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最高峰 [里*世界]

车神孟月 点击345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岭南市,郊区的一处院落之中。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一名少女如是说道。
王刚正打开报纸,翘着二郎腿靠在桌子上,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拿起咖啡小酌一口,此时听到少女的提议后,愣了一下。
他阖上报纸,说道: “你说爬山?”
“没错。”少女点点头。
“不去。”王刚重新打开报纸,扭头喝了口咖啡。
恩,是温的。
报纸突然被拉下,一张大大的眼睛出现在王刚面前:“为什么不去呢?”
“不想去。”
“一起去嘛!”
“不去。”
“来嘛!一起去爬山吧。”
“你自己去。”
“我只是个弱女子,需要你陪~”
“那就不去囉。”
“切!”少女缩头回去,推着坐椅滑动了很长一段距离。
王刚无视少女的举动,重新看起了报纸,少女也没什么动作,两人就这么坐在客厅,啥事也不做。
看着看着,王刚突然听到少女又一次说: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
“说了多少次了,我……”王刚刚拉下报纸,却发现客厅没有少女的踪影,整个空间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响。
王刚低头看回报纸,报纸是空白的没有任何字迹,边角微微泛黄,眼看是有些年头了。
他又看向手中的咖啡,只剩个空杯子,里头有些污渍。
四周是破败的墙壁,发黑的木头墙壁在风的吹动下嘎嘎作响,窗帘掉落在地,玻璃窗也不见踪影。
王刚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弹簧已经失去弹性,坐着只感觉硬梆梆。
他突然取下挂在脖子上的圆盘状项鍊,打开来,一张照片映入眼帘,那是一个夫妻照,一名相貌严肃的中年人,身旁站在一名少女,少女捧着一束花,开心的靠在中年人身旁,笑容甜美。
王刚取下照片,背面写着: “祝我们一同征服高山,爬向最高峰。”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
少女声音浮现,但身旁没有任何一人。
王刚阖上报纸,说道: “行吧,一起去爬山吧。”
.
城市的街头上空无一人,苔癣爬满了墙壁,小鸟在窗户边上唧唧叫换,一个鸟巢待在一旁,里头有幼鸟伸长脖子探向外头。
忽地一名男子经过,打开了窗户,惊的小鸟飞起,随后对着男子叫唤。
男子正要赶走小鸟,却注意到窗边的鸟巢,挥舞的手一滞。
“好好好,不打扰你了,我关上窗户总行了吧。”
王刚重新关起窗户,小鸟也不再叫唤,重新飞回窗边,继续唧唧叫唤着。
王刚站在一旁驻足了一会,随后收回目光,不再关注这间屋子,转而看向接到另一头,那里有个小型超市,里头无人,货架上倒是摆满了商品。
“收集物资,然后…去爬山”王刚自语道。

连载至第4回

    第1回2 months, 2 weeks ago

        人们总是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山给人的感觉总是幽深静谧,充斥着许多不思议之物。每年选择那些名山大川的人数不胜数,人们都希望能在出名的古刹佛寺留下自己的祈愿,或者去寻找那些虚无缥缈的仙灵踪迹。

        王刚可不一样,他的爬山是真正意义上的爬山。

        山的定义很难用少量几句话说清楚,总而言之,眼睛不可及之处总是让人目眩神迷,不论是高耸入云的山端亦或者是海底。而王刚则固执的认为,山就是山,生来就要被人征服。

        令他如此思考的,正是苏零。看起来小小一只可是却活力十足的年轻女孩,她总是喜欢眺望着远处的大王山,因为那里的半山腰总是有云层笼罩,苏零喜欢幻想那里有奇珍异兽,甚至会有仙人出现。

        对于这个想法虽然王刚不说,但总是背地里嗤之以鼻。他一开始也并不喜欢爬山,而慢慢地与苏零接触了久了以后,王刚也开始享受起被大自然笼罩的感觉,清新的空气,清冷的晨风,无一不让他放下往事以及压力。

        他喜欢上了爬山,就像喜欢上了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孩一样。

        ……

        路过罐头区的时候王刚愣了一下,也不知道为何。橘子罐头好好的摆在那里,却吸引住了王刚的眼神,使得他走过去拿起一罐仔细端详。

        新鲜的橘子在成熟到完美的时刻放入罐头统一加工,虽然添加剂有些多,不过是外出旅行补充维生素的不二选。

        王刚打开那罐头,用小塑料勺盛起一个橘子瓣放入口中。酸甜的前调,流到舌根后是短暂的苦涩,那是橘子的特质,不过说白了,这只是一罐普通的罐头而已。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液体滴落在罐头内,激起一圈圈波澜。王刚猛然回头,身后的城市里依旧是空无一人,才反应过来,一行清泪沿着自己的脸颊流淌,最终沉默在那无声的大地上。

