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Nov. 20, 2016 什锦果冻 狗尾续喵 一窝风


雪原,寒夜 一个人正在赶路 他穿着斗篷,兜帽罩住了他的脸,看不清相貌 他要去杀一条龙

(by 什锦果冻)

那是一条躲在群山之心的孽龙 十年前,男人在龙的胸口留下了永不愈合的创口,而龙断了男人使剑的右臂 而今,男人回来了,带着同他一般高大的巨剑 那剑,无锋

(by 游荡的猫)

风肆虐, 雪更浓。 翻手一只碧绿葫芦出现在掌中,仰头,酒入喉,烈酒使男人杀意浓,用唯一的一只手胡乱在嘴边一抹,结了冰碴的胡须在风中凌乱。 冷得比胡须上冰碴还要寒的双眼乜斜着空空的右肩,战意仿佛凝成实质,微微仰头,望向山峰,孽龙的所在,“十年了,希望你还活着!” 左手又紧了紧身后重剑,剑名:无锋,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确为降龙重器!松开抓得泛白的指节,男人开步直奔山顶。 荒原,雪夜,孤影,杀气寒! 只一会儿,雪就将一切掩盖,仿佛男人从来没有来过……

(by 玖伍贰柒)

“群巅座下,踞一奇洞。 冰雪为藏,凌风为葬。 洞中一处,晶石所筑。 翡翠琳琅,水晶团簇。 微光茫茫,中有一湖。 湖中水异,朱色汤汤……” 歌声骤然停了,黑暗中传来阵喘息和呻吟。 湖中一个身影在黑暗中依稀可见,借着水晶发出的微光细看,那居然是名女子,裸身而立。 女子捂着胸口低声喘息着,赭色的长发滑过她细嫩的肌肤,垂入湖中。她胸前有道惊人的伤,伤口间萦绕着些细线,闪着金光,正不安地颤动着。伤口正流着血,涓涓而下,流入湖中,很快就变成了湖水的一部分。 “十年了,我赎的罪还不够么?”她的声音听起来像被烈火灼烤的木材噼啪,又像是被北风拂卷的山谷咿呀,“你却还不肯放过我,即使我逃到了这里……”她低头看向伤口处,蓝紫色的眼瞳凌凌含波,金线舞动着,像是在回应着什么。 突然,细线金光大放,发出轻鸣之音。女子发出痛苦的呜咽,佝下身子,没入湖中。瞬间,湖水泛起层层波纹,越变越大,直至汹涌泛滥,洞壁也开始摇晃,震下不少石块和水晶。刹时,一条赭色巨龙从湖中蹿升而起,一声巨吼响彻洞穴。而巨龙的胸前,有道深至胸骨的伤,其上,缠绕着一道金光闪闪的锁链……

(by xfool)

“我说过的。” 插剑入雪,男人看向湖上展翅的巨龙。 “帐,总是要还的。” 轰然,一串火焰化雪而上,以剑为心,一道火流四向而浇,仿佛水一般向肆虐奔去。火融化了雪,男人的身影也越至空中。 剑无锋,绘鸣心中之火。霜勿苑,来还十年恩怨。剑燃烈火,男人挥之而下。龙以息应,冰息瞬化为无。 “为什么?” 龙不解。 “这便是人类的执念。” …… 龙躺倒在了冰湖之中,湖中水雪已然焰消。 绿葫芦浇着些酒至龙头,随后转身归剑,饮酒入喉,忽然烈火雄起,龙身尽着,不过片刻化为乌有。 男人放下葫芦,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那是几近烈焰殆尽之山与地。

(by workhere)

龙死,执念散。 这世间还有何所求。 男人将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烈酒入心,心中仿佛燃气一团大火,他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by 唐摇光)

笑毕,男人朗声道: “纵然有屠龙之技,也逃不出这浊世!” 只见那洞口处,数十人鱼贯而入。 来人个个银光重甲披身,有持剑盾,有持长枪,有持弓箭,端的装备精良,身上带着新月徽记。这些走卒哪见过巨龙真身,一个个惊讶之情写明在脸上,然而竟是训练有素,仍然八方站定,将男人团团围住。 男人不慌,凭这几十号人,岂是他的对手,棘手的,是尚未现身的正主。 只见洞口,一阵寒气涌动。 来人端坐于白马之上,着全身银甲不见面容,那骑士体型纤细异常,不似常人,手上骑枪竟弯如犀角! 骑士不动,坐下异马载他缓步向前。那马也非凡物,虽亦是全身披甲不见英姿,口部却是生有龙须! 骑士不理男人,到那死去的赭龙,行了抚胸颔首之礼,方才转身向男人道: “以屠龙之罪!杀无赦!” 骑士气息更加攀升,周身寒气宛若实质!这异象,俨然是一位龙裔!! (设定: 龙裔:龙族血脉的人类,天神龙力,以蜕变成龙为目标,世上的国家都由龙裔统治,龙裔=贵族。尊崇祖先巨龙,放任巨龙的行为。 银骑士:寒月骑士团长,北国雪境戍边长官,为人耿介,忠于职守,但也免不了龙裔的价值观。实力上设定同男人相当,接近蜕变。 以上设定。可忽略。)

(by 游荡的猫)

“唉!”葫芦落地,悄然掀起些许尘土,“漂泊有十年,心只为懋武。南取屠龙决,北夺屠龙剑。问我何所恨,我之怨恨深。往昔因何而生恨,十年青梅断命冰之龙爪。无义道无意,无言对无情。此仇几多情,律法何所止。“男子悠悠着道。 “大胆!罪过不生悔,妄行夺龙命。殆千年之灵,你知龙族怒!”骑士暴怒,长枪重插于地。 “不知龙族怒,龙族欺我伴。此情若留不相报,亡魂世漂泊。律法为何,律法及我心?“ “龙命贵于天,人命贱似犬。虽我夺汝命,犹失真巨龙。“刹那间,骑士飞空而起,右手以长枪直刺男人,“勿言,速速就擒!” “她墓还未去,仇报还未告。哪能亡于此,辜负有心人!”男人拔剑卷地,火焰再次燃烧,跃起,剑抵空中刺,气流滃动震常人。 “你们且退去,我一人斩杀!”二人各自弹开落地,骑士大吼。 男人剑指骑士,随后又放下,待到这他人皆离开,方重燃烈火。 “若无当我路,自遣送官府。“ “屠龙之罪,当!立!斩!”骑士横举长枪,暴吼再前冲。

(by workhere)

“裂云!” 骑士枪出龙影如奔雷疾走直袭而去。 “烟罗式”男人挥动巨剑轻而易举的拍散了龙影。 “唉。”男人叹了口气说 “虽为龙裔,亦有人族之身。切莫执迷不悟,我无意取你性命,速速退下,尚且为时不晚。” “哈!弑龙罪人竟口出狂言。今日你必然受到制裁!” 骑士神色凛然愤愤道 “也罢。”说完。男人抬起头来,满天的风雪也挡不住他眼眸中的亮光。 “吹雪”男人睁开眼睛没有回头看那一地的残躯,只顾着向前。 “复活之法…”男人喃喃道 “末法时代即将到来,龙族一定会回到祖地休养生息。龙抬头之日吗…哼” 男人攥紧了双手,拉了拉衣襟…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中。

(by 黑白郎君)