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夜 [里*世界]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秃顶的数学老师又发难了。这已经不是寒肖第一次在这方面受到阻挠。当然了,他只做了第一天的,却没做第二天的。

    还好,今晚才是截止日期。数学老师在钉钉上对寒肖和另一名女同学发布了作业通知,美其名曰“板上钉钉”。他每每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黑板上就背后发寒。撇开所有聚会K歌聊天的念头,只得赶紧回家写作业。

    只是一座小城而已,夜晚的四周静悄悄的,霓虹灯有一下没一下的闪着,一点也不显得热闹,反而有点阴森。远处的CBD自然而然散发着光和热度,不过那和寒肖没有一点关系,毕竟如果写不完作业就要受到无比的惩罚。

    又是一天晚上,寒肖做着做着作业,突然感觉到天冷了,怀疑是不是没关窗户,于是站起来看了看窗户。  

    “关了呀,奇了怪了。”寒肖说。

    寒冷在这里并不寻常,这是一座滨海小城,就算有海陆风的影响,晚上也应该是清爽而不是冷。

    他还在注意窗外,没时间注意到他的房间里慢慢的充满了白色的气体,那玩意儿颜色很淡,不过却充盈着整个屋子。那东西不知从何而来,一丝一缕逐渐浸透着他的房间。

    “你要死了。”声音传来。

    “嗯?”寒肖听到这声音连忙转身,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过估计那只是脑子里出现的幻觉吧。他仿佛没注意到那丝如薄雾的白色物质一般,径直走出了屋门。

    爸妈把自己送到这儿来,租着一间一居室,本来就是让他好好学习的。寒肖很感激,他只是去拿一杯功能饮料。

    “曾经的希望在一次次失去后变成了一个个阴霾,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看着你彻底被吞噬,然后成为另一个人。”声音再一次传来,这次伴随着震颤人心的力量。

    “你到底是谁?”寒肖被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坏了,坐倒在地。他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了如此巨大的声音,明明窗外不远处的猫连动都没动。

    “你要死了!”那声音没有回答,而一阵阴风扑面而至,寒肖瞬间感觉呼吸如同深陷泥沼一般,胸口也火辣辣的疼。

    “我真要死了?我死前最后一件事是写数学作业?”寒肖鼻子有点酸,猛然呼吸了一大口空气,饮鸩止渴一般。

    唉,这空气怎么一股郁美净的味道?

    “恶灵退散!”听到这句话传来的时候,寒肖已经跌坐在地,胸口的不适感也消失了。他清楚听到那个声音是个女孩子,清脆如银铃一般。

    睁开眼,金色的修身防风裤,一双系带的小皮靴。这应该是个年轻女孩的打扮吧,寒肖依然不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

    “啧,糟透了。”女孩摇了摇头,“居然让他给跑了,回头又要被师姐按在地上暴捶...”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女孩眼带惊喜地转过头来。她穿着青色的带帽卫衣,胸前画着一颗绚丽的槲寄生。

    “你好啊小兄弟,体格不错啊,居然是个调色板。”女孩嚼着什么,少顷吹起了金色的泡泡,“刚觉醒?运气还真不错,遇到了这么大个宝贝,回去可就能交差了。”

    “你是谁?刚才那是什么?我怎么没死?”寒肖突然感觉到头皮发麻,那股死亡的威胁是真真正正的。他忽然意识到,如果不似乎这个女孩,自己可能已经死状难看了。

    “嘛,我叫苏照晴。”女孩神秘地笑笑,“欢迎来到颜色的世界,调色板男孩!”

连载至第3回

    第1回2 months, 2 weeks ago

        那是一座灯塔,漆成纯黑色。这很不符合常理,白色的灯塔一般才是标配。而远远望去,它反而像是站在海岸边的守望者,望着海天,无论暴雨狂风。

        内部设施豪华,墙壁上布满了黑色的装饰尘埃,那仿佛代表着什么,又让一切事物蒙尘。吊灯也是近乎全黑色的,离近点看,那是一颗颗硕大的珍珠。灯光并不昏暗,透出些许暗色的光亮,就像是阴沉的天空一般。

        餐桌两侧与尽头的老人身着黑纱,带着黑色的假发,但偶尔也遮不住那斑白的鬓角。每个人身后都挂着一副漆黑的画,那画虽然都是黑色,可却也黑的不同,还有每位老人的头像。桌子上摆放着晚饭,那是一大盘墨鱼汁意面,也是漆黑一团。

        这群老人对黑色的痴迷给人感觉超过了一切,好好的晚餐会也变得像一场沉寂的葬礼一样。

        “四大区域统计。”坐在首位的老人说道,他的声音洪钟一般,很难想象风烛残年的他有如此气魄。

        “江北区,大部分都是白色。偶尔有几个红色的出现。”

        “江东区,全是黄的,没什么变故。”

        坐在左首的两位老人很快做完了汇报,他们好像如获大赦一般,紧张的神情也放松了下来。这时候,身着艳丽浅红色旗袍的少女从两边给两个老人系上了餐布,两人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你们两个老家伙呢?怎么这么沉默?”为首的老人不屑般撇了撇嘴,“不就是几个深蓝色的大怪物吗?用得着遮遮掩掩?”