        橘子啊,她最喜欢吃了…

        ……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站在对面的女孩笑餍如画一般刻印在了王刚的脑海中。女孩满脸的希冀与渴望,让人无法拒绝她的每一个请求。

        “你说去爬山?”王刚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

        “没错!”少女加强了语气。

        “不去。”明明不是想说的话却脱口而出,王刚这才发现,自己的灵魂根本不在那具半瘫在沙发上的躯壳之中,而只是困在其中,用同一双眼看同一段过往。

        “为什么不去呢?”女孩子扑了上来,眼前的报纸内容再也看不见了。

        对啊,为什么要拒绝她呢?如果知道有些人错过就不会再来的话,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依旧伤害了他们的事情呢?

        或许这是人之常情吧,有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此刻的思念像潮水一般在王刚脑海之中涌动。他想大声哭号,把所有的悲伤全部发泄出来,可是他做不到,那具躯体不属于他。

        女孩已经和这个“他”开始了小孩子一般的纠缠,王刚不想听,也根本听不见。他坐在了并不存在的空间的地面,浮现在眼前的是那座小山峰。

        绿绿的草坪,山顶只有几棵橡树,却枝繁叶茂。他是在女孩即将要咬第一口麩子点心的时候告诉她他的决定的,眼见着女孩缓缓放下点心,眼里的期待逐渐变成了欣慰与动容。

        那次是美好的,从那以后也一直是美好的。

        没了女孩,王刚不再是王刚。

    -----小小废本废_Official 10314【 吾辈便是肝帝】

    [挖]

    第2回2 months, 2 weeks ago

        也不知在城市里徘徊了多久,王刚随意找了一张长椅坐下。他也不楚自己究竟在寻觅反正时间充裕,他也不打算强迫自己很快完成采

     

        偌大的空城里一点生气都没有,王刚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笨拙的云被微风推动着。虽然你悬浮在天空之上,但看起来却一点自由都没有,每当路过的飞鸟闯入其中的时候,险象环生就包围了它们。

     

        闭上眼睛,回忆又一次席卷了王刚的脑海。苏零的身影从一时间的模糊逐渐出现棱角,略带英气的眉总是上扬着,记得她是个很乐观的女孩吧。慢慢回想起,那是一张怎么都称不上难看的脸,至少在王刚的潜意识里,那个女孩组成了自己的大半部分。

     

        女孩是怎么消失不见的?王刚早已记不清,他醒来时,手中空荡荡的咖啡杯早就不复温热,他也与那个女孩神隔万千沟壑。

     

        记得那句话说得好,悲伤的不是没有结果,而是无法回应。

     

        提起了物资,王刚继续向着指示牌显示的出城方向走去。他要先去那记忆中熟悉之地,大王山,那个常年青翠的绿色山坡,亮橙色的橡子在晨光之中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煞是好看。但再怎样,也无法让王刚的实现离开女孩的面庞。

     

        如果真的在大王山找到了仙灵之物就让它把女孩换回来。王刚这么想着,他加快了脚步,也握紧了手中的购物袋。


    -----小小废的八音盒 25423【 能听的是忧伤,能写的是落寞】

    [挖]

    第3回2 months ago

    记忆是什么?记忆是个可怕的东西!很多人都以为记忆会突然无征兆地溜出来,突如其来给心口来上一拳!而且位置准确、力度精确,虽然打不死人,但也会让人麻痹地窒息那么一小会。

    王刚曾经也这么以为!他甚至把时间都终止在那一刻,让咖啡杯和报纸都成为了见证,他曾经需要记忆时不时来提醒一下自己,并一直刻意抽取那一丝丝的悲美。

    可是他知道自己错了,现在才知道!

