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谕、启示 [里*世界]

alola 点击437
添加文件...
 

添加最终回数字:
序章

他费力地撩开眼前的粗壮枝条,又艰难地向前挤了一步。沿着层层叠叠枝条间透露出的微弱光亮,他在由植物组成的绿色海洋中缓慢地向那个地方走去。四周是死寂统治下的领域,被无人管理的植物填满的空间在这种诡异的宁静下却显得格外空荡。他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这种生命的节奏似乎不应属于这里。

啪嗒一声脆响,他警惕地向后一步,却被身后的茎条挡住了退路。循声望去,脚底触碰的地方有零星几个电路板被踏碎,苟延残喘着发出幽蓝的光晕。他稍稍缓了口气,紧接着又继续着行程。

越往里走,植物就越茂密,他觉得自己仿佛行走在由死去的灵魂组成的河流里,围绕着他的是黏稠又令人窒息的过去。脚底的电路板和芯片也逐渐增多,从古老到最新的款式,他在一路上看完了它们的进化史。

拨开最后一层植物,他终于可以畅快地呼吸。粗略打量着面前的景象,这里仿佛是由上帝护佑着的小小伊甸园,无孔不入的植物们仿佛是被天神赐予的半球形外壳阻挡,虽然他知道它们是因为害怕这里的东西才退避三舍。不大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地铺就着电路,它们此起彼伏地闪烁着,像个沉默的生命坚定地执行着自己的呼吸周期。在半球正中,有一个同样由芯片堆砌成的高台,那个披着白斗篷的身影就端庄地立在那里——他不禁想起古书里祭司们在祭台上呼唤神明的场景。在片刻分神之间,他看见那个身影转过头,动作轻盈,像是虚无的影。

你来了。清冷的女声响起,与往常不同的是,他仿佛在她不起波澜的语调里读出了几分情绪。正当他准备开口,她又一次急切地发话。白斗篷的阴影下,一双眼流露出狂喜和激动。

这句话十分简洁,却掷地有声,他眼中的世界天旋地转,他的精神似乎被抽离出来,他心中的现实被它击碎,露出斑驳的幻想。

……回应我们了。

    规则 1 字数不限,内容可以参考关键词

    规则 2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关键词体现的能在续借的故事中体现一定的作用

    规则 3 续写字数如果比较多,可以分多次提交;另外,记得提交前记得输入密码,不然会丢失内容

连载至第2回

    第1回4 months ago

      他仿佛想起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自己在一棵硕大的苹果树下醒来。盘虬着的树根像是一根又一根的电缆,闪烁着荧光,遍布了整片山地。

      起了一阵风,吹动了周围的草坪,泛起了一阵绿色的涟漪。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自己注定要离开这里。冥冥中有一种声音告诉他,他终有一刻会站在这里。

      “你是······谁?”

      一路上他并没有见到很多人,实际上除了戈耳工和鹰身女妖以为就没有别的了,可这能够算是人吗?

      “我叫赫拉,是一直在这里等着你的人。”

      赫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此时密密麻麻的枝条外发出了沙沙的响声,不一会就变成了噼里啪啦的燃爆声。里面的茎条开始散发出了一阵阵热气,有的甚至已经开始脱落了。远处地面的电路板失去了光芒,空气里夹杂着一大股焦糊味。

      “看样子提丰已经来了呢,你准备好了吗?”

      从他在树下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见证着提丰对这个世界的侵蚀。那个拥有着百龙之首、漆黑之舌和喷火之目的怪物心里好像只有毁灭,美丽的城镇、广袤的森林转眼间就变成了一摊灰烬。

      没有人能够阻止提丰。

      除非是另一个神明。

      他知道在最东方的山下,是旧神的神殿,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就是知道。神祗就像是专门为他而留,从无他人能够继承。

      现在他真的站在这里了,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来吧。”

      “请上前来。”

      他一步一步踏上阶梯,每一步都沉稳而有力。阶梯上还有其他脚印,相比之下仿佛显得那么苍白。

      赫拉伸出双手,带着白色的光芒,好像里面还带着一点金色。她将双手放在了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他的前额。藤蔓已经变得焦黑脱落了,火光里,提丰站在了他的背后,张开双翼,眼里喷射出能烧毁一切的烈焰。

      “愿希望护佑着你。”

      他只觉得一束白色的光芒包裹了自己,世界变成了纯白色,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仿佛有什么东西拂过脸庞,倏然间他醒来了。

      还是在那一棵苹果树下。

      他觉得很奇怪,他记得他明明在神殿里的。而现在,提丰、赫拉,全都不见了踪影。空气里原本烧焦的气味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熟悉的草香。

      起身,舒展一下,他突然发现树后坐着另一个自己,而那个自己正扭过头来死死的盯着他,从那眼神了仿佛看不到一点生机。

      他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过了好几秒,才慢慢地吐出了几个字:“你······你是谁?”