        "不止如此,我们发现了紫色。”负责江南区的老人小声说道。首位的老者出现了明显的精神波动,但很快冷静下来。

        “那又如何?紫色战士现在逐渐多了起来,这已经不是那个灭绝年代了。”为首的老人摆摆手,“江西的,说话。”

        “我们发现了黑色。”时间停滞在这一秒,五位老人每个人的眼中都闪过惊惧不安。好像他们刚刚得知了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一样。

        ......

        胖墩墩的飞艇飘在天上,它颜色深蓝,正在散发着一些传单样的东西。寒肖认识那家伙,那是市里最大的塑料营销商,估计又是什么塑料椅子买二送一的活动。

        寒肖从没想过从窗口跳下,也没想过在房顶上跑跑跳跳,更没想过会这样就被在前面这个翩舞星灵一般的女孩带走了。

        明明明天还有数学作业要交,不过好像看不到那个秃鹫也不错。

        ......

        “叫我苏姐姐,我现在是你的前辈。”苏照晴趴在他家的厨房桌上,一边喝着还没化冻的功能饮料一边说。

        “得嘞,苏姐姐,您能跟我解释解释吗?”寒肖有点恶寒,这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窒息感,当时脑海一片空白。

        “那个啊,是个白色小怪物。”苏照晴说,“就跟卫生纸似的,‘啪’一下呼在你脸上,还差点把你憋死。”

        “你为什么叫我调色板?”寒肖依然很好奇。

        “这个世界很复杂啊,分有好多个阶级。有许许多多的怪物,白的黄的红的蓝的紫的灰的黑的,我不是在唱那首歌啊,我在给你讲一个事实。”苏照晴又喝了一口,捂着脑门,显然被冰到了。

        “怪物分级别,我们当然也分级别啊~你姐我可是少见的红级战士,对付一个白色小怪易如反掌。”苏照晴有些骄傲,“调色板可很厉害啊,如果经过好好调教,实力甚至能超越黑怪物。”

        “我,我那么厉害?”寒肖算是有点明白了,有点不可置信。不,根本就无法相信,感觉自己的前小半辈子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学习了,哪有过什么厉害的特点?

        苏照晴猛地把饮料瓶放在寒肖脖子后面,冷的他一个激灵:“想什么呢孩子,你现在只是个废柴而已,空有了好天分。”

        “走了,跟姐去猎杀怪物。”这是苏照晴紧接着说的一句,随即看不到她人了,因为她跳下了阳台。

        寒肖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是通往新世界的唯一一条路,于是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对面的楼顶离得很近,因为从没想过,不然可能就跳过去玩玩了。

        ......

        “别傻,没有别人的救赎,只有你自己满是血满是泪的挣扎。”


    -----小小废本废_Official 10314【 吾辈便是肝帝】

    [挖]

    werty0000:这个网站的活跃度,能调动起来就好了,感觉慢慢开始好起来了,哈哈

    第2回2 months, 2 weeks ago

        塑料厂内,空旷的车间里,两名工人靠着设备抽着烟。这虽然是严令禁止的事情,但是基于今天所有哪怕有点小官的工作人员都去开派对庆祝了,厂子里也是一片宁静祥和。

        工人们好不容易歇了工,用煤炭架起了烤炉和铜锅,准备在厂房附近的空地上吃点小烧烤再唱唱歌。天上蓝的都快晕开的大热气球依旧飘着,随便拿出一张传单都是塑料家具什么的。

        工人们自然不在乎,那些领导厂家们总能以产量说事儿,而他们大多只是坐在办公室里而已,真正一个一个零件组装拼接的不还是工人们的工作,所以哪些质量好哪些质量差他们都心知肚明。
        
         “我说,路小雨同志,你一个大好青年又这么年轻,怎么会愿意来我们塑料厂当学徒?”看起来资历老一点的员工对旁边的男人说道,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出头到头了,黑色的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看着一个方向。

        “混口饭吃呗,学历没什么用了,现在这么发达,学个电子商务都比我这物理学博士管用。”路小雨摇了摇头,他声音低沉。

        “我也是和博士生一起抽过烟的人啊,哈哈。”老员工笑了,一口深深吸完了烟,“我先回去喝点酒了。”