    记忆的杀伤力从来不是汹涌澎湃或者排山倒海的,它不会杀人,因为记忆它没有对手,它如同一个幕后黑手,完全操弄一切,当它真正现身的时候,它的对手已投降并且陨灭了,它只是给对方最后的诛心一击,并且嘲弄一番后才会离去。

    王刚这些年倥偬忙碌,苏零的影子似乎一直萦绕身边,自己在繁忙的时候,她会跑出来给自己一句安慰或者一个撒娇;当自己困顿之时,她却会把自己安放在一个角落,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但偶尔会抬头,向他掠过注入淡淡微笑的一瞥。如此场景重复又重复,他也沉迷其中,以至于无法清晰辨识出这两个场景中的相似之处……她被静静地忽略并观望。

    可恶的记忆,险些就要被它所嘲弄!世间无数撕心裂肺的情感,最后在一次次无互动的忽视和观望中被最后遗忘,岁月中所有美好的点点滴滴都在不停的褪色和蜕变。王刚不想步这样的后尘,他要重新出发,去大王山,哪怕是场徒劳的战斗,但是他还是要努力把苏零的所有只鳞片爪都重温一遍,因为他心里剩下的已然不多。

    生命力旺盛的草地,不需怎么打理,但依旧顽强茁壮地自生自灭着,也从来不惧怕阳光的考验。王刚手上的袋子沉甸甸的有些勒手,他换了个手接过来……

    “我们一起去爬山吧!”

    “……嗯……”

    一颗汗珠从额头慢慢滑入他的眼睑,让他眼神有些恍惚。

    苏零轻盈地坐在栏杆上,双脚腾空着,轻轻前后摆动着,就像欲飞的天鹅翅膀;刺眼的阳光中,她侧着微红的脸,一只洁白的手臂伸向她,几根纤细的手指勾着一个袋子,在风中随着她的纤细身体一起微微晃着,也是这样的艳阳天,晶莹的汗水从她紧贴脸颊的鬓边,在下巴美丽弧线处打了个转,细流般淌过光滑如瓷的脖颈,最后在锁骨处找到它的归宿。

    王刚的眼睛被那颗咸咸的汗水弄得有些痛痒,他微微侧了侧头,那颗汗滴终于滑了出去,却画不出美丽的弧形,只是歪歪扭扭笨拙地冲入他的嘴角,不同寻常的咸特别的苦。


    -----空空的茶杯 3558

    [挖]

    第4回1 month, 2 weeks ago

      山路有些崎岖,但四周一片静谧,只有不知名的鸟儿在远处偶尔啁啾几下,却给这夏日的午后,更添了几分单调和平淡。
      王刚有些气喘吁吁,忙于生计却缺乏运动和锻炼的身躯,似乎难以适应高强度的登山。都不记得走走歇歇多少次,而不远处平缓之处的那片树荫已然成了他当前渴望的目标。
      还好一阵山风恰如其分地掠过山脊,由远及近地将高低的绿植统统摇曳了一通,也给他酷热的身躯带来片刻清凉。
      在一片沙沙簌簌声中,那份花草特有的生机新鲜的气息钻入鼻孔、潜入心脾。他闭上了眼,胸臆之中满满都是那种充满回忆味道回荡着。就像那次迟到的约会,也是一个周末的午后,他已经不记得迟到的原因,在临近咖啡馆还有一个路口时,他急切热忱的目光终于捕捉到了苏零的侧影,在室外的平台上,被树木和花丛掩映其前,周边的粉白色樱花在阵阵春风中颤颤抖抖、大片大片地飘零在她发上、肩头和身边。王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没有靠近,就远远地怔望着她,甚至呼吸都变得缓慢和迟滞起来。
      同样他也不记得那次约会的缘故,甚至不记得当时苏零对面坐的是谁。她时而兴高采烈用手比划着什么,时而羞怯微笑着,挑着单指将颊边秀发捋至耳后。白皙的脸颊配衬着那小小的一弯,在落英缤纷中随着身体的晃动而轻微摇曳着。
      不记得自己在那凝望了多久,时间仿佛在那时是个多余的陪衬,这一刻就应该被永远停止并禁锢。而苏零无意中扭头时,在潮汐般行走停留的路口望见了他,一瞬间她的脸上绽开了甜美的笑容,宛如光风霁月后缥缈山间的一泓池水,她抬起手臂远远向他轻轻扬招着,但她的脸庞马上就收起了笑意,随之,微侧着脸嘴唇点点撅了起来,并且扭过头故意不去看他……而他心窝如同被蜂蜜浸渍许久,他只想快点靠近她,因为有一片花瓣懵懵懂懂停在她鼻翼上,随着她温柔的呼吸在那慵慵懒懒地酣眠着呢,这令他感觉到了强烈嫉妒和不满。


    -----茶杯的空空 837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