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群接龙]2021年2月28日-棍棒底下出孝子 [里*世界]

口光仙 点击439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飛雪連天 2021-02-28 11:35:06
10 今天我开车要上馆子吃饭的时候,后面的Toyota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对着我猛按喇叭。

我顿时觉得拳头痒了起来。趁着红灯,抡着球棒下车,对着那台破烂Toyota 的挡风玻璃直接就是两棒。打他一个花开大富贵。

连载至第6回

    第1回2 months, 1 week ago 782look1

    workhere( ¨̮ ) 2021-02-28 11:44:06 9 没想到后面那个车主也不甘示弱,喊着我听不懂的好像是语言大骂然后拿着一个高尔夫杆就走了出来。 “¥%……&*¥%”说着他一杆子打凹了我车的尾部。 我一看就更生气了,“你在跟你爹说你马个孙子的狗语呢。”说着又是一棒子打到他车盖上。 我们两就这样用互不相识的语言,一人一棒一人一杆的开始互相砸车。

    -----口光仙 0

    [挖]

    第2回2 months, 1 week ago 782look2

    飛雪連天 2021-02-28 12:41:54 8 叭!叭!叭!正当我们互相砸车时,排在后面的奔驰开始狂按喇叭。 后面奔驰的驾驶从车窗探出头来大声抗议:“你们他妈是给不给人过了!快闪边去!好狗不挡路!”原来已经变成绿灯,长长一串车龙都在等着过这个红绿灯。 但是我和那个狗语使用者皆已经陷入了怒不可遏,无法思考的境地。听到后面的叫骂,我们只当成又有人在找打,脑袋发热的我们立刻循着声源,三下五除二的砸烂了那台奔驰。

    -----口光仙 0

    [挖]

    第3回2 months, 1 week ago 782look3

    胡萝卜比萝卜好吃 2021-02-28 12:58:55 7 “没想到只是随便释放了一点这花的花粉就能造成这样的动乱,原本还以为这所谓的魔法植物是骗人的。”街边的面馆,正在嗦面的少年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魔法的复苏是真的,祖上的书也是真的。这是一场浪潮,我就是弄潮儿!”少年旁若无人地大笑起来。

    -----口光仙 0

    [挖]

    第4回2 months, 1 week ago 782look4

    飛雪連天 2021-02-28 13:11:27 6 “哈哈哈哈哈哈!”少年双手插腰,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肆无忌惮狂妄的笑着。 面馆外头,整条马路上的车子皆被砸个稀烂。愤怒持续传染着每一位驾驶,车子被砸的人很快也会加入砸车的行列。 当没有车子可以砸之后,这群暴民就开始痛扁任何发出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哇靠!”少年笑到一半,突然发现暴民竟朝自己涌来。

    -----口光仙 0

    [挖]

    第5回2 months ago 782look5

    胡萝卜比萝卜好吃 2021-03-06 12:59:19 5“你们……你们不要靠近我啊!”少年惊恐大叫,全然没了刚才的意气风发。 “魔法,对!我还会魔法!火球术……火球术怎么放来着?”少年逃到墙角,心中只有绝望。他恨不得穿越时间给过去的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恨不得马上变成大魔导师,随手放出禁术解决一切,然后潇洒离去。可惜,没有恨不得。 “我会……死吗……” 少年看着向他包围的人群,双眼失神,只感觉眼前模糊不清,犹如眼睛被人抹了污渍。就此时有声音传来:“啧,我刚回来就碰到了丁级事件,真是麻烦。”然后一片黑色闯进视界里,背对少年,直面人群。 这是个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戴着蓝牙耳机,嚼着口香糖,满脸写着颓废。“cnm!老子今天不打死这个小b崽子!你挡老子也得死!”人群中走得最快的已经抄着面馆折凳冲了上来。 少年只见黑影一闪,刚还叫嚣的大叔便已经倒地不起。见这一幕,暴躁的人群却越加暴躁,一个个化身疯狗,双眼通红的就团团冲了过来。 黑压压的人群宛如海浪般向着少年和男人冲来。少年只有扶着墙才能勉强站立,但男人仍面不改色,依然是那副死鱼脸,好似这黑压压的海浪不过一道小浪花。他待到海浪打下来的一刻,又变成了一道黑影,穿梭于海浪之中。 黑影所到之处,没有一人站立。少年完全看不清男人的动作,只感觉男人如橡皮擦一样,将黑压压的人群一片一片地擦去。当又擦去了一大片人群后,黑影又来到少年身边,从少年旁边尚且完好的桌子上拿走一张干净纸巾,将口中已硬化的口香糖吐出。“呼,继续干活。”他轻语,然后往嘴里丢了颗口香糖,化为黑影而去。

    -----口光仙 0

    [挖]

    第6回1 month, 4 weeks ago 782look6

    胡萝卜比萝卜好吃 2021-03-13 22:20:50 4 双车道上排满了车,一动不动。每辆车都或多或少的有点损伤,有的凹了引擎盖、有的没了后备箱盖、还有的车窗破了个大洞。虽然损伤不同,但每辆车上都染了血。在车与车的缝隙中,你能找到这些血的来源: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类。他们如不动的车一样,各有各的损伤,有的脑袋破了个洞、有的口中吐着鲜血、还有的四肢不规则扭曲。 这些倒下的人们向着一家面馆越来越多,但有损伤的却越来越少,在面馆门口前倒下的人甚至都堆了两层。整条街静寂无声,只有呼吸在传荡。 在面馆里面,这一切的两位始作俑者正对视着,一人慌乱无神又带着庆幸,一人从容不迫又带着疲累。 “苟爷,我们已经处理了外围受害人员与楼道里的受害人员,正在进行记忆重构,你那里怎么样?” 黑衣男子的耳机中传出声音,“这里已经大体解决了,但我没有重构符阵,需要一组小队过来。” “了解,我们正在向你那边移动,8分钟左右到。” “尽快过来。” 苟爷刚结束了对话,又转瞬化为黑影消失不见,然后便是靠着墙的另一位始作俑者发出痛哼。 只见这个被称作苟爷的男人一拳打在少年的腹部,剧裂的疼痛让少年缩成了一条虾,顺着墙滑落在地,抽搐起来。那一刻少年只感觉一辆大型重卡撞到腹部,一瞬间大脑空白,仿佛灵魂出窍。等再缓过来时,已倒在地上,吐着苦水。 “痛!好痛!好痛啊!!”少年疯狂地在脑海里吼着。 苟爷冷冷地看着少年,好似看着一只蛆:“我最讨厌你这种有了力量不想着造福社会,甚至还扰乱社会的人渣。这些普通人只是简单的出行,没做任何事,却又被你卷入这场超凡事件。因为你,外面不知死了多少人!甚至还有小孩!死扑街!”他越骂越激动,对着少年又是一脚,直踢得少年滑行数米开外。 少年蜷着身躯已不再抽搐,只是一口深一口浅地呼着气。他不明白,自己不该是这个世界的弄潮儿吗?怎么会?怎么会像这样? 一串手铐被苟爷套在了少年的手上。“虽然我很想打死你,但可惜,我是吃公粮的。但你等着,你行刑的那天,我会在的。”这个叫做苟爷的人如是说着。

    -----口光仙 0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