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崩盘了

Oct. 8, 2016 feifei 狗尾续喵 一窝风


"卧槽?" 上个月,阿强为了娶某个还没出现的想象中的媳妇,咬牙交了首付,成了房奴阿强。总算成了人生赢家,接下来就是迎娶白富美奔上人颠什么的了。 然后一个月内,房价就暴跌了30%,银行很快就会要求阿强追加保证金,否则强制拍卖,拍卖后阿强不仅房子没了,还欠银行十年工资。 看着电视播出的新闻,阿强下巴掉了:卧槽…

(by feifei)

交还是不交,这是个问题。 无非是欠银行,还是欠黑债的问题。前一个稳健地葬送十年人生,后一个断手断脚没准儿还能拼套缩水30%的不动产。 在这个辩证性的困境面前,阿强提了一件啤酒溜达上天台,和猿人一样,想不定的事儿就指望星星点灯。 结果一推天台门,一地酒瓶子咣当乱滚。 “老哥,也来看星星呢。” 天台边上已经坐着位老哥了,不搭不理,场面一度尴尬。 “啊……这房价跌的啊……” 刚开口,那老哥忽地放声大哭,就顺着沿儿那么一溜,眨眼间没了踪影。楼下一声重响,老哥怕不是去见了马克思,只留下半截烟屁股的星星之火,在夜风微凉的水泥牙子上闪闪发光……

(by 游荡的猫)

一阵风起,满地的酒瓶叮叮咣咣,阿强用力揉了揉僵住的脸,两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猛的深吸一凉气。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给阿强一些预兆,就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亡。阿强感觉自己的天空正在不断地旋转,像是一个漩涡,不断的撕扯着他一切的一切,然后慢慢吞噬掉。

(by 一念生尘)

“哎~~~”长叹了一口气,阿强拖着颤抖的双腿向前挪了几步,右手捡起刚刚去见马克思那位老哥的半截烟,猛地吸了一口“嘶~~~呼~~~”,站在天台上望着城市的远方以及周围一座座没盖完的的楼盘,眼里不觉得泛起了泪花;左手提起啤酒往嘴里“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眼泪混着啤酒顺着脖子流入了二十多岁青年的胸膛里。

(by 进击的熊猫巨人)

"咳~~~~"啤酒灌得有点儿猛,食道受到刺激,阿强仰天把喝下去的半瓶啤酒喷了出来。 正在他弯腰巨烈地咳嗽时,身后传来天台铁门打开的声音。 又有人上来了。 阿强直起腰,用抓着酒瓶的手背抹了抹眼前咳出来的眼泪。 模糊的视线里,一头长发,长白毛衣,下面是两条光光的大腿。 是个女人。

(by Gnessie)

这夜月明星稀,银色的月光照得那女人分外美艳。阿强管不住眼睛,之见那女人面容姣好,身材修长匀称,端的是绝代尤物。何况看她神色哀怨,全然顾不上形容,怕是只着了毛衣就出来了,两条白晃晃的大腿让人垂涎三尺,更让人遐想。 阿强刚想说什么,那女人反倒先开口道: "莪!" 阿强还在愣神儿,那女人已经凑了上来,温软的口中洋酒的香味同阿强嘴里廉价的老山城和龙凤呈祥交融在一起,柔软和湿润的触感说明女人内里已经开放了自己…… 可是……阿强心里咯噔一下…… 自己正坐在天台边上,被女人这么一扑,整个人都快跌出去了!!

(by 游荡的猫)

阿强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 女人此刻正眼神恍惚的看着他 他刚想开口便看到 女人胸口上窜出一条灰气来,阿强正纳闷那女人抽搐一下晕死了过去.而此刻空气中突然弥漫着一股死气,一阵诡异的踢踏声从远处传来...

(by 小鸡爱食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