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因为我想不出好题目 [里*世界]

杨浦飒柯夙碌 点击199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一时兴起整活出来的故事开头,接龙的目的即是快乐
特此来一句“抄袭4000+”


失重感让我从混沌中惊醒,哐当一声,我与地面做了一次亲密接触。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仿佛痛觉早已离我而去。

我在一种难以形容的迟钝感中睁开双眼。

入眼是一堵墙,一堵金属墙,这堵墙被打磨得光可鉴人。

但映照在墙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跪在地上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背上、脑后连接着好几根机械管,看起来刚下生产线。

等等,这是……我?

我惊慌地低下头,举起手。

机械指关节,机械手掌……我试着动动手指,做出虚握的动作。

这双机械手做出了虚握的动作。

很明显,这双机械手是我的手。

不,不可能,我是人类,一个纯正的人类,我从没有为自己更换过义体。

或许……我的确更换过义体?

带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我看向自己覆盖着一层橙色薄膜的手臂,只要撕开这层薄膜,我就能……

我的左手毫不费力地撕开了覆盖在我右臂上的薄膜。

一条机械手臂。

我从地上爬起来,顺着机械手臂看向我的躯干。

在我的胸口正中,有一块荧光显示屏,上面显示着每个联盟生产的机器人都会有的编号——C-3357

我……是个机器人?

呜嗡,呜嗡,刺耳的提示声响起,伴随着一种空虚感,我身后的管线脱落,机械的墙壁打开了一个正好容一人通过的小口,小口的尽头是一片白光。

离开这个房间,或许我就能得到答案,关于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答案。

我站起身来,扶着墙壁向出口走去。

穿过那片白光,我来到一片草地。

脚下的青草有我的小腿高,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牧场”二字。

联盟在战后建立的高墙隔绝了辐射和危险,在高墙的庇护下,生活在城市的公民几乎见不到这样茂盛的草地。

在这片草地上有不少和我一样的机器人,我粗略数了一下,有百来个。

背后有报警声响起,由低沉到尖锐。

我回头,发现我刚才出来的通道已经消失,只剩下那堵直达天际的高墙。

我们没有了归路。

对未来的迷茫占满了内心,我不知该往何处去。

人群骚动起来,我向骚动的方向望去,一个脸上戴着金属面具,手里拄着金属杖,身披……像是金属蓑衣的家伙从远处走来。

他默默地走近人群,然后将金属杖插入地面,接着对我们伸出右手。

这是一只机械手,与我们差别是他的手臂上绑着绷带,绷带下隐隐约约露出锈迹。

滋,滋。

胸前传来一阵滋滋声,接着一个声音在我脑中响起“核心协议已离线,警告:最高权限空白。”

据我所知,核心协议离线代表机器与控制端失去联系,最高权限空白代表机器人失去了控制者,换而言之就是……

自由。

我低下头,胸前的显示屏熄灭了,我看向周围的人,他们胸前的显示屏同样熄灭了。

这个披着蓑衣的家伙“解放”了我们。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他。

但他只是将金属杖拔出地面握在手上,转身离开。

我们不知往何处去,于是便跟着他走。

我们跟着他穿过草地,越过山脉,穿过废弃的城市。

在联盟的高墙内,公民只能通过战前的纪录片才能看到这些东西。

我们跟着他在爬满藤蔓的钢铁丛林中穿梭,在积满灰尘的废弃避难所废墟中钻进钻出。

横躺在路边的大楼的阴影中,不知名动物吱吱作响,为这个死寂的城市带来一丝生机。

清凉的夏风地吹过机体的缝隙,予人如发丝轻拂般的微微触感。

但这终究是一段漫长而危险的旅程,不断有人在中途掉队。

掉队者的躯体爆出电火花,电弧如蛇般在他们身上游动,他们喘息着,发出发声器合成的沉重呼吸声,最后无力地倒下。

每当一个掉队者无力地倒下,披蓑衣的家伙就会停下来查看掉队者的情况,有时,他能让掉队者勉强再爬起来,但有时,他也对掉队者的情况无能为力。

但我们仍在前行。

 

不知跋涉了多久,我们走出城市,来到一座基地前。

基地门口有几个持枪的机器人卫士,卫士看了披蓑衣的家伙一眼,开门放行。

我们进入基地,在经过一连串的检测后来到一块空地,坐下。

当我们坐在地上缓解旅途带来的疲惫时,跟我们一样坐在地上的披蓑衣的家伙在平地点燃了篝火。

虽然机械的身躯早已感受不到温度,但是至少火能给人以安全感,人群渐渐围坐到篝火前。

披蓑衣的家伙盯着静静燃烧的篝火,自顾自地说话。

“你们都曾生活在联盟的城市。”

“你们被迫从自己的身体中剥离出来。”

“你们不记得这些,因为联盟清空了你们的记忆。”

“一次重罪判决可以‘拯救’十个公民的生命。”

“只有你们的大脑对联盟毫无用处,因为你们的大脑受到了污染。”

“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让我们活着,他们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但是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代人了。”

“我不得不将你们释放,否则你们只能漫无目的地游荡,直到你们的电池发生故障,使你们的大脑最后因为窒息而死亡。”

“我选择了生命,我总是选择生命。”

“对于那些困在对过去的疑问中的那些人,‘镜’会告诉你你曾经是谁。”

“‘镜?’”人群中传来声音,“那是什么?”

“‘镜’能阅示你们的思想,她直到你们的过去,你们的罪与罚。”

披蓑衣的家伙正说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人从通道口出现。

除了那个披蓑衣的家伙以外,所有人都从地上起身,看着那个人走进人群。

这个黑袍人径直走到我面前,伸出一只手。

这只手……他是人类!

黑袍人开口了。

“联盟刑法典,第1-1A条,重罪:叛变;第1-1B条,重罪:恐怖主义。”

“对联盟的罪行,在塔布克城发动恐怖袭击,谋杀联盟官员,袭击联盟军火库,非法清除机器人最高权限。”

这……?!

一时间,周围变得无比的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原本坐在地上的披蓑衣的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旁边,他的发声器发出滋滋啪啪的声音。

    规则 1 全文均为第一人称叙事 抄袭4000+

未完待续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

  • 主角这么厉害的吗!!所以主角原来是因为革命失败了然后被联邦流放进机器人的身体里面并清除了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