的元素气体,但奇怪的是,拉夫却并不感到害怕——他的恐惧回路被关闭了。 与此同时,药液也在拉夫的每一寸肉体上刻上了极其微小的符文秘咒,它们愈合的速度大幅度加快了。拉夫再也不能用针戳自己让自己早晨保持清醒了,因为他现在根本感觉不到痛。但那也无关紧要了,因为他现在也不会困倦了。 将军发话了,拉夫觉得自己对语言的理解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将士们啊!你们感受到了吗,这是帕法蒙大地对你们的恩赐。但现在得意忘形还为时尚早,前方,前方还有更多的未知等待着你们。但我相信......”达斯将军停顿了一下,目光中透露出坚定:“但我相信你们不会再恐惧了。” 会有哥布林吗?会有兽人吗?还是有矮人、有龙族呢?拉夫想着,但他确实不再害怕了。 (接龙:肥蛇拳宗师)

    -----workhere 108553【“ Lie chi te la di hul ” 】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