        “好的前辈。”路小雨微微鞠躬,他向来尊敬资力更老的人。

        等老员工的身影离开了走廊间,此刻呼吸可闻。路小雨环顾了一下四周,摇了摇头:“出来吧苏照晴,令人不安的气息也就只有你能散发出来了。”

        “又被你发现了!气死我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讨厌的人?”果不其然,苏照晴从一侧的库门闪现出了身影,身后还跟着个身影不太伟岸的人。

        寒肖此时很慌,先不提一路上跑过一个个楼顶,崴了无数次脚造成的肉体创伤,心灵受到的打击才是更大的。

        在路上时,他曾问苏照晴“能否教我战斗”这个问题,在他今天得知了自己的特殊体质后,这些本来觉得中二到马里亚纳海沟里的话此刻也变得无妨了起来。

        却被苏照晴用简单的五个字“不行,你太弱”给怼了回去,难过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就差放一段悲伤摇自怨自哀一会儿了。

        “这位是?”路小雨看到了一脸颓丧的寒肖问道,苏照晴本来有点生气的俏脸由阴转晴:“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找来的小调色板哦!我可是又打怪又冲锋陷阵的…”

        苏照晴开始了信口开河,寒肖甚至奇怪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怎么一点女孩子的气质都没有,从某种角度来说甚至比自己还要男孩气。

        路小雨没有停苏照晴说的什么,一直盯着寒肖看。深邃的眼光扫射在他身上一次又一次。寒肖有点不寒而栗。

        “喂,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我可是又漏怪了啊…”苏照晴声音小了下来,她感觉到了什么气息,那东西可不同寻常,不像是尘物。

        “红级魔物,能力有一半都是迅疾。”路小雨低头说着,“视觉和嗅觉系统并不完善,弱点应该在身体两侧的空白部分,十一点钟方向!”

        寒肖感到有风,一个跟头往侧面摔去。也就在毫秒之后,一道红色的光辉攻击在了刚才寒肖所处的位置,重重地贯穿在了车间里的设备上。奇怪的是,被那带着浓郁死亡气息的射线攻击到,设备竟然完好无损。

        “只有看得见颜色魔物的人才会受到伤害。”路小雨低声说,“苏照晴,我来牵制,你负责击中阿喀琉斯之踵!”

        “知道了,真啰嗦!”苏照晴不耐烦的说,不知从何而来棒球棒紧握在手中,闪烁到了那怪物的身后。

        此刻寒肖才看清那怪物的模样,象头豚身,身材巨大,还有着两条粗细不一的尾巴。虽然长得很奇葩,但感觉是那种随便冲锋过来就能要人命的那种东西。

        浑身通红,连眼睛也是腥红色的。腹部两侧的确有不是红色的地方,但那看起来是透明的,根本是虚无。

        “你的怪物点数都买什么了?不会只买了个弱点寻求器吧?”苏照晴短暂悬停在空中,这怪物体型庞大,虽然她和路小雨都是红级战士,却拿这种重型坦克般的魔物束手无策。

        “当然没有,看我的分合剑吧。”路小雨说完便消失在了刚刚站立的地方,那怪物的攻击又一次落空,生气地仰天咆哮。

        路小雨下一个出现在的地方是在怪兽的腹部之下,并从腰间取出两把弯刃,像极了月牙弯刀。这刀骤然变大,甚至超过了怪物的腰围。路小雨猛砍下去,顿时红色的东西从偌大的创口里肆意流淌,充斥了整片空间。

        那魔物痛到不行,仰天大吼。散发出的冲击波令路小雨只得苦苦支撑着才能不至于扑倒在地。苏照晴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本就在空中的她被一股劲风吹袭到一旁的设备上,摔得很重。

        奇怪的是,此刻的寒肖却丝毫不受影响,倒是有点好笑的看着眼前受苦受难的两人。他虽然知道事态危急,但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笨蛋!想出你最想获得的能力,大声喊出来,你的怪物点数够了!”苏照晴清醒过来,发现寒肖还无所事事,大声喊完这句话后就去帮助路小雨脱困。

        “最想获得的能力?”也不是没想过这种东西,但平常肯定认为这根本就是无聊的梦呓罢了。但今天寒肖觉得不妨一试,中二之魂随机熊熊燃烧。

        “那就来个…烈焰升龙拳吧!”虽然很想大声喊出来,寒肖还是有点不确定究竟能不能行,他说了个自己玩过的游戏里很强的技巧,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顿时,好像一直埋藏在心里的火焰猛然爆发将他包裹,他感觉身体里面充满了无处安放的力量。下意识的挥拳,竟然真的带出了火焰流光。