      对方这才将头转了过去:“我是你,或者说,你是我。”

      难道这是考验吗?他不禁想。记忆深处涌现出来一句话:认识你自己。

      “所以······你知道考验是什么吗?”

      另一个自己还是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坐下来先聊聊天。我一直想,其实也是你一直想,找个人聊聊天吧?”

      内心深处的孤独感又被唤醒了。

      “好吧。”他在另一个自己的旁边选了一块还算是平坦的地方坐下。

      “你觉得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刚坐下,对方就开口了。

      这个问题他曾经想过,但是没有一点思绪。

      “我就从这里来的。我只记得从这里醒来,至于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他好像看见另一个自己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点失望,“与其说这个问题,我更想知道,你认为我们为什么是我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吧。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这就代表着这个人的人格——这是没办法复制的。”

      这个回答让他很震惊,因为很大部分也就是他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可是另一个自己竟然提到了人格这个词语,这个他认识但是从未使用过的词语。

      他心里有点高兴。

      “你有没有想过,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要去哪里?”

      另一个自己迟疑了,但是回答得却十分果断。

      “我想我可能在这棵树下建一栋房子。不用担心任何事情,每天都能安然醒来、平安入睡。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把这里全都种上苹果树。”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他的确没有想过以后的事,但是这个回答却又那么合适。

      接着两人躺在了,正好一阵风吹过,树叶、草地都发出了沙沙的声音,这是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了。

      “你觉得······你觉得希望是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应该听到了赫拉说的那句话。”另一个自己闭上了眼睛,嘴里念叨着这句话,“愿希望护佑着你。”

      希望?记得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时,是自己刚醒来的时候,那个在脑海里回荡的声音。

      “我觉得那是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就像是提前准备好了一样,他回答到,“是它让我走到了这里,尽管我一无所有,但是我始终拥有着它。”

      说着,他眼神坚定地望着另一个自己。

      “没事,我只是想最后再确认一下。”他第一次看见另一个自己笑了,“希望护佑着你!”

      话音刚落,树上的一个苹果应声落地。

      就像是突然失去了重心一样,他感觉自己开始自由下落了。眼前突然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了,另一个自己消失了。

      他想呼喊,但是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体也动不了。

      不一会隐隐约约传来滴滴的声音,然后是嘈杂的人群声。在眼前的无尽黑暗里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点越来越大。

      过了些许时间,声音清晰了,他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戴着厚厚的镜片。老人将脸凑到了他面前,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

      周围好像有的人拥抱起来,有的人哭了起来,更多的人是一边笑着一边拍手。

      “你好,亚当!”老人说到。

      亚当?是在和他说话吗?可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名字。

      他想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动了动身体,尝试着站起来。

      整个屋里都是白色的,在人群的簇拥下,他看不清楚周围到底有些什么。只看见正前方有一块圆形的玻璃,散发出点点光芒。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些僵硬,一动就会传来摩擦的声音。

      玻璃外是外面的世界。

      高楼支离破碎,灰黑的云层遮蔽了大部分阳光。外面看不见一点生命的迹象,一棵树、一株草、一只鸟、甚至是一只老鼠都看不到。

      他回头望了望人群,感觉有一点失望。

      “愿希望护佑着你们。”他嘴里说出了这句话。

      


    -----乐小恒 28672

    [挖]

    第2回4 months ago

    碎片式的回忆一片片地浮现在眼前,那年、那天、那个她同样的字句如今却有了不同的情绪。他多希望心中所想皆可为现实,他多希望还可以像往常一般,但他很清楚,一切都不可能了。他和她都不是那个他和她了……

    ——佚名


    -----checkmate 832

    [挖]
请登录
sign in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