        “干掉这个大猪!技能时间是有限的,我们两个牵制,给我一记绝杀啊!”苏照晴说着,她控制住了那怪物的头部使其无法再次发出任何咆哮,于是它更生气了,发了疯似的乱奔乱撞。

        这些怪物智商都不高,只是能力程度差距很大而已。

        寒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远处和怪物缠斗着的路小雨和苏照晴,他也没什么可再犹豫的了,直冲过去。

        ……

    -----工具人小小废 3104

    [挖]

    第3回2 months, 2 weeks ago

       第一次还很难以掌握力道,只见火焰附着在双拳之中,发力之下一股脑涌现出来。狠狠的揍在那魔物的脸上,在防御力极强的面部留下了一道凹陷。


        突然的轻松感让苏照晴和路小雨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抓紧时间离开了魔物的身体之下,以守代攻。红级魔物果真不好对付,寒肖没有什么感受,但是对于这两个从未面对过红级魔物的红级战士来说,如果单论单打独斗,他们肯定无还手之力。


        魔物愣住了,它虽然智商并不高,但是也对敌人的实力有些许判断,可眼前这个看起来毫无实力也没有危险气息的少年居然打出了力道强劲的一拳。


        诈胡吧,诈胡!


        “卧槽,这么强的吗?寒肖有些兴奋,又一次挥舞拳头,带出更大股的火焰,顿时席卷魔物的整张面庞。魔物此刻体会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比自己强太多了,转身想要逃走。


        路小雨和苏照晴怎么能够允许,棒球棒和弯刀分别快速舞动着,魔物腹部的要害部位被攻击,痛苦的嘶吼起来。更多颜料样的红色血液流淌而出,染红了整片地板。


        直到庞大的身躯彻底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气的时候,苏照晴和路小雨才松了口气背靠背地坐下。他们确实是有点筋疲力尽了,虽然一直以来就知晓人类的红级与魔物的红级根本是不一样的,但也从未想过差距会如此之大。


        “喂小子,刚才那招有点东西啊,练家子?苏照晴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根代餐棒嚼着,还递给路小雨一根,也多亏了你,下次你就做先锋好了,我和路小雨给你打下手。


        “你好,我是路小雨。苏照晴还想说几句烂话,路小雨率先站了起来握了握一脸懵圈的寒肖的手,红级战士,同样是一名物理学博士。这次若不是你我和苏照晴估计已经身首异处了,谢谢你。


        “啊啊啊别客气不用…”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认真到不能再认真的模样,本来还挺自豪的寒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和我们一起去望星塔楼吧,听说你还是调色板体质?想来你会成为不世出的天才。路小雨接着道,隔着手掌心都能感受到来自他的火热。苏照晴则是粗暴的拉起了寒肖的手:你干什么啊路小雨,明明是我先来的,本来我们也要到望星塔楼去,怎么,你想搭个便车?


        “望星塔楼?寒肖有点困惑。


        “那是注册成为颜色战士的地方。对了,有关怪物点数…”路小雨说道,算了,还是让想表演的苏大小姐给你讲讲吧。


        “你!苏照晴差点发作,不过克制住了:记得我说过吧,颜色魔物有六个等级,白黄红蓝紫黑,相对来说,人类也有着这六个等级的战士。每个等级都会有不同等级特定的招式,这也是晋升的标准之一,就是利用怪物点数获得上一个等级的某个招式。


        “而调色板不一样,他们的招式没有制式一说,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来组成。比如你想出来的那个什么烈焰升龙拳。虽然也需要点数,但是招式确实是你自定义的。我和路小雨都在全世界寻找怪物并且把它们清除,从而获得怪物点数。越高级的招式需求的点数越多,蓝级的一款就至少需要万字以上的点数。


        “而这一只红怪,三个人杀,每个人也就能拿个100点数?苏照晴叹气道,真是的,都怪这个路小雨拖后腿!


        “你看我和不和你吵,当我去向塑料厂请个假,我们这就准备出发。路小雨不看苏照晴。


             “怎么会有你这种人啊!苏照晴又感慨道。


                ……


                “听说了吗,江西出现了黑级魔物!宿舍里,有人窃窃私语。


                “真的吗?那岂不是很糟糕?我们这帮蓝战连同等级的模拟器里的怪物都打不死,还要面对什么黑色怪物?有人抱怨。


                “没事,我们不是还有无敌的教官吗?有她在,魔物算个什么?有人很骄傲。


                “哎,但愿世界和平……”有人祈祷。


    -----小小废的八音盒 25423【 能听的是忧伤,能写的是落寞